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明年二十大上 晉級政治局常委的可能人選

2021-03-29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明年二十大上   晉級政治局常委的可能人選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表決通過胡春華(左起)、韓正、孫春蘭、及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劉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圖爲宣誓場景。
(美聯社)

我們《夜話中南海》上期節目播講的《關於中共高層換屆“七上八下”年齡限制的來龍去脈》一文,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了關於江澤民時代制定的“七上八下”高層人事換屆年齡限制潛規則的對外披露,最早見於筆者1998年出版的《江澤民的權力之路》。有興趣驗證是否真有其事的讀者和聽衆可以覈對一下,從2002年召開的中共十六大至今,確實沒有一個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被安排新任或者連任的那一年是年滿68歲的。

而且,從中共元老政治終結後,江澤民享有獨自決策權的1997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五大開始,直到習近平接班的2022年10月召開中共十八大爲止,期間也從來沒有一個在換屆時年末滿68歲者被安排不再留任。

2002年10月,胡錦濤在十六大上接班江澤民的同時,隨同江澤民和李鵬一同退位的上屆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輕者爲時年68歲、出生於1934年的李瑞環;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長者,被胡錦濤特別介紹爲“老大哥”的羅幹生於1935年,時年67歲。

當時的李瑞環、江澤民,說起來都已經是連任了三個整屆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鵬則是連任了三屆半中央政治局委員。當時與他們三人一起退出中央政治局的李鐵映,到此爲止也是已經連任了三個整屆中央政治局委員。

但是,出生於1936年的李鐵映此時剛滿66歲,雖然在不能晉升政治局常委的前提下,再連任第四屆政治局委員實在是說不過去,但按照“七上八下”的年齡規則,他仍然處於留任的年齡範圍之內 。於是,當時的江澤民和胡錦濤等人便商量出了一個變通的解決辦法:讓李鐵映在十六大閉幕後的次年三月,出任了一屆全國人大的副委員長。如此一來,這個李鐵映在副國級的不同崗位上整整幹了四屆,在位時間長達二十年。

291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閉幕次日,新華社奉命發佈《領航新時代的堅強領導集體——黨的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產生紀實》。文中披露說:“2017年從年初開始,習近平總書記就如何醞釀產生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問題,認真聽取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的意見。”

由此推斷,無論他習近平本人心有多少本腹案,但雖說是“定於一尊”,黨內“民主”的過場終究還是要走一走的。所以,本屆,也就是十九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爲未來二十大上的高層人事換屆的正式討論時間,應該也是在二十大召開當年,也就是明年年初開始。

2021年3月5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會開幕式上致辭後鞠躬,左爲習近平、右爲王滬寧。(美聯社)
2021年3月5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會開幕式上致辭後鞠躬,左爲習近平、右爲王滬寧。(美聯社)


如上新華社的報道文章中還披露說:“在黨和國家高層領導人選產生方面,我們黨有着優良傳統,不斷進行積極探索,有經驗也有教訓。黨的十七大、十八大探索採取了會議推薦的方式,但由於過度強調票的分量,帶來了一些弊端:有的同志在會議推薦過程中簡單‘劃票打勾’,導致投票隨意、民意失真,甚至投關係票、人情票。中央已經查處的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等就曾利用會議推薦搞拉票賄選等非組織活動。”

請各位聽衆和讀者注意,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前,周永康是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令計劃是中央書記處書記,所以他們兩人在十八大之前的“會議推薦”過程中,爲自己或者爲自己的同黨“搞拉票賄選等非組織活動”,無疑是利用他們自己在中央工作的職權;而當時的孫政才還只是吉林省委書記,他是如何在中央爲十八大人事籌備而舉行的“會議推薦”過程中爲自己晉升政治局委員“拉票”的?莫非新華社如上文章所說的“賄選”,包括了他孫政才當時爲自己進入中央政治局曾向當時的某一位或者某幾位中央領導人行賄了?

另外,在2002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七大上,隨着習近平和李克強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李源潮也進入了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書記處,並被委以中央組織部長重任。那麼十八大召開之前,孫政才的行賄對象會不會就是李源潮呢?

中國政協會議閉幕,左起慄戰書、習近平、李克強。(路透社)
中國政協會議閉幕,左起慄戰書、習近平、李克強。(路透社)

按照如上新華社報道文章的披露內容,反正是因爲過去爲十七大和十八大所搞的“會議推薦”形式暴露出了“弊端”,所以十八屆政治局常委會“一致贊成”習近平的新辦法,那就是“採取談話調研的方式,就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書記處組成人選,中央軍委組成人選以及需要統籌考慮的國務院領導成員人選和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黨內新提拔人選等,在一定範圍內面對面聽取推薦意見和建議”。

接下來,習近平於2017年4月24日主持召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進行專門研究,討論通過了《關於十九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醞釀工作談話調研安排方案》。談話調研和人選醞釀工作在習近平直接領導下進行,主要遵循的原則之一就是“參照往屆做法,根據黨和國家事業發展需要和中央領導機構建設的實際,中央還對推薦人選的範圍、年齡和結構提出明確要求”。這其中的年齡上的“明確要求”,已經由日後王歧山的因爲已經69歲而未被“繼續提名”爲新一屆政治局常委,以及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長者是時年67歲的慄戰書,證明了還是所謂的“七上八下”。

但是,新華社的如上報道中特別強調了,“黨和國家領導職務也不是‘鐵椅子’‘鐵帽子’,符合年齡的也不一定當然繼續提名”:“主要根據人選政治表現、廉潔情況和事業需要,能留能轉、能上能下”。

如此說來,就是這個“七上八下”,或者說“七留八不留”的年齡規則,在具體落實時與以往最大的不同體現超過年齡標準的仍然是一律不留 ,但符合任留年齡標準的也不能個個都留。

在此前提下,當時的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裏仍然符合“繼續提名”,也就是連任年齡標準的李源潮、張春賢還有劉奇葆三個政治局委員裏,一個告老還鄉,兩個“轉崗”爲不是由政治局委員兼任的人大副 委員長和政協副主席。另外還有一個十八屆中央書記處書記楊晶,則是因爲“犯了錯誤”直接被宣佈降爲正部長級。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美聯社)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美聯社)


依據如上信息,如果明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仍然還沿襲這個“七上八下”的年齡槓槓的話,也許仍然會出現“符合年齡標準的也不一定當然繼續提名”的情況。

我們不妨假設,現任十九屆中央政治局成員裏,包括李克強在內的所有人等的“政治表現”和“廉潔情況”都是無剔可挑,但其中應該也還是有不再符合“事業需要”的。

本文前面已經提醒過了,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里的新任人選中最年長者是慄戰書,出生於1950年,十九大召開的當年是67歲。而政治局裏新任人選的最年長者也有出生於1950年、時年67歲的王晨和楊潔篪。那麼照此推算,因爲全國黨代會是五年一次,那麼明年,也就是2022年召開中共二十大時,如今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裏,所有比慄戰書年輕五歲或者五歲以上者,也就是1955年和1955年以後出生者,都是符合被“繼續提名”的年齡標準的。

如此一來,現任政治局常委會里出生於1955年的李克強、王滬寧、汪洋,以及出生於1957年的趙樂際是不是都要被“繼續提名”呢?

另外,十七屆中央政治局裏,出生於1955年和1955年之後的還有丁薛祥、李希、 李強、 李鴻忠、陳希、 陳全國、 陳敏爾、 胡春華、 黃坤明和蔡奇,他們全都升任政治局常委是不可能的。那麼其中無緣升任政治局常委者,是否都會被“繼續提名”連任一屆政治局委員呢?

回過頭來再說李克強。因爲二十大召開時,李克強已經是連續任滿了三屆中央政治局常委,若再安排連任第四屆政治局常委的話,黨內只有一個先例那就是胡錦濤。胡錦濤是連任了十四、十五、十六和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常委。除了胡錦濤,還有一個連任過三屆政治局常委的李鵬。他是十三、十四和十五屆政治局常委,期間是在連任了兩屆總理職務後,轉任了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當時的江澤民和李瑞環都是在十三大和十四大之間,中途被從政治局委員升任政治局常委的。所以相比於李鵬,此二人只是連任過兩屆半政治局常委。

幾年前,筆者曾爲本專欄撰寫《習主席欲與毛主席比肩!李總理願向周總理學習?》和《李克強將陪跑習近平連任第四屆政治局常委?》兩篇文章,分析說如果一定要拿習近平類比毛澤東,李克強類比周恩來的話,習近平無疑是要求李克強象周恩來一樣,首先是“沒有野心”,其次是對所謂黨的事業,說到底是對他習近平“無私,無我”,給其他政治局成員樹立“一種楷模,一種道德的形象”。目前,不敢輕斷習近平眼中對“黨”的忠誠度不夠具體、不夠純粹的政治局成員是否包括李克強。

文中引述一位北京記者朋友的話說:即使習近平和李克強有過矛盾也都已經是過去時了,現如今的李克強自從在向習近平的“述職” 會上,當着全體政治局成員的面向習近平無比謙恭地表示了“ 我一定要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之後,已經取得了習近平的充分信任。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美聯社)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美聯社)


筆者本人當時也認爲:既然在十九大上,即已經把李源潮等好幾個年齡上符合留任或者升任之標準十八屆政治局委員都趕出了中央政治局,所以未來二十大上,同樣也有可能讓李克強告老還鄉。同時,把與他同齡相同甚至比他年齡稍長者留任或者從政治局委員位置上升任政治局常委。但權衡利弊,如果二十大上把已經在兩屆總理職務任滿的李克強再犒賞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職務,黨內外不會有人因此認爲他習近平是在“認人唯親”,十分有助於維護他習近平的形象和黨內威信,彰顯他習近平的“任人唯德”,何樂而不爲?

如上只是筆者本人四年前的分析和猜測。筆者現在的看法是,未來二十大上,即使有好幾位與李克強同齡的現任政治局委員因爲所謂“事業需要”而繼續留任甚或升職,李克強本人最大的可能就是“高風亮節”,主動告退。

我們前面的文章中已經分析過,現任政治局委員中比李克強年輕的李強也好,陳敏爾也好,丁薛祥也好,在二十大上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可能性都是十之八九。但是,現任政治局委員裏即使只有這三個在二十大上升任政治局常委,大前提也必須是現任的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退出三人。

僅按年齡標準的話,那慄戰書和韓正都屬於“不再繼續提名”之列。第三個是誰呢?最大的可能當然是李克強。但是,無論下屆總理是否會是胡春華,此人在二十大上晉升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都應該大於被習近平趕出政治局的可能性。

在此前提下,現任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就應該有四人退出。第四個人是誰呢?汪洋還是王滬寧?若單拿汪洋和王滬寧做比,除非習近平突發奇想,在放棄胡春華的前提下,安排曾有長年國務院工作經歷的汪洋出任下屆國務院總理,否則的話,從“事業需要”的角度,顯然是王滬寧比他汪洋更有理由連任政治局常委。

分析到此,未來二十大上產生的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可能名單之一就是:習近平,趙樂際,胡春華,王滬寧,陳敏爾,丁薛祥,李強。

至於其他的幾種可能。本專欄的下篇文章還會有深入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