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義電話被封鎖 何俊仁傅希秋呼籲全球行動尋找高智晟

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緩刑期間被警方從陝北老家綁架失蹤已十個月。昨天本臺採訪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和山東姐姐報道發表,高智義憂慮高智晟安危,擔心弟弟被害,要求中國當局交待高智晟下落。今天高智義和高智晟姐姐家中電話都無法打通。香港、美國關注人權的機構負責人何俊仁、傅希秋呼籲全球行動,尋找高智晟。

2009-12-04
Share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09,12,04)

*高智晟律師與高案簡介*   
參與過陝北油田案、法輪功等案辯護的維權律師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三次發出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業。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師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回到家中。後於2007年9月再遭抓捕,受到包括用牙籤插入生殖器在內的酷刑。今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被警方從老家綁架,至今下落不明。高智晟的妻子兒女在友人幫助下,於今年3月到達美國。

高智晟獲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的“勇氣呼籲獎”( 2007年6月)等人權獎。

*今天多次撥打高智義家電話,不同奇怪聲音錄音迴應*
北京時間12月4日晚十點多,我撥打高智晟大哥高智義家電話。
(第一次撥)
主持人:“請問高智義先生在嗎?“
(東北口音婦女聲音):“誰呀,聽不着說話呀。

(第二次撥)
(對方奇怪聲音,分不清男女):“尼奧——奧尼尼奧——奧尼尼奧——我聽不見你說的話,請稍候你再撥——再見——尼奧——奧尼尼奧。。。”

無論我這邊是否說話,對方都以一定語速重複播放這樣的聲音。

(第三次撥打)
男聲:“哈嘍!”
主持人:“您是哪裏?”
男生:“哈嘍!——哈嘍——(無對應漢字,以下按音拼寫)Rai  de wa rail in de wai ha la ok ——哈嘍——哈嘍。。。。”

無論我這邊是否講話,對方重複播放這樣的聲音。

*主持人:近幾月撥打有些“敏感人士”電話,多次聽到相同奇怪聲音,無法通話*
在最近幾個月的採訪中,我撥打某些被當局認爲“敏感”的維權人士的電話,多次在不同人的電話線路上,聽到與今天撥打高智義電話迴應完全相同的奇怪聲音,阻礙通話。把這些聲音用在節目裏,今天是第一次。

我第四次撥打高智義家電話,撥號後沒有任何反應,綠屏上液晶顯示的所撥號碼隨即消失。

第五次撥,結果同上。
     
*接線員說,高智晟姐姐家電話“已停機”*
高智晟律師在山東的姐姐兩天前在電話中證實,奧巴馬訪華期間對她的監控近日已經取消。而我今天撥打她的電話,接線員說:“您所撥打的電話已停機”。

*何俊仁主席:得不到高律師任何消息,我們擔心他發生了什麼問題*
一直關注高智晟律師和他家人的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香港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律師說:“高智晟失蹤已超過十個月。十個月裏,我們各方面盡了很大努力,在香港、海外,透過不同團體,對中國政府提出要求,希望高律師起碼可以露一露面,或者跟他的家人通信,或者跟他的太太兒女打個電話。

但是,這麼多個月還是完全沒有什麼消息,我們確實非常擔心他的安全。尤其是美國總統到大陸訪問時,我們透過這個機會,希望能得到高律師一些消息,但現在還是什麼都沒有。我們甚至擔心高律師發生了什麼問題。

*何俊仁主席:希望全球關注人權人士和我們一起,請中國政府交待高智晟現狀*
何俊仁律師認爲:“ 很明顯,高律師的失蹤肯定基於政治原因,但沒有理由讓他跟家人完全沒有聯繫,跟外界完全隔絕。

我們覺得中國政府有責任對外有個交待,高律師其實是在國家機構的拘留或軟禁環境下。    

所以我們現在還是不停地要求,也希望全球各地關注中國人權、關注中國維權律師的機構能跟我們一同發出這個要求,響應我們的訴求,請中國政府對高智晟現狀作一個公開交待。”

*何俊仁主席:如果中國不公開交待,我覺得真是非常黑暗,完全沒有法律法治可言*

何俊仁律師談這一事件的含義和影響:“現在高智晟律師發生了這樣的政治性失蹤,對很多其他維權律師來講,也產生一個警號——今天發生在高智晟身上的事情,將來可能發生在其他人身上。

其實,高智晟現在應該是享有自由的公民,根據法律,沒有要把他拘留的裁決,所以完全沒有理由這樣對待他。如果國家執法機構不公開交待這件事,我們覺得中國今天的情境真是非常黑暗,完全沒有法律法治可言。

所以,現在關注國家前途的人,尤其是關注維權律師、關注國家未來法治發展的朋友和團體,應該就這件事情共同聯繫起來,要求中國政府還給高智晟自由,允許他跟外界和家人聯繫接觸。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卑微的、人道的要求。

希望我們共同努力,不要忘了今天高智晟已經失蹤超過十個月。”

*何俊仁律師:敢言律師自身安全沒有法律保障,臺灣律師界同樣關注,會跟我們共同行動*
何俊仁律師還談到臺灣律師團體對高智晟失蹤事件的關注。他說:“現在我們還聯繫其它律師機構。。。包括臺灣的律師協會跟我們共同行動。臺灣的律師團體也非常關注這件事。我們知道,臺灣很多居民在大陸不但投資,而且在那裏工作。如果以大陸現在的狀況,他們希望有基本的法律保障。

但是,如果有些敢言的律師,自己的安全也完全沒有得到保障,受這樣的政治迫害,那麼我相信臺灣法律界一定同樣關注,所以現在我們和他們聯合起來。”

*傅希秋主席:全球十一萬六千多人簽名要求釋放高智晟,五千多美國人致信國會議員表關注 *
一直關注高智晟律師和他家人的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先生說:“我們一直非常關注高律師失蹤之後的安危,也發起了一個要求高律師獲得自由的簽名活動,叫‘www.FreeGao.com’到目前爲止,已經有全球十一萬六千零九十七名各地人士簽名要求中國政府釋放高智晟,並且要給個說法。

我們在最近兩個禮拜,在美國又發起一個讓美國人民行動起來,給他們的國會議員寫信,敦促美國國會更多關注高律師現在失蹤的狀況。

目前這兩個禮拜已經有五千二百二十四人發了電子郵件,給他們的國會議員,希望他們關注。我們會繼續跟有關各方作出協調和呼籲。
        
*傅希秋主席:高智晟失蹤十個月毫無消息非常反常,違反國際人權法和中國法律*
傅希秋先生認爲:“高律師目前失蹤毫無消息,是非常反常的狀況。”

他說:“ 昨天我跟美國國會行政中國事務委員會的負責人有一個談話,他們也非常關注此事。

中國政府沒有表現出相應的誠意,中國政府透過使館,想敷衍了事,釋放出有關高智晟在幾個月前,曾經回老家祭奠父母的說法。到目前爲止各方求證,家人都無法證實有這個事情發生。

我們希望中國政府能夠遵守自己基本的法律,對失蹤的中國公民,起碼對他的親人有個基本說法。

作爲一個良心律師,即人權律師,高智晟從2月4日被祕密關押失蹤,家人毫無他的消息,不僅違反了中國簽署的關於‘任意失蹤’的相關國際人權法律,而且違反中國自己的法律,與其完全背道而馳。

所以,我想中國政府最起碼應該給高律師的家人和關注他的社會公衆、世界各地公衆一個基本的交待。否則,這十一萬多人會不停地詢問,直到有高智晟的消息爲止。

*傅希秋主席:此事件釋放非常錯誤的信號,賞惡罰善,動搖公民對中國法治的信心*
傅希秋先生表示,沒有高智晟的消息的每一天,都是在打擊和動搖公民對中國法治的信心。他說:“這個事件,於法、於理、於情都非常不符合。不符合法律,非常清楚;也不符合‘情’,家人長期找不到高智晟的下落,違反基本的人道主義。

對於其他參與法制建設的維權律師和良心公民來講,這也是釋放了非常錯誤的信號,是一個賞惡罰善的行爲。我想,這對中國公民社會、法治建設,所謂‘和諧社會’的建設,都是一個嚴重打擊。

我相信,高智晟沒有任何消息的每一天,中國公民的信心都會受到打擊,對中國法治的基本信心會動搖。”

*傅希秋主席:最好方式是讓高智晟親自向公衆特別交待,否則政府無法取信於民*
傅希秋先生希望透過各方努力,促使當局讓高智晟律師親自向公衆作個交待。他說:“我覺得國內的良心人士、法律人士應該透過各樣渠道,繼續打聽高律師的下落。我們海外的還繼續透過跟中國打交道的過程,尤其是商界。。。現在中國政府最重視,應該利用各種場合,積極向中國政府相關官員詢問維權律師高智晟的下落,至少知道他是死是活,他在哪裏?給一個基本的交待。

最好的方式是中國政府能夠讓高律師親自向公衆有個特別交待,否則政府沒辦法取信於民,取信於各界。”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採訪報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匿名 說:
2009-12-19 11:36

從“共產黨”的名字看,就是要大家和更多的人共同剷除的黨,那就從我做起每個都積極的剷除“邪黨”瘤毒,包括勸身邊的親友和同事“三退”和清楚所有“邪黨”的書籍和報刊雜誌。有真理和正義感的所有人行動吧。共同迎來沒有“共產黨”的清明世界而努力奮鬥吧!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