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再次急请救助 律师呼吁全民动员

附1: 陈光诚出狱后受到严密监控不许与外界联系
2010-09-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0-09-11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9月9号刑满出狱后,他家门前一直被监控者层层包围,至今不能走出家门半步。陈光诚和家人受到威胁恐吓,不许与外界联系,手机和座机被切断。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11号获准带女儿去注射疫苗,被多名骑摩托监控者近距离跟踪,全程摄像。当局在陈家所在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所有要道设卡把守,安了摄像头,近日在他家门前和村内仍继续加装路灯和摄像头。陈光诚持续两年多的腹泻加重,非常消瘦,急需就医,向陈光诚虽出狱 但迫害仍在继续

2010-09-12

刑满出狱已四天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仍被禁止出家门,他病情严重无法就医;与此同时,官方在门前村口不断增加监控和警力。陈光诚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外界紧急呼吁,请求包括国际红十字会在内的组织救助,希望能尽快到非当地指定医院就医。陈光诚说:“现在赤裸裸不给我自由,希望大家前来围观见证,人越多越好。这是公民教育,有助于公民社会形成”。

据本台记者张敏报道,陈光诚出狱前两天突然失音,咳嗽日益加剧,无法入睡。在狱中因食物中毒开始的腹泻已持续两年多,近来加重。服刑期间被殴打留下的伤也在作痛。他家门前被层层包围,监控人员由村痞逐渐换成乡镇政府人员。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说:“今天不许我出门买食物,只好请监控者帮忙买,他们不管。因为要做饭,一再要求后他们才帮买一些。不知明天会怎样。”目前,陈光诚家人的手机座机被切断,其亲人受警方威胁不许与外界联系,近日官方又威胁陈光诚七十六岁的母亲,要她必须劝陈光诚停止维权活动向当局妥协。陈光诚表示:“心中很难过,担心母亲承受不了,但一定要让外界知道事实。”

陈光诚再次急请救助   律师呼吁全民动员(2010,09,13)

刑满出狱已五天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仍被禁止出家门,家人电话被切断。他病情严重,13日再次呼吁国际组织援助就医,并请求有良知公民和组织前往见证他和家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真相。维权律师李苏滨呼吁中国上下行动,全民动员,关注救援陈光诚。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刑满出狱五天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当局严密监控下仍然被禁止出家门,他的病情严重,无法就医。13日陈光诚夫妇再次向外界紧急呼吁,希望获准尽快到非当地指定医院就医。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说:“我最担心的就是光诚腹泻还咳嗽,出狱那天几乎说不出话来。现在夜里咳嗽还是挺厉害的。他比以前瘦了很多,白头发也多了,一看就很虚的样子。本来我们打算在他出狱后去检查的,到现在也出不去。现在从国道到我们家门口,看守我们的人一共是四层。昨天,我想出门买点菜,但是他们不同意。我说:“我们总要吃饭的呀,你们帮我们买吧”。他们说“也不行”。我一出门,20个人左右一下都站起来围住我,这个阵势我觉得很不好,没有办法,我就回来了。一小时以后,他们又说可以帮我买菜了,让我给他钱,给我买了一点菜回来。今天我们没买。家人现在都进不来。今天光诚的叔叔给我们送些新玉米,但他没能进来,被看守我们的人拦下了。现在是秋收的时候,地里收花生,现在就光诚的妈妈(七十六岁)自己一个人去地里收,我们都不能去。”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之前三个月绑架未折抵刑期。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自2005年秋天以来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多次被殴打。在陈光诚被囚禁的四年半中,法定一月一次探视,袁伟静只被允许探视过陈光诚三次。

陈光诚先生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100人”,后又获“麦格赛赛奖”和多项国际人权奖,今年9月9日刑满出狱回到家中,一直被监控不能出门。嗓子嘶哑了一个星期、现在稍稍见好的陈光诚先生说:“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一个事实的问题。我发现整个法律、整个国家机关都被挟持着。当时判我罪的时候,他们拒绝承认曾经对我非法拘禁过。这种非法拘禁实际上到现在依然没有停止。出狱五天多了,他们告诉我母亲,现在如果再继续跟外边联系的话,就对我进行更严厉的打击。我母亲一回来,就以死相威胁我,说我要再联系,她就要怎么怎么样。对我压力也挺大,这么大年纪的老人,担惊受怕的,让他们给恐吓的。哎呀,实在是太令人气愤了!”

谈到身体情况,陈光诚说:“我出狱之前,他们抽血查体,我的血脂高出正常水平将近三倍。血糖超出正常值,达到6.6几。查完体当天下午我的嗓子马上就不行了。8日、9日就更严重,到现在稍微有点恢复。腹泻的状况依然,突然疼得要命,赶紧往厕所跑,也来不及。我非常希望像“国际红十字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给我来落实我们的国际公约。当局这种行为我想现在是和国际法相违背的。像包括美国国会应该作出表率,不能再在人权这方面有些妥协。欧盟人权委员会应该做出强烈的反应,不能再对这种现象沉默了。

我现在从监狱出来了,你们(当局)现在花这么大力气对我实行监控,如果国际机构都对此保持沉默,那我觉得是很难理解的。所以,我希望所有善良的个人、团体都应该作出反应。这种情况,今天它能作用到我身上,明天就能作用在他人身上。我希望所有的有正义、良知的公民都能够用实际行动来见证这一恶性,对此作出反应。只要来的人多,就可以看他们这种行为,都打开手机,都摄着像。(他们)抢A的手机,B就拍上了;抢B的手机,C就拍上了。。。都能够被记录下来。他们这种做法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作贼心虚。如果有数万、数十万网民都来用各种方式,照片呀什么来记录他们这种恶行的话,我想它们这种是作法是长久不了的。”

在北京的维权律师李苏滨先生说:“我一直在关注这个情况。陈光诚他是已经出狱了,应该是恢复他的自由。但是,他现在呢,从国家设定的司法监狱又到了现在自己这个家庭监狱中。这个情况是非常不幸的。和以前也是出狱的郑恩宠律师这种情况是极其相似的。看到大家都在关注这个事。陈光诚自己也是非常着急,我想他可能也不是单单从自己个人这样一个情况考虑的,大概是想到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怎么能是这样!应该来说,向着民主、法治这个目标奔跑已经三十年了,但是到了今天却还要面对这样残酷的一个状况,我觉得确实应该引起大家关注。包括高层像胡锦涛、温家宝他们也应该关注,来过问这件事情,不能让这个人这样生活在监狱之中。

李苏滨律师说:“我想,民间有民间的关注办法;高层有高层的关注办法。只要大家认真对待这个事,我就不信这个地方政府这样一个黑社会化,地方司法流氓化就能够长久地存在。作为我们律师行业,律师这个群体,在光诚受迫害之初的时候,就一直在关注,我觉得应该是有始有终,还应该继续关注。最好的办法就是全民动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