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孙子已经为中共政权作出过卓越贡献(高新)

2013-05-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邓小平与孙子邓卓棣(网络资料)
图片:邓小平与孙子邓卓棣(网络资料)

今年三月的中共“两会”上,邓朴方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席次被迫让给了陈元,与此同时邓楠虽然名列全国政协常委,但如此安排的原因是去年早些时候她的正部长级实职----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兼书记处第一书记职务已经被迫让给了习近平的昔日同窗陈希,虽然陈希当选中央委员之后即因为习近平的特别重用离开了还没来得及进入角色的科协领导职务,但由邓楠回任是绝无可能了。

随着四十年代出生的邓朴方和邓楠政治生涯的结束,五十年代出生的邓三公主邓榕和邓二公子邓质方如果能够被安排为正省部级职务的话,仍尚属年富力强,但事与愿违。也许有人还记得去年年底发生的邓榕在官方媒体出镜后被立即删除的诡异事件,幕后原因就是一九九七年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与邓家有约,邓家子女中邓质方和邓榕不得继续在重要场合进行公开活动,限制邓质方的理由是他的经商副手周北方因罪大恶极被判处死缓而邓质方却能逍遥法外在国际国内、党外党内的影响极坏,令邓质方淡出公众视野是令舆论消音的唯一办法。限制邓榕的原因是她在江泽民任上以邓小平代言人自居,令江泽民恨之入骨,如果她本人抗拒接受江泽民所开出的交换条件的话,她的在掌管全军武器进出口贸易期间屡犯大忌的贺平丈夫就会被要求“说清楚”。

如此一来,邓家的第二代在政坛上肯定是再闹不出什么名堂了,于是便有了第三代中唯一一个男丁,邓质方公子,乳名小弟的邓卓棣被中组部空降至广西省百色市平果县任副县长的安排。

说起这位邓卓棣,首先要说的故事就是他爹邓质方本来是邓小平不想要的孩子。根据邓榕的回忆,中共建政之初,邓小平担任了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卓琳当了重庆人民小学校长,两人工作紧张,不想再生孩子了,但当时邓小平手下部队的卫生部长对希望打胎的卓琳说:“或许这是一个男孩子呢?”因为这句话,邓家又有了一个乳名“飞飞”的男孩儿。用邓榕的话说:“结果,这个本来不想要的孩子,反倒成了父母亲心中最疼爱的孩子。”

此前并未有基层党政工作实践经历的邓质方儿子邓卓棣选择到自己爷爷当年组织领导反政府动、暴乱的地方出任副县长的消息传出后,每天都能够创造出无数黑色幽默的中国网民们质疑最多的就是此公的美国国籍问题。故事的原委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北大毕业后在中国中国科学院短期工作了一段时间的邓质方到了美国纽约州罗彻斯特大学攻读物理学,导师是著名量子光学理论家高孚教授。当时,邓三公主和她的丈夫都是中共驻美大使馆的干部,邓质方至少初到美国阶段是中共政权的公费留学生。在美国留学期间,邓质方曾接受《新闻周刊》的访问,传说遭到邓小平的训斥。但也有人说非但如此,当时的邓小平对自己儿子对外讲话掌握的分寸很满意。

获得博士学位后,因为等待同在一所学校读博的妻子刘小元毕业邓质方便在IBM等大公司工作了两年左右。

邓质方在留学美国期间爆发的一条被广为流传的新闻是,一九八六年十月十七日,刘小元在美国为他生了一个男孩。此前,邓质方原计划暑假送妻子回北京生产的,后来,经医生检查,说那样很危险,不如在美国生安全。

依照美国的法律,这男孩生在美国国土上就是美国公民,所以当时海外对此多有议论。当时,中国大陆甚至盛传此事是美国政府从中捣鬼,买通了医生吓唬邓质方夫妇,警告他们产妇长时间乘飞机有多么多么大的危险,目的就是要让邓小平有一个的孙子成为美国国籍。

孩子顺利生产,不知是邓小平的旨意还是邓质方夫妇确实没有精力自己带孩子,中共驻美大使馆接到指令,要求他们找政治及各方面都非常可靠的回国人员帮邓质方将孩子带回北京。驻美大使馆官员接旨后丝毫不敢怠慢,知道邓小平这唯一的龙孙如有闪失该当何罪,于是哪里敢随便找一个普通回国人员,只能在大使馆里选派一个政治上非常可靠,平日在生活习惯上又非常细致的工作人员为此专程回国。一位中共驻美使馆前馆员回首往事时对笔者说,记得邓榕和丈夫厌烦了驻外使馆工作回到北京之后,以“邓小平同志的名义”直接给驻美使馆下达“政治任务”的事情至少发生过两次,一次是秘密安排王震到美国治病就医;另一次是“小平同志等不及要亲眼见见他的孙子”。当时选定了一位最为可靠的在任馆员承担护送龙孙的重大政治任务之后,此人飞机上硬是二十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将龙孙放在睡袋里平安交给前往北京机场停机坪接机的邓朴方后才长舒了一口气说:“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据说当时是邓朴方亲自给弟弟的孩子接机,邓府上下则全部聚齐在客厅里等候。当孩子送到邓小平怀里时,在全家老小“给爷爷尿一泡”的起哄声中,邓小平乐得眼睛眯成两条细缝,一边端详一边称道:“谁说我的孙子是美国公民?他回到中国,就是中国公民。”也可能因为邓小平只得了这一个孙子,所以取乳名“小弟”。

邓质方一九八八年携妻回到北京后,刘小元曾又回到美国的母校进修了一段时间,所以他们的孩子很长一段时间里同邓朴方的感情远比同与邓质方夫妇的感情深。而邓小平更是将他这唯一的孙子视若掌上明珠,仅从中共公开发布的有关邓小平的生活照即可看出,邓质方的这个孩子在襁褓中就跟着邓小平巡幸各地,无论在北戴河的避暑圣地,还是在深圳的现代大观园,摄影师都为这祖孙二人留下了生动的亲情照。在邓榕的笔下,她每天早上到父亲房间问安时,似乎都要带上小弟,而不是另几个外孙女。

一九九四年,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曾赶在邓小平九十大寿之机发表一幅照片,画面上邓小平含饴弄孙,满目慈祥,小弟则开怀大笑,无忧无虑。而照片下面注明的日期是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也就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的那一天。为此,海外舆论或就此事对邓小平大加抨击,或认为杨绍明是故意发表这幅有特定时间意义的照片给邓小平难堪,以报邓小平抛弃杨家将之仇。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中共正式宣布邓小平“退休”那天,邓小平被众位“第三代领导集体”成员和几位主要政治元老簇拥着合照了一张“全党福”之后,江泽民用了一句很不适合他自己身份的古语向邓小平道别:“我一定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时的其他在场者听完江泽民这句话都目瞪口呆,邓小平本人心里更不可能受用。但回家以后见到手舞足蹈欢迎爷爷的孙子,他老人家因为江泽民一句话的扫兴情绪立刻忘在脑后。当晚,家人为他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宴会,期间最生动的场面,也是最令邓小平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孙子小弟亲了爷爷一脸口水。

当年的邓小平曾经表示自己一定要学会过退休生活,而这种对“退休”生活的适应,首先应该归功於邓质方夫妇令他有了含饴弄孙的可能。所以,仅仅是陪伴邓小平同志安然渡过了“政治更年期”一项,这位邓卓棣对中共政权的贡献用卓越二字形容绝不过分,未来能一步步过度为习近平或者习近平下一届的革命接班人,也是实至名归!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