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西藏發展滿足了國家需求, 西藏人卻失敗了

2021-02-26
Share
專欄 | 西藏縱覽:西藏發展滿足了國家需求, 西藏人卻失敗了 大昭寺
(Public Domain)

近日“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發佈有關西藏發展權問題的特別報告,披露中共當局在西藏實施的扭曲發展,滿足了國家的需求,而西藏人卻失敗了,該組織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共的西藏政策。而在藏曆新年期間,中國當局加強了對藏族新年活動的限制,理由是擔心新冠病毒疫情的傳播,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有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配音。

根據本週發佈的一份報告,中國在西藏的發展動力使該地區與北京的經濟和文化融合更加緊密,但藏人自身卻失敗了,創造了一種“雙重經濟”,這使得藏族農村人口從傳統的放牧地轉移到城市,而在那裏,漢人擁有最好的工作。

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的報告說:“在國家利益的驅使下,北京的西藏發展計劃使西藏人“與有意義的發展和現代化隔絕並孤立”。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主任次仁措姆Tsering Tsomo在二月二十三日於達蘭薩拉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國際社會一再譴責中國政府侵犯西藏境內的人權。她說,“但是中國共產黨通過強調所謂的中國發展和基礎設施建設的典範來明確地忽略這一點,並說,“這使西藏人擺脫了西藏的貧困”。

次仁措姆指出:“中國政府堅持人民的經濟利益是他們最重要的權利,但是,他們通過使人民服從經濟權利來威脅所有其他基本權利。”

次仁措姆並說:“政府也沒有提供任何分類數據來顯示實際上從這一發展中受益的藏人人數。”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在其報告中指出,中國在西藏的發展政策旨在“將該地區及其人民同化爲單一中國民族身份的框架,而不是有意義地改善西藏人的生活,” 報告並指出,西藏牧民被迫從傳統的放牧地帶中撤離。

該人權組織表示:“由於中國的發展政策已成功地使藏族農村人口城市化,並消除了他們的土地權利,因此成功地通過人口減少創造了原始的荒野,使城鎮經濟中心化,確保投資和利潤流回中國。”

它還建立了包括高速公路和鐵路在內的基礎設施,以將西藏及其資源“拉近與中國的距離,開採天然礦產和資源,並建設水電來滿足遙遠的中國沿海對能源的需求”。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在其報告中說,破壞藏語教學的雙語教育計劃進一步不利於在經濟上有利可圖的地區尋找工作的藏族,而被迫離開自己土地的藏族牧民則沒有爲過渡到現在由中國移民主導的現代就業市場做好準備。

同時,當局對在西藏城市地區的中國公司的投資優惠,確保了利潤從西藏流回內地,使西藏成爲“匯款經濟”。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說:“未來,隨着中國加快和加緊努力,將藏人轉移到城市中心,這將意味着邊緣化和與已經由漢族移民主導的經濟機會的疏遠。”

“西藏人爲從農村生活向現代就業市場的社會經濟轉變準備不足,將繼續被剝奪有利於移民的就業機會,並被以發展爲名實施的政策直接邊緣化。”

次仁措姆在新聞發佈會上並指出,聯合國大會於1986年通過《發展權利宣言》,該宣言要求任何國家在實現經濟發展時,必須尊重民衆的政治權利,相反的,中共當局在西藏境內以經濟發展的名義,肆意修建公路和摧毀藏人的居所,卻未對蒙受損失的藏人提供補貼。
次仁措姆表示,中共當局的“發展建設工程”,實際上是有利於他們達成目標的政治工具。她繼續表示,中共的這一工具不僅嚴重損害境內藏人的生計問題,且還有助於他們實施“漢化政策”。

次仁措姆還指出,中共當局在國際社會將西藏的經濟發展作爲典範,並且大肆炫耀,同時聲稱他們已取得巨大成就,但事實上西藏幾乎已成爲中共外宣活動的展覽室。

此外,報告呼籲了七國集團、國際人權組織,以及美國爲主的其它國家政府關注中共在西藏實施的發展權政策,並反對中共將經濟發展置於首要的行徑。同時,報告呼籲國際社會認清中共以經濟發展名義迫害基本人權的狀況等。

與此同時,報告敦促中共當局在實行發展和建設的政策之際,以尊重藏人的意願和傳統習俗爲前提下實行名副其實的發展。同時,報告要求中共停止實行牧民搬遷政策和破壞西藏的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

與此同時,中國當局加強對藏族新年活動的限制,理由是關注新冠病毒疫情的傳播。

據西藏消息人士說,在農曆新年期間,中國藏族地區當地政府進一步加強了對佛教寺院公開集會的限制,將原先民衆廣泛參與的宗教儀式,限制在常住僧侶中。

新年的前三天(從今年2月12日開始,在藏語中稱爲洛薩Losar)通常充斥着節日和宗教儀式,該地區大多數藏傳佛教徒會參觀寺院和寺廟以進行傳統的紀念活動。

一位當地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現在甘肅省的拉卜楞寺和青海的隆務寺舉行的傳統祈禱節日活動,已從寺院中移出並交到地方宗教事務委員會的手中。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根據嚴格的指導原則,寺院將不允許獨立安排傳昭大法會Choetrul Monlam祈禱節的活動。”

消息人士引用官方通知稱,一年一度的祈禱節也被稱爲“默然大法會”,傳統上會吸引數千名參與者,但今年只限於寺院喇嘛和少數選定的當地人蔘加拉卜楞寺和隆務寺活動,當局指稱這是“預防新冠病毒傳播的措施”。

一位住在熱貢的消息人士說:“青海地區的寺院也被禁止懸掛與年度祈禱有關的裝飾掛毯,並禁止進行傳統的欽木宗教舞蹈。” 欽木。指舞者帶上具有佛教象徵意義的面具,在法器的節拍下直接演示佛教教義的舞蹈。

在甘肅,拉卜楞寺將在2月12日至2月28日對遊客保持關閉,而在青海的塔爾寺,公衆人士被禁止參加通常在洛薩第15天進行的特殊花禮,今年爲2月26日-當局稱禁令的原因是擔心新冠病毒的傳播。

另一位消息人士說:“當地藏人也被禁止參加(四川)甘孜州寺院的傳昭大法會以及附近的其他寺院。根據中國當地官員發出的通知,必須遵守指南和限制,以遏制新冠病毒的傳播。”

而西藏自治區體育局則公告稱,爲減少人員聚集,取消現場舉辦2021藏曆鐵牛新年民族傳統馬術表演活動,改爲網絡播放視頻的方式進行。拉薩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楚布寺、大昭寺、熱振寺等聯合倡議稱,鑑於大型活動參與羣衆多、跨區域流動性強,存在疫情交叉感染及傳播的風險,決定暫停舉辦拉薩市2021年第一季度傳統大型宗教活動。

西藏和中國西部的藏族聚居地區的佛教寺院,經常成爲促進宗教和藏族文化價值觀的努力重點,而且某些地區的居民,對限制參加傳統活動的官方理由表示懷疑。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達賴喇嘛官網)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達賴喇嘛官網)

而在藏曆新年到來之際,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向西藏境內外藏人、蒙古朋友,以及喜馬拉雅地區居民祝賀新年快樂。並達賴喇嘛指出,這一祝福特別獻給境內藏人,他表示有時透過網絡能夠看見境內藏人的信仰非常堅定,這也是爲什麼他們的內心能夠獲得寧靜的原因,也因此能夠堅持讓自身成爲一個善良的人。

爲此,達賴喇嘛表示雖然他的身體仍在印度,無法前往西藏境內,但是他指出:“我認爲比起待在西藏境內,或許我在境外的幫助能夠更大。我爲了教法能夠長久住世正在努力,請你們不要喪失心力。”

達賴喇嘛指出藏王松贊干布建立了西藏語文,並在赤松德讚的促成下,將大藏經翻譯成藏文,若要學習那爛陀傳承的法脈,必須依靠藏語文才能學習,這也是爲什麼藏語文會受到重視的原因,而當時這些藏王有如此的遠見,藏人身爲藏王的子孫更應該維護西藏與衆不同的文化。

此外,根據藏人行政中央英文官網的消息,設立於蒙古首都烏蘭巴托的“亞洲佛教徒和平會”(ABCP)於上月中旬(1月14日)在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透過網絡召開該協會第十三屆大會。據悉,該會議通過多項決議,其中包括關於達賴喇嘛轉世制度的決議。

消息指出,藏人行政中央宗教與文化部長噶瑪格勒(Karma Gelek Yuthok)也受邀參與會議,他在會中提出了中共當局干涉達賴喇嘛轉世的事務,同時他提出關於達賴喇嘛轉世制度的三項決議,得到“亞洲佛教徒和平會”成員一致的支持。

據瞭解,三項決議內容包括:未來將繼續支持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唯有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有權決定是否延續轉世制度,西藏人民絕不承認任何由中共當局“親自挑選”的轉世人選;將延續長達八世紀獨特的西藏傳統,以尋找與認證下一世達賴喇嘛。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