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關注“生物安全”,是亡羊補牢還是不打自招?


2020-02-21
Share
1 習近平視察北京地壇醫院。(路透社)

兩天之前,中國大陸境內的多家媒體都報道了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的被採訪內容,他說的最後一段話是:SARS爆發時,還沒有建立直報系統,瞭解疫情就會比較慢。SARS以後,國家投資建立了這麼一個直報系統。但這一次的疫情,是在開始的時候沒有用,再好的系統你不用,那也沒有作用。

爲什麼沒有用?這位退休老人不敢回答,衛健委發言人也迴避回答。但好在中國大陸境內的媒體也敢於就此問題公開發問了。

關於武漢肺炎疫情的最新進展情況是,就在中共國家衛健委“非常欣慰”地宣佈,當前疫情的主要數據可以概括爲“四個下降、一個增加”的同時,央視不識時務地驚曝出有病癒者被二度感染再次入院的,可以說是極壞消息。

所謂“四個下降”,概括起來其實就是一個下降,那就是全國範圍內無論是湖北和武漢和其他有疫情的地方的確診數字,總得來說都在向下走(也不排除人爲向下調整的可能);“一個增加”就是全國範圍內的治癒病例快速增加。

先不針對中共中央和地方當局在確診數字上有意瞞報和無意漏報的問題有多嚴重,僅從疫情很可能會有反覆的角度出發,對疫情進展持樂觀態度確實還爲時過早,但治癒病例增加的信息還是令人欣慰的。

不幸的是,就在這個當口上,人們最擔心的“二度感染”的情況卻出現了。

根據中共央視的報道,四川省成都市一個叫望江錦園的小區裏出現 一起重大疫情,一位被經過了發病入院到治癒過程的前患者,放心回家自我隔離十天後卻再度發病。目前,該患者和家屬都已經被緊急送進醫療機構接受觀察和治療。

經央視向四川省衛健委查證,此信息屬實。目前該患者所在的小區物業內已經發布通知,通報全體業主 。

而在此之前,隨着一批批被治癒者陸續出院,中共主流媒體的“正能量”及“暖心”宣傳內容的重點之一,就是給被治癒者及他們的家屬們派發“寬心丸”。先是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張定宇出面強調,就是在我們醫院出院患者中,包括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沒有出現復發和再次感染的病例,因爲所有患者出院治癒以後,體內會產生一段時間的抗體……。

與此同時,中共主流媒體也紛紛報道了中央指導組專家、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童朝暉的表態內容:一般兩次核酸檢測都爲陰性,且肺部病變吸收較好的病患纔會出院。SARS病毒和新型冠狀病毒是85%的同源,抗擊非典時測的抗體能在體內持續6個月。根據這種研究結果推斷,病人體內至少在6個月是有抗體的。所以,“我覺得病人這6個月以內不會再得此病。”


中央指導組專家、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童朝暉。(Public Domain)
中央指導組專家、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童朝暉。(Public Domain)

當然,如上專家們當時的這些表態都不過是他們的主觀期待,並非有意撒謊。但無論如何,現在有被治癒患者短短十天內被再度感染的消息,無論對哪方哪面都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警訊。

正如中國疾病控制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在接受《財經》專訪時所說:流行病學經常說冰山現象,意思是你發現的病例就像你在大海中看見冰山的頂,海面之下還有更大的冰山……。

即使沒有專業常識的人士僅憑邏判斷就都會相信,既然在四川已經出現了一例被治癒者“二度感染”的情況,那麼它目前還是“孤證”肯定只是暫時現象,陸續會有“二次感染者”被查出是可以肯定的 - 除非四川的這個“二次感染”病例本身就是錯診。

在此之前,自中共當局不得不承認武漢病毒“確實存在人傳人現象”之後 ,很快就不得不承認了“人再傳人,再再傳人”的可怕之處。就是所謂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出“第二代”,“第三代”,乃至“第四代”的情況,在全國各地甚至世界上好多國家裏已經都有發生。

幾乎可以想象,中共宣傳機器在“病死率極低”、“治癒率越來越高”的基礎上,又會就“二次感染”的問題出現,再次高調宣傳對“二次感染”也是“可防可控”或者“可防可治”了。

外界媒體已經報道過,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1月24日發表的由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近30名中國醫務和科研人員撰寫的論文顯示,已知的最初41個住院病例當中,只有27個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而且最早於12月1日發病的病人沒有接觸史。

這篇論文的作者之一、武漢金銀潭醫院重症監護病房(ICU)主任吳文娟醫生對BBC表示,這名12月1日發病的患者是一位70多歲老年男子,老人患有腦梗和老年癡呆,長期臥病在家,沒有前往過華南海鮮市場。


2020年2月16日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的隔離病房。(法新社)
2020年2月16日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的隔離病房。(法新社)

《柳葉刀》刊載的論文中證明說,該老人的家人在其發病後,均未出現發燒或呼吸系統症狀,其與後來的病人間也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繫。而在他發病10天后,才另有3人出現相關症狀,其中2人也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

日前,英BBC中文網發表了《肺炎疫情:模糊不清的“零號病人”與病毒來源爭議》一文。文章作者汪宜青介紹說:對於這名長期居家,且從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的患者爲何能感染上這種新被發現的病毒,是否可能有其他感染渠道?吳文娟沒有直接回應。“你問的,正是我們下一步研究的方向”,她說道。

吳文娟這一非常謹慎的回答,是否證明了事實上中共當局也已經責成相關部門和專家們,一邊繼續抗疫,一方面也要在內部查證病毒的真正源頭?甚或是中共習近平當局已經掌基本掌握了,或者說至少也已經高度懷疑該病毒自武漢開始在人類中暴發的肇因,並非一開始所宣傳的“武漢人喫野味”,而是源自在武漢的病毒研究機構的人爲事故?

而追查到病毒研究機構的人爲事故,其中也包含了太多種可能。比如,某研究人員已經被他們所“研究”的蝙蝠感染,但自己渾然不知或者知道了也抱有僥倖心理,然後就開始了人傳人的第一步;比如,已經被提出來的實驗動物的管理混亂導致動物傳人;再比如,實驗室垃圾處理過程中,哪怕只是其一的一個環節沒有分百之百的完全保障,等等。

中國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肖波濤和肖磊在科學論文分享網站Research Gate上發表的論文已經說過,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實驗室可能是病毒的源頭。

這篇論文說,武漢疾控中心的實驗室有一批供試驗用的動物,其中包括155只在湖北捕獲的蝙蝠和450只在浙江捕獲的蝙蝠。蝙蝠曾攻擊一名研究人員,其間蝙蝠的血液接觸到這名研究人員的皮膚上,他因此自我隔離了14天。在另外一次事故中,蝙蝠的尿液接觸到他的身上,他因此又進行了自我隔離。

這篇論文寫道,“患者的基因組序列與蝙蝠冠狀病毒ZC45的同源性爲96%或89%。這種冠狀病毒最初是在中菊頭蝙蝠中發現的,但該種蝙蝠並不是武漢本地的,生活在約1000公里以外的地方,而這種蝙蝠正是本次疫情爆發前武漢疾控中心所使用的。

美國之音的相關報道文章《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有可能源自實驗室事故?》中介紹說:如上論文內容強調了那個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到30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還臨近武漢協和醫院,本次疫情的第一批被感染醫護人員就是在這家醫院……。但這篇論文在發表後不久就被刪除,目前只能在網上找到論文的摘要。

美國之音的報道引述 了分子生物學家、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Waksman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化學生物學教授理查德·埃布萊特(Richard Ebright)埃布萊特表示,病毒通過實驗室事故從動物傳染給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他說:“中國多個地區的實驗室都有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狀病毒,包括武漢市疾控中心和武漢病毒研究所。”

美國之音的如上文章還客觀介紹說:在另一方面,學術界目前基本排除了新型冠狀病毒是來自於人工合成的說法。斯克裏普研究所免疫學和微生物學副教授Mansun Law通過電子郵件給美國之音提供的一份非正式中文說明,標題是《SARS-CoV-2的近源研究》(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這份說明是根據世界頂尖流行病學家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伊恩·利普金(W. Ian Liplin)、悉尼大學的愛德華·霍姆斯 (Edward Holmes)和斯克利普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等人,對SARS-CoV-2基因組中兩個疑似人爲干預的特徵進行功能性和結構性的比較分析所得的結論。

筆者最近也是有機會和內行或者相對內行的人士探討武漢病毒的源頭問題,被筆者問及的人士幾乎都傾向於否定“生物武器”,或者說是人爲故意散毒的“陰謀論”。其中一位長期從事與病毒研究相關專業的人士對筆者發表看法說:把這次的武漢病毒說成是中國在武漢的研究所製造出來的生物武器,和中國國內一些“愛國網民”們把此次疫情說成是美國發動的“生物戰”一樣,經不住推敲。但是,這位人士同時基本上相信,這次武漢肺炎的爆發之源,相關實驗室“泄露事故”的可能應該是大於石正麗的所謂“大自然對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

這也就解釋了爲什麼習近平本人要麼多日裏拒絕露面,一露面就又非常突兀地要求立刻推生物安全法出臺。奉命而動的科技部門居然是“落實最高指示不過夜”,次日便推出了《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人民日報》也及時推出標題爲《築牢生物安全的法律屏障》的評論文章,猶抱琵琶半遮面地承認了一句,“當前,我國在生物安全立法方面存在相對滯後的問題”,聲稱“新興生物技術在爲人類健康帶來福祉的同時,也對生物安全構成了新的威脅……。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也從一個側面凸顯了完善我國生物安全領域法律制度體系的緊迫性。”

值得玩味的是,該文章也還特別強調了一句,生物安全立法中,要“明確提出科技倫理的要求”。

如此行爲,看似“亡羊補牢”,實乃不打自招!

習近平在相關會議上的講話特別強調,在生物安全問題上要“抓緊補短板、堵漏洞、強弱項”。所謂“強弱項”,是習近平的原話。筆者查找了一些中共官媒的相關報道和評論文章,都沒有對這一新詞做出解釋。從字面上看,應該是把“弱項”加強成強項的意思 。至於“短板”是什麼,“漏洞”又包括了哪些?習近平顯然已經 - 至少是大致上,心中有數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