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江天勇一家被骚扰无法正常生活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一家近日受到一系列骚扰,无法正常生活。14日他太太的自行车被人加锁,晚上家中门锁无法打开。几位维权人士闻讯前往见证,并陪同江天勇律师一家连夜到北京市公安局递送书面材料,无人接待。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2010-09-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一家近日受到一系列骚扰,无法正常生活,家中门锁无法打开。几位维权人士闻讯前往见证。

正在家门口的江天勇律师说:“9月7日的下午6点,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国保跟我谈话,当天晚上我发现我的g-mail邮箱从3日到7日的所有邮件都没有了。今天早晨10点半发现我的手机接不起电话了,断了之后对方立即拨过来。我一看,我被中国大陆叫‘呼死你’的软件弄的,不停地呼你的电话,一直持续到今天晚上10点零7分。

我太太今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在她的自行车上发现多了一把锁,后来她找修自行车的把这个锁弄了。她回家的时候开门,发现门开不开,然后她喊我回来,我也发现开不开。这个锁已经被弄了。我叫负责我的国保和附近派出所的也过来了,他们自己也说蹊跷。我觉得只有北京市国保系统才会干这样的事情。”

闻讯来到江天勇律师家门前的独立记录片制作人何杨先生说:“我们觉得非常荒唐。连流氓都不会使用这样的手段。竟然是政府部门会使出如此下流的这种下三赖的手段,非常非常的不可理喻。政府权力的黑社会化现在已经是成为一种趋势了。”

也在现场的维权律师唐吉田先生说:“最近这段时间,针对一些律师、媒体,包括一些公民维权人士那种违法的、用这些比较低级,比较下流的手法,传递出一种恐惧升级的迹象。既对这些个人和家庭进行恐吓,也是对其他人警告和吓阻的作用。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迹象。”

江天勇一家连夜感到北京市公安局,递送住书面材料。也赶到北京市公安局门前的维权人士刘沙沙女士说:“连续的这种骚扰,我对这种做法,在心里呢,其实很轻视他们。”

被关押一年上个月获释的访民、维权人士周莉女士说:“这种方式太下作,、太卑劣了。江天勇这事儿不是一个单一的事儿。不管是哪儿的人在北京从事人权保障方面的工作,他们在北京居住都是很困难的。房东不能租房子、中介公司不能租给他房子。公安机关会想出种种手段胁迫他搬家。我刚回来一个月,刚释放,很多情况也看到了,没有什么好转,只能说越来越恶劣了。”

连夜和家人一起赶到北京市公安局的江天勇律师表示:“主要是我有个书面材料要递上去,看看他们有个什么样的反馈。”

北京市公安局无人接待。江天勇律师说:“没法回家呀,钥匙完全能插进去,就是(门锁)不能打开了。人身安全没有任何保障,明天能怎么办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