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青:8.29探视狱中郭飞雄

2008-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第五集:维权人士郭飞雄第四十九篇)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8,30)
   


     *张青8.29探视郭飞雄后接受采访*

     8月29日下午,在广东梅州监狱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前往监狱探视了郭飞雄。当晚九点多,张青就这次探视,接受了我的电话专访。
   
     主持人:“张青,你现在在哪儿?”
   
     张青:“我现在在梅州市火车站,(夜里)一点多鈡的火车。”
  
     主持人:“你现在能有一点儿时间谈谈吗?”
   
     张青:“可以。”
   
     *张青:与郭飞雄见面四十分钟,幼子在外静候*
   
     主持人:“今天见面情况怎么样?”
   
     张青:“还顺利吧。”
   
     主持人:“多长时间?”
   
     张青:“四十分钟。”
   
     主持人:“你带着金宝(她快满七岁的儿子)去的,金宝进去见了吗?”
   
     张青:“没有。他很乖,我让他把包背着,他就一直在(外面办接待手续的地方)那个地方,坐了那么长时间。”
   
     主持人:“当时有人看着他吗?”
   
     张青:“我跟那边(狱方)人讲了,他们说‘这里人很复杂,我们不能保证’,我说‘那我把他放在离你们那台子最近的地方’。”
   
     主持人:“金宝能猜出来你是干什么吗?”
   
     张青:“应该不太知道吧。”
   
     主持人:“你和狱方交涉的时候他是不是在旁边听着?”
   
     张青:“他隔得远。他先在别的地方坐着,然后我再跟他讲‘我要去办点事’,他只知道我去办事,其它不太知道。”
   
     主持人:“现在他坐在你身边,你讲这些行吗?”
   
     张青:“行,他不太明白,小孩嘛。”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曾经参与广东太石村维权活动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郭飞雄和高智晟都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共十四位中国大陆法律工作者入选)。
   
    郭飞雄去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涉案是被捕之前五年出版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此事几年前已经处理过,并罚没十万元人民币。
   
    郭飞雄案曾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郭飞雄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陈述,遭到包括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
   
    *当局提走张青存款,封帐户,干预孩子入学*
   
    张青的银行存款被当局有关方面提走,帐户被冻结,张青说,警方曾经发出不让孩子入学的威胁。去年,她的儿子杨天策(小名金宝)应该入小学,学校不准入学,结果失学一年,今年6月底才得到入学通知。
   
    女儿杨天娇,小名西西,今年升初中。和她一起毕业的华康小学毕业生,直升47中,学校就在她家楼下。
   
    7月24日,郭飞雄的女儿杨天娇在她毕业的华康小学收到教育局通知,让她回户口所在地湖北,或申请当地民办学校。
   
    张青说,民办学校离家远、收费高,难以承担。一个多月来,她一直在为女儿能上公立学校努力。
   
    张青说,她这次探视郭飞雄,主要也是谈孩子的入学问题。
   
    *张青:郭飞雄精神不错,但一直挺瘦,身体似没好过来*
   
    我问张青:“您这次和郭飞雄先生是什么时候见到的?”
   
    张青:“下午三点半、三点四十左右。”
   
    主持人:“当时狱方有几人在场?”
   
    张青:“一个人,在郭飞雄那边,他有一个同时监听的那个(设备)。”
   
    主持人:“郭飞雄先生的状况、身体情况怎么样?”
   
    张青:“ 精神还不错,一直挺瘦的,一直没好过来的样子,这么多月来体重没增加的那种感觉。”
   
    *张青:47中有学位、且离家最近,杨天娇仍不能像同学一样直升该校*
   
    主持人:“见面一开始,你们谈些什么?”
   
    张青:“主要讲西西上学的事。我说,找了好多次教育局中招办,科长第一次说‘47中绝对没有学位(学生位置),太紧张了,上47中不行,但其它地方可以,我可帮你调整’。
   
    当时杨天娇也去了。因7月24日她得到通知,让她回湖北或申请民办学校,同学都来看她,搞得她觉得很没面子。当时当然是撑过来了。
   
    同学都知道她没地方去上学,有些孩子也知道她弟弟一年没上学,很关心她的上学情况,一、两天都会打电话,问她去哪个学校,她说‘还没确定’,对她毕竟有压力。
   
    我和主任说‘47中绝对是有学位的’。因为前期学校可以说没学位,到最后入学分班考试那天不来的(有些学生去了条件更好的学校),就说明这孩子真放弃学位了。
   
    所以,我等47中分班考过了,才再找47中校长,说‘如果没有学位,我提出这种要求,肯定不合适,但我知道你们有学位,现在分班考有多少同学回学校,多少同学放弃...你们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向你们请求帮助。我的确非常希望我的孩子在离家最近的学校上学,因为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非常艰难’。
   
    校长还是挺好的人,其实基本上已经同意了,当时说‘这事有点难度,我不能一个人说了算’。多次交谈后,她说‘我打个电话问问’。
   
    校长当时打电话后,跟我说不行。我知道就是跟教育局那个科长打了电话,所以我从校长那里出来马上打车,赶到区政府教育局中招办,但科长已经走了。我估计她肯定知道我要来。我留了一封信,说明天还要来找她。
   
    第二天找,她口气非常硬。我说,现在的确有学位,她说,不是学位不学位的问题,我已经给你安排了,不再换。”
   
    *张青:教育局中招办安排杨天娇进较远公立学校*
   
     张青说,教育局中招办为杨天娇安排了一个距她家半小时路程的公立学校,一天要走四趟,也就是花在路上两小时。
   
    张青表示:“也有环境问题,每天在路上奔波太危险,几个路口。广州的交通非常庞杂,天河北那一带是最集中的地方,每天中午还要回来,去去来来的。
   
    杨天娇在家里,因为学校没有定下来,其他同学也已经回学校,要考试、参加军训。。。对她有满大的压力,她就跟我讲,我不愿意一直这样拖着,想先上个学吧。
   
     在这样情况下,怕人家孩子上学了,她受不了,我就先带她去了(教育局安排的学校)”。
  
    *张青:郭飞雄让我在区长、市长“接访日”去要求能让孩子转入47中*
   
    张青说:“我今天和老杨(郭飞雄)把这些讲了以后,他说‘你让她先上着学,然后再作努力,还可以转学。但这种努力必须在区长、市长接访的日子你去找他们,看他们怎样处理这件事,你就等’。他认为‘我们有权利争取孩子能过来(进本应直升的47中)’。他以前在信里也让我在区长、市长接访的时候去,我没办法分开身去。
   
    我说,公安局的人7月8日直接上我家,一男一女,说‘要作好去远的地方上学的准备,并不能说每个人都要求在家门口上学’。他们还说‘这个事情没搞定,你可以来找我们,或者我陪你一起去找别人,找教育局的人’。
   
    我当然没有要求他们跟我一起去,我说‘以前你说有什么事找你们,2007年4月时,沈阳警察杨乃新和广州一个姓倪的女警察去郭飞雄姐姐家,说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以找她,那个女警察说的非常真诚。但是当杨天策上不了学,他姑姑就想起那人曾这样说,也留了电话。
   
    我说,不要打电话找她,这压力就是他们那个地方来的,她说要试试。他姑姑差不多一个月时间每天打电话,后来对方说,好啊,好啊,我帮你,但是根本就没做事’。
   
    从去年那件事,我就知道找他们没什么意义。
   
    我把这事也跟老杨(郭飞雄)讲了,老杨说‘你不要找他们(警方)了。”
   
    *张青:当局陷我家庭于经济困境,我没有告诉郭飞雄*
   
    由于张青的银行存款被当局有关方面提走,帐户被冻结,使她的经济情况更陷困境,但张青探视郭飞雄从没有提到过存款被提走等经济困难,怕增加他的思想负担。
   
    张青说:“老杨今天问我‘小孩上学怎么收费?’我说‘杨天策是两万,杨天娇是一万八,这还只是‘赞助费’,以后还有‘借读费’,学费之类,上学一段时间后才交。现在刚开始,交三万八。’他说‘先不谈钱的问题,我们首先起码要争取上学的权利’。
   
    主持人:“他一点都不知道家里的经济状况?”
   
    张青:“对,他不知道。”
   
    *张青:“义务教育”阶段“借读生”家长的经济负担*
   
    主持人:“您能简要说说家里状况吗?”
   
    张青:“小孩上学,按广东省地方规定,‘借读’的孩子都要交‘捐资助学费’,小学六年是两万,金宝上的这所学校便宜一些,隔壁另一所学校好一点,要三万五。所以,我去年和今年都是找的这所便宜的,离我家也非常近。
   
    现在杨天娇上的学校要求交一万八,这还只是。。。叫‘赞助费’”。
  
     主持人:“你们虽然长住广州但是还没有广州户口。。。”
   
    张青:“是‘借读’的,就不像是享受‘义务教育全免费’的学生,学费好像也要全部交,另外还要交‘借读费’,估计小学八百多,初中可能高一点,一、两千样的。
   
    现在推广‘义务教育’,以前在农村全免费,从2008年上个学期开始,城市也全免费。当时以为‘借读’的交了赞助费,就跟其他孩子一样享受‘义务教育’全免费,事实不是这样。就我自己来讲,还要交‘借读费’、‘学杂费’”。
   
    *张青:存款被提走,捐款进不来 *
   
    主持人:“你实际经济情况怎样?”
   
    张青:“当然比较紧张。2007年12月17日、18日两天,天河区法院把我银行帐户的钱首先取走,然后封掉帐户。当时是朋友出于好心,给小孩捐出一些钱读书,把帐号放到互联网上。很短的时间,12月13、14日放上去的,17、18日,才五天时间就给我封掉了。”
   
    主持人:“那个帐户实际在那五天里收到钱没有?”
   
    张青:“有一些钱。有些朋友从帐户上给我打来的,甚至包括(在狱中服刑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当时探视郭飞雄的时候,他姐姐提到这一点,说‘有很多人帮助我们,就是袁伟静自己遭受这么大压力,还给我们一些帮助’,郭飞雄说‘赶快把钱退给她,他们的压力比我们还大’。当然他不知道钱被取走了,还查封了帐户,即便是我有心要退回去,或者表示我的心意再寄一点钱给袁伟静,都作不到。
   
    钱都没有了,的确是很大的压力。现在即便叫他给我打开这个帐户,帐面上基本也没什么钱了。帐户不再冻结的话,别人如果对我有什么帮助,起码还能进来,现在就是别人有心要帮我,都帮不到,没办法从银行寄过来。就是这个现实。”
   
    *张青:感谢朋友们的资助*
   
    主持人:“生活怎么维持?”
   
    张青:“法院提走存款,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有些离我近的朋友,给了我一些帮助。主要还是亲戚,他哥哥姐姐对我们的帮助。毕竟变成读书和吃饭的问题,这是大问题,总不能孩子不读书,人不吃饭。他们的帮助,让我们才能维持最简单的生活。
   
    我真是非常感谢一些朋友,他们自己都是拿工资的人,也是精打细算地过日子,他们给我们一些资助,让人很感动。”
   
    *张青:灾难面前的亲情*
   
    谈到亲戚的帮助,张青说:“对郭飞雄的姐姐来说,负担非常重。这么几年来,经历这么多事情,我真的很感谢她。一般的兄弟姐妹之间,我们周围的人,大部分都做不到这么好。但是他的姐姐在这么多灾难面前,第一时间都给我们精神上、物质上的支助,我真是非常感谢她!这样的状况,事实上把她的生活也拖得比较麻烦。(我)有比较大数的用钱,她就很紧张了,因为给我们支持,对她的生活有影响。”
   
    *郭飞雄委托莫少平律师启动申诉*
   
    主持人:“今天见郭飞雄,他比较关心什么?”
   
    张青:“孩子上学是在最前面的,后面讲申诉的问题。他问‘莫少平律师是不是收到了我要求申诉的信?’我说‘收到了,他也跟这边联系了。给他回复是,让他去广东省监狱局办这些手续,条件是必须两个律师同时去,多长时间能轮到,对方说不能肯定,比如说,有领导外出之类。’我说‘莫律师比较忙,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两人一起来,又不知要等多少天,没有把握,这个事情就放下来了’。
   
    郭飞雄说,他有申诉权利,奥运前,可能律师也有压力,他希望奥运之后启动申诉。
   
    接下来,我准备跟律师谈申诉问题。郭飞雄说‘请莫律师作申诉律师已经定下来了,现在就是怎么做的问题。’”
   
    *张青:亲人寄书,友人寄信,郭飞雄迟迟收不到*
   
    主持人:“这次见面,你们还谈到些什么比较重要的问题?”
   
    张青:“我7月18日给他寄了一些书、文具,他上次信里说没收到,今天见面说,东西没给到他手上。我告诉他,7月28日我问过,科长说收到了。现在郭飞雄可能会直接找他们要。
   
    今天反反复复说小孩上学的事,直到监狱电话通知‘时间只有一分钟了’。
   
    有些朋友的问候我跟他说了一下。有朋友给他写过一次信,我问他收到没有?他说没收到。”
   
    主持人:“寄了多长时间了?”
   
    张青:“好久了,四、五月份写的。郭飞雄说,按道理,朋友通信,也是他的通信权利,不仅仅是家人才可以写信。正常渠道寄过去,那边都收得到,只是给不给他的问题。他希望跟监狱要的到,如果要不到,就他通信权利,准备等律师过来谈谈。
   
    他现在希望律师来见他。”
   
    张青在梅州火车站打通了给莫少平律师的电话,她说:“莫律师说,让我下次见郭飞雄时跟他讲,等残奥会开完,他会尽量、尽快安排时间来见他。”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