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华盛顿DC“六四”22周年烛光会录音讲话

亲爱的朋友们:
2011-06-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你们好!作为一位“六四”遇难者的母亲、大陆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一员,我衷心感谢各位年复一年地来到此地,在这悲痛的日子里悼念二十二年前倒在中共戒严部队枪弹和坦克下的“六四”英灵。

你们不图名、不图利,用心真诚地缅怀“六四”英烈。这比什么都弥足珍贵。尤其是在“八九”、“六四”这样的字眼已经在大陆被淡化、被屏蔽,而且中共当局的耳目今天已遍及世界各地,因此谁都明白,公开举办和参加此类活动将会付出不同程度的代价。然而,你们不仅在以往的岁月里苦苦坚持了二十多年,而且至今仍然坚持着。这使我确信,正是你们倍加爱护和承继下来的八九“六四”精神,已成为我们民族的一份宝贵的遗产,已渗透到世世代代中华儿女的血液里。你们的这份坚持不仅告慰了“六四”英烈的在天之灵,而且也抚慰了我们“六四”难属受尽伤害的心灵。

我们的亲人是为自由而死,为民主而死;他(她)们为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作为他(她)们的亲属,我们始终感到自豪;始终认为中国的“八九”是一场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不管世道如何多变,也不管为了这份认知,我们受到多大的打压,也矢志不渝。

自今年起在北非、中东地区出现了如火如荼的争民主、要自由的浪潮,给整个人类,尤其是我们中国人带来了光明和希望,但这种风起云涌的局势也使中共执政当局极其恐惧,他们害怕北非、中东的局势向中国蔓延,担心在中国勾起类似八九“六四”那样的事件。他们把“革命”统统说成“动乱”,在国内则更加紧了对大批人权律师、维权活动人士、记者、博客作家和艺术家的秘密逮捕、强迫失踪,以致中国的人权状况严重倒退,甚至急剧倒退到了八九“六四”以来最糟糕的状态。

然而,正是在如此严峻的局势下,今年二月下旬“两代会”召开前夕,北京市某区公安部门竟不止一次找到居住在该区的一家“六四”难属,在“关心”之余,商谈如何解决“六四”问题。来人既不谈“公布真相”,也不谈“司法追究”,更不谈对每一位死者作出“个案交代”;单单提出给多少钱的问题;而且强调只对个人,不对群体。一个多月后,该公安部门又派员再次找这位天安门母亲续谈。

过去,人们常说中共当局是靠“谎言”和“警察”两手来维持其专制统治的,现在还得加上一条,就是靠“钱”。中共现在蔑視普世价值,靠的就是手里掌握着“全球第二經濟實力”。在国际社会他们用钱搞“公关”,在国内他们用钱来买“稳定”。他们想用钱来了结“六四”血案,抹杀其屠城的罪孽。这是对“六四”亡灵的亵渎,这是对我们“六四”难属人格尊严的最大伤害。

二十二年啦!这是一段不短的时光,一个婴儿从呱呱落地也长大成人了。在这二十多年时间里,我们这些未亡人熬过了遽失亲人的最悲痛的时刻,又遭受了二十多年的威胁、恐吓、监控、失踪的折磨,但我们熬过来了。中共当局已经把我们这些难属从青年拖成中年、从中年拖成年迈体衰的老年,而且已经有二十多位难友先后含恨离世。

天安门母亲是个打不垮、压不散的群体。这二十多年来我们迈过了多少沟沟坎坎,多少陷阱、暗坑,但我们依然存在着,依然发出自己的声音。为了生者与死者的尊严,我们仍将坚持,我们别无选择。
愿上天护佑天安门母亲,愿上天护佑中华民族!

谢谢大家!
                                            

丁子霖

2011年6月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