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9週年:墓園的祭奠與華盛頓的燭光


2018.06.08

“六四”29週年:墓園的祭奠與華盛頓的燭光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18,06,02-08)

今年6月4日是八九“六四”29週年,“六四”難屬羣體發言人尤維潔女士受訪談難屬今年在萬安公墓集體祭奠情況,並提供宣讀祭文的現場短視頻。全美學自聯2日晚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中國駐美大使館前舉行燭光悼念會,本節目播放現場錄音選段。

 

【節目提要及“六四”難屬文告和講話】

今年6月4日是八九“六四”29週年,“六四”難屬羣體經過多年尋訪,目前已經找到202位“六四”屠殺的遇難者的親屬和七十多位傷殘者。在北京萬安公墓,現在已知安葬着八位遇難者。每年6月4日,安葬在這裏的遇難者的親屬們舉行集體祭奠。

今年6月4日當天晚上。我多次撥打“六四”難屬羣體發言人尤維潔女士的電話,無法撥通。只好改變方式聯絡,終於可以通話。

 

*尤維潔:跟往年一樣,各家都是被各區警察帶去的,遇難者郝致京的堂哥宣讀祭文*

我向尤維潔女士詢問當天萬安公墓“六四”難屬們祭奠遇難親人的情況。

尤維潔女士說:“我們還跟往年一樣,各家都是被各個區警察帶去的,到那兒以後……今年與往年不同的是,因爲郝致京的堂兄郝建今年到那兒去,今年不是五家,是六家參加了我們的萬安公墓安祭奠活動。郝致京的哥哥(堂兄)也沒想到能碰上我們。他去給郝致京獻花,然後看見我們了,他就執意要求,萬安公墓的祭文由他來讀。原來每年都是黃金平讀,今年萬安公墓的祭文是郝建讀的。

聽衆朋友!以下請聽郝建先生宣讀今年“六四”祭文的現場錄音——

2018年萬安公墓“六四”死難家屬悼詞。
今天,我們懷着沉痛和悲憤的心情,悼念在29年前那個血腥而罪惡的夜晚遇難的親人。
他們是,清華大學應屆畢業生段昌隆、機電部機械工業化研究所工程師袁力、中國貿易促進會法律處楊明湖、中科院政策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郝致京、中國體育報社總編室楊燕聲、北京醫科大學應屆畢業生王衛平、北京六一中學教師郭春珉、月壇中學高中生王楠。   
他們中有滿腔熱血、風華正茂的學生,也有在各行各業工作的北京市民。那一夜,只是爲了支持學生們“反貪污、反官倒”的正義呼聲、爲了社會公正、爲了國家能走向民主、法制,他們和幾十萬的市民、學生一起,義無反顧地走向街頭。這是多麼可貴的公民意識,多麼可貴的關心國家、關心社會的熱情!想不到當局竟然動用軍隊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這樣的慘案人們不會忘記!世界也不會忘記!
正因爲29年前的的血腥鎮壓,才導致這29年來社會道德低下、貪污腐敗橫行,人心浮躁、唯利是圖。現在,還有多少人能像當年那樣關心社會、關心民生?
“六四”鎮壓,後患無窮!
雖然政府拼命掩蓋真相,但歷史的發展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總有一天真相會戳穿謊言!“六四”慘案一定會得到公平、公正的解決!天安門母親羣體中已有51位難屬含恨離世,其中就有萬安公墓難屬中的三位老人。我們活着的人們一定會繼承他們的遺願,砥礪前行!每年的這天我們都會來到這裏祭奠親人,寄託我們的哀思!
願親人們安息!

尤維潔、周淑莊、祝枝弟、張先玲、黃雪芬、黃金平
2018年6月4日

*尤維潔談當天祭奠情況。通話線被奇怪的語音反覆干擾*

我請尤維潔女士詳細講講當天的祭奠情況。
尤維潔:“我們今天還是在袁力的墓前,大家把所有的花都放在袁力的墓前。我們……”
尤維潔講到這裏,突然有機械語音插進來,反覆播送這樣的話“您通話的客戶正在使用呼叫保持服務,請不要掛機……”

 

我只好重新呼叫尤維潔女士,繼續剛纔的談話。
尤維潔:“在萬安公墓的遇難者是八家,今天來了六家。我們往常是五家人在那兒祭奠。有三家……一家是郝致京的父母,他們在外地。還有兩家,他們的父母年齡大了,身體不好,所以不來參加我們的萬安公墓集體祭奠。

我們是先讀祭文。讀完以後向遇難者默哀,以後由每家出一個代表爲遇難者祭酒,然後說幾句自己心裏想說的話,向遇難者三鞠躬。

這樣的集體活動結束後,到各個遇難者的墓前去把花送到他們那兒。每家我們都會在那兒送上鮮花,然後再爲他們鞠躬。有兩家的親屬沒有來,我們代表他們也爲這兩位遇難者祭酒,做了這些事情。情況就是這樣。

*尤維潔:難屬張先玲家門口前兩天就開始被監控上崗了*

主持人:“我給張先玲老師那裏打電話打不進去,她那兒情況怎麼樣?”

尤維潔:“前兩天就開始她家門口就上崗了,有人在她家門口值班,防止記者到她家裏去採訪。我們是今天上午去的,每家都是被警察帶過去的,她也是。警察沒有阻攔她參加這個集體祭奠。”

主持人:“您和其他難屬家門口有沒有人監控的情況?”

尤維潔:“因爲我這兒樓下是警務站,現在平常日期不是這個敏感時期,我這樓下警務站也是24小時都有人。所以我並不知道在這個敏感時期是不是有人在下面。反正今天我還是有一點點感覺,是我內心的一點感覺。我看見好像有兩位年輕人坐在門口,正好今天是‘六四’最最敏感日,大概是不是看我有沒有出去啊,幹嘛去啊,不太清楚這兩個年輕人爲什麼坐在那兒。因爲我從來就沒見過他們,也沒辦法去求證,就是一種感覺。”

*尤維潔談當天祭奠持續時間,採訪再次被幹擾無法繼續進行*

主持人:“今天的祭奠活動是從幾點開始?到幾點結束?”
尤維潔:“我當時沒看時間,估計可能是從九點半開始,原本是九點到那兒,但因爲路上各家到的時間長短不一,路上有堵車,所以真正祭奠開始應該是九點半到十點之間。”


主持人:“大概進行了多長時間?”

尤維潔:“不行了,張敏,你說的話我完全聽不清楚,就跟那個雜音似的那種感覺。”

主持人:”我這邊還好,聽得見。”

尤維潔:“那就暫時先說到這兒吧。”

 

宣讀“天安門母親羣體” 授權《中國人權》發表的“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

在八九“六四”29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羣體”即“‘六四’難屬羣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天安門母親羣體”發言人尤維潔女士在北京宣讀這封公開信——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今年是“六四”大屠殺二十九週年。

1989年那個不平靜的夏天,北京天安門廣場槍聲及坦克履帶的隆隆聲,打破了所有人的夢想,民衆反官倒、反腐敗、對民主自由的訴求,竟然換來了一場血雨腥風。

當局動用數十萬全副武裝的野戰軍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及廣大市民,用一場血腥的大屠殺確保所謂的國家穩定和改革開放的順利進行。

這是一場反人類的罪行,嚴重影響了我們國家的聲譽。

一夜間,我們的親人被槍殺在十里長街,從此巨大的傷痛伴隨我們一生。“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爲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傷口也難以癒合。

我們已有51位難屬含冤離世。其他難屬大部分已步入古稀和耄耋之年,且疾病纏身苦不堪言。

其中一位難屬軋偉林:是一位憨厚、樸實的老工人,經不住長年的心理壓力及思子之痛,拋下多病的妻子自縊身亡,本已破碎的家庭又雪上加霜。

另一位難屬孫秀芝,早年丈夫病逝,她一個人把兩個孩子拉扯大,小兒子被槍殺,大兒子被驚嚇精神錯亂,她常年精神抑鬱罹患癌症去世。後來,大兒子也因煤氣中毒離開人世,整個家庭因爲“六四”家毀人亡。

還有一對九十多歲的老知識分子郝義傳夫婦,獨子遇難後,老倆口相依爲命、苦熬餘生。

這都是“六四”這場浩劫造成的人間悲劇!

29年來歷屆政府從沒有人向我們問候一聲,沒有人說聲對不起,震驚世界的大屠殺好像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人命關天卻若無其事,我們深切感受到當局的麻木和冷酷。人間的苦冷冷到心裏、冷到骨髓。

我們作爲“六四”受難羣體從1995年起曾一再呼籲兩會和國家領導人改變態度,勇敢承擔責任和後果,然而,政府當局對我們的呼籲置若罔聞。

1999年我們給高檢的控告信也石沉大海。

每年的兩代會我們呼籲兩會代表們敦促政府解決“六四”問題也始終杳無聲息。

其結果造成“六四”在國內被遺忘、被淡化,各屆領導人都絕口不提“六四”,“六四”這段歷史竟成爲禁區。我們這些“六四”難屬也成了被邊緣化的苦難羣體,光顧我們的唯有公安和國安。

每年的兩會、外國政要訪華、重大國事、清明節及“六四”祭日,我們均被監控、監視居住或被旅遊。這麼強大的無產階級專政機構卻懼怕我們這些老弱病殘的社會最弱勢羣體。

這是對生者的不敬,對亡者的褻瀆,天理難容啊!

您說過: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共產黨就是追求人民的幸福,人民羣衆在什麼方面感覺到不幸福、不快樂、不滿意我們就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排憂解難。

我們的親人已離開29年,卻始終沒有得到一個說法和交待,三分之一的人生被其陰影籠罩着,我們感到非常壓抑和苦悶。我們真的不幸福、不快樂、不滿意,要怎樣爲我們排憂解難呢?我們認爲您能夠做到。

您還說過:時代出卷、我們答卷、人民閱卷。“八九六四”在天安門出了這樣一個時代問卷,那麼共產黨人如何交出無愧於時代不負人民的答卷呢?!我們等待閱卷。

執政六年,您走遍了祖國各地關切到廣大人民羣衆的疾苦,充分表現您的家國情懷,大家有目共睹。作爲一個大國領袖,您一定不會不關注29年前的“六四”大屠殺,不會不關注到我們這個遇難者羣體。

“六四”血案是國家對人民的犯罪,因此必須對“六四”慘案重新評價,政治問題用法律解決。我們仍然堅持三項訴求:真相、賠償、問責。我們要求政府以時不我待的精神、只爭朝夕的速度與我們對話。我們已是垂暮之年,我們期盼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親人昭雪的那一天。

29年來我們不懼怕各種磨難、淫威及恐嚇,一起守護記憶、守護良心、守護人的尊嚴,謹以此告慰“六四”亡靈及已故去的難友們。

我們的中國夢就是“六四”慘案得以昭雪、正義得以伸張。

我們不忘初心、堅定信念,繼續在尋求公平正義的道路上前行!

願祖國繁榮昌盛,人民幸福!

祝您健康!

(難屬簽名:共128人)

根據難友們的提議,決定把歷年來簽名者中已故難友的名單附錄如下,以尊重死者遺願:

(共51人)

2018年6月“六四”前夕

 

尤維潔:“這是我們羣體自己發出的聲音”。

*62日晚全美學自聯主辦的“六四” 29週年燭光追悼會在中國駐美大使館門前舉行*

美國東部時間6月2日晚七點,由全美學自聯主辦的八九“‘六四’ 29週年燭光追悼會”在中國駐美大使館門前舉行,全美學自聯理事會理事古懿先生主持。

以下請聽現場錄音選段(上)——

  1. 爲“六四”大屠殺的受難者默哀。全場起立默哀一分鐘。

 

  1. 2. 秦邦代表全美學自聯致開幕詞:爲自由抗爭——

 

(錄音)

各位來賓,各位朋友,女士們,先生們:

大家晚上好!感謝諸位參加全美學自聯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前舉辦的六四29週年紀念燭光晚會。

五天前是美國的國殤日,美國政府和人民都在緬懷爲國家自由和安全犧牲生命的無數將士。

29年前,上千萬青年學生和各界公衆走上街頭,爲中國的自由和民主吶喊,數千人慘遭中國政府鎮壓,犧牲了寶貴生命,他們是中國真正的無名英烈。

我們再一次重申全美學自聯立場,我們無條件背書支持天安門母親羣體的所有訴求。

6月4日這一天,是我們所有中國人最爲悲傷和最爲黑暗的一天,我希望在不遠的將來,六月四日,可以真正成爲中國的國殤日,Memorial Day!

我們全美學自聯所做的最爲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連續29年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前舉辦六四紀念活動,我們希望可以一直堅持到中國成功實現民主轉型的那一天,我們希望可以一直堅持到所有中國人在中國大陸可以自由悼念六四英烈的那一天。

回憶29年前的血腥鎮壓,是令人痛苦的一件事。一個民族,沒有反思,不可能有明天;

一個國家,沒有自由,不可能有未來。

 

今天,我們站在美國這片自由的土地上悼念亡靈,既是我們的幸運,也是我們的不幸。最近半個月,我實地走訪了美國東北部的十一個州,自由美國的背後,有無數人的流血抗爭。波士頓的自由之路記載了那段艱辛歲月,新罕布什爾州格言“不自由,毋寧死”更是告訴我們自由的祕密。

自由從來都是屬於勇敢的人,自由從來都不是免費的,自由離不開犧牲,自由離不開抗爭,我期望所有熱愛自由的中國人,拋棄對任何國家和任何個人的幻想,做一個勇敢的人,爲自己和子孫後代的自由抗爭,讓六四英雄的鮮血不要白流,讓中國早日實現民主和自由。

2018年6月2日

 

3.天安門母親尤維潔錄音講話——

全美學自聯的朋友們、所有前來參加紀念“六四”慘案大會的朋友們:

今天是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第二十九個年頭。

作爲天安門母親羣體的一名成員,我感同身受。在中國我們是最最特殊的弱勢羣體,89年“六四”屠城一夜之間使得每個家庭突然失去兒女、丈夫、妻子,給每個家庭帶來了巨大災難,承受着無法想象的痛苦。隨着歲月的流失,無論每個家庭發生了什麼變化,當年失去親人的痛其記憶依然那麼清晰,恍如昨日。

今年5月13日是世界母親節,世界各地都在母親節這一天感恩母親給我們帶來了生命的喜悅和綿綿而長久的愛。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都在表達着對母親的尊敬,希望世界上所有的母親倖福快樂!

然而,我們羣體的每個母親、每個家庭這一天都不會感到快樂。89年“六四”慘案的陰影伴隨着她們29年,那些被無辜打死的兒女們再也沒有可能感恩母親把他們的生命帶到人世。尤其是有些只有一個孩子的家庭,從此生活在痛苦中淒涼度日。老有所養、子孫承歡在膝下,隨着槍聲變成了破碎的夢。29年光陰過去,如今她們已經是八九十歲的老人,孤苦伶仃、年老體弱、無依無靠、催人淚下。

現代社會進入了信息時代。這一天,我收到了香港市民發來的對天安門母親羣體母親節祝福的同時收到他們支持我們的圖片。一張圖片上這樣寫着: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尋求正義、呼喚良知!支持天安門母親!人道對待天安門母親!

這一天,我在微信裏也看到有人制作的圖片向天安門母親致敬!祝母親節快樂!這是來自民間的呼聲。我們拒絕遺忘!我相信民間自有公道。

每年的“六四”慘案紀念日中國香港、世界各國有良知的中國人、海外華人、熱愛和平的各國朋友們都在舉行各種形式紀念活動,譴責中國政府當年對和平請願的學生以及北京市民動用軍隊大開殺戒的屠城行爲。

29年過去了,我看到的是政府依然在刻意掩蓋着“六四”慘案的真相,對於我們的呼聲置若罔聞,利用手中公權讓這一慘案塵封。在官方“六四”慘案是禁區不能被提起,很多年輕人不知道89年6月4日在首都北京長安街上的慘烈。這樣的局面,作爲遇難者親屬的我表示遺憾和憤慨!一個文明社會的建立是不會允許踐踏人權、任意剝奪生命的罪行存在,在法律上得不到公平、公正。

朋友們,因爲政府的冷默,我們也許還要走很長的路。但是,我們會堅守我們的信念,堅持“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尋求“六四”慘案通過法律解決的途徑,我相信在所有有良知的中國人共同推動之下,“六四”慘案一定會有真相大白於天下的那一天到來。

全美學自聯的朋友們,我們羣體也欣喜地看到你們新生力量的補充,年輕人在當以大任。我知道你們的初衷不會變,全美學自聯因天安門母親羣體存在而存在,非常感謝你們對我們羣體的一貫支持。尊重生命、制止殺戮、伸張正義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我們將繼續同行。

感謝朋友們對我們的支持與關注!

謝謝大家!

天安門母親羣體成員    尤維潔

2018年6月2日

3.前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現人道中國負責人周鋒鎖先生髮言。

聽衆朋友!因爲節目時間關係,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六四’29週年燭光追悼會”錄音選段(上)今天先播送到這裏,在以後的節目裏請繼續收聽。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