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64二十五周年祭

2014-06-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香港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参与纪念“六四”事件的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图片: 香港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参与纪念“六四”事件的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二十五年前的早春,孤独中二十五岁诗人海子,在山海关火车慢车道上,决绝了你略嫌青涩的尘缘。遗书中注明:“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二十五年前的初夏,千百名二十五岁莘莘学子,在长安街坦克履带轮下,黯淡了你尚存惊悚的目光。墓志上写着:“我的死与某些人有关。”

二十五年前的晚秋,无数条老中青壮生命个体,因为军车,因为坦克,因为装甲,因为木樨地的填膺怒火,他们,或被割喉密决,或求客死异乡,或遭戴镣无期,或致家破人亡!

二十五年前的隆冬啊,戾气积重的新华门内,惶惶骗徒们早早开始了以1989为滴血纪元的赝品万历年第一个五年计划。

二十五年中:八十年代的悠然迷惑,竟姗姗涟漪成一汪朦胧诗般遥不可及的惆怅心漈,而天安门,则因为那帧年年补色的弥新神像,提前杀青了它大规模伪史炮制计划的第五季工程。

二十五年后:病树前头沉舟畔,千帆万木声声慢!

二十五年的长度换算,国人谓四分之一世纪,西人叹A QUARTER OF A CENTURY,普通人约莫1/3的生命……

为此,墨士骚客笔砚大动,中英诗文佳句不鲜:

……

Hey man, you just turned twenty-five
A quarter of a century, you've been alive Our friendship has lasted the test of time To deny its worth would be a crime……

Written by Away

……

一个世纪的四分之一
像一个抽象的事件
既无法形容
又无法释解
一个世纪的四分之一
像一个诡异的念头
念头一闪
它便消逝 再无踪迹
……

我已忘了这四分之一中
许多许多的事件
像这个世界
忘却了多少人
朦胧中我总觉得
有一个不知晓的梦
像一个无法形容
无法释解的概念
时刻在我的心中
闪动那一念

作者 黄奕德

……



注释:*海子二十五年前最后一首诗《春天,十个海子》中的诗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