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最反感李源潮最熱心的“哈佛共幹訓練營”(高新)


2016-10-13
Share
liyuanchao.jpg 圖片:李源潮(資料照片/public domain)

筆者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李源潮祕密訪問美國爲自己種下禍根》中介紹到了以宋平爲首的幾個黨內保守派元老對李源潮最爲痛恨的就是在他擔任中組部長期間令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成爲中共“中共第二黨校”。當時的中組部內部連副部長、部務委員們都敢當着李源潮的面戲稱中組部有直屬四大幹部學院,分別是上海浦東學院、陝西延安學院、江西井岡山學院和哈佛肯尼迪學院。

更要命的是,2007年10月在十七大上進入中央政治局和書記處併兼任中組部長之後,李源潮對自己的政治前途信心滿滿,對在中共黨內“引進資本主義先進的東西”也自認爲是“水到渠成”。於是,他於2009年10月祕密訪問美國,主要目的就是爲了親自接洽和考察在美國的“共幹訓練營”,其中最重要的一所當然就是他的“母校”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

據筆者所瞭解的情況,因爲當時的李源潮雖然比如今的李源潮權大氣粗,但那僅僅限於中共黨內。因爲當時的李源潮沒有兼任任何一項政府職務,所以公開訪問美國的話,不可能受到“國賓”之禮遇,因爲美國人是不會認同中共政權的所謂“等同於國務院副總理”的說法的。筆者當時從麻州和哈佛所在地劍橋市得到的消息是,當時的哈佛大學要求地方警察爲李源潮到訪提供“國賓”級護衛,地方警察部門一開始一口回絕,聲稱這個李先生只是你們哈佛大學的“VIP”,讓哈佛自己的警察部門出警就可以了。

後來李源潮終於還是得到了警察摩托車開道的待遇,是因爲中共駐美大使館打通了麻州政府的關節,由州長和劍橋市長分別下令州警和市警“特事特辦”。

現如今,李源潮到是有了政府職務,對外可以堂而皇之地稱之爲“中華人民共和國副總統”,如果訪問美國的話,應該是由拜登出面“對等”纔是。但是他卻一直都沒有能來。

每個生活在中共政權治下的中國大陸人都知道,無論有點什麼事兒都是得把“感激政府感謝黨”掛在口頭上,每個單位,每一個體無論取得了什麼成績,“那都黨和人民政府關懷和培養的結果”,“是在黨的領英明領導下取得的”。而李源潮在擔任南京市委一把手期間,因爲處理一次危機及時果斷而受到黨中央表揚,他不說感謝黨,反而親自到美國哈佛去感謝哈佛,這一類的表現傳到宋平等僵化保守派元老耳朵裏,不在背地裏給李源潮使壞那纔是怪事。

當時的宋平氣憤難忍,指責“中組部居然也裏通外國,把我們黨的高級幹部一批又一批地送到美國資本主義學院接受和平演變的訓練”,確實也沒有說屈了他李源潮。

一篇據說被推薦給習近平閱讀的文章《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培養了多少中國官員?》中說: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是美國重要的公職人員培訓基地和政府問題研究機構,爲美國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公職領導人員,並承擔了大量的政府研究課題,對美國社會發展和政府決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該學院對外開放的主要目的就是美國價值的文化輸出,事實是文化殖民。通過培養他國政府官員精英從而影響該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版圖。哈佛商學院的培養模式自改革開放30年來一直風靡中國,而哈佛肯尼迪政府學院的人才培養模式中國百姓並不知曉,該學院通過案例教學、活動會議、畢業走向......,對中國官員的培訓等目的明確,就是培養有利於美國戰略利益而已,對中國培養回國的所謂精英分子實施政治洗腦從而爲美國利益服務,當然不要指望這些人回來爲人民服務,因爲他們已經篤信耶穌了,這些人有的已經在中央黨校,青年政治學院等培養中國地方官員的學府拿起教鞭,大講美國價值觀和基督信仰,共產主義信仰和烈士的鮮血重託早已被拋到九霄雲外,致使現在的結果是貪腐前赴後繼,風氣污濁百姓不滿。

該文中還說: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中國政界湧動起人員培訓的春潮,不少地方政府紛紛將自己轄區內的官員派到海外接受有關機構的中短期培訓。實踐證明,在接受了海外薰陶後,這些陸續“學成歸來”的官員儘管可能由於培訓時間過於短暫而無從在學術上有所建樹,但“新觀念、新思想、新方法”卻在這些人腦子裏生根發芽。

如上觀點事實上得到了宋平和習近平的高度認同。習近平上臺之後至少兩次在內部會議上轉達宋平在指責李源潮領導的中組部“主動迎合西方對我和平演變”的時候說過的話:小平同志生多次警告,帝國主義把和平演的希望寄託在中國黨的第三代、第四代......身上,這話現在也沒有過時。

更爲危言聳聽的是小有名氣的老左網蟲張宏良對習近平等人的上書,苦諫“美國爲中國培訓官員——中國正在走上伊拉克道路”。

張某人的上書中言道:美國侵略伊拉克,全世界都從電視上看到了一個畫面,就是美國軍隊沒有遇到一個伊拉克士兵的反抗,因爲伊拉克軍隊在美國進攻時全都突然蒸發了。爲什麼伊拉克軍隊會瞬間蒸發?因爲伊拉克軍隊排以上幹部都是美國培訓的,美國大兵在踏上伊拉克土地之前,已經通過各種方式瓦解了伊拉克軍隊。後來利比亞又遭遇到類似情況,國家防空系統全都由美國廉價或免費更新,結果在遭到北約空襲時,一個防空導彈也發不出來。

而當今中國走上了比伊拉克和利比亞更可怕的道路。自上個世紀以來,中國就委託美國免費爲中國培訓幹部,培訓對象都是地市級以上幹部,並且各地把是否經過美國培訓,變成了幹部提拔的一個潛規則。目前美國培養的幹部在中國幹部隊伍中佔多大比例,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從最近公開的幹部履歷表中,看到越來越多的高級幹部,都經過“美國黨校”的培訓。擁有“美國黨校”的培訓學歷,已經成爲當今中國地市級以上幹部的金字招牌,成爲了擁有遠大政治前途的現代“黃埔系”。

這些幹部經過美國洗腦後,與伊拉克那些排以上軍官一樣,與美國的關係,基本上變成了抗戰時期汪僞官員與日本人的關係。和平時期,這些官員可以成爲美國瓦解中國的軟實力,成爲美國掠奪中國財富的工具;一旦爆發中美衝突,這些官員立刻會成爲“東南互保”的漢奸官員,從下面架空敢於反抗美國的中央政府,如同當初地方官員架空敢於對西方宣戰的慈禧太后一樣。這些人在美國中央情報局擁有比在中組部更加詳細的檔案,在價值觀上已經完全美國化了,成爲貫徹美國價值觀的自覺力量,十分自覺地排斥和敵視中國的愛國主義特別是社會主義學者,自覺地支持和保護漢奸右翼學者。再加上中央又給他們留下了“反極左”的政治藉口,因而可以堂而皇之地公開貫徹美國普世價值,打擊社會主義愛國力量。

這就是進入21世紀以來,美國對中國態度越來越強硬的一個重要原因,也是中國在美國面前越來越軟弱退縮的一個主要原因。大家可以試想一下,如果當初延安共產黨軍隊的師以上幹部,主要委託蔣介石的“政訓班”來培訓,共產黨還有能力反對國民黨嗎?更別說打倒國民黨、解放全中國了。

希望中央在清理網絡漢奸和外國在中國設立的非政府組織之後,務必要着手清理“美國黨校”培訓的幹部。否則,晚清東南互保的悲劇,民國汪僞政權的悲劇,現代伊拉克和利比亞的悲劇,將不可避免。

另外也還有政協系統的“花瓶”副主席質疑說:中國人和中國官員如何海外學習、培訓,海外學什麼?官員海外培訓的人員和支出規模有多大?私人企業資助官員出國,是否有公關之嫌?據國家外國專家局培訓司資料,2009年全國黨政幹部和企事業單位人員出國(境)培訓76467人,其中執行審批類646項,涉及10505人,2010年約7萬人。

官員海外培訓,形式多樣,耗費不菲,效果也多種多樣。比如,開闊眼界,認識自己,學習知識,提高能力?比如,有人鍍了金,有人入了獄。再比如,許多培訓班的學員也會有自己聯絡的小圈子,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中國市長班的QQ羣,新世界哈佛高級公務員培訓項目的官方聯絡組織,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中國同學會的定期聯誼活動。

下篇文章裏,我們將會繼續介紹習近平爲什麼反感李源潮最爲熱心的對中共官員的海外培訓計劃,特別美國哈佛大學的培訓計劃。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