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石泰峯最可能的前途是一屆“二線”副國級職務

2021.11.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石泰峯最可能的前途是一屆“二線”副國級職務 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峯。
(視頻截圖)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石泰峯“超齡服役”是在等待晉升副國級?》中已經介紹過了,去年的那次因爲強推漢語教學引發的蒙古民衆抗議運動終於還是被打壓下去,石泰峯功不可沒。在習近平眼裏,石泰峯被他安排到內蒙古主政後,至少在兩件大事上沒有令他習近平失望:其一,是所謂“倒查二十年”的區域反腐運動;其二,就是在蒙古族中小學生中強推漢語教學的中央政策,終於得到落實。現在我們就來分析,習近平可能會以什麼形式犒賞他石正峯。

首先需要分析的就是既將在本月下旬至十二月初召開的內蒙古自治區第十一次黨代會上,是安排石泰峯連任,還是已經爲他安排好了繼任人,我們外界暫時還無從知曉。正在北京出席今天開始上演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的石泰峯待會議結束返蒙之後,自治區的黨代會就要開始上演了。

依照慣例,中共每屆黨的全國代表召開之前,大部地方省級黨代會都會先走一個程序。也有各別省級黨代會是在當年召開的黨的全國代表大會結束之後再上演,比如北京市的歷屆黨代會就是如此。

距現在時間最近的例子是上個月召開的中共裝新疆自治區第十次黨代會上,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自治區黨委書記的,已滿六十六歲的陳全國被安排連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陳全國之前的兩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當時也都是以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但這兩個人都是在當屆的全國黨代會召開之前,先行被免去地方黨委書記的實職,然後再被安排一個某中央黨務部門的暫時性職務,直到當屆全國黨代會召開之後,被安排退休或者出任不是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出任的副國級二線職務。

正是因爲有兩個前任的比較,所以外部評論界纔會在陳全國被宣佈連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的消息傳出後,傾向於相信此人不但不會在明年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退休,而且還會被安排更重要的職務,甚至不排除晉升正國級,進入政治局常委序列的可能。

關於陳全國的政治前途,我們日後還會有專門文章分析。

當然,因爲陳全國是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地方黨委書記的,而副國級以上官員本來就不受65歲的封頂年齡限制的。從這個角度分析,與目前只是正省部級的石泰峯似無可比性。但是,陳全國目前被安排繼續留任地方黨委一把手的實職的目的,顯然是一個他在明年二十大上不會退休的信號。與之同理,如果石泰峯會在即將召開的內蒙古自治區黨代會上被安排連任的話,那個這個“連任”肯定也是臨時性的,目的就是要讓他在一個實權職務上等待明年的中共二十大,或者是後年的全國“兩會”召開時晉升副國級。

假如這位石泰峯在連任了地方省級黨委書記的前提下,在明年的二十大上雖然被安排進大會主席團名單,但卻沒有被安排連任中央委員,那麼他的日後政治出路之一,就是在後年召開的全國“兩會“期間被安排一個全國政協副主席的犒賞性職務。一個很值得借鑑的例子就是,現在正在秦城監獄裏服刑的前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

和石泰峯一樣,這個蘇榮也曾經當過中央黨校的副校長,不過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時間。

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Public Domain)
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Public Domain)


2012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大上,時任中共江西省委書記蘇榮是大會主席團成員之一,但沒有被安排連任中央委員。2013年3月,在他被安排爲全國政協副主席之後,纔回到江西向新任省委書記交班。副國級的職務坐了一年多的時間,蘇榮便被中紀委宣佈“接受組織調查“,其實就是變相收監。

2014年06月25日,全國政協十二屆常委會第六次會議宣佈了免去蘇榮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職務、撤銷其全國政協委員資格的決定。接下來,經過了長達兩年半時間的中紀委調查和司法機關運作,直到2017年1月下旬,蘇榮才被以受賄、濫用職權、鉅額財產來源不明案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此時的蘇榮雖然已經被開除黨籍,但仍然是被早已經深深地融化在血液裏中共“黨性”所驅動,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

當然,這位蘇榮當時的政治資歷是決定他被犒賞一屆副國級職務的主要因素。當時的他已經連任過兩屆中央候補委員,兩屆中央委員,而且還先後出任過三個省份的省委一把手。

而與蘇榮相比,石泰峯的最主要優勢是他被習近平非常器重的“黨內理論工作者”身份和他在內蒙古自治區任職期間的立功表現。所以,也不排除他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並不連任中央委員,但在後年的中共“兩會”上被安排進全國人大,擔任一屆副委員長兼祕書長的可能性。

正常情況下,全國人大的祕書長如果由副委員長兼任的話,那麼這副委員長並不是第一副委員長。而依照近二十年來的慣例,全國人大里只有排名第一的副委員長,也就是主持常務工作的副委員長是由政治局委員出任。

總之,地方在位的省級黨委一把手裏,凡是在某屆全國黨代會召開之前即年滿或者年近65歲,但已經被內定會在次年三月的全國“兩會”上,被犒賞一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或者全國政協副主席者,都不會在這屆全國黨代會上被安排連任中央委員。除非是被內定爲下屆全國人大的第一副委員長。

當然,也不能排隊的另外一種可能就是,中央已經內定了一個石泰峯的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繼任人選,只等十九屆六中全會開過之後,即令此人隨石泰峯一起去呼和浩特等待自治區黨代會的召開。但如果從“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的角度,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值得分析。

筆者仔細對比過去二十多年來的中共省級黨委一把手換人換馬的不同運作方式,中途因“故”突然換人的例子衆多,但不適於對比目前面臨是否連任的石泰峯。

自中共政權,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實行黨內的無記名投票選舉之後,黨的全國和地方各級黨代會上,都出現過“組織上”安排的候選人因爲得票數不夠而落選的“民主事故”。中央一級的“黨內民主事故”,最經典的首先是十三大上的黨內左王鄧力羣因爲落選了中央委員,所以被內定的政治局委員安排因此而不可能被落實。

地方上最早的“黨內民主事故”,則是發生在當年的黨內第二元老陳雲的長公子陳元身上。

20多年前,筆者即已經在《中共太子黨》一書中詳細介紹過陳元在北京市黨代會上落選黨委委員的經過。

話說早在1984年,陳元即被安排從東城區委書記升任北京市委常委兼北京市商貿部部長和市體改委的常務副主任。市體改委主任由時任北京市市長陳希同兼任,體改委的實際工作都是由陳元主持……。

中共十三大開過後一個月,1987年12月,北京市召開了該市黨的第六屆代表大會。之前,中組部已經把陳元列爲市委副書記候選人。但他要得到這一職務,必須先要當選爲中共北京市委委員纔行。

在此之前,剛剛開過的中共全國第十三屆代表大會,第一次實行了黨的中央委員無記名投票和差額選舉,所以北京市在地方的黨代會中必須仿效。首先要在700多名黨代表中選舉50名中共北京市委委員,而候選人是55人。然後,在50名當選者中產生出11名常委(此前一屆北京市委是15名常委)。只有過了這兩關以後,纔可以在常委的“內部分工”中,按照“組織需要”當上副書記。而當時的陳元在55名市委委員候選中人得票數到數第二,自然落選。

無奈之下,當時的中組部宋平纔將陳元“平調“爲央行副行長。

試想,當時的陳元畢竟已經是上屆的北京市委常委,但仍然難逃在黨代會上被無記名投票淘汰的命運。那麼如果在一個省級的黨代會召開當天,才宣佈把一個剛剛從中央空降的、內定的繼任黨委一把手的名字放進黨委委員候選人名單,“政治風險“該有多大?

所以近些年來,如果某省級黨委書記因爲年齡或者其他原因不被考慮就地連任的話,中共當局大都是趕在該省或自治區及直轄市的黨代會召開的數月內,完成這個黨委書記職務的“新老交接”。新任黨委一把手在這個崗位上過度數月之後,由他本人親自主持新一屆黨代會,這樣一來,他本人即使會在自己親自主持的新一屆黨委委員的選舉中丟票,也不至於丟得太慘,基本上能夠保證順利“當選”。

從如上分析的角度出發,再參考新疆的陳全國剛剛在該自治區的黨代會上被安排“連任”的先例,本月下旬的石泰峯被先安排連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以求過度的可能性不是沒有。

當然,中共當今聖上“不信邪”,打破“慣例”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更何況,現在的中共各級黨幹至少在表面上都要比當年的胡趙時代和江胡時代聽話得多,“黨內民主事故”再次出現的機率也自然會小得多。在此前提下,即使習近平下令由石泰峯主持的內蒙古第十次黨代會上“選舉”一個“空降”過去的新人爲新一屆自治區黨委書記,大多數黨代表也都會在自己的選票上表現自己“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自覺性了。

假如出現了這種情況,那就要看石泰峯會被如何安排其下一步:如果只是被安排一個暫時性的全國人大某專門委員會副主任,那麼未來二十大之後晉升副國級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沒有。

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峯。(江蘇政府網)
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峯。(江蘇政府網)


凡事皆有例外,無論可能性有多大。所有因爲年齡原因退居二線之後的前省級黨委一把手又被重新委以重任的情況,只在習近平任上發生過。比如,1954年出生,先後擔任過青海和山西省委書記的駱惠寧,本來已經在其年65歲生日過完一個月的2019年11月,被宣佈了“因年齡原因”不再擔任省委書記職務,一個月之後即已經被宣佈出任了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二線職務,居然在擔任了這個二線職務才兩個月之後即被重新啓用,委以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主任要職。

而駱惠寧擔任目前職務的頂頭上司,以全國政協副主席兼任中央港澳辦主任的夏寶龍,更是“退居二線”後又“重返一線”,並晉升副國級的特殊人物。

1952年出生的夏寶龍早在中共十九大召開的前半年,即2017年4月,即已經被宣佈“因爲年齡原因”不再擔任中共浙江省委書記。 當時的中共官媒在同一天時間宣佈了他已經被安排爲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當年十月召開的十九大上,夏寶龍自然沒有被安排連任中央委員。

接下來的2018年3月14日,66歲的夏寶龍意外地被宣佈“當選”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祕書長,晉升副國級。當時即有外媒評論指出:在退居二線、不再擔任中共中央委員之後,還能當選全國政協副主席職務並且兼任全國政協祕書長,這在中共高層相當罕見。

2020年2月,中共當局又對外公佈夏寶龍兼任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一職,同時擔任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其全國政協的祕書長兼職則被免去。

而如上無論是蘇榮還是夏寶龍的例子,都證明了習近平給石泰峯委以下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