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書記拍手周強笑,不要臉就給烏紗帽(高新)


2017-01-23
Share
0023ae6cf36912acd6ab1c.jpg 周強(public domain)

筆者在夜話中南海專欄上一期《周強這是跑步“入局”的節奏》一文中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了孔傑榮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過的話:現在周強正在宣誓效忠習近平。周強的這番講話,看來是在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之前,爭取政治生存的表現,“認識他的人覺得他是一個有頭腦的人,他受過良好的法律教育,在他成爲最高法院院長之前,對改善法律制度持開放的態度,”孔傑榮說。“要試圖讓法院對黨的最高領導有一種戰士般的遵從,這對他來說,一定是需要吞到肚子裏的苦水。”

筆者的觀點與孔傑榮的分析恰恰相反,周強的如上言行絕無可能是“不得已而爲(言)之,他之所以象只鬥雞一樣用“敢於亮劍”這樣血腥的語言表達對司法獨立、憲政民主、三權分立的堅決抵制, 就是因爲他內心十分明白只有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纔會被千夫所指,只要被千夫所指,萬人痛罵,就會達到習近平的”敢於擔當“的幹部提拔標準。筆者上篇文章中還沒有的分析到的是,眼下十九大即將召開,時不我待,再不效法李鴻忠,就真得來不及了。

筆者在《李鴻忠臆想一步登天?》一文中已經分析過,凡是在中國大陸上經歷過“文革”以至更早一些的中共政治運動的人,讀罷李鴻忠關於“核心意識”的講話內容都應該會有“似曾相識”之感,因爲當年的林彪也好,周恩來也好,江青也好,康生也好,都是用同樣的話句體系“緊跟毛主席,擁戴毛主席,崇拜毛主席,誓死捍衛毛主席”的。當時“習核心”的提法還沒有正式寫入中央文件和黨的決議之類,他李鴻忠纔會搶先“大樹特樹習主席的絕對權威”。

上點歲數的中國大陸人都會記得有一首“文革“時期人人會唱,人人都不敢不唱的頌歌《毛主席呀我們永遠忠於您》,歌中唱道:“您是光輝的北斗,我們是羣星緊緊地圍繞在您的身旁……,我們千遍歡呼萬遍歌唱,祝福毛主席萬壽無疆!”

與當年毛澤東身邊的汪東興一樣“政治上強”的慄戰書就是從如上這首頌歌中找到“靈感”,在李鴻忠等人的一再催促之下,勸諫習近平:再不“封聖”(自封核心),更待何時!
正是因爲李鴻忠擁戴“習核心”口號喊得最早、最響、最多,所以當時即有內地的記者朋友提醒筆者:如今被海外輿論罵得最狠的李鴻忠在習近平那裏肯定被大爲看好,十九大入“局”十有八九。正如筆者在過去的文章已經調侃過的,李鴻忠向習近平獻媚的更多的舉動除了在宣傳口號上把“政治上強”昇華爲“政治上硬”,令習近平龍顏大悅而外,更多“向習總書記看齊”的具體行動也令習近平懷有一種再不提拔李鴻忠都不好意思的強列感覺。

果不其然!習近平趕在六中全會召開前夜“平調“李鴻忠掌管津門,無疑是在正告所有出席六中會不會的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及尚還不是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的列席代表們:李鴻忠的”強烈效忠,堅決效忠”已經獲得回報了,以天津市委書記之身進入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已經是板上釘釘 ,這就是榜樣的力量!

如此“嚴峻“的政治高壓形勢下,一直被視爲“團派“接班人的周強不進則退,如果再“不思進取”,那麼十九大之後最好的結果就是王安順下場。

熟悉中共官場組織運作規律的人都應該看得出來,“石油幫”和“政法幫”出身的王安順十八大召開之前被從北京市政協主席位置上安排爲北京市長,明顯是爲北京市委書記,比他年長十歲的郭金龍做備胎的。所以,如果他本來就是習近平嫡系,或者雖然不是嫡系,但卻能夠象李鴻忠一樣,儘早表現出對習總書記的”看齊意識“,就不會被習近平趕在十九大召開之前趕出北京市,爲習近平的嫡系騰出十九大進入中央政治局的位置。

關於王安順仕途不妙的消息早從周永康倒臺後不久就一直在被議論中,理由就是他曾經在國土資源部和北京市政法委書記位置上接受周永康的領導,“樹倒(理應)猢猻散”。

查王安順的簡歷,此人雖然出身“石油幫”,但接受周永康領導的時間大概只有一年左右,是國土資源部首任部長周永康手下的人事教育司司長。因爲在此之前王安順就已經是國土資源部的前身之一地質礦產部的人事司長,所以他在周永康手下並未獲得提拔。有外界評論說他當年是受到曾慶紅的賞識,才從國土資源部的司局長升任副省部級的甘肅省委常委兼組織部長。這應該是比較接近事實的分析。而且日後王安順又平調至上海市委任副書記兼組織部長,繼而又兼任曾慶紅親手建立並且親任首屆院長的中央上海浦東干部學院第一副院長,毫無疑問是曾慶紅親自點將。

而如果說王安順最終還是受了周永康的“組織牽連”的話,應該是他在擔任北京市政法委書記期間。從2007到2012,正好是周永康被稱爲“政法王”的五年。

王安順被免去北京市委副書記和北京市長的消息傳出後,有香港媒體報道說他在北京市委常委會上曾承認,“心情很沉重、很內疚,一度跟錯人”。 此說應該不是很可靠。

周永康倒臺之後,整個“政法幫”都要被清查一遍是毫無疑問的,而王安順如果真有“跟錯人”的證據被中紀委查出,那麼他肯定就會因爲“涉嫌腐敗”的理由被公開宣佈“接受調查”,就象我們過去的相關文章中分析過的王岷倒臺的真正原因一樣。

所以,更接近事實的幕後原因應該是王安順被調查之後,委實沒有過硬的把柄可抓,所以才被習近平認爲是可以續用,但不再重用。

關於王安順北京市長繼任人蔡奇的習近平“舊部”背景外界已經介紹得很多,這裏需要強調的是正因爲蔡奇本來就是習近平的政治親信,所以他在公開場合才從不需要刻意強調向總書記”看齊“,更不張揚總書記對他說的高度信任。

同樣道理,六中全會之前李鴻忠爲了讓習近平相信他的“看齊意識”、“擁戴意識”是發自內心,抓緊一切機會,竭盡表演之能事,與之相比,曾經在浙江爲習近平捧硯捉筆的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則低調得令人難以至信。

相比陳敏爾和蔡奇的“底氣十足”,團派出身的周強要在習近平治下獲得政治上的高度信任,一定要付出比李鴻忠更多的努力。從效忠和擁戴“核心”的角度,李鴻忠已經拔得頭香,他周強再空喊一千篇也仍會被當成八歌學舌,所以就必須拿出能夠令習近平看得見,聽得着的實際行動來,那麼,只有不“愛惜自己的羽毛”,“不怕被污名化”,“贏得海外各種輿論的惡評”,纔會通過習近平在十九大之前對他的“重要檢驗”。

君不見,周強一“亮劍”,立刻招來海外輿論罵聲一片,國內司法界、知識界更是悲從中來,著名異見人士,周強當年的政法同學賀衛方先生撰文痛斥說::“把司法獨立說成是什麼西方觀念,必欲除之而後快,是真正的禍國殃民的言行,完全是在開歷史的倒車。”再退一步而言,會否有人揣著明白裝糊塗,爲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揣摩逢迎上意,謀求在十九大上晉身政治局,成爲黨的領導人呢?不過,在權力的利誘下,不惜選擇“出賣”法律,站在民衆的對立面,成爲“首席大法奸”的時候,又是否對得起法學界的師長和友儕呢?

如今。“首席大法奸”的說法已經被海外媒體廣爲轉載,賀衛方幫助自己的老同學儘快達到了“被污名化”的目的,正所謂總書記拍手周強笑,不要臉就給烏紗帽。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