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從金人慶之死看中共退休高官的“合法腐敗”

2021-09-03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從金人慶之死看中共退休高官的“合法腐敗” 前中國財政部長金人慶。
(Public Domain)

我們在本專欄上期節目播出的《“引火燒身”的中共前財長金人慶其人其事》一文中,引述了一篇被衆多海外中文媒體紛紛轉載、分析中共前財長金人慶死因的質疑文章。疑點之一是,火燒幾個小時後過火面積僅2平方米?疑點之二是,這麼高級別的官員身邊不可能一個人沒有,任火燒幾個小時?疑點之三是,起火誘因不明。他老婆十天前過世,十天後在家燒紙是哪裏的傳統?不是頭七,也不是三七啊。

如上質疑內容,很快招來一個自稱人現在國外的金部長“老友”的辯解文章,說是當時的起火原因並非“燒紙”,而是金人慶在自家陽臺上給自己十天前去世的妻子擺放了一個靈臺,臺上點着蠟燭,“由於燭火不慎而失火”。

筆者十分理解金人慶的這位,自稱與金部長“沒有利益關係”的老友對死後的金人慶的懷念和惋惜之情。確實,一個享受優渥醫療待遇的中共政權的退休部長,77歲的金人慶走得實在是有點早了。要知道,他在中共財政部長位置上的前任,比他年長五歲的項懷誠;前前任,比他年長十歲的劉仲藜;甚至前前前任,比他年長19歲的王丙乾,都還健康地活着呢。

但是,這位金人慶老友“由於燭火不慎而失火” 的說法,畢竟也只是“聽說”。而“燒紙”導致“引火燒身”的說法,可是中國大陸的公開、合法網站上披露出來的。

筆者要在這裏指出的是,爲祭奠逝去親友燒紙的行爲在中國大陸的第一次“文革”中,是被當成所謂“四舊”完全滅絕的。第一次“文革”結束後,包括燒紙在內的中國漢族傳統的祭祀形式和內容“死灰復燃”,到目前爲止仍然盛行。但是,燒紙的行爲畢竟屬於一種“封建迷信”活動,雖然法律不禁止 ,但黨紀是不允許“講迷信、拜鬼神”的。有關心這一話題的聽衆和讀者朋友可以上網一查,中紀委網站上就有標題爲《黨員幹部搞迷信活動是違反政治紀律》的專題文章。

所以,無論金人慶之死是否是因爲“燒紙”導致,其親友爲了維護死者“作爲一個黨員幹部”必須堅信的“反封建迷信的唯物辯證思想”而否認“燒紙致死”的說法,從情理上是可以理解的。當然,是否真是因爲“燒紙”引發火災,到場的消防部門事後的事故報告中會寫得清清楚楚。只是中共官方權威機構不會正式對外公佈罷了。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引述了中國內地微博賬號“維情解讀”的質疑內容:“我覺得這事沒這麼簡單!一個財政部長不可能沒有安保,不可能沒有防火系統,不可能沒有家人,沒有保姆,這種安全措施都做不到位,安保人員可以直接下崗了。”該網友感慨道:“當然具體是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也不亂猜測,坐等公佈。只是一個警衛森嚴的部長家裏,我是不相信這麼點火就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置人於死地的。普通老百姓家裏都難!何況這麼高級別的領導,打死我都不信。還是主管政商關係的領導。你信嗎?”

“維情解讀”特別強調:“這就是合理的質疑,不是造謠,坐等官方公佈。”

但是,這位“維情解讀”已經“坐等”了一個多星期了,關於金人慶的真正死因官方仍然沒有對外正式公佈。更不合常理的是,一個退休的國務院前正部長死後,官方的新華社至今“祕不發喪”。

按照中共內部規定,正省部級幹部,包括地方上的省委書記、省長,以及國務院和黨中央的正部長,無論是死在任上還是死於退休之後,新華社統一發消息是內部規定的、相關“政治待遇”的重要一項。而且消息中,均會出現中央有關領導的關心和慰問之類的套話。

筆者在本專欄上篇文章的最後一部分,已經介紹了金人慶和與他同時因爲同一個女人而受到黨內處分的前國安部長許永躍,在年滿六十五歲後都沒有被依照慣例安排一屆全國人大或全國政協常委,而是直接一退到底,就足以說明他們都是“晚節不保”了。正常情況下,假如當年的金人慶和許永躍沒有受到內部處分,那麼他們年滿六十五歲前後即使沒有被安排晉升至副國級,在國務院重要崗位的正部長位置上退居二線後,都應該會被安排出任一屆全國人大或者全國政協常委,而且還會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或者全國政協的對應專門委員會出任一屆主任或者副主任委員纔是。

前中國財政部長金人慶。(Public Domain)
前中國財政部長金人慶。(Public Domain)

而現在看來,金人慶不但是因爲一個被中共自己的媒體定性爲“高官公共情婦”的李薇,而活活斷送了本已是板上釘釘的晉升副國級的大好前程,以及退而求其次,到全國人大或者 全國政協再發揮五年餘熱的常規待遇,甚至連被新華社正式發佈死訊的黨的正省部級幹部生平中,最後一次的“政治待遇”都被忽視了。

前面介紹的那位自稱金人慶老友的人士,在其爲金人慶洗地的文章中說:“網上有關金人慶的傳言甚多,首先是關於他2009年辭職下臺的原因,我們知道他本人沒有經濟問題,問題是出在他的大兒子,收受了他一位雲南朋友李薇贈送的住宅,金額大約是100多萬人民幣。他以對子女管教不嚴爲由,辭職下臺,並且立馬退回了這筆錢。”

這位在海外經商的金部長老友還說:“老金在任上給我們介紹了很多高官朋友,但是我們沒有利用這些關係,而李薇卻充分利用了他的關係網,把幾位高官拉下了水。”“他和李薇沒有曖昧關係,但承認自己‘交友不慎’。”但是他又加了一句:“你們不也是朋友嗎?我沒有不慎呀。”

但是,中共官方媒體可不是這樣說的。當年人民網上刊登的《盤點近年“公共情婦”:均與多名貪官有染》一文披露說:“1995年,李薇33歲時認識併成爲雲南省長李嘉廷的情婦。李嘉廷案發後,李薇擇良木而棲,搭上了在雲南工作過的金人慶;通過金的介紹,攻上了時任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等一個又一個高官的牀笫;後經陳同海介紹,轉讓給山東省委原副書記兼青島市委原書記杜世成,同杜之間亦建立親密關係並由此滲入青島地產界。無論是大煉油項目、生活基地還是奧運帆船賽事基地的商業開發,李薇均有染指。原中石化集團總經理陳同海、原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與婦人李薇結成了腐敗同盟。”

金人慶“引火燒身”的消息被中國內地的財新網等證實之後,總部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也發表了《解碼中共官場桃色祕聞 從前財政部長金人慶意外身亡說起》一文。說是,“金人慶的意外身亡,也讓很多人開始想起中共政壇的一段隱祕的桃色往事”:“與李薇有染的中共官員,包括上述山東省委原副書記杜世成、中石化原董事長陳同海、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最高法院原副院長黃松有、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王益、公安部原部長助理鄭少東(副部長級)等,上述高官均在中共反腐運動中落馬,其中李嘉廷、陳同海、王益、劉志華被判死緩;杜世成、黃松有、鄭少東被判無期徒刑。”“據稱,李薇有記日記的習慣。在‘李薇日記’中記錄的省部級以上高官就有十幾位,有多名省部級官員泥足深陷,因‘交友不慎’、‘嚴重違紀’等卸甲身退,金人慶被指就是其中之一,他因此毀了大好仕途。”

不過,無論金人慶當年所謂“交友不慎”是“不慎”到了何種程度,僅從邏輯上判斷,金人慶本人沒有嚴重的“經濟問題”,或者說他本人沒有大筆撈錢的判斷應該是準確的,不然早就會被司法處理了。至於黨紀和政紀處理的具體內容,筆者懷疑他當時不但是被降職 -- 從國務院財政部長的重要崗位上降爲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掛名副主任,而且最終還是被降級處理,只享受副部長級退休待遇了。

筆者曾與一位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以正局級待遇退休的專職研究員交談過,此人說,他當年也是從官方報道中得知金部長被降級到該中心當副主任的。但是該中心自始至終都沒有在幹部大會上宣佈過這一任命,直到中心網站上不再出現這位“金副主任”的名字爲止,該中心辦公廳的工作人員都從來沒見過此人。

現有公開信息已經證實的內容之一就是,金人慶是死在北京市海淀區玉淵潭南路9號院19號樓1單元101室。這個玉淵潭南路9號院原本是國務院財政部的家屬宿舍區,其中應該不會有國家規定的正部長級的“標配住宅”。

事實上,不能說全部,但多數中央機構的正部長級幹部都不會住在自己所在單位的家屬宿舍區裏,而是會被安排住在所謂的“部長樓”裏。這種所謂“部長樓”樓羣在北京有多處,建築有新有舊,但居住面積都會是220平米以上。

前山東省副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和情婦李薇以及陳同海。(Public Domain)
前山東省副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和情婦李薇以及陳同海。(Public Domain)

網上可以查到,中國內地公開網站上的相關報道《退、離休正省部級 “特權福利”》:

(一)配備專職司機兼警衛、專職工作人員,身體差(七十五歲以上)增配醫護人員;

(二)一年享有四次國內旅遊、休養,每次三週,帶家屬、子女人數不限。乘坐交通:飛機頭等艙或商務艙二位至四位,火車則軟臥房一間。地方交通:配備三輛轎車或兩輛小型旅遊車。住宿:四星級或五星級酒店(賓館),租住二間高級套房,住宿期間的餐飲實報實銷。

除以上的福利之外,正省部級每人平均一年的福利、津貼等(不包括退休金、級別待遇開支)一百一十二萬三千多元……。

其實,離、退休官員們這些是公開的福利,還有看不見的福利就更驚人。單是看這些公開的福利,細算起來,每個離退休省部級官員每年就要花掉納稅人的錢達上千萬元。

這裏說的上千萬元,不知道是不是把醫療開支也計算進去了。前衛生部副部長殷大奎2009年曾在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健康產業論壇上,公開了上千億醫療衛生支出的去向,說中國每年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都是花在了黨政幹部身上。2006年,全國衛生總費用約爲7000億元,佔GDP的5.6%。其中,政府投入佔衛生總費用的17%,約1190億元。這裏面的80% -- 也就是952億元,用在了850萬黨政幹部身上;其他13億人只分到20% -- 區區的238億!

這位前衛生部副部長當年還透露說,全國有40萬名幹部長期佔據幹部病房、到處設置的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也高達500億元人民幣。

限於篇幅,筆者在這裏沒有詳細列出中共副部長級幹部的退休待遇。雖然也是開銷驚人,但相比於正部長級的退休待遇,也還是可以用“小巫見大巫”來形容了。從以上中共退休正部長級高官的綜合待遇分析,退休後已經動過心臟手術,即使是在七十七歲高齡而且是在剛剛喪妻的無比悲痛之中,仍然還只能是一人獨處在財政部家屬宿舍區裏的金人慶,生前所享受的退休待遇充其量是副部長級。這也就可以解釋,爲什麼新華社沒有奉命爲他的去世對外正式發佈消息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