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师失踪4月余 大哥赴京寻弟无果警方不准进家门

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失踪四个多月的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在美国的妻子耿和15日接到高智晟大哥高智义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得知高智义专程从家乡到京寻找高智晟下落无结果,警方不准他进高智晟家门。耿和要求当局准许高智晟与家人通电话。(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9,06,17)
2009-06-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耿和17日接受我的采访说:

“前天大哥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已经到北京,先到北京市公安局,公安局没让他进。他就搭车到小关派出所(高智晟家所在地派出所)报案,要见他弟弟,复印了他的身份证。 派出所说‘因为我们是最基层的,要向上一级级反映,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问高智义要住在哪儿,他说‘住在我弟弟家’,那人说不可以,只有直系亲属才可以住,如果他要住的话,要让我和高智晟签字他才能进。大哥就走了。大哥给我打了这样一个电话,我就知道这些。”

主持人:“他手里有家门钥匙吗?”
耿和:“大哥手里有家里钥匙。”
主持人:“现在有关家里情况。。。家门口有没有人,你有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耿和:“没有。”
主持人:“高律师2月4日失踪到现在没有下落,你是什么样的心情?”
耿和:“我当然很着急,他大哥都放下手中的农活,第一次走出大山到北京找他弟弟。”
主持人:“他以前有没有去过北京?”
耿和:“从来没有,他连村都没出过。”
主持人:“他现在会在北京继续等,还是有可能回去?”
耿和:“我了解大哥的性格,可能会回去。他在那儿呆不住。”
            
2005年前后,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绑架,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2006年12月12日,在不准高智晟家属委托的律师到庭的情况下,法院开庭。当年12月22日,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宣判当天晚上,高智晟回到家中。

此后,高智晟与外界联系被切断。2007年6月,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

2007年9月,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13天日夜一丝不挂,让他光着身体睡在地板上,受到电警棍电击包括生殖器在内的身体各部位,用牙签插入生殖器等酷刑。长时间昏迷醒来后,他发现自己的五官七窍都流淌着不知是谁的尿水。

高律师被判刑前后,家人受到軟禁。女兒被警方押送上学,被骚扰、語言羞辱、不许与同学來往。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与儿女今年初在友人帮助下逃离中国,3月11日平安抵达美國。
     
今年春节前,警方强令高智晟律师离开北京,他被迫于1月21日返乡。2月4日凌晨,十几名警察突然闯入他在陕西的家中将高智晟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耿和希望中国当局有关方面能让高智晟和她通个电话。她说:“因为他从2月4日被抓,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了,孩子很想爸爸,我也很惦记高智晟的生命安全,我觉得高律师应该跟他的家人、和我们通个电话,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另据本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道,香港民主黨國事小組、香港基督徒學會、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等香港数个民间团体于17日到中联办抗议北京当局非法绑架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请愿人士不满早前当局声称没有对高智晟采取任何强制性行动的说法,要求尽快安排高律师与其家人及外界会面。  请愿人士在宣读声明以及呼喊口号之后,由于中联办没有派人出来接请愿信,并且把大门铁闸拉下。抗议人士试图将信件丢入门内,但随即被中联办人员丢出。抗议人员最后和平散去。
          
对于高智晟律师被警方从家乡绑架,音讯全无失踪四个多月不能与家人联系,耿和说:“我觉得这于情于法都是不合适的,现在信息这么发达,而对我们来说(想通话)就这么难。”

主持人:“很多人关心你和孩子现在情况怎样。”
耿和:“挺好的,两个孩子都上学了,政府的安置我也很满意。”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