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律師護照被扣起訴邊檢案擬10月22日開庭


2008-10-21
Share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08,10,18                

      

*法院通知滕彪:起訴北京邊檢總站案10月22日開庭*

在北京的法學博士、維權律師滕彪先生就自己出境受阻、護照被沒收一事對北京市邊防檢查總站提起的行政訴訟案擬於10月22日(星期三)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開庭。
開庭前滕彪律師接受了我的專訪,我先請他談談提起這一行政訴訟的背景。
滕彪先生說:“我的護照是今年1月18日我準備出國開會的時候被扣的。我隨後提出行政複議,複議維持原來決定。然後我就提起行政訴訟。現在法院通知,下週三22日上午九點在朝陽區法院第四法庭開庭。”
主持人:“是公開開庭嗎?”
滕彪:“他沒說不公開,那應該是公開的。”

*滕彪律師:1月欲出國開會在機場受阻,護照被扣*

主持人:“您這次出國是準備做什麼?”
滕彪:“參加關於法律方面的一個會議。”

主持人:“您被阻攔出國扣護照是什麼機構出面作的?”
滕彪:“北京市邊防檢查站。”
滕彪博士詳細講當時經過:“那天因爲早八點的飛機,很早去機場辦登機手續,過邊檢他們把我名字輸進去後,就叫來他們別的同事,等了很長時間,後來就說我不能出境,當時給我出具了一個決定書,而且把護照沒收了。

主持人:“決定書上怎麼寫?”
滕彪:“這決定書現在不在我手邊,就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八條,不允許我出境,護照予以收繳。”
       
主持人:“您能講講這第八條的內容嗎?”
滕彪:“我可以念一下,‘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批准出境:第一是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和公安機關或檢察院法院認定的犯罪嫌疑人。第二是人民法院通知有未了結民事案件不能離境的。第三是被判處刑罰正在服刑的。第四是正在被勞動教養的。第五是國務院有關主管機關認爲出境後將對國家安全造成危害或對國家利益造成重大損失的’。”

主持人:“您有沒有問他們您到底屬於這裏面哪項?”

滕彪:“當時我也不知道這條具體內容,他們也不作任何解釋,直接把護照沒收了。”

*滕彪律師:當天被刑事傳喚,後又多次問有關胡佳事* 

主持人:“您對他們說些什麼?”
滕彪:“我沒說什麼,因爲這肯定不是他們自己能作出來的決定,我肯定隨後要提起行政複議和行政訴訟。我回來後當天就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傳喚。”

主持人:“刑事傳喚到什麼地方?有沒有給刑事傳喚書?”
滕彪:“有。正式書面的。就是讓我1月18日下午三點到什麼什麼派出所去接受傳喚,就是離我家最近的派出所,國保來接我的。”

主持人:“在那兒一共多長時間?”
滕彪:“從兩、三點到半夜十二點。那天我印象是因爲趕很早的飛機,不到五點就起牀,到晚上九點十點特別困。他們一直審到十二點,我極度疲勞,多次說我要睡覺,特別困,他們還是不斷問我、做那種‘思想政治工作’什麼的,強迫我作筆錄”。

主持人:“這個叫‘刑事傳喚’,總有個涉嫌什麼的緣由吧?”
滕彪:“問的都是我的文章、接受採訪等方面的東西。後來就很清楚了,是配合對胡佳的偵查,就想從我這兒挖出對胡佳不利的東西。因爲我跟胡佳聯名寫過一篇文章《奧運前的中國真相》,他們詳細詢問。我如實說,這是我寫的,胡佳只是改了極個別的句子,這篇文章所有責任應該我一個人來負。”
        
主持人:“審到夜裏十二點以後就把您放回家了?”
滕彪:“對。”
       
主持人:“從那時到現在,像那天那種的談話內容又進行過嗎?”
滕彪:“進行過。關於胡佳案子,正式刑事傳喚就這一次,後來國保又問過好多次,而且每次都讓我在我寫的那文章上簽字,我也每次都特別聲明‘這篇文章跟胡佳關係不大,都是我寫的’。”

*胡佳簡況*

現年三十五歲的胡佳先生畢業於北京經濟學院(現首都經貿大學),多年從事生態環保、艾滋病防治、愛滋孤兒救助等社會工作和維護人權活動。多次被警方綁架、拘押、軟禁。。。

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同樣涉嫌罪名逮捕起訴。胡佳因在互聯網上發表的五篇文章和境外記者採訪他的兩篇報道,今年4月3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半,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現在獄中服刑。他的妻子曾金燕帶着至今未滿一歲的女兒,一直被警方圍困在家中,外界無法與曾金燕取得聯繫。

*滕彪律師:3月6日被綁架,兩天後獲釋*

主持人:“最後一次這種內容的談話距現在多長時間?”
滕彪:“應該是3月6日我被綁架那次。他們問的也是這些東西。”

主持人:“能簡單講講3月6日被綁架情況嗎?”
滕彪:“當天我從外面買書回來,在家樓下剛停車的時候,被四個不明身份的人把我強行塞到車上,給我戴上頭套,開到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開始審訊。把我寫的文章、接受採訪的很多東西都打印出來。不斷地問,說那文章有問題,準備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來給我判刑,不斷威脅。
過了接近兩天兩夜,把我放回來,最後還說可以隨時抓我,讓我別再介入這些事情,別再寫這樣的文章。”

*滕彪律師:聯繫袁偉靜、廖亦武情況*
       
談到阻止出境、沒收護照,滕彪律師又提到另外兩例:“可以把袁偉靜、廖亦武的情況聯繫起來。”
山東獄中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去年8月想要去菲律賓替她先生領取麥格賽賽獎,在機場被阻止出境,護照被沒收。袁偉靜也對北京邊防檢查總站提起了行政訴訟。
滕彪律師表示:“袁偉靜的情況跟我幾乎一樣,理由也一樣。她的行政複議和行政訴訟一審結果都出來了,還是說袁偉靜敗訴。就是找理由不讓她出國。”
主持人:“袁偉靜的上訴現在正在進行。”
滕彪:“對。在四川的作家廖亦武的情況稍微有點不同,他九次申請護照,一直不給他。我替他作代理,跟着他一塊兒去申請護照的時候,看到了當地公安局有一個表‘以下人員不允許出境’,上面就有廖亦武。所以,他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辦法拿到護照,沒法出國。”
滕彪博士回顧他自己這個案子提起行政訴訟立案過程:“3月17日提起復議,7月複議結果出來,馬上提出行政訴訟,立案時當時法官沒有辦法自己作決定,研究了好多天,最後才決定立案。又過了三個月才決定開庭。”

*滕彪律師:胡佳案已終審判決,不能再列我爲嫌疑人*

主持人:“這個過程中發生了律師年檢沒有讓您通過,未發執業證的事情。今年4月,您和二十多名律師一起簽名,表示願意爲藏區3.14事件中被捕藏民提供法律幫助,那麼是什麼時候您的律師年檢沒通過?”
滕彪:“年檢沒通過是5月底6月初。”
 
主持人:“完全是因爲要爲被捕藏人提供法律幫助嗎?”
滕彪:“因爲給這個決定不會說任何理由,大家分析都認爲這是直接原因,但是也有其它原因,包括去年、包括以前作的敏感案件。”
        
主持人:“這次阻止您出境、收繳護照時所說的法律依據那個第八條,其中有幾種情況,到現在起碼要認定您屬於其中哪種情況,總得有個說法吧?”
滕彪:“好像提出一個說法,說北京市公安局給他們一個什麼名單,不許出境,大概是這樣。”

主持人:“給名單,這在現行有關法律第八條裏有沒有?”
滕彪:“第一項說‘公安機關認爲是犯罪嫌疑人’,從法律上來說,在作出那個決定的時候,必須有非常明確的證據,證明公安機關把我明確列爲犯罪嫌疑人,如果沒有這一點,這個行政決定就是違法的。”

主持人:“從法律上來說,如果您牽扯到胡佳的案子,他的案子已經結了。。。”
滕彪:“假如是牽扯那個案子列入犯罪嫌疑人,胡佳案子終審判決已經作出,就不可能再把我列爲那個案子的犯罪嫌疑人。”

*滕彪律師:我訴狀中兩個要求*

主持人:“您提起行政訴訟訴狀主要是怎麼寫的?要求什麼?”
滕彪:“要求有兩個,一是要求法院確認阻攔我出境的行爲是違法的;另一個是要求返還我的護照。主要理由是,他作出的這個行政行爲沒有法律依據,因爲我不屬於不批准出境這五條裏任何一種;扣留護照的情況,法律規定應該說有四種,但我不屬於其中任何一種。”

主持人:“您的護照有效期到什麼時候?”
滕彪:“應該到2010年。”

*滕彪律師:出入境權利是公民最基本人權*

主持人:“關於有關方面的作法,關於這次提起行政訴訟,您還有什麼特別要說的嗎?”
滕彪:“從大的方面來說,公民出入境的權利是公民遷徙自由的一部分,也是最基本的人權內容。現在不光是我,很多很多人因爲言論、思想的或者各種原因被阻攔出境,這是一種和國際有關的人權條約、和國際基本的文明準則是相違背的。
與此相關的,還有很多人被剝奪了回國的權利,這也屬於同樣性質的問題。我覺得中國現在正在走向一個更開放、更法制的社會,這種違法的現象,或者說這種封閉的違背法制潮流的現象也應該儘早得到糾正。”

以上“心靈之旅”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