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中共新防長董軍與他的"中國海軍黃埔"

2024.02.16
專欄 | 夜話中南海:中共新防長董軍與他的"中國海軍黃埔" 中國新任國防部長董軍
Singapore Ministry of Defense Photo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董軍--普京和紹伊古爲習近平培養出來的國防部長》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到了外界在討論習近平爲什麼選中董軍接任防長職務時,多因他的海軍背景聯想到習近平對臺海和南海的考量,而較少有人注意到董軍深厚的莫斯科背景。堪稱當今中共軍中第一俄孝!而且是非常專業、非常資深的俄孝,資深深到他17歲入學併入伍大連海軍艦艇學院的第一天。

2019年4月的中共海軍70週年紀念日前,兩個中共海軍研究院的研究員常拉堂和劉奎專門撰寫了《中俄海軍七十年合作的歷史回顧與思考》,把個前蘇聯和(後)俄羅斯對中國海軍的從無到有和從發展到壯大過程中起到的決定性作用,總結得非常清楚、全面。 讀罷這篇文章,你就會百分之百相信前蘇聯和(後)俄羅斯確實是當之無愧的中國海軍的“俄爹”! 像董軍這樣的中國海軍將領以俄孝爲榮也確實彰顯了“百事孝爲先”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

衆所周知,“老毛子”與中共政權的密切交往分爲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中共政權建立之初到1960年代的“中蘇分裂”,第二階段則是1991年之後。

董軍當然沒有趕上第一階段,但從1978年入伍海軍大連艦艇學院的第一天開始就完全受惠於這個“中蘇(俄)友好”的第一階段,因爲當時雖然距“中蘇分裂”已經十七、八年了,但本來就是前蘇聯援建的大連艦艇學院卻仍完全保留着蘇式和蘇制。 

2006年4月的一期中共《國防報》曾發表《張學思將軍與新中國第一所海軍學校》一文,文中詳細介紹了毛澤東和周恩來要求張學思主持開辦中共海軍的第一所“人民海軍的黃埔軍校”的過程。1949年11月22日,中央軍委正式下達了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學校(大連海軍學校)的命令,提出“學習蘇聯經驗,辦正規海軍學校”的方針,並任命中共海軍首任司令員兼政委蕭勁光同時擔任大連海軍學校校長兼政委,張學思爲副校長兼副政委,任命令上有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4人的親筆簽名。

自此,先不說這所中共“海軍第一校“的全部辦學設備,尤其是訓練艦艇等,都是百分之百斯大林援助,該校的第一批78名教官也全部都是“蘇聯專家”。

接下來,一直到“中蘇關係破裂”爲止,蘇聯海軍方面陸續爲中共政權派遣的專家、顧問總數達3390人,其中半數以上的去向都是這個“海軍第一校“和日後從這所學校衍生出來的幾個海軍學校。當時的肖勁光曾當面向這些蘇聯海軍專家、顧問誠摯感恩: “你們是中國海軍生長的接生婆,你們是中國海軍生長的保姆,你們是中國海軍發展的教員先生” 。

當然,這所中共海軍第一校在開辦之後也陸續招過了一小部分有留歐、留美背景的前國民黨海軍“起義和投誠人員”,不過他們日後的境遇可想而知。

至於該校裏的數百名前蘇聯的海軍專家、顧問,都已經從1960年開始陸續回國,原因衆所周知,是當時的中蘇兩國海軍合作 “蜜月期” 隨着中蘇兩黨關係的破裂戛然而止。而兩黨兩國關係破裂的導火索就是蘇方提出的由中蘇兩國海軍建立 “聯合艦隊” 和 “長波電臺” 合作項目遭毛澤東的斷然拒絕。

不過,到“中蘇關係破裂“時,這個海軍第一校從1950年開始陸續從清華和北大選調的教師及畢業生早都已經陸續完成了在莫斯科等地接受的蘇聯海軍院校的系統培訓回校任職,再加上當時高中畢業進入該校被蘇聯教官培訓數年後即再送往蘇聯“深造”的先後幾百人。所以“中蘇關係破裂”之後,這批“留蘇”人員便成爲整個大連海軍學校教學、訓練的骨幹力量。

從建校之初到“文革”結束,這所中共海軍第一校先後使用過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海軍學校、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水面艦艇學校等名稱。1977年初改名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第一水面艦艇學校。

可不要小看當時的名稱只叫“學校“,其實它從1952年就開始把學制從兩至三年改爲四年。而且該校是日後所有中共海軍學校中,唯一一所擁有自己訓練艦隊的學校,轄有等各類艦船40餘艘,其中包括鄭和艦、世昌艦、戚繼光艦等大型現代化遠洋訓練艦。有道是,1989年3月31日至1989年5月2日,這所學校的鄭和號訓練艦出訪了美國。這可是中共海軍建軍整整40年後的第一次。

自中共建政以來,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再從江澤民到習近平,總共在天安門廣場舉行過13次閱兵,而這13次閱兵的徒步方隊中的海軍方隊歷來都是海軍大連艦艇學院派出學員組成。別的海軍院校和部隊都沒有這個資格。

1999年習近平親自下令,把當時的海軍政治學院併入,成爲海軍大連艦艇學院所屬的政治系。據解放軍報2017年的一篇文章介紹,(截止當時)海軍大連艦艇學院總共爲中共海軍培養輸送了5萬餘名軍政指揮軍官,畢業學員中湧現出200多名將軍、數千名艦艇長、數以萬計的各級軍政指揮員和衆多知名專家、教授以及大批的功臣、模範和戰鬥英雄,現今水面艦艇部隊80%以上的艦艇長均畢業於這所學院,被譽爲“海軍軍官搖籃”和“中國海軍黃埔”。

據筆者所知,這所大連海軍艦艇學院在“文革”中所受衝擊十分有限,不過在那“艱難探索“的十年中,它只是短期收訓海軍的現役軍官。

1978年該學院恢復高考招生。來自山東煙臺的董軍被批准入伍進入該校的“學員旅”。該校當時還在使用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水面艦艇學院的名稱,使用現名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已經是董軍從該校畢業,到海軍司令部訓練部擔任作訓參謀之後的事情了。現任中國海警局局長,由海軍大校轉升武警少將的鬱忠就是董軍的大連艦艇學院的學弟之一,也是董軍當年擔任海軍司令部訓練部部長的直接下級。現如今這個海軍司令部訓練部經由習近平的“軍改”,變成了海軍參謀部訓練局。

1978年董軍考入大連海軍艦艇學院時剛滿17歲, 17歲是中共軍事類院校本科招生(直接入伍)的最低年齡標準,所以中國內地有介紹董軍的文章說他曾是大連海軍艦艇學院1978級“學員旅”中年齡最小的一個,是有根據的。 

正如前文所說,即使到了董軍1978年進入大連海軍艦艇學院之後,這所學院基本都還是蘇式、蘇制,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後期才逐步有所改觀。這就是董軍成爲“俄孝”的首要背景。他在校學校期間的基礎課和軍事專業課教師、訓練教官幾乎全部都是留蘇的,教學訓練器材和訓練艦艇也都還是前蘇聯給的,包括董軍在內的那好幾屆學員的多數入校後所選的外語課自然也是俄語。這就是爲什麼董軍當了中共國防部長之後,與俄國國防部長紹伊古之間的直接對話完全沒有語言障礙。

筆者者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曾參加過一次高考招生的全國錄取工作,有機會在瀋陽接觸到一位來自大連海軍艦艇學院的招生辦負責人。此人就是上個世紀五十中期從當時的大連海軍艦艇學校畢業後即留蘇深造,在俄羅斯拿了一個副博士學位後回母校任教,八十年代初因爲嚴重的美尼爾症才離開教學和訓練第一線。筆者早年對於這個大連海軍艦艇學院的初步瞭解就是始自於該人。  

有文學城網友爲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跟帖“讀後感”,說是“中國90年代引進的先進軍事技術都是俄羅斯來的,蘇27,基洛級潛艇,連第一艘航空母艦都是從前蘇聯國家暗度陳倉來的。學俄語有什麼不對?”

該網友這裏單單沒有點出筆者在本專欄上篇文章中所介紹的,董軍在海軍訓練部任職期間,對俄交往的最重要一例就是參與向俄國購買現代級導彈驅逐艦的談判過程並多次赴俄參與試航、驗收。

本文前面提到的《中俄海軍七十年合作的歷史回顧與思考》一文中總結說:“1991 ~ 2005 年軍事技術合作是兩國海軍合作的重頭……。據不完全統計僅 1992 ~ 2007 年 15 年間,中國成爲俄羅斯在全球範圍對外軍售的最大對象國,俄羅斯則成爲這一時期中國對外軍購武器的最大供應國。1992 ~ 2007 年期間俄羅斯對華軍售佔其整個對外軍售總額的 40% ,2004 年佔到了 57% 。軍品貿易範圍涉及很廣,海空武器是中俄軍品貿易的重點,包括 500 多架各型飛機,如蘇 - 27、 蘇 - 30、 蘇 - 35 戰 鬥機,伊爾 - 76 運輸機,200 多架米 - 171 直升機,2 艘 877 和 10 艘 636 型潛 艇,4艘現代級956型驅逐艦和大量防空導彈、 火炮、 雷達等系統。這一時期中俄兩國之間的軍品貿易無論在數量、 規模和合同總金額上在世界武器貿易市場上都屬罕見。”

而該文所說的1991至2007年期間,正是董軍在中共海軍司令員訓練部從參謀到部長的一路晉升過程。 期間對中俄海軍的全部“軍品貿易”他總共參與了多少,無從查起,但那分兩個批次採購4艘現代級956型驅逐艦的後期過程,即從出廠試航到與中方交接的整個過程,俄語流利,具備豐富俄海軍裝備知識的董軍都是中國海軍的主要代表之一。 

據維基百科介紹:1971年蘇聯政府下令建造一種“可以支持兩棲作戰的大型艦隻”,956型被認爲是對應當時美國在建的斯普魯恩斯級驅逐艦,現代級前身是1960年代前蘇聯建造的“1134A號計劃型”大型反潛艦,船體基本構造亦相同。

蘇聯海軍原本最終計劃建造28艘現代級,在1980年-1994年間已先後有17艘服役。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國內有人提出了將尚未完工956型驅逐艦出售給外國。1997年8月,俄羅斯媒體率先報道中俄簽署了價值8億美元的軍艦採購合同,並指中方決定購進兩艘“現代”級艦及相關武器系統(包括艦載直升機),工程編號爲956E,其中字母“E”代表“出口”)。

戰艦採購合同簽署後,俄國家武器裝備出口總局打算續建並直接出售聖彼得堡北方造船廠(原日丹諾夫造船廠)在建的“葉卡捷琳堡”號和“亞歷山大·涅夫斯基”號驅逐艦,以節省兩年以上的時間。當時,俄海軍因財政困難拖欠北方造船廠高額貨款,已無能力接收這兩艘新建戰艦。經過俄政府內部折衝,1997年11月21日,俄北方造船廠與俄國家武器裝備出口總局簽訂合同,將上述兩艦轉售中國。這個合同在當時是中俄軍事技術合作領域的一個最大項目。

當時這兩艘俄船的首艘葉卡捷琳堡號於1999年7月試航之前,董軍等中國海軍代表已經抵達了位於俄羅斯聖彼得堡的北方造船廠,繼而便參與了已經裝備齊全的 “葉卡捷琳堡”號進入波羅的海試航的整個過程,並於當年年底隨艦返回聖彼得堡北方造船廠,出席了兩國在聖彼得堡北方造船廠舉行交艦儀式。在這個儀式上,“葉卡捷琳堡”號降下了俄羅斯海軍旗,更名爲“杭州”號。隨後,董軍即隨該艦啓程前往中國,與從北京趕到浙江的一名時任海軍副司令員共同出席了該艦編入東海艦隊第三驅逐艦支隊的儀式。

接下來,董軍又參與了向俄方採購“亞歷山大·涅夫斯基”號的交接儀式,該艦被中方改名爲 “福州”號,同樣編入東海艦隊第三驅逐艦支隊。

就在與俄國進行第二艘現代級導彈驅逐艦交接的前後,對再追加兩艘“改進型”的談判過程,當時的董軍也有參與。這兩艘“改進型”的合同總價值高達14億美元。

當時向俄國採取的總共四艘“現代級”的最後一艘的交接時間是2006年9月底。這應該就是董軍離開海軍司令部到北海艦隊任職副參謀長只有幾個月就被調往東海艦隊出任92269部隊司令員的原因。因爲先後從俄國購入的4艘現代級導彈驅逐艦均編列於東海艦隊位於浙江舟山的驅逐艦支隊。之後幾年內,即又要與俄方開始“中期升級改裝”的談判,並最終在俄國北方造船廠完成“回爐”

這裏說明一下,董軍出任中共國防部長之後,有外界對他的官方簡歷中的92269部隊的“神祕”經歷感到好奇。其實,這個92269部隊不是那麼神祕,它和91557部隊同駐東部戰區海軍的浙江舟山基地,司令部同在舟山市定海區,分別是東部戰區海軍的驅逐艦第三支隊和驅逐艦第六支隊。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