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荐轩辕】(七)

2013-05-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的四五运动。(网络/记者心语提供)
图片:中国的四五运动。(网络/记者心语提供)
Photo: RFA

第一部分【我的申辩】

“我忧什么?我又为何忧?我更为谁忧?”

过去有人好心地对我说:‘咱们是草民,管不了那么许多。’今天仍有人坦率地告诉我:‘你不就是个二级工吗?想管国家的事,活该!’即住监狱活该。”

“话虽这样说,对于有些人,你让他见忧不忧,见虑不虑,还是真难做到,甚至要宰他,要杀他,事到临头,他还犯傻犯呆地在那儿又忧又虑呢!”

“中国啊中国!这古老而又新兴的中国,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她的一部忧虑史,为什么篇篇页页都有一个‘屈’字呢?难道不‘屈’不称其为忧虑史了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