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溫家寶如何違反了習近平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2021-04-19
Share
2 溫家寶(AFP)
Photo: RFA

最近幾天,澳門一家媒體借今年清明之際所發表的中共前總理溫家寶悼念自己母親的回憶文章,遭內地媒體“禁止分享”一事引發外界強烈關注。

溫家寶的這篇原標題爲《我的母親》的文章,本是去年年底他母親楊秀雲女士去世後的有感而發,日後如何被《澳門導報》拿到手並於今年清明前後發表的過程,外界不得而知。《澳門導報》同時發佈了數張溫家寶與母親的照片。但在鳳凰網、網易等新聞門戶網絡,都搶先轉載了溫家寶的這篇文章。北京時間4月17日,微信公衆號“學人scholar”也轉載了溫家寶的這篇文章後,中共監管部門立刻採取了行動。截止本文發表的兩天之前,通訊社交網絡微信上雖然可以通過搜索關鍵詞“溫家寶”以及“我的母親”,找到包括“知政前沿”和“東川發佈”在內少數公衆號轉載的這篇文章,但相關文章的分享、轉發、收藏和留言評論功能均已經被禁止,理由是“違反微信公衆平臺運營規範”;鳳凰網等媒體的轉載內容,也全數被刪除。

中國社交網絡爲何給前總理的文章設置障礙?法廣的報道中引述了前中央黨校教授、目前在美國的學者蔡霞,分析微信羣裏不許傳播溫家寶文章的原因:細讀溫寫的全文,其實文章已經做了“自我審查”,全文沒有“民主”“法治”四個字。即便這樣,文章依舊被禁止轉發分享,可見大陸極權統治當局對民主、法治有多恐懼,他們恐懼人民的權利。

其實,雖然溫家寶沒有在自己主題是悼念母親的文章裏論及“民主”和“法制”,但僅僅其中對自己全家在“文革”中的苦難遭遇的“不堪回首”,就已經犯了習近平 的大忌。更何況,他溫家寶“擅自”在境外媒體發表個人文章這一舉動的本身,就已經嚴重地違反了習近平口中的所謂“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中共當局給“老同志”們的退休生活本來就是有很多清規戒律的,包括未經組織允許不得擅自接受境外媒體採訪,不得在境外發表文章和出版回憶錄;未經組織同意不得私自出境旅遊和探親訪友,等等。

到了習近平時代,對“老同志”們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變得更爲具體,更爲嚴格。比如相關內部文件中,就已經把“未經組織允許,不得擅自接受境外媒體採訪”這一句中的“未經組織允許”幾個字去掉了。意思無非是把接受境外媒體採訪,規定爲沒有任何變通可能的政治禁區。

衆所周知,爲了確保所謂“兩個維護”即“維護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習近平這些年來對其內部強調最多的,就是所謂“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止一次惡狠狠地警告“無論地位多高權力多大”,“誰都不能拿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當兒戲”。所以,如今溫家寶此舉徹底惹毛了習近平是毫無疑問的。

已經有外界媒體發表評論說:在提到自己父親的時候,說自己父親在十年文革中吃了很多苦,經常受到野蠻審訊和打罵, 溫家寶這篇文章目前被大陸的微信平臺封殺,其封殺原因很可能在回憶自己父親的文革苦難的部分,因爲這剛好與習近平當局目前的官方口徑相牴觸。習當局現在提出要樹立正確的所謂“黨史觀”,意思就是少提類似文革這種中共歷史上的錯,而是要大力宣傳中共的所謂偉光正形象,目前已經大幅度修改黨史。如果說,溫家寶說的別的話中共還能容忍的話,那關於文革的回憶就剛好撞了槍口。

溫家寶(AFP)
溫家寶(AFP)

筆者注意到,溫家寶在悼念母親的文章中不但是突出強調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給他們全家帶來的災難,而且特別把“文革”對他父親的迫害,和當年他父親險些死於日寇的刺刀之下對照來寫。溫家寶的文章中有這樣一段:“父親能忍,但有個性。我剛滿週歲時,正趕上日寇清鄉、掃蕩,行人過道卡,均要嚴格盤查,不準帶一粒大米。有一次,媽媽因奶水不夠,讓父親買點米帶回家。天黑了,爸爸懷揣一包大米過路卡,日寇持槍盤查,非要搜身不可,父親寧死不依,差點被刺刀挑死。”

緊接下來是這一段:“ ‘文革’期間,父親被關在學校,經常遭受野蠻的‘審訊’和打罵。一天,造反派一拳將父親的臉打腫,眼睛被‘封’得看不見東西。父親忍無可忍,指着心口說:‘小子,朝這兒打!’”

兩年多前,筆者曾在本專欄接連發表《政治改革,溫家寶退位前的“謝場絕唱”》和《比比習近平 ,念句溫家寶的好!》兩篇文章。文中介紹 了趙紫陽1987年11月在十三大政治報告中說過,“應當通過改革,使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一步一步走向制度化、法律化。這是防止‘文化大革命’重演,實現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保證。”從那以後,這段內容只被中共高層領導人公開強調過一次,那就是溫家寶在20012年3月人大會結束時的中外記者執招待上所說:粉碎“四人幫”以後,我們黨雖然作出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實行了改革開放,但是“文革”的錯誤和封建的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不僅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而且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

日後因爲有了習近平復闢文革的鮮明對比,筆者更認爲,溫家寶當年在中外記者面前對“文革”悲劇重演的憂心和警告難能可貴。習近平上臺之後在政治路線上的倒行逆施,證明當時的溫家寶利用他最後一次中外記者會機會,所發出的警世箴言似乎並非僅僅針對薄煕來一人。

習近平上臺之初,即有網友在筆者的相關文章之後發表評論說:溫家寶反薄完全是討厭薄搞“文革”那一套,薄上臺和習也不會有太大差別,因爲他們受“文革”影響很深。溫家寶非常討厭和反對“文革”。

其實,筆者在過去七、八年發表的相關文章裏一直都堅持認爲,假如不是夫人薄谷開來親手毒殺國際友人的罪行敗露,導致薄熙來走出一步一巴掌把個王立軍打進了美國領館的臭棋,2012年產生的十八屆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之下的“副總書記”的角色,本應該是由薄熙來扮演……。不過話又說回來,薄熙來雖然時運不濟,但他所開創的“迴歸毛澤東”的偉大事業,已經在習近平手上發揚光大。習近平已經成功地在薄熙來重慶整座“山城紅”的基礎上,實現了“全國山河一片紅”。

溫家寶還回憶了自己在中南海的日子:“對我這樣出身的人來說,‘做官’本是偶然之事。我奉命唯謹,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受事之始,即常作歸計。”

請讀者聽衆們注意,溫家寶在這裏所強調的“我這樣的出身”,就是要區別另外一種“出身”者“做官”的必然。 他在文末寫道:“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那裏永遠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永遠有青春、自由、奮鬥的氣質。我爲此吶喊過、奮鬥過。這是生活讓我懂得的真理,也是媽媽給予的。”

英國BBC中文網今天剛剛發表的評論文章《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撰文憶母談公平正義 遭禁止轉發》,引述中國政治學者凱博(化名)的評論說,中國前總理溫家寶選擇在胡耀邦去世紀念日附近發表文章,從自己苦難的家史談到希望中國有公平正義,暗含強烈的政治信號。

這位凱博具體分析說:“(溫家寶的)文章結構基本上是4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抗日戰爭時期;第二部分是談他父親在五六十年代作爲小知識分子經受的苦難;第三部分講他在英國演講被扔鞋,母親很擔心,但儘管如此他堅持中英友好,與現在外交戰狼化形成鮮明對比。結尾最關鍵,談公平正義,對人的尊重和自由。”凱博說,“這某種意義上是中國主流社會的共同心聲,對現在社會政治狀況不滿,要求恢復最低限度的道德或最低限度的政治要求,要有公平正義。這是他想談的價值觀,跟中國過去八、九年的社會情況形成鮮明對比。”

溫家寶(Public Domain)
溫家寶(Public Domain)


凱博認爲,目前正值中共黨建百年紀念強化權威之時,爲未來二十大做準備,溫家寶選擇這個時間發表這篇文章是公開表達對當前執政者的不滿。

凱博的這番評論,令筆者想起當年曾經與溫家寶一起參與了中共十三大政治報告起草的吳國光先生2011年10月的答記者問內容。當時的香港《動向》雜誌發表《爲溫家寶鼓個掌――吳國光就溫家寶"九一四"政改講話答《動向》記者問》一文。《動向》記者的問題是:(2011年)九月十四日,中國總理溫家寶借達沃斯夏季經濟論壇在大連舉辦之際,再次高調談論了政治改革。這已經是過去一年多來,溫家寶第十幾次談論政治改革這個敏感話題了。一方面,這個話題依然敏感,中國官方輿論對溫這次講話還是採取了基本不予報道的冷處理態度……。至於民間和國際輿論,則不外乎嘲笑溫的作秀和無力,甚至說中國政治改革已經成了一幕滑稽戲和諷刺劇,都不相信溫有誠意、有能力真正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

吳國光先生回答說:去年年底,我對溫家寶關於政治改革的講話也有比較尖銳的批評。不過,這一次,我的看法比較積極。我認爲,與他此前的十多次同類講話相比,溫家寶這一次講話有實質進步,顯示了他確實有推動政治改革的誠意。我看,可以說溫家寶的大連“九一四”講話是中共領導人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以來,關於政治改革的最大膽、最深入、最有內容,也最有政治背景和意涵的一次講話。

當年和溫家寶一起參加過十三大政治報告起草的吳國光先生具體分析說:總的來說,溫家寶這次講話有關政治改革的論述還遠遠沒有超出二十多年前,中共十三大關於政治改革的部署。不過,他這次是沿着當年那個方向展開論述的,他確實提出了一些具有實質涵義的東西:第一是在強調依法治國的大前提下,重提“黨政分開”;第二是突出地論述了選舉的重要性;第三,也是與選舉有關的,他講到了在鄉鎮乃至縣級實行有真正意義的選舉;第四,則是實際上提出了“司法獨立”的問題;第五,他強調了以政務公開來反對腐敗,並直接論述了官員財產公開等實際措施;第六,溫也講了黨內民主——儘管這一條我不大以爲然。所有這些,都不再僅僅是泛泛地、口號式地談論政治改革呀、民主呀,只給一些好聽的話。這次他提出了一些實際的改革舉措,當然並不系統,但是大都具有重要的、重點的意義,有目標,有措施。在這個意義上,我說這是給出了中國政治改革的“溫氏路線圖”。

吳國光先生對溫家寶的評論內容,下篇文章裏還會繼續介紹。這裏先用吳國光先生如下 一段話做本文的結尾:“……趙紫陽成爲改革與反改革兵戎相見的犧牲品。現在的既得利益更要大的太多太多了。我看溫家寶也是明知做不到,但不甘心在名聲上成爲這個制度的殉葬品,至少要表示一下‘我不是個糊塗人’吧。我總說,中國這種制度是侮辱正常人的智商的,看來溫家寶並不甘心受這種侮辱就是了。應該給他鼓鼓掌,因爲他在進一步向民衆靠攏,向真正的政治制度轉型那個方向靠攏,這是應當受到鼓勵的。”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