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副主席致信耿和:以高智晟的自由为使命——高智晟案五周年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2011.08.13)
2011-08-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高智晟案五周年,高律师再次被失踪十六个月海内外关注*

今年8月15日是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当局从山东姐姐家绑架失踪五周年的日子。五年来高智晟律师经历了被逮捕、判刑,其间几度被失踪,目前他再次被失踪又一年零四个月了。高智晟律师的处境引起海内外关注。
 
*傅希秋牧师通报最新消息:收到欧洲议会副主席给耿和的信*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8月12日将一则国际关注高智晟律师的最新消息告知本台——
 
傅希秋牧师说:“最新情况,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伦.斯科特(EDWARD  McMILLAN – SCOTT)8月12日给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写了一封回信,里边特别对耿和7月份就高智晟律师失踪和第一次被绑架五周年纪念给他写的信表示感激,同时也对高律师过去跟他的通话有些回忆,甚至特别提到如果因为跟他的通话带给高智晟困难,他深表歉意。

他特别向耿和提出保证,高律师的自由是他最重要的、首要使命,也特别讲到希望耿和了解高律师所为之奋斗的,就是一个更公义的中国的出现。他特别坚信像高律师这样勇敢地为中国民主自由人权的奋斗,是未来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

他还在信里提到,他把这封信特别抄送给欧盟外长阿什利,还有欧盟议会主席,他说这二位一直持续关注着高律师的命运,所以将信抄送他们。以上是这封信的主要内容。”
 
主持人:“您是怎么得到这封信的呢?”

傅希秋:“他希望我能转给耿和。他给了三个人,希望转给耿和。我刚刚已转给耿和,是英文的。我们翻译成中文后再给耿和一个中文文本。这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高智晟律师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后,有关他的情况,来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警方和其它方面的说法种种不同。直到2010年3月27日,外界一直得不到他的确切消息。

2010年3月28日,网上突然公布高智晟电话号码,外界可以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十天后,外界再拨打这个号码,停机,直到现在。
 
*傅希秋牧师:欧盟确认以营救高智晟为使命,敦促美副总统下周访华就高智晟失踪质询中方*
 
在8月12日采访中,我问傅希秋牧师:“看到这封信,你们的机构有些什么评论和打算?”

傅希秋:“这封信是由长期关注高智晟和中国人权法制自由的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克米伦.斯科特。。。他本人跟我多次见面,他是在向耿和表示特别的慰问,尤其是在高智晟被绑架抓捕五周年纪念时,也为他们全家所付出的牺牲表示肯定。

另一个是他在这里特别确认他和他欧盟的同事都会把营救高智晟、使高智晟获得自由作为他们一个最重要的任务,一个使命。所以我想这是在这个五周年,代表欧盟的一个直接反应。

爱德华说,欧盟因为8月份休假,办公室都关闭,他写了这封信给耿和。他同时在给我的这个电子邮件里也提到,希望我们能够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

因为美国副总统拜登预定下个礼拜访问中国,我们对华援助协会会在拜登访华之前有些特别的呼吁,透过不同方式敦促他在访华期间能向中国政府针对高智晟律师被持续失踪提出质询。”
 
*耿和女士:感谢爱德华先生和欧盟,及对华援助协会对中国人权和高智晟的持续关注*

随后,我打电话给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她说已经收到了这封信——
 
耿和女士谈她现在的心情:“我首先非常感谢欧盟及爱德华先生对中国人权的关注,还有对华援助协会对中国人权及高智晟的关注。他们一直记着高智晟被抓到现在的每一天,我非常感动,跟我们的家人一样一直记着,一天一天的。”
 
耿和说:“8月15日是爱德华副主席的生日,这一天也是高智晟被抓的日子。今年7月14日,我给他写信说,首先祝他生日快乐。我心里非常内疚,在这五年当中,爱德华的生日里多了一些牵挂。我希望高智晟能尽快有消息,爱德华先生在以后的生日里能多些轻松和愉快。”
                                                                                    
耿和在感谢国际社会关注的同时,谈她现在的期待:“高智晟现在的状态是被失踪。他第一次被失踪到现在马上就是五周年。高智晟是不是能尽早获得自由,还在于外界的压力。所以我希望共同努力,让我和孩子知道他平安,让高智晟回到家中。也让所有一直关注他的人,让朋友们能够安心。”
 
*高智义先生:没消息。打电话给北京国保孙迪,他说“一点消息也没有”*

在最近一周,我几次通过越洋电话采访现在住在家乡中国陕西省榆林市佳县神泉乡小石板桥村的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
 
以下是8月8日采访录音片段——
 
主持人:“最近您有没有听到关于高智晟律师的消息?”
高智义:“一点消息也没有。上次我用其他人的手机和姓孙的(北京国保孙迪)打通,他说‘一点消息也没有’。”
 
主持人:“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打通的?”
高智义:“十来天前。他说他不知道。我说‘如果你不知道,天下再没有第二个人能知道’。他说‘好了’他就挂机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几年他一直管高智晟,到我们家里来了几次。政府说不过去,不是光明正大。我们老三(高智晟)说,去年清明节回来时,孙迪他们带着四个车,在离我们一公里的公路上下车,我们老三回家,他们的车又去榆林。孙迪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做事要这样?”
 
*高智义先生:没消息,不见人,问不上话,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能说得过去吗?*

主持人:“马上就要到高律师第一次被绑架失踪五周年,您现在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
高智义:“我明天打算去榆林市公安局,探问他们能给个话还是不给。要是不给,初步打算是我进一步去北京,看他们放人不放人,我能不能见上人(高智晟)。如果万一不行,我们亲戚朋友家属我自己,我们打算集体过去要人去。反正一步一步来。你就是说他再犯法,你们再加刑,你应该通知家里人。一点消息都没有,不见人,连话也问不上,能说得过去吗?你是一个国家,一个政府。”
 
主持人:“您说明天去榆林公安局,是自己去吗?”
高智义:“自己去。我原先也说过,我们要见了人(高智晟)。”
 
*高智义先生:行一百公里去榆林公安局问,答不知道,只好回家,预备去北京找高智晟*

第二天,8月9日,我再次打电话给高智义——
 
主持人:“您今天去了没有?”
高智义:“去了,外甥打灯笼——照舅(旧)。榆林公安局说不知道,你没办法。”
 
主持人:“几点钟到的那里?您怎么问的?”
高智义:“九点多。我就问我兄弟这过程,你们应该给个话。他们说他们不知道,他还没办法,他是下设单位。”
 
主持人:“您问他没有,那谁知道呢?”
高智义:“谁去抓人谁知道,知道的就是北京市公安局。下午打了两次电话打通了,孙迪他不接。”
 
主持人:“后来您和榆林市公安局怎么讲的?在那儿停留了多长时间?然后怎么离开的?”
高智义:“很简单,问情况他就一直说不知道,我没办法,只有走。”
 
主持人:“从您家到榆林市公安局有多远的路程?您在那儿停留了有多长时间?”
高智义:“一百公里。停留了一、二十分钟。”
 
主持人:“您准备下一步怎么办?”
高智义:“去北京。”
 
*耿和女士:他大哥每去北京身体精神都被折磨受伤,真不希望他再去*

8月11日,我采访了耿和,请问她近来有没有听到高律师的消息。

耿和说:“没有得到什么消息。昨天给他大姐打电话,大姐说没有消息;前天给他弟弟打电话,弟弟也没有消息。按中共自己的法律,判决书上‘判三缓五’,如果判三,这三年应在监狱里,我们不知道;如果在缓刑期间,他应该在家里,现在也不在家。他在哪里?我们不知道。缓刑期间如果他再犯了错,也应该开庭,跟家人讲,一切没有。

家里人都心照不宣,认为就是8月14日他应该回家了,我没敢把法律方面的这个解释(缓刑从宣判日算)跟家人讲,怕家人受不了。”
 
主持人:“原来以为8月14日,也就是五周年前一天应该高智晟律师五年缓刑期满,这个计算方法其实只是实刑的计算方法。近日经过向一些法律人的请教和询问,我们才知道按照中国现行法律,缓刑期按高智晟律师的情况,从一审判决之日算起,再加十天上诉期应该是明年,也就是2012年1月1日缓刑期才满。”

耿和:“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受不了,我们再一再二到了这种程度,还不给我们任何消息。我一直感觉他大哥在家里是长辈的角色。所以,我要是给他打电话,他会说‘你就安心带好孩子,我去找去’。但是我也知道大哥就是个农民,经济能力也不行,各方面都很单薄。势单力薄到北京我也很为他担心。
只要能给我们个消息他(高智晟)在哪里,其实我真不希望他大哥再去北京一趟。哎呀——去一趟他大哥身体精神就被折磨一次、受伤害一次。每一次去,一旦(当局)不接电话,在北京就没有地方可去了。公安局的门不让你进,把你推到上访办,上访又被东赶西赶,哪有地方待!
以前他大哥到北京找过,找了两次以后榆林公安局就说‘你不要再找你弟弟了。要找的话先跟我们这儿说一声,万一我们这儿先知道消息,就跟你讲,你就不用再跑这冤枉路了’。他们当初说不让去北京,走前要请示他们,他们和北京联系沟通,你看现在榆林市公安局说什么,说他们也不知道。”
 
耿和劝阻高智义现在先不要去北京,认为会白跑一趟。
 
*高智义先生:要求给我通知或听到高智晟的声音,如无消息,坚决去北京寻弟*

北京时间8月12日晚——
 
高智义说:“耿和打电话说‘这段时间不要去了,去也白去’。前几天,给孙迪打了四次电话,他一次也不接。没办法。”
 
我也多次拨打孙迪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我问高智义先生现在是什么心情和打算。

高智义说:“如果不给消息,肯定要去北京,早晚要去。如果他们提前给了话,我们能接到个通知,或者是能听到我弟弟的声音,我们有不去的可能。如果都和现在这样,我百分之百要去,坚决不会变,我这条老命也就在这上了。
我过去也说过,我父亲去世时他(高智晟)才十二岁,我们弟兄关系情同父子。”
 
*主持人张敏向听众朋友致歉意和感谢*
 

在前面节目中,我和被采访者都误以为高智晟律师的缓刑期与实刑一样从8月15日算起,在听众朋友的提醒之下,近来我向律师特别请教了目前中国法律关于缓刑期的计算方法,才知道有区别。在此,特别为我前次报道计算缓刑期不对诚挚表示歉意,请大家原谅!以后我会更注意查对报道中每个细节。同时,在此也向提醒我查对中国法律相关规定的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
 
*莫少平律师:缓刑起止日期计算方法*

前几天,我采访了曾经受高智晟律师家人委托代理此案但最终没能到庭的北京莫少平律师——
 
主持人:“我能不能请教一下,按中国现行法律缓刑一般怎么计算,比方说高智晟律师是2006年8月15日被抓走,宣判是在12月22日,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缓刑期满是到什么时候?”
莫少平:“缓刑按中国大陆现在的法律,判决确定之日起开始计算,如果一审判决下来了,有十天上诉期,你没有上诉,就从第十一天开始计算,如果是二审判决,下达日就是终审判决,从那天开始计算。”
 
*莫少平律师:法定缓刑期间的权利限制和可能的处置,以及“剥夺政治权利”*

主持人:“法律地位被判缓刑的人有什么权利,缓刑期间会有什么样的处置?”
莫少平:“有些规定,缓刑期间必须遵守,并不是说他是完全的自由人,属于在服刑期间。甚至包括不能担任法庭代表人,不能竞选公职,甚至有些言论等权利都受到限制。通常缓刑期间还有地方性一些规定,缓刑期间要遵守什么列明几条。”
 
主持人:“一般缓刑期间人应该在什么地方?”
莫少平:“人就在家里。”
 
主持人:“对高智晟律师的判决结果还有‘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通常是怎么执行?”
莫少平:“通常是在他服完刑之后,计算一年的‘剥夺政治权利’,就是包括你的言论、竞选公职、集会游行的自由,其间都不能行使。”
 
*莫少平律师:缓刑期如发现违规或违法可裁决或改判,要按程序出示法律文件*
主持人:“您一开始受高律师家人委托代理这个案子,后来为什么没有能够到庭?”
莫少平:“开始聘请我,耿和签的委托手续。但是到了开庭的时候,他可能是接受了政府给他指定的律师。”
 
主持人:“您能知道高律师有没有机会知道他的家人已经和你们二位签约了呢?”
莫少平:“这个我就没法判断了。”
 
主持人:“对五年来高律师的处境,您有没有什么想谈的看法?”
莫少平:“他哥哥给我打过电话,说他失踪了,找不着了,曾经跟我联系过,我说你可以去报案,向当地警方寻求他的下落,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一个公民正常情况下失踪,作为警方有义务帮助去找寻,这是一种可能。后来他哥哥说去找,没什么下落。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作为司法机关应作出一个裁定,如果它认为高智晟本身在缓刑期间,没有遵守相应的规定,违反了什么规定,按照中国法律相关规定,可以撤销缓刑,改判执行他的实刑。当然这需要法院有一个裁决,而这个我也没有看到什么报道,或者他家里人拿到这方面的信息。第二种情况就是在缓刑期间,司法机关又发现他又另外犯罪了,可以和前面那个罪数罪并罚,改为实刑。只有这两种情况,当然这两种情况要通过正当法律程序,该下判决的下判决,该下裁定的裁定才对。”
 
主持人:“如果是判决或裁定,他到什么地方去服刑,是不是可以探监?”
莫少平:“那当然可以了。那本身也是公开的下一个法律文件,要正式出示的,那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
 
*丁锡奎律师:没听说高智晟被取消缓刑或法律地位有改动*

我又采访了当时同时受委托的北京的丁锡奎律师——
 
丁锡奎:“根据中国法律规定,执行缓刑期间,如有违反法律行为,缓刑是可以取消的,并直接送到监狱。具体这个案子当中,有没有这种情况,你掌握的情况可能是没有,我也没听说过。现在的情况,只能是按没有被重新送到监狱去这样判断,判三缓五应该是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年,刑罚期限才满了。”
 
主持人:“根据您确认,是从明年1月1日,是吧?”
丁锡奎:“嗯。到2012年1月1日。还有种情况就是根据法律规定,缓刑期间也是可以减刑的。如果表现好符合减刑规定,比如判三缓五,这期间根据法律规定,表现改造得比较好,可以减实刑,还有相应的考验期(缓刑)也可以缩短。”
 
主持人:“确实没有听到关于高智晟律师在法律地位方面的再次确认,或重新有什么改动的通报。”
丁锡奎:“我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丁锡奎律师:高案曾受委托作代理律师,看程序存在问题*

主持人:“高智晟是一位律师,他家人曾经委托过您作为他的辩护律师,您对这个案子有接触,五年下来您看到这样一个过程,您对高智晟律师这个案件所反映出来的一些问题,特别是在司法方面,您有什么看法吗?”
丁锡奎:“当时的程序确实存在问题。比如说,我们的手续都交到法院了,我们要会见,说是不让会见,不给办手续,而且当时的意思是高智晟不委托任何人为他辩护。口头转述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你们根本没有一个确认的机会?”
丁锡奎:“对。我们没法确认,他们连我们的委托手续都。。。我交了去,他收下又叫给退回来,我们就没要,说‘你这个退回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后来不了了之。”
 
*李和平律师:高律师长时间被人间蒸发完全违法,我觉得在任何国家都是不能容忍的严重事情*

采访北京李和平律师——
 
谈到高智晟案件五年来的发展和高律师目前被失踪一年零四个月,在北京的李和平律师说:“高律师已经有这么长时间在人间蒸发了,我觉得在中国这个地面上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匪夷所思的,也是完全违法的。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在全世界范围内,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能容忍的极其严重的一个事情,我们希望高律师能够尽快平安地回到家中,回到他的朋友中来,与他家人团聚。”
 
*温海波律师:希望高律师尽快出现,高案典型反映中国近几年司法环境大倒退*

我又采访了在北京的温海波律师——
 
主持人:“高律师被绑架抓捕马上满五年,按他现在缓刑,无论如何不应该找不到人。您对案件发生这五年来的情况和他的处境,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温海波:“我现在想说,第一就是希望他能尽快回到关心他的朋友的视野当中来。从去年4月份短暂的现身之后,又是一年多。。。十几个月时间销声匿迹,当然我们不难想象他在这期间可能还会经历到其它各种折磨。所以,第一我们还是希望他能尽快再次出现,不是短暂现身,而是长久停留到大家的视线当中。第二,希望他。。。这个当然也是比较奢望的想法,就是他能尽快恢复,然后跟之前的朋友能有更多的交流和联系。”
 
主持人:“现在不知道他人在什么地方,从高智晟事件这五年来的发展,您觉得他是一位律师,有这样的经历,这是不是反映了中国目前的司法状况?您觉得做这种联系,有没有这方面意义?”
温海波:“这个意义非常大。我个人认为,高律师的案子非常典型的能够反映出最近这几年整个司法环境的一个大倒退。从高律师的一些遭遇来看,包括前一段时间好多律师失踪,然后受到各种各样的压力,我觉得都是从高律师的那种打压的措施开始延续下来的。
所以我觉得,高律师自己也承受了很多。”
 
*傅希秋牧师:高智晟律师的遭遇是中国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无法制公平正义可言*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高智晟律师所有的遭遇,我觉得可以说是中国法制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尤其是在所谓的‘改革开放’八零年代之后,中共也特别提倡所谓的‘法制’,到九十年代又特别提到所谓的‘公平与正义’。那么,高律师,无论是从他被抓捕之前受到的持续骚扰、以及他律师事务所的关闭,对他本人持续的威胁,以及到他被抓捕之后对他实行的酷刑,任意的失踪,对家人的骚扰和虐待。。。完全背离了中国官方宣传的所谓‘法制’的精神,更没有什么公平,也没有什么正义可言。”
 
*傅希秋牧师:与美国会领袖同吁中国政府迅速交代高智晟律师下落,是国际社会一致呼声*

傅希秋牧师表示:“在高智晟第一次被绑架之后五周年纪念日前夕,我们再次发动营救高智晟律师的行动。

我们特别联络美国国会的领袖,目前获得的消息是,美国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主席弗兰克.沃尔夫议员,为在高智晟第一次被绑架之后的五周年纪念日,特别发布一个正式声明。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也会针对高律师被绑架五周年纪念日,发布特别的声明,要求中国政府交代高律师的下落,停止对他现在的任意失踪和拘禁。美国国务院也会就这一事件发表看法。
 
我们在这个时刻,还是向中国政府呼吁,以法制的精神给高律师以完全的自由,向国际社会迅速交代高律师的下落。我想这也是国际社会一致的呼声。”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