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陈光诚就杨佳案进言胡锦涛 袁伟静三年失自由问当局怕什么

2008-07-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7,12)

陈光诚狱中见家人谈到杨佳案:“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7月11日是山东临沂监狱的探视日,在狱中服刑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见到母亲和大哥。陈光诚从狱友读报得知7月1日在上海发生的杨佳杀警察案,他谈听此消息后的想法,并希望有渠道告诉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先生说:“说到杨佳的事情,光诚说‘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陈光诚:蚊子和狮子--请把我的意思告诉胡锦涛
       
陈光福说:“光诚打了个比方,说‘蚊子和狮子的故事值得深思。蚊子体积很小,狮子和老虎并列,非常强大,但是当蚊子和狮子打仗的时候,狮子最后被蚊子打败了。’有这么个寓言‘蚊子不断向狮子进攻,趴在狮子的鼻子、眼睛上咬,狮子没办法,就去打蚊子,结果打了自己,最后狮子战败’。光诚说‘作为一个国家,最怕的就是这一手。你一时一事可以不讲理、不讲法,长此以往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我们这个非常善良的民族将要遭殃’。他说‘应当把我的意思通过一定的渠道告诉胡锦涛’”。”

陈光诚和陈案简介
        
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他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2007年获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赛赛奖”。不久前又与其他六位中国公民一起,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08年度“民主奖”。
       
2007年1月,陈光诚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袁伟静被监控三年,已十个月未获准探夫
      
2005年8月以来,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今年五月上旬以前,连续几个月被每班七人日夜看守,软禁在家,家中有陈光诚七十多岁的母亲和现在未满三岁的女儿。平时袁伟静只能在跟踪之下,到附近商店买一点生活用品。
        
袁伟静已经连续十个月没有被准许正常探视陈光诚。

陈光福近来也被跟踪
        
从6月30日起,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被监控,看守袁伟静的人近来也几度增加。
        
7月1日陈光福接受采访,谈他上午出门去临沂监狱的情况:“今天早晨,开始有两个跟我到公路。白天一般是四个人,我行动时跟三个,在门口留一个。今天开始有两个,然后又去了两个。但是来车以后他们也没阻拦,可能是请示的结果,我们就去了。”

陈光福探视陈光诚印象:仍忧国忧民,狱中被孤立
        
陈光福谈他今天探视陈光诚的印象:“光诚情况还好。现在你也说不清是哪一级,把他当成罪犯关在监狱里,他还是忧国忧民的态度。在监狱里,他的感觉是限制他和别人谈话,不光是在新收监区,还逐渐扩大,限制监狱的人和光诚接触,想把他孤立起来。”

袁伟静:没接到探视允许
         
被软禁在家中的袁伟静说:“今天又是探视日,放在以前,我会努力争取去,但这次没有。有几个原因,一是以前看守我的人说‘只要哪天允许你去,我们会告诉你’,到现在没接到这样的消息,我知道努力也仍然去不了。再一个,现在因为光诚的大哥也被看起来,我希望大哥尝试一下,能和妈妈一起去看光诚。我想如果我出去,大哥能去的可能性会更小,所以我这次没再出去尝试坐车。”

袁伟静:探视日前一晚,我几乎都睡不着觉
       
听陈光诚的大哥转述陈光诚见亲人所说的话,袁伟静说:“光诚是多么关心整个国家的兴旺或存亡的情况!并不是我们当地政府给他所加的‘卖国贼’。”
        
十个月不能见丈夫一面的袁伟静谈她的心情:“每到探视光诚的日子,我头一天晚上几乎都睡不着觉,直到大哥告诉我见完了以后,才放下心。”

袁伟静:每天四十多人分两班看我,距离越来越近

       
袁伟静说:“每次探视日,我都想争取去,但是门口看守我的人不仅没减少,反而增加。现在已经有四十多人,每班二十二人。他们跟踪的距离越来越近,昨天我走路,他们就在我左右两边。”

袁伟静:限制我人身自由,政府丢脸,你们到底害怕什么?
       
袁伟静表示:“如果是因为奥运,我觉得这样对当地政府,甚至对中国政府都是非常丢脸的事情。”
        
袁伟静问当局:“如果你们做得对,在光诚这案子上你们没有错误,没有违法,你们为何长期限制我的自由,限制外面朋友、甚至媒体的朋友来看我?
       
你们到底担心什么?害怕什么?如果你们真的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让想了解真相的人来了解真相,到底是什么情况,大家才是最明白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