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近:狱中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家人、村民及律师手机通讯障碍

2008-09-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残疾人奥运会临近,山东临沂监狱中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服刑超过刑期一半,依法申请假释。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日前呼吁各界更多关注陈光诚。近日,袁伟静手机通讯出现障碍。
她在9月1日晚上说:“从30日发现手机随时都会没有信号,我们整个村子现在都是这样。你现在打进的电话,正好在有信号的这一瞬间。大哥的手机在我家也没信号。我出去遇到几个人,他们的手机也是一样的。(说到这里,记者和袁伟静彼此呼叫,都听不到对方声音)”
电话断了。再拨打多次,没有任何反应。          
         
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他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        

2007年1月,陈光诚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从2006年6月11日计算,没有记入之前陈光诚被警方绑架本应折抵刑期的三个月。

三年来,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座机和上网也早被切断),平时只能在跟踪之下,到附近商店买一点生活用品。
监控袁伟静的人数已经增至两班共四十多人。
9月2日晚上九点半到十点半(北京时间),我连续拨打袁伟静的手机,没有任何反应。我又拨打陈光诚大哥陈光福电话,对方接线员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我拨打一位村民的座机询问袁伟静的情况,她说:“她家里有站岗的,不叫进,掐电话。”
记者:“有多少人站岗啊?”
女村民:“十好几。上哪儿人都跟着她,一步不离啊。”
        
我拨打多位村民的手机,接线员都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停机”
我改拨另一位村民的座机,他说:“现在离我屋后两米,就是看着她的。”
记者:“您的电话有不正常的时候吗?”
村民:“对,对。”

我又拨打另一位村民的座机询问袁伟静情况,对方说:“人家还是都跟踪着她看着,陈光福我也看有人跟踪他看着。”

我连续拨打一个多小时后,打通了袁伟静的电话。
记者:“伟静,你现在电话又通啦,刚才一点声音都没有。”
袁伟静:“就是这样,有时候有一点点(时间通)。”

记者:“昨天讲着讲着就断了。”
袁伟静:“喂,喂。。。
 
记者:“(互相听不见)喂,喂。”
袁伟静:“(互相呼叫一会儿)嗳,又好了。”

记者:“你知道光福先生那边打不过去吗?”
袁伟静:“和我这边应该一样吧。”

记者:“说他已经停机,实际停机了吗?”
袁伟静:“没有停机,白天在村子里打不了啊,多数也是没有信号的。。。”

电话又断了。
我打电话给陈光诚委托的北京律师李方平先生,刚说了几句话,(录音,说到):“。。。手机通话会不会。。。(电话突然嘟嘟响不停,后断了)”。
我再次拨打。
记者:“方平律师,刚才电话怎么断了?”
李方平律师:“现在我的手机也有些问题,大概两分多钟它就自动断。关于为陈光诚申请假释,我跟李劲松律师已经沟通了。文本马上会以‘特快专递’邮寄给监狱管理部门。袁伟静被监控,奥运期间持续到现在是变本加厉。对她的手机进行这样的干扰,我觉得出于残奥会要召开,陈光诚也是一个残障人士,有可能这个过程怕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所以通过这样非法的方式,切断袁伟静和外界的联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