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记:美国众议院通过支持陈光诚修正案 ——傅希秋访谈录(详细版)

美东时间7月21日下午两点,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就“2012年美国国务院拨款法案”提出表决,来自新泽西的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副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提出一项议案,支持中国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和他太太袁伟静,关注他们全家因维权活动所受的打压,也提到支持其他维权工作者。
2011-07-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光诚夫妇和陈案简况*

家住中国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6年3月被当局绑架失踪三个月,后被逮捕起诉。陈光诚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后来又获“麦格赛赛奖(2007年)”等多项国际人权奖。

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之前三个月被当局绑架没有折抵刑期。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从2005年秋天,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多次被监控她的人殴打。

陈光诚2010年9月9日刑满,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家,电话被切断,门前被几十人层层包围。陈光诚患病急需就医,但他们夫妇不能走出家门半步,5岁的女儿失学在家。全家靠78岁的母亲,在看守跟踪下去买些食物,或到田地里收获食物。地方警察和看守的暴徒,随时闯进陈光诚家,发出生命威胁。
 
*陈光诚夫妇向外界呼救,女权无疆界和对华援助协会向西方发出有关陈光诚特别备忘录*

日前网友郭玉闪公布了被当局切断与外界联系数月辗转传出的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求助信,谈到她们夫妇被围困在家,二、三月间,被镇党委副书记张建带领的几十人酷刑毒打抄家等遭遇,向外界呼救。

一直关注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他家人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与其它国际组织一起,在国际社会呼吁营救陈光诚夫妇。女权无疆界组织和对华援助协会,发出向欧盟和美国国会,以及西方国家政府的有关陈光诚特别备忘录。

*支持陈光诚修正案——以国会名义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光诚及一家的骚扰,解除软禁*

7月21日日下午两点,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两党议员一致通过将此修正案加入该拨款法案中。

该修正案以国会名义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光诚夫妇及一家的骚扰,解除软禁,要求美国总统和美国国务卿积极不间断地寻求美国外交官前往探访。要求奥巴马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对维权律师、维权工作者的被骚扰、被拘捕、被失踪、被吊销律师执照问题,要求将这些议题与美国对中国法治和人权的关注相连接。国会表彰陈光诚和他妻子袁伟静的勇气和道德力量。

*傅希秋:美国国会众议院支持陈光诚修正案通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当时在现场旁听的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在修正案表决通过后,应邀在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了采访,并授权本台在网页上首发国会表决现场实况视频。

对傅希秋牧师采访的视频部分录音剪辑如下: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一讲今天国会通过的特别修正案的经过?”

傅希秋:“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因为我们一直在推动国会对陈光诚和他一家的遭遇以及其他人权工作者在中国的遭遇提出关注。今天下午两点,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外交关系委员会在辩论、表决关于2012年国务院的拨款法案的时候,由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副主席史密斯议员提出这个修正案,结果共和党、民主党一致通过。”

主持人:“这个决议案的主要内容?”

傅希秋:“列举了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和他的太太袁伟静以及全家因中国一胎化,揭露强制堕胎、强制计生的政策,他们所受到的严酷迫害,决议案特别提出要求奥巴马政府以及中国政府针对这个议题,让现在家里不自由的陈光诚得到医疗方面的帮助,并且敦促奥巴马政府总统本人及国务卿能积极地多次不断地向中国政府提出让美国外交官去探望陈光诚和他的一家。同时要求奥巴马政府对其他人权捍卫者提出特别关注。”

*傅希秋:应“布什总统中心”邀请,此行来录制“全球自由护卫者”电视节目*

主持人:“您这次应邀来首都华盛顿,是专为这件事吗?”

傅希秋:“这次是应‘布什总统中心’邀请,来华盛顿专门录制一个特别的‘全球自由护卫者’电视节目。然后我也有个使命是在国会和美国国务院敦促美国府会对陈光诚、高智晟,这些人权卫士现在的遭遇表达关切。所以我拜会了一系列国会议员、国会领导人,以及国务院一些负责人。”

主持人:“您在录制录影过程中,主要谈些什么?能不能让我们概要知道?”
傅希秋:“主要讲我自己如何从参加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到后来成为基督徒、牧师,然后因着信仰的缘故在中国被抓捕,怎样来到美国,现在领导对华援助协会,为中国的宗教自由和法治而努力的这样一个见证。他们在全球选了几十个人。”

主持人:“据您所知,中国人中还有哪些人入选?”
傅希秋:“我听前总统布什负责此项目的顾问告诉我包括魏京生先生、热比娅女士,好像还有达赖喇嘛尊者。”

主持人:“其它国家您知道的还有哪些?”
傅希秋:“像捷克前总统哈维尔、波兰前总统瓦文萨,以及其它国家为人权和自由而作出努力的人士。”

*傅希秋:美国奥巴马政府从2月大幅调整外交政策,关注人权与自由议题*

主持人:“以前您接受我采访时曾谈到,近年来西方一些国家由于经济原因,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往往让位于对经济的一些考量,从整个过程看,您认为是存在这种情况吗?”

傅希秋:“这是比较明显的。尤其过去几年,在全球尤其西方经济危机大环境下,很多包括民主国家政府,经济利益优先的外交政策,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但我觉得从今年二月份,美国奥巴马政府大幅地调整了对外政策,尤其是对华政策。以前好像把人权当作最后的议题只是谈一谈,现在从总统到副总统拜登,以及国务卿克林顿都高调地在重要外交场合提出对人权问题和宗教自由议题的关注。并且在会见中国领导人时也能够直率地提出这些议题。

我这次跟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会谈时,他们也特别知会我,甚至让我告诉这些人权卫士他们的家属,像高智晟的家属,像陈光诚、刘晓波等等。他们特别提到,在今年的两次中美对话当中,一次是在北京举行的‘中美人权对话’,第二次是在华盛顿举行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高层领导人都特别提到这些个例。”

*傅希秋:修正案通过,欣慰激动,希望中国政府采取行动顺应民意,还陈光诚、高智晟自由*

主持人:“您曾经在以前的一、两年里多次批评西方国家某些政要,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人士对中国人权不够关注,今天您坐在国会表决会场,有什么感受?”

傅希秋:“我比较欣慰,也有些激动,因为我们在过去几个礼拜一直在推动从欧洲议会到美国议会。。。这些西方国家来关注现在在非常艰难当中的中国整个维权群体。尤其像陈光诚,像又一次失踪一年多的高智晟律师。我们一直在从政府组织和非政府组织角度不断推动他们能够采取具体行动,所以今天坐在那里,觉得有一点点成果,至少我们的外交努力初捷吧。尤其听到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宣布,共和党史密斯议员提出的议案,民主党议员没有任何异议,全部通过时。”

主持人:“当这个法案通过之后,尤其是全票通过,您对下一步这些已经形成决议的实施,还有对目前中国当局有关方面,您此时此刻有什么特别要讲的吗?”

傅希秋:“我当然希望中国政府能够采取具体行动,顺应民意,释放被软禁在家的陈光诚袁伟静和他们的孩子,也迅速向国际社会交代高智晟下落,允许高智晟律师来美国跟家人团聚。。。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倾听国际的民意。

其实,许许多多的人权护卫者现在仍处在一种不自由状态,我们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够真正实现宗教自由和法治精神。”

*傅希秋:决议案列出美国国会表达六方面*

以下是视频采访后的补充采访录音——

主持人:“请您就刚才视频采访中没来得及展开谈的,再做些补充。像刚刚通过的修正案还有什么要点?”

傅希秋:“它是以国会的名义先谈到对陈光诚夫妇和他们全家所受迫害的一些基本事实,提到2011年2月份陈光诚夫妇录制的录像,讲述他们在家庭监狱中所受的酷刑。特别也提到江天勇和滕彪失踪和被殴打。然后也提到2011年2月17日,在华的外国记者俱乐部特别向所有在华记者发出警告,进去探访陈光诚的村庄会面临特别的危险。引用2010年国会政府事务中国工作委员会提到的对陈光诚的迫害和对中国强制计生、强制堕胎继续恶化的一些描述。
鉴于这些事实,决议案列出国会表达的六个方面。

一、国会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光诚和他一家的骚扰,允许他和他太太获得医疗。

二、要求中国政府解除对陈光诚和他一家的软禁,允许他们自由行动,并且给他们机会会见国际外交官和记者。

三、第三条是敦促美国总统和国务卿积极不断寻求探访陈光诚和他的家庭。

四、特别敦促美国总统、国务卿和奥巴马政府官员向中国特别提出,关注中国维权律师和维权工作者受骚扰、被拘捕、被失踪、被剥夺律师执照。。。并且将这个议题与美国对法治和人权问题的关注联合在一起。

五、特别敦促美国总统、国务卿和美国政府的官员应非常激烈地和不断地向中国国家主席提出关于中国强制计生的一胎化政策问题。

六、特别以国会的名义褒奖陈光诚和他太太袁伟静,说“他们的勇气和他们的道德心是值得鼓励值得嘉奖的。他们为中国的强制计生人口政策的曝光和他们因反对这个强制政策所受到迫害,他们应值得国会支持、美国人民支持”。

*傅希秋:此修正案通过,成为美国对外政策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部分*

主持人:“今天之所以能够通过这样一个法案,还有什么您可以介绍的背景吗?”

傅希秋:“我想,国际社会对陈光诚的重视和美国民众对他的关注是很有关系的。因为陈光诚这位盲人维权工作者受到的迫害激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从美国民众到欧洲,世界各国的人。。。‘女权无疆界’和对华援助协会在最近获得袁伟静这封信之后,我们马上就发起了一个重大的行动,民间行动就是发起一个释放陈光诚的签名,做了一个特别的录像。至今已有一万五千人观看了。

同时我们在外交界透过对欧盟、英国和西欧其它国家政府,以及美国国会发出备忘录,敦促美国政府组织能公开对陈光诚一家现在所受的日益恶化的遭遇进行关注。

我们也同时起草了一份国会的决议草案。今天我看到国会表决通过的这一修正案内容当中,有百分之九十的内容接受了我们起草的内容。

上午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开会,史密斯议员午饭期间还跟我说,鉴于前边好多修正案大家都有不同意见,有的被否决了,他说他不敢肯定他这个关于陈光诚和中国维权工作者的修正案能够获得通过。

所以,当一下子所有人都通过,我坐在那儿很激动。我想,这代表了美国民众对陈光诚一家以及中国现在维权运动所受打压的关心和关注。我知道,针对一个人或者一家,也提到其他维权律师的名字。。。史密斯议员在作五分钟介绍的时候特别提到了高智晟、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现在的遭遇。。。我觉得连史密斯议员自己都有点吃惊,都没想到会放到一个正式的、有约束力的国会的法案,是法律的一个条文,正式写到美国拨款的法律里边。这是2012年关乎美国国务院整个拨款的法案。”

主持人:“您这里提到‘拨款的法案’,这和拨款有什麽关系?是不是很方便来解释这个问题?”

傅希秋:“美国政府运作程序是国会控制预算和美国行政部门所有拨款。国会有不同的委员会,对年度的花费进行表决,今天是讨论美国国务院2012年国会要给他多少纳税人的钱,让他怎么花,都要列得很清楚。

每个议员可以有三个机会,最多能提出三个。今天连他都很吃惊,针对中国的这个议题,关于陈光诚这个单独的议题,附加在拨款的草案里边,就是说成为美国的法律,所以这是个很重大的事。通过之后,美国国务院、总统、国务卿都得遵守,这成为他对外政策的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部分。”

*傅希秋:希望中国政府尊重中美友好,听到美国民众声音,让陈光诚、高智晟自由*

主持人:“这个修正案的落实,还要涉及到中国当局需要做一些选择,有没有这个问题?”

傅希秋:“这里边有好几条是向中国政府特别有要求。当然这是两国政府的问题,国会代表美国人民表达民众意志,中国政府那边如果说尊重中美友好的话,也应该去改善陈光诚一家的遭遇,因为这些也不是很难的事,本来是中国自己的公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听到美国民众的声音,我们都在拭目以待。

不仅仅陈光诚,还有8月15日是高智晟律师第一次被绑架(后被逮捕判刑)的五周年纪念,我这几天也一直在会见不同的两党国会议员,在这个纪念日之前,他们都会有些不同的行动来表达对高智晟律师遭遇的关注。”

主持人:“刚才视频采访中,您谈到这次应邀来首都华盛顿是为‘全球自由护卫者’或叫‘自由战士’的资料储存和录影而来。这方面您还有什么愿意特别介绍的吗?”

傅希秋:“主办方特别问了在整个为自由征战的行动中,觉得外边的压力,尤其是外国政府的政策对在国内的维权有什么直接影响没有?重要不重要?有什么积极影响没有?还特别问,世界上,包括中国周围还有许多自由战士,像在缅甸、越南、北韩等等这些国家,民众还是受到很多压制,他们也有自己的维权律师、维权工作者。就让我对他们讲点什么。

我说‘不放弃,永远不要放弃,你们不是孤单的,我们是一起战斗的’最后,还让我用中文说了一遍。”

*傅希秋:美国驻上海新的总领事即将履任,关注自由、人权、法治*

主持人:“您这次来华盛顿,还有什么有关中国人权、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活动吗?”

傅希秋:“这次有一系列拜会,除了有一些国会领袖,还与国务院官员特别会见,向他们表达对最近中国国内一些事情的关注,也期望敦促他们能持续、公开地对目前中国恶化的人权状况和宗教自由状况表达关注。

我今天下午也参加了新被任命的美国驻上海总领事特别邀请我们五个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去美国国务院跟他有个面对面座谈。主要题目也是怎样积极推动中国在宗教自由人权法治方面的改善,什么是最有效的手段。。。同去的包括‘人权观察’、‘人权第一’。。。都是美国的,就我一个是华人。

谈得不错,我看得出他很有决心在马上8月份就履任的这个岗位上作出他应有的努力。”

主持人:“您说当时在场的几个美国非政府组织是不是多多少少工作范围都和中国有些关系?”

傅希秋:“对。多多少少有些,至少牵扯到有关中国方面的某些领域。我觉得这次座谈满不错。

还有应该提的是,我在跟美国国务院官员会谈时,他提到关于高智晟、陈光诚这些事件。这些官员特别跟我讲,说在过去的‘美中人权对话’以及‘美中经济与战略对话’高层会谈当中,美国的高层领导人跟中方领导人特别提出了这些议题和关注。

有一点我觉得特别有点伤感,这些美国官员,向中国政府提出关于中国人本身,自己的国民被强迫失踪、被酷刑软禁。。。但这些中国政府官员看起来都漫不经心,特别提到陈光诚的时候,他们根本不理,根本不说话,拒绝有任何回应。

提到高智晟律师失踪的问题,中方还特别跟美方说‘高智晟没问题,一切都好,是一直跟家属保持着联系’。这点我们跟他们家属有了解有认识的都知道,这是谎话。让我感觉到难过。其实这是我们中国人本身自己的事情,别人问起来你不需要说谎,不应该骗人家。”

主持人:“我们还回到今天一开始的话题。今天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表决一致通过作出了这样一个关于陈光诚修正案,您怎样评价,或还有什么与此相关您想补充的话?”

傅希秋:“我们做这事情,要熟悉整个程序,熟悉美国立法程序。二是要有忍耐持续性不断地去做。。。因为国会有很多事,每个议员担负着很多不同责任。如果不去经常质询,并且把这些他们需要的资料都准备好,就很难有这样的果效。所以我觉得在过去几个礼拜我们花的时间值得,结出一点成果。”

*傅希秋:价值观的碰撞——中国何时与普世价值融合接轨,才真正与时俱进*

主持人:“本来像陈光诚夫妇现在的处境,就是按照中国的宪法和法律,也没有依据这样对待他们。结果要到美国的国会众议院里来讨论一个相关的修正案,对于这样事情的存在,我们所处的这样一个时代,发生这样的事情,您是怎么看美国政府何以要这么做?您觉得这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

傅希秋:“我始终感觉到。。。从我所接触到的美国议员,大部分也都有自己的信仰,其中大部分是基督徒、天主教徒,这是美国国会的普遍现象。像昨天我见到另外一个拨款委员会成员,是我们得克萨斯州的,他说‘今天早晨刚刚查经班结束。。。特别还为中国祷告’。所以今天通过的这个议题,对他们来讲已经不是一个所谓纯粹的‘美国国家利益’、单独的民族性议题,对他们来讲是个‘Heart’,是个心灵的议题,他就是这么关心。

我记得有一年,中国国务院宗教局局长到美国来访问,特别见美国众议院少数党领袖迪雷。宗教局长问‘我们一直就不明白,中国这些乡下的农民,他们因为参加非法宗教活动,跟你们美国人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还要拒绝出席我们国家主席来美国的宴会?然后造这么大的声势,发新闻稿,国会要通过议案。。。’迪雷说’‘不是因为他们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也不是因为跟美国国家利益有什么关系,仅仅因为他们是我的弟兄和姐妹,这一下子就连起来了’。中国局长目瞪口呆。

这可能是中国官方长期灌输的世界观、思维导致了人权、普世价值的冷淡症,或者说已经麻木了。总是用所谓的阶级斗争啊,或者阴谋论来看待西方国家这些民选的议员对中国人权、宗教自由和法治议题的关注,实际上这已经深深刻进民众心里、是他们信仰的一部分。

所以,当史密斯议员一介绍完陈光诚的议案,马上那边就跟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宣布说对这个修正案毫无异议,马上就通过了。我能看到,这不是一个党派的议题,也不是黑人白人种族的议题,也不是中国美国外交关系的议题,实在是个价值上的议题。

我觉得这个价值的议题值得中国的政治家、现在的执政掌权者好好深思。当你看到有一天,不是像现在中国国务院的《美国人权白皮书》那样的政治性的论调,而是当有一天,中国的民众、中国的民选政府,看到美国发生侵犯人权现象的时候,也能够通过一个全国人大的决议案,或者说表达关注,比如说‘我们对美国堪萨斯州某个人,警察没出示证据就把他抓起来了’或者他受到什么酷刑了。。。我想,那时两个文明两个价值比较可以相碰了,融合了,接轨了,也与时俱进了。(笑)真的与时俱进了。”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