《我以我血荐轩辕》(三)

2013-04-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徐文立出示1979年北京”星星游行”旧照,遥想乍现即逝的”中国之春”。(徐文立提供)
图片:徐文立出示1979年北京”星星游行”旧照,遥想乍现即逝的”中国之春”。(徐文立提供)
Photo: RFA

第一部分【我的申辩】

“可是我并没有汲取教训,以致一而再再而三地因为见义勇为,打抱不平而吃亏。”

“正因此,我生平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虐待,特别是对残疾人的耍笑和嘲弄。我甚至一看见残疾人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恻隐之心泛起。”

“无论是在那文革的日子里,还是某些人以权谋私十分嚣张的时候,甚至我身陷囹圄的日日夜夜,正是这两位老夫妻的形象,使我绝不会动摇对老一辈革命者的信赖,对正直、无私的共产党人的信念。因为这不是任何人给我上的课,而是我亲自目睹耳闻的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