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拉達克藏人慶祝 西藏班禪喇嘛誕辰

2021-05-07
Share
專欄 | 西藏縱覽:拉達克藏人慶祝 西藏班禪喇嘛誕辰 西藏婦女會在達蘭薩拉放飛多支裝有祝詞的氣球 紀念班禪喇嘛生日
圖片取自西藏婦女會臉書

西藏班禪喇嘛的生日慶祝活動於近日在拉達克和印度南部的扎西倫布寺舉行。1995年西藏班禪喇嘛還是一個六歲的男童時,被中國政府關押,流亡印度的扎西倫布寺被認爲是現年32歲的西藏精神領袖的駐錫之地。而在當前印度疫情嚴峻的時候,流亡印度的西藏人也捲入印度的第二次新冠病毒傳染浪潮。 此外,據西藏流亡人士所稱,被拘留的西藏政治教育班學習者諾桑於2019年去世,中國當局稱諾桑的死爲自殺,而當地藏人認爲他是受到了酷刑致死。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配音。

在印度西北部的拉達克地區,是印度和中國軍隊近年發生邊界衝突的地方。四月二十五日在地區首府列城的格魯派主寺辛克希寺Tiktse舉行了慶祝活動,這是該地區首次舉行的紀念活動。

活動組織者洛桑竹清Lobsang Tsultrim指出,儘管班禪喇嘛的生日是世界各地的藏人定期慶祝的,但這是在拉達克舉行的第一次慶祝活動。

洛桑竹清說:“可悲的是,他這些年來一直沒有和我們在一起。他的失蹤不僅對藏人來說是一個不幸的現實,對其他佛教徒和喜馬拉雅社區也是一個不幸的現實。今天我們在這裏慶祝班禪喇嘛的生日,以便我們可以向尊敬的客人解釋[他的持續失蹤]的情況,並嘗試對他的失蹤做些事情。”

拉達克佛教協會主席圖丹澤旺Thupten Tsewang同意,直到今年,拉達克的佛教徒一直忽略了班禪喇嘛的生日。他說:“但是現在我們必須繼續慶祝這一重要的日子。”

拉達克學生團體的代表丹增曲波Tenzin Choephel用藏語稱呼一位尊敬的精神導師說 “班禪仁波切只有六歲就被綁架了,但是我們和印度政府隨後忽視了這種情況這麼長時間了。從現在開始,我們拉達克的青年將竭盡所能,提高對這一問題的意識。”

四月二十六日,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拜拉庫比的扎西倫布寺繼續舉行了慶祝活動,這裏是班禪喇嘛在西藏日喀則的傳統駐錫寺廟設在流亡社區的分支,扎西倫布寺的住持澤嘉仁波切呼籲中國政府釋放他們被拘留的精神領袖。

澤嘉仁波切在一份聲明中指出,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的非政府組織和富有同情心的政府“共同增強了對釋放班禪喇嘛的要求”。

澤嘉仁波切表示,“直到問題得到解決,我們纔會停止。”

西藏的班禪喇嘛根登確吉尼瑪Gedhun Choekyi Nyima於1995年5月14日六歲時,被達賴喇嘛指定是他的前世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十世班禪喇嘛於1989年去世。

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承認激怒了中國政府,三天後,中國當局將這個男孩和他的家人拘留,然後安置了另一個男孩堅贊諾布Gyaincain Norbu作爲自己的候選人。

藏人對中國政府幹預選擇現任第十一世班禪喇嘛感到痛苦不滿,北京指定的班禪喇嘛無論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都不受藏人歡迎。

與此同時,對現年85歲的達賴喇嘛的年齡的擔憂,以及他去世後可能的繼任人選的不確定性再次出現。北京要求任命達賴喇嘛繼任者的權利,而達賴喇嘛本人則表示,任何未來的達賴喇嘛都將在中國以外之地出生。

達賴喇嘛手持班禪喇嘛幼年的照片。(西藏之聲)
達賴喇嘛手持班禪喇嘛幼年的照片。(西藏之聲)

另據消息人士稱,隨着印度在第二波新冠病毒傳染疫情中掙扎,在印度的藏族居民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數正在上升。

新聞來源稱,印度現在至少有兩週的時間每天有300,000例新感染病例,最近一天的檢測結果爲350,000例陽性,並正式記錄了至少220,000例死亡。同時,醫院報告顯示病牀和氧氣供應短缺。

在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的達蘭薩拉一位醫生說,印度最大的藏族醫院德勒醫院缺乏疫苗,現在已終止了一項旨在爲18歲及以上年齡的藏人接種疫苗的計劃。

丹增尊珠醫生Tenzin Tsundue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目前,我們在德勒醫院沒有任何疫苗,但我們有一些正在研究的選擇。”

丹增尊珠指出,一星期以來,居住在達蘭薩拉的近140名藏人對新冠病毒的檢測呈陽性,隨着病毒繼續在社區中傳播,這些數字正在迅速攀升。

丹增尊珠並說:“一個想法是我們與大型醫院合作,因爲我們需要的疫苗數量太少,無法直接從供應商處訂購。”

居住在印度北部北阿坎德邦州首府德拉敦的藏人也受到了重創,據消息人士說,當地的薩迦寺有83名喇嘛經檢測呈陽性。

該寺已經被封鎖了一年,但工作人員經常外出在附近的城鎮購買物資。

寺院的一位消息人士說:“我們正在隔離僧侶,目前尚無人處於嚴重狀況,但是其中一些人的氧氣含量很低,因此我們已將他們送入德吉林Dekyiling西藏醫院。”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在德拉敦的225名藏人中,有83名被感染的僧侶在印度第二波大傳染中已檢測出新冠病毒陽性。”

與此同時藏人牽頭幫助,生活在德里和班加羅爾等城市的年輕藏人正在領導幫助感染該病毒的藏人的努力。總部位於德里的藏族癌症協會籌集資金購買氧氣瓶,並籌組志願者呼叫中心。

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州的一個城鎮蒙多哥,印度最大的藏族定居點之一的所在地,藏人行政中央衛生部下屬的“防護武漢疫情小組”正在治療34名新冠病毒患者,其中大多數病患仍處於穩定狀態。自12月以來,“防護武漢疫情小組”由八名護士經管,沒有固定的醫生。

消息人士稱,另一家醫院的醫生頓珠扎西Dhondup Tashi每週訪問該設施一次。

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已呼籲世界各地的藏人向印度的新冠病毒救濟運動捐款。同時,由藏人行政中央設立的兩個檢疫中心已改建爲治療中心,以應對不斷增加的病例。

藏人行政中央“防護武漢疫情小組”工作人員慈仁參曲Tsering Tsamchoe說:“我們現在看到新冠病毒病例的數量迅速增加,因此,我們已在新冠病毒護理中心準備了必要的預防措施,例如氧氣瓶。”

慈仁參曲表示,目前只有少數患者需要氧氣支持。

到目前爲止,在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總共有2584名藏人對導致新冠病毒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2型SARS-CoV-2進行了檢測,呈陽性反應,據報道有59名藏人死亡。而據藏人行政中央的數據顯示,目前已經爲15457名藏人接種了疫苗。

此外,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最近獲悉,兩年前,一名六歲兒童的西藏父親於政治再教育拘留期間被釋放後,在不明情況下死亡。

一名住在印度的藏人援引當地消息來源說,現年35歲的諾桑Norsang是那曲市居民,當時被政府命令參加政治再教育課程。中國當局稱諾桑的死爲自殺,而當地藏人認爲他是受到了酷刑致死。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諾桑和來自同一城鎮的其他一些藏人於2019年9月被送進政治教育班。其他人被釋放,但諾桑的下落很長一段時間始終不爲人所知。但我們最近得悉,他在被當局嚴刑拷打後於2019年去世。”

自由亞洲電臺消息來源說,由於互聯網的嚴格限制以及在那曲市的其他通訊封鎖,針對中國統治的抗議活動頻頻發生,而諾桑去世的日期和其他細節仍不得而知。

消息人士指出 “中國當局說,他因無法償還債務而跳下橋自殺身亡,但我們瞭解到他沒有欠任何人錢,而且他被捕以前一直負責任的與家人一起生活。”

消息人士又說,在他被捕後,有五到六輛警車抵達了諾桑的家鄉,並連續幾天搜索他的房屋,他的妻子和家人也受到了騷擾。

消息人士還說,衆所周知,諾桑對在那曲實施的中國政治教育政策懷有敵意,並反對“崇拜中國領導人並與分離主義者斷絕關係”的命令,
他說:“所以他被中國共產黨拘留,最後被殺害。”

消息人士並說,中國監獄中的酷刑和嚴酷條件,常常對關押在那裏的藏人的身心健康造成永久性損害,許多人在釋放後不久或在家裏遭受多年苦難後死亡。

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研究員白瑪·嘉樂(Pema Gyal)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西藏地區在中國的統治下所實行的政策,使西藏人面臨許多問題。

白瑪·嘉樂說:“但是由於互聯網的嚴格限制和官員的審查,有關這些事情的詳細信息很難獲得。”

西藏曾經是一個獨立國家,在70年前被武力入侵併併入中國。

中國當局對該地區保持嚴格控制,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動以及和平表達文化和宗教特徵,並使藏人遭受迫害,酷刑,監禁和法外處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