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王毅又在給烏克蘭和西方世界灌迷魂湯

2024.02.19
專欄 | 夜話中南海:王毅又在給烏克蘭和西方世界灌迷魂湯 中國外長王毅2024年2月17日在第60屆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講話
美聯社圖片

從週五(本月16號)到週日,來自世界各地的約50位國家與政府領導人以及百餘位部長齊聚德國南部巴伐利亞重鎮慕尼黑,參加了第60屆慕尼黑安全會議,聚焦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戰爭和中東哈以戰爭。而且還在會議上安排了一個“中國專場”。

中共外長王毅除了在這個“中國專場”上發表演講,“結合會議主題就重大國際問題介紹中方立場”,自然也還進行了一系列的“外交穿梭”,包括會見了烏克蘭外長庫列巴。

關於這次會見的詳細內容外界報道各有不同,中共外交部網站刊登的報道內容首先就是特別強調了王毅是“應約會見”,言下之意是烏方外長求見在先,王毅才屈尊給了他一個面子。

不過呢,筆者詳細對比了一下,在中共外交部網站刊登的數則王毅與他國外長會見的消息內容,《王毅會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王毅會見英國外交大臣卡梅倫》、《王毅會見波蘭外長西科爾斯基》、《王毅會見法國外長塞茹爾內》、《王毅會見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王毅會見阿根廷外長蒙迪諾》、《王毅會見蒙古國外長巴特策策格》等數條內容中,都強調了王毅是“應(對方之)約”,另外報道王毅與加拿大外長會見的標題就是《王毅應約會見加拿大外長喬利》。可調充分展現“大國外交風範”。不過呢,《王毅會見德國外長貝爾伯克》、《王毅同西班牙外交大臣阿爾瓦雷斯舉行會談》兩條消息中,則沒有出現“應約”二字,應該是王毅先向對方表示了求見的意願。 

據報道, 以色列總統赫爾佐克、巴勒斯坦總理穆罕默德-什塔伊耶均出席了這次慕尼黑會,但王毅選擇了與他們二人都不單獨見面,“嚴守中立”。至於俄羅斯和伊朗,根本就沒有被這次會議邀請。

而出席了這次會議但沒有被王毅給以任何形式互動的世界一級重要人物中,至少還有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以及澳大利亞外長和日本外相等。

中共外交部網站的報道內容是:王毅(對求見的烏克蘭外長庫列巴)表示,中國和烏克蘭早在多年前就是戰略合作伙伴,兩國人民之間有着傳統友誼。無論國際形勢如何變化,中方都希望中烏關係正常發展,繼續造福兩國人民。再次感謝烏方在緊急狀況下幫助中方人員安全撤離,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

王毅闡述了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原則立場,強調中國堅持政治解決熱點問題,堅持勸和促談,不拱火澆油,不借機漁利,不向衝突地區或衝突方出售致命性武器。我們將繼續爲儘快止戰、重建和平發揮建設性作用。哪怕和平只有一線希望,中方也不會放棄努力。

這裏的所謂“拱火澆油”當然是在暗批美國和西方對烏克蘭的支持,特別是武器支援。而所謂“不向衝突地區或衝突方出售致命性武器”,則是在明確表示中國絕無可能在軍事上支援烏克蘭同時,也藉此對外澄清一下外部世界對中國暗中軍援俄羅斯的質疑。

另外,中共外交部網站也還刊登了《王毅闡述中方在烏克蘭危機上的立場》一文,說是王毅出席慕尼黑安全會議,在“中國專場”發表主旨講話並現場答問時,“當被問及中方對《布達佩斯備忘錄》的看法及在俄烏衝突上的立場時,王毅表示,中方不是當年《布達佩斯備忘錄》的簽約方,但通過政府聲明的方式對備忘錄予以認可。中國的核政策是有核國中最明確、最先進的,包括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對任何無核國家使用核武器,當然包括烏克蘭在內。烏克蘭危機發生後,習近平主席進一步指出,核武器用不得、核戰爭打不得,各方應共同維護核材料和核設施安全。中方履行了做出的承諾和承擔的國際義務。”

筆者想在這裏說明一下,王毅之所以在此特別把核武器問題拿出來解釋一番似顯突兀,但幕後考量也許是要讓烏克蘭人在這個問題上閉嘴。

卻原來,一位名叫阿列克謝·貢恰連科的烏克蘭議員17日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現場向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施壓,詢問除了“成爲北約成員國”、與“核大國”結盟或“恢復我們的核能力”外,基輔還有什麼選項可以對付莫斯科?

而布林肯雖然現場迴避了這個問題,但王毅在演講卻是得“理”不讓人, 現場發揮了一番中國“一貫”的核武政策,似乎是要告訴烏克蘭,既然我們的習近平主席已經對俄羅斯方面申明瞭“核武器使不得”的力場,你烏克蘭就不能再挑起核武器的議題。雖然你不過也是說說而已。

當然,人家那位烏克蘭議員壓根也沒有計劃着和中國方面討論這個問題,所以根本沒有在乎王毅說了什麼,就在王毅會見了烏克蘭外長的當晚又在“電報”社交平臺上發文說:“我將再次直接和公開地說:我支持烏克蘭再次擁有核武器。我認爲這是我們生存的唯一選擇。”他特別強調因爲布林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所以必須重申。

中共外交部網站關於王毅“應約”會見烏克蘭外長的報道內容還有:“王毅強調,中國不是烏克蘭危機的製造者,也不是當事方。但我們沒有隔岸觀火,更沒有藉機牟利。習近平主席指出,各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應該得到尊重,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應該得到遵守,各國的合理安全關切應該得到重視,一切有利於和平解決危機的努力應該得到支持。這是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權威立場和根本遵循。中方爲此堅持不懈勸和促談,爲恢復和平發揮積極作用。只要和平還有一線希望,就不言放棄;只要談判能早一天重啓,各方的損失就能少一分。”

其實,無論是從王毅還是從習近平本人口中就“烏克蘭危機”所發出的類似表述,早已經不是第一次。但這一次還是引發了一些諸如“中國外長居然開始對烏克蘭表達善意”之類的好評。

在中國牆內,多家網站上競相轉發了牛彈琴的評論文章《王毅會見烏克蘭外長,這五個細節很不尋常》。文章一開頭就是一小段誇張的描述:“王毅站定伸出右手,烏克蘭外長庫列巴趕緊上前一步,兩人的手握在一起,這是慕尼黑安全會議期間的有趣一幕。“

文章繼續寫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一次兩人見面,還是整整一年前,也是在慕尼黑。一年過去了,俄烏局勢發生了重大變化。尤其最近,澤連斯基撤換了烏軍總司令,俄則取得多月來最重大戰場勝利……”。

言下之意,如今俄烏戰爭的時與勢,都已經轉向了俄羅斯一方。但中國還是對烏克蘭表示善意。

牛彈琴文章中的所謂“五個很不尋常的細節”的前兩個是:

細節一,中方的一再感謝。兩年前的俄烏衝突爆發,中國公民在烏克蘭幫助下緊急撤離。往事不忘,兩年來,中烏每次重要見面或電話,中方都一再表達感謝。

細節二,不出售致命性武器。

牛彈琴說:“我看到,一些西方媒體將之解讀爲中方的承諾”。“這其實也是中方的一貫政策。事實上,在烏克蘭問題上,這也是中方與美西方最大的不同點。現在賣軍火,肯定最掙錢,但中國有所爲有所不爲。說中國給俄羅斯提供致命性武器,那完全是造謠。“

但是,就算中共習近平當局在俄羅斯侵烏戰爭開始後至今也還只是對俄羅斯提供了“非致命武器“,或者說並沒有拿”致命武器“向俄羅斯換盧布----就像北韓金三政權正在做的那樣,但是,正如這次慕尼黑安全會議在演講後的答問環節時,會議主持人、慕尼黑安全會議主席克里斯托夫·霍伊斯根對王毅當面質疑的那樣:“2022年中國和俄羅斯的貿易增長了30%。2023年與2022年相比增長了 25%,兩國的貿易額高達2400億美元。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問的是,難道你不應該對俄羅斯施加更多的壓力,同時施加一些經濟壓力以確保你在演講中所說的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得到體現,聯合國得到加強?因爲根據安理會文件,畢竟是俄羅斯違反了(文件)。”。

中共習近平政權自己的海關總署去年12月7日對外公開發布消息說:2022年,俄中貿易額同比增長29.3%,達到創紀錄的1902.71億美元。俄中領導人此前下達了將兩國貿易額增長一倍的目標,到2024年之前,將其從2018年的1000億提高到2000億美元。而僅僅在2023年的前11個月裏,中俄貿易額就已經達到了2181.76億美元,同比增長26.7%。

這則統計數字公佈的半個月後,習近平便借會見到訪的俄羅斯總理米舒斯京時向普京表功說:,“今年前11個月,中俄雙邊貿易提前實現2000億美元目標,展現出兩國互利合作的強大韌性和廣闊前景。”

接下來,中共海關總署又於今年1月中公佈數字說,2023年全年中俄貿易額增長26.3%,達到創紀錄的2401.1億美元。僅2013年12月裏,中俄貿易額就達到了219.06億美元。

按照這樣一個增長速度,2024年的中俄貿額肯定會大大超過3,000億美元。所以,雖然“沒有證據顯示”中國直接向俄羅斯提供了“致命武器”,但傻子都明白,在美國和西方因爲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悍然侵略而祭出的空前力度的經濟、金融和貿易制裁之後,如果不是中共習近平政權通過大大增加它與俄羅斯的貿易----特別是油、氣貿易給俄羅斯的經濟命脈及時輸血,很難想象俄羅斯的戰爭機器還能運轉到今天並繼續持續下去。正如筆者在本專欄的《習近平和董軍分別透露了什麼樣的中俄關系?》一文中所說:這從支持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力度上比,比北朝鮮援俄的幾百萬發啞彈率高達百分之五十的過期炮彈,應該是強過千百倍。

就在王毅於這屆慕尼黑會議發表演講前一天,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會議上呼籲世界給予烏克蘭更多支持,以對抗俄羅斯的侵略。 他在演講中說,不要問烏克蘭何時結束戰爭,而是應捫心自問爲什麼普京仍然可以繼續打下去?

此話一出,外界評論都把澤連斯基的矛頭所指集中分析成“抱怨美國和西方的支援一是不足夠,二是不及時。但筆者更相信除此之外也還有更重要的一條,那就是中國這一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通過加大對俄貿易手段對俄羅斯空前規模的經濟輸血,從而令普京有能力、有信心繼續打下去!

我們在本專欄的《習近平和董軍分別透露了什麼樣的中俄關系?》一文中也已經介紹過在當上國防部長之後的首次外事活動中,董軍在視頻通話中“當面”對紹伊古就支持俄國侵略烏克蘭的信誓旦旦。俄羅斯國防部新聞稿中記錄的董軍的原話是:“儘管美國和歐洲不斷向中方施壓,但我們在烏克蘭問題上仍然支持你們。即使中國和歐盟的防務合作受到衝擊,但我們不會因此而改變或放棄既定政策。他們不應該也不會干涉俄中之間的正常合作”。

這段內容,令人不能不聯想起2022年9月中旬,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慄戰書訪俄時就俄烏戰爭的挺俄表態,說是 “就像現在的烏克蘭問題,美國和北約直接逼到俄羅斯的家門口,涉及到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和人民的生命安全,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採取認爲應當採取的措施,中方表示理解,而且從不同的方面給予‘策應’”。

表面上看,這些都與日前王毅面對美國和歐洲國家政要、外長們的表態內容“自相矛盾”,但事實上此三人不過都是在身體力行習近平外交的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做是一套,說是另一套;對俄是一套,對美(歐)是另一套的全方位流氓策略。 

筆者注意到,中共宣傳機器在報道王毅與烏克蘭外長的會見的消息時,多強調王毅的那解句“中方將繼續爲儘快止戰、重建和平發揮建設性作用“。這不僅令筆者聯想起日前普京對外暗示的停戰條件就剩一個:俄軍佔領的土地一步不讓。意思就是雙方在目前狀態下就地停火。而王毅所謂的”儘快止戰“說白了就是在代普京表達了”各讓一步“以求和平的立場,暗示已經開始在戰場上處於不得地位的烏克蘭不要”敬酒不喫喫罰酒“。

中國內地媒體去年底都奉命正面報道了所謂《俄烏即將迎來大結局?外媒曝普京態度“鉅變”,停戰條件就剩一個》,告誡美國和西方:“早一點和俄羅斯談判,還能夠讓烏克蘭少失去一點土地,是非常划算的買賣。“

而這正是王毅日前在對烏克蘭外長勸和時所說的:“只要談判能早一天重啓,各方的損失就能少一分。”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