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韓正接班總理職務 的“朱鎔基模式”


2020.08.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p8500521a51141279.jpg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韓正(AFP)


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的上一篇文章《李克強罪在沒有被境外敵對勢力“污名化”》已經向聽衆和讀者們介紹和分析了,爲什麼說在中國大陸境外被“污名化”的程度越高,在政治上就越受習近平的信任。所以目前這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里,與李克強已經受到境外敵對勢力的“讚美”形成顯明對比的是慄戰書、韓正和汪洋三人,正在陪同習近平被境外敵對勢力起勁地“污名化”。其中的韓正,更是因爲在政治局常委會內分管香港工作而代習近平忍辱招罵,甚至已經被美國有關方面動議列入制裁名單。

兩年前,針對當時的港澳媒體關於新兼港澳小組組長的韓正只是一個國務院負責常務工作的副總理,而且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只是排第七,負責官員的“級別”降低,表明香港在中央決策層級中隨之降低的說法。當時的“多維新聞”曾刊發文章“澄清”說:副總理分管非“降級”,如果對中國政治真的有所瞭解,就會發現“降級”說並不成立。而這個“非常規”的人事安排,更需注意的是所反映出的中央治港思路的重大變化。

回顧當年2003年7月,香港發生七一大遊行,中央決定成立由十八個部門組成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擔任小組組長,全面領導港澳方面的工作。接下來,習近平接替了曾慶紅的政治局常委和國家副主席職務之後,也接管港澳工作自然被視爲“順理成章”。

習近平接班胡錦濤之後 ,港澳協調小組組長職務轉交給了在政治局常委會里排名第三的張德江。按照當時“多維新聞網”分析文章的說法:令人意外的是,張德江不是那一屆國家副主席,而是中國人大委員長。當時外界普遍分析認爲,由張德江分管港澳工作主要是因爲他曾主政廣東,因此對鄰近的香港、澳門有過較多接觸和了解。

又過了五年之後,安排韓正負責香港事務,“多維”的分析文章認爲,這只是表明香港在中國政治中的決策定位,從國家政治層面更多地側重於政府經濟層面,這並非意味着港澳在中央新的全盤定位中的分量下降,而是治理思路的轉變。

“多維”當時的分析文章中還說:中共政治局常委兼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擔任港澳小組新一任組長,與此前輿論中的預測相差太大(慄戰書、王岐山、王滬寧等都被認爲是熱門人選,而韓正甚至不在很多觀察人士的視野之內)。外界同時出現了另一種傳言,認爲習近平對韓正“並不滿意”,之所以出現常務副總理分管港澳事務這種“反常現象”,就是因爲習近平“不喜歡”韓正纔將他“邊緣化”。但事實上從更專業的視角來看,由國務院排名第一的副總理分管港澳事務,反映的是中央對香港、澳門治理思路的重大變化。韓正仍然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中國正國級領導人,位於中央核心決策圈子之內。與此同時,作爲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又是中央決策的執行人。他身上的這種“雙重屬性”,是分析中央治理港澳事務新思路的關鍵,也是韓正的特殊優勢。

“多維”的分析文章還認爲: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第一副總理韓正擔任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可見該小組組長人選並無固定的職務要求。這與中國政協主席分管新疆、西藏和對臺事務的情況還有所不同,在對這三地的治理或施政中,都需要發揮政協的團結和統戰功能。香港與澳門作爲中國僅有的兩個特別行政區,與中國大陸一般省份、新疆等民族問題複雜的地區,以及尚未統一的臺灣都有較大差異。這主要體現在這兩個地區在“一國兩制”框架下,享有“高度自治”的權利。

中國國家副主席,中國人大委員長都是中國領導人,不過在中國國家治理中,對具體行政事務的參與相對較少。香港與澳門兩地高度自治,作爲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所能發揮的作用其實非常有限,而且常常經由國務院系統的渠道推動工作。例如,2003年,中央政府分別與香港政府和澳門政府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後續補充協議主要由國務院商務部與港澳方面接洽跟進。之後的大陸居民港澳個人遊、滬港通,也都是國務院方面操作落實。因此,由國務院第一副總理分管港澳事務,在制度層面更爲方便有效,或許正是總結十多年來政治實踐和經驗而做出的務實調整。

而“多維”相關文章中沒有分析到位的是:首先,港澳工作的重要性決定了需要有一個正國級領導人具體分管;同時又因爲該小組的負責人又隨時需要以政府官員的身份出面,這就決定了當年的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和習近平都是因爲有國家副主席的行政兼職,所以才方便兼任黨的港澳領導小組組長。而自曾慶紅和習近平之後,因爲國家副主席一職不再由那位黨內分管黨務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兼任,所以當時的劉雲山因爲沒有任何政府官員的對外身份,所以纔沒有可能被考慮兼任港澳小組的組長。接下來的王滬寧也是同樣道理。

而習近平之後的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因爲黨內職務只是政治局委員,被定格在副國級,所以習近平之後的港澳小組一把手職務不可能落在他李源潮的肩膀上。

接下來的國家副主席王歧山雖然政治地位是正國級,但此時他已經沒有黨內職務了。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或者領導小組都是黨中央的領導小組,所以王歧山雖然是新一屆國家副主席,但因爲黨內已經沒有職務,所以沒有可能被安排爲黨中央的某個領導小組的組長或者副組長 -- 無論是港澳領導小組還是其他什麼黨中央的領導委員會或者領導小組。

也就是說,由政治局常委兼任國家副主席的“慣例”被打破了,不是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那個國家副主席也就沒有可能兼任黨的港澳小組組長了,只能改換一個兼任另一項政府職務的政治局常委兼任這個組長。在此大前提之下,纔有了先由政治局常委兼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後又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兼任港澳工作協調(領導)小組組長的具體安排。

至於韓正被宣佈接管港澳工作後,所謂“就是因爲習近平不喜歡韓正纔將他‘邊緣化’”的說法,“多維新聞網”當時的文章反駁說:尤其是港澳領導小組組長這一角色,恰恰是“邊緣化”的反面……。矛盾錯綜複雜的港澳事務不論交給誰,都是一副充滿挑戰的重擔,如此重大的責任,習近平豈能交到一個“不滿意”的人手裏?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表決通過胡春華(左起)、韓正、孫春蘭、及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劉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圖爲宣誓場景。(美聯社)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表決通過胡春華(左起)、韓正、孫春蘭、及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劉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圖爲宣誓場景。(美聯社)

其實,大可不必從港澳工作,特別是香港工作是多麼的重要這一角度來批駁韓正被習近平“邊緣化”的說法。習近平之外的政治局常委共有六位,這六個人分管的所有工作中,又有哪一項不重要?

兩年前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把習近平的個人獨裁推向極致,極致到了當年的毛澤東都自愧拂如。在此大前提之下,十九上除了李克強是留任政治局常委之外,其他五位的政治升格都是習近平一個人決定的。完全無法想象能夠在黨內無一票反對哪怕是棄權的前提下,以“修憲”形式爲自己的終身制掃清障礙,並把自己的名字和“思想”寫進黨章的習近平安排韓正入常是“不得已”。既然不是“不得已”,那麼他習近平對韓正怎麼可能會是“不喜歡”,又怎麼可能會處心積慮地把他“邊緣化”?

回顧以往,關於習近平與韓正之間存有“政治過節”的說法是始於習近平當年被宣佈從浙江省委書記調任上海市委書記之初。因爲陳良宇被胡錦濤下令關進秦城監獄之後,先是宣佈了由時任上海市委書記兼市長韓正代理陳良宇的市委書記職務,幾個月後即又宣佈習近平任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不再任代理書記,繼續其副書記兼市長職務。外界因此而推理出的韓正對習近平懷有“牴觸心態”,詐聽上去似是情理之中。但事實是,當時習近平被安排擔任上海市委書記完全是在爲他幾個月後直升政治局常委,充任胡錦濤接班人備胎作政治熱身。對此內幕不可能不是心知肚明的韓正不但沒有半點可能怠慢習近平,反而更會是竭盡全力去效忠、巴結還生怕會熱臉貼上了冷屁股。
所以,筆者恰恰認爲,正是在擔任上海市委書記的短短几個月裏,韓正無條件地服從和竭盡全力的工作配合,取得了習近平的充分信任,從而奠定了習近平日後在中央政治局常委層面自己爲自己搭班子的時間,立刻把韓正考慮爲重要人選之一的基礎。

中共十九大閉幕後,筆者曾有文章的標題是《確立個人極權後的習近平,選對奴才至關重要》。現如今的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裏,李克強、慄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五個人裏,無論是歷史與習近平的關係或近或遠,直接成爲習近平的平級(李克強)或下級都是在中共十七大之後,只有韓正一人是在十七大之前即已經以上海市委第一副手的身份,成爲習近平的直接下級。如此說來,這位韓正面對面接受習近平對他政治忠誠度的考驗和考覈,早於政治局常委會內的其他所有人。可謂歷久彌堅!

現如今,外部世界對李克強總理接班人的推測大都集中在胡春華身上,“理由” 全不是因爲這個出身 “團派” 的胡春華已經在政治上取得了習近平的高度信任,而僅僅是因爲他是當今幾個副總理中最年輕的一位 -- 十九屆政治局裏的“六十後”,若在二零二三年接替李克強總理職務並連任兩屆十年後,也才滿七十歲。

但是,上臺之後一再打破前朝慣例的習近平爲什麼就一定要在國務院總理職務的人選上“因循守舊”呢?他習近平本人都已經決定要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位置上連樁第三屆、第四屆甚至更久,那麼國務院總理一職雖然沒有隨國家主席職務一起被取消最多連任兩屆的限制,但任職年齡的不成文規矩爲什麼不能打破呢?更何況,六十歲左右出任總理後連任兩屆十年的”慣例“也是從溫家寶再到李克強,而在此之前的上海市委書記兼書記市長出身的朱鎔基,就是在擔任了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第一副總理的五年之後,以七十歲高齡接任總理職務,然後只任滿一屆就交班的。

而韓正若以這個“朱鎔基模式”在二零二三年初接班總理的話,屆時的韓正則是年屆六十九歲。

如此說來,兩年後的中共二十大上,韓正陪同比自己年長一歲的習近平留任政治局常委,而後再接替李克強國務院總理職務的可能性,與屆時的韓正和李克強一起退休,國務院總理職務交給現在只是政治局委員的胡春華的可能性,孰大孰小,還真是不好說!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