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受難者調查:多元記憶與制度問責 — 劉曉笛先生訪談錄(四)(RFA張敏)

劉曉笛說:最初階段,我把它叫作‘個人記憶的維度’,主要從個人記憶角度覈實問題。第二階段,我收集到很多資料,開始進入‘多元維度’,很多跟我個人經歷可能根本沒關係。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