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公安部的雙首長制與王小洪的政治未來

2021.11.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公安部的雙首長制與王小洪的政治未來 公安部黨委書記王小洪。(Public Domain)
(Public Domain)

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現任高檢高法領導人的仕途應該都已經封頂》刊登和播出的當天,習近平當局即對外宣佈了由王小洪擔任公安部黨委書記,趙克志“不再擔任”的消息,立刻引起外部世界的強烈關注。總部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的報道題目是《中共二十大布局:接棒趙克志 王小洪打破慣例更進一步》;法廣的報道題目是《王小洪接掌中共公安部黨委書記 料將出任部長》……。更多的外部中文網媒則使用了“公安部人事大地震”之類的聳動標題博讀者眼球,認爲這意味着趙克志“被當局削權”。

多維新聞網的報道文章在內文裏更沒有說明打破的“慣例”是什麼,所以被讀者留言批評說:“標題點出了新聞點,但文內隻字不提,何爲慣例,如何打破?”。

而依筆者的理解,該文章作者筆下的所謂“打破慣例”應該是指王小洪已經被習近平安排“提前接班”,而不象過去那樣是“按部就班”。但筆者更傾向於相信,如此安排的首要目的是要在公安部從此開始實行所謂的“雙首長”制,即部長和黨委書記分別由兩人擔任。

在中共國務院的組成部門中,大多數部門的行政首長同時擔任部門黨組書記(黨委書記),少數是雙首長共同負責制。最典型的是外交部和央行;司法部曾施行過一段時間的雙首長制,不久前又恢復了單一首長制。

在中共政權“文革”之前,一些國務院部門實行“雙首長”制的唯一原因是該部門的行政一把手是“黨外人士”,所以同一部門的黨委書記也好,黨組書記也好,自然只能由一位中共黨員幹部出任。

而從鄧小平開始之後,若由“黨外人士”出任國務院某部門行政首長時,同一部門的黨組書記需由中共黨員擔任。形成“雙首長制”的例子不多,比如,2007年4月,萬鋼出任科技部部長,在他擔任或者兼任科技部部長期間,該部的黨組書記先後由李學勇、王志剛擔任。再比如,2020年4月,黃潤秋出任生態環境部部長,同時擔任九三學社第十四屆中央委員會副主席的他,是目前國務院組成部門中唯一的民主黨派部長。而該部的黨組書記則是由原來擔任新疆兵團政治委員兼新疆自治區委副書記,當時已經是正部長級的孫金龍擔任。

而行政一把手本人就是中共黨員,但也因爲“工作需要”而施行“雙首長制”的國務院部委中,外交部的“雙首長制”由來已久。1997年唐家璇接替錢其琛任外交部黨委書記,1998年接任部長職務,部長和黨委書記由其“一肩挑”。2000年,唐家璇卸任黨委書記,自此外交部就又開始了實行黨政“雙首長制”。

衆所周知,目前的外交部仍沿用黨政“雙首長制”設置,地方黨委組織部長和中組部副部長出身的齊玉任外交部黨委書記,“業務幹部”王毅則以國務院委員身份兼任外交部部長。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師張克曾對記者介紹說: “雙首長制”的分工一般就是黨組(委)書記分管黨務、人事,其餘的業務、行政工作由行政一把手負責。具體到實際工作層面,張克有一個更細節的解釋,說是一般部委裏面有兩個最重要的會議:一個是部務會,一個是黨組(委)會。以前這兩個會議有可能一起開,但從嚴治黨之後,要求不能以部務會的形式代替黨組(委)會,也就是說重大事項、人事安排不能再在部務會上討論,必須在黨組(委)會上討論。

就以外交部爲例,部長王毅說起來是副國級待遇,是以國務院國務委員身份兼任外交部長,而部黨委書記齊玉則只是正部長級。但是,在召開部務會議時,王毅是主持會議者;但在召開黨委會議時,主持人就是齊玉了。換句話說,作爲部黨委書記的齊玉,隨時是要從政治保障和組織保障的角度制約王毅的。

再說如今的公安部,在王小洪被任命爲公安部黨委書記之前,該部還從來沒有過部長和黨委書記分別由兩個人擔任的情況發生,雖然地方縣至省的三級公安局都象軍隊一樣設有政委。

遠的不說,就從已經被習近平安排到秦城監獄裏“安享晚年”的周永康說起,從他開始再到孟建柱 、郭聲琨,以及目前的 趙克志,都是在當年召開的那屆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閉幕之後,被同時宣佈爲公安部長和黨委書記的。他們幾人的最典型特點就是全部都是從未當過半天警察或者警官,甚至在中共政壇內都從來沒有過分管政法工作經歷的地方黨委書記出身,生平第一次穿警服就直接是總警監銜階了。

所以,假如在習近平的心目中王小洪已經是下屆公安部長的不二人選,那麼屆時他將打破的“慣例”之一,就是公安部長不從本系統的“專業”幹部中產生的“慣例”。

不過,即使接任下屆公安部長,也還是一年之後的事情,本來已經是正部長級待遇的常務副部長的王小洪此番突然被宣佈爲部黨委書記,依筆者之見並非是所謂的“提前接班”。幾乎可以肯定,一直到明年十至十一月的中共二十大閉幕之前,無論是王小洪還是其他什麼人,都沒有可能會被“提前”宣佈爲公安部長的繼任人選 -- 除非趙克志被中途宣佈“接受調查”。此番王小洪被安排接任趙克志的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之後,公安部的部務工作仍然還是由趙克志以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的身份繼續主持,很可能意味着從此之後的公安部就如外交部一樣,一屆接着一屆都會延續雙首長制了。

說起所謂的雙首長制,就不能不提一句毛澤東的所謂“支部建在連上”。當年毛澤東打天下起家階段,因爲所謂“秋收起義”失敗後進行了所謂“三灣改編”,從此提出“黨指揮槍”的制度。這是爲“雙長制”伊始。

部隊的軍政兩名主官都是部隊的首長,同在部隊黨委領導下分工負責,只是分工不同,沒有所謂的“一把手”。軍事主官管軍事與行政、後勤、裝備,屬於管“事”;政治主官管部隊的思想政治情況,屬於管“人”。

也就是說,中共軍隊沿用的雙長制並沒有所謂的“一把手”和絕對的職務“核心”。這方面與地方黨委書記與同級行政一把手之間的關係並不相同。在地方上,從來都是稱“黨政領導人”,“黨”在前,“政”在後。但在軍隊裏則正好相反,從來都是稱“軍政首長”,即軍事主官在前,政治主官在後。

而截止目前的中共地方各級公安局裏,也都是局長排名在前,政委排名在後。

而與軍隊系統不同的是,軍隊團以上的黨委裏,都是政委任黨委書記,同級軍事主官任黨委副書記。地方公安局裏,則都是局長任黨委書記,政委是副書記。

現如今公安部開始施行雙首長制,黨委書記是正部長級,而部長是副國級,完全是在比照外交部。即因爲部長是副國級,而黨委書記是正部長級,所以部黨委內乾脆不設副書記。

而在地方各級公安局系統內,因爲廳局長都是比同級的政府其他各廳局的廳局長高半格,而廳局政委則是與同級政府內的其他各廳局正職領導人平級,比如某省公安廳長是副省級,而且往往都還是以副省長身份兼任,但該公安廳的政委則只是正廳級。在此前提下,由政委出任黨委書記 ,同部門的廳局長出任副書記的安排顯然是不合適的。

但可以預想的是,因爲公安部已經在實施雙首長制之後,部長即不在黨委內擔任職務,日後的地方各級公安廳局也會照此辦理,陸續安排政委擔任黨委書記,而廳局長則不在黨委任擔任職務。

政評人士唐靖遠認爲:王小洪任公安部黨委書記,這顯示從現在開始到習近平達成二十大連任之後,他的重心是放在進一步整肅反對派,鞏固他的權力。他將用政治高壓來取代司法治理,建立一個類似毛澤東當年那樣的先軍、先警政治色彩的統治體系。

同時,也有其他評論人士特別注意到了中共公安部日前修訂了警察誓詞,從原來的“做到對黨忠誠”,改爲“擁護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從“維護社會大局穩定”,改爲“捍衛政治安全”。

而正是在如上大背景下,公安部實施雙首長制,是如同“黨指揮槍”一樣的“黨指揮警”需要,是警察隊伍政治化的大勢所趨。

就在王小洪被宣佈爲公安部黨委書記的三天之後,幾家中國內地網絡媒體又同時特別關注到了王小洪亦被增補爲中央政法委委員。於是,更被外界一些政評論人士認爲是“提前接班”的訊號。

其實,王小洪即使未被任命爲公安部黨委書記,或者說公安部未施行雙首長制,他作爲公安部的正部長級的常務副部長被安排進入中央政法委也是有先例可循的。

在此次王小洪的名字被列入之前,本屆中央政法委的副書記和過去一樣,都是由公安部長兼任。而委員中除了最高法院院長和最高檢察長兩個副國級,也還包括了司法部長、國安部長、武警司令、中央軍委政法委書記以及祕書長等數人。

而上屆,也就是孟建柱擔任書記的那屆中央政法委中,除了時任公安部長郭聲琨兼任副書記,委員中還有一個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兼部黨委副書記的李東生。李東生被下獄之後,傅政華則是以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身份,成爲中央政法委委員。

當然,筆者說王小洪此番出任公安部黨委書記職務並非是“提前接班”,而是意味着公安部雙首長制的開始,並非是說王小洪在明年二十大以後也沒有接班趙克志部長職務的可能。

不過,王小洪是習近平的親信,習近平對他王小洪政治上放心是毫無疑問。但同樣被習近平政治上放心的,已經在中央司法系統佔居重要崗位或者具備長期司法工作背景而已經被習近平委以封疆大吏的二十大待晉升官員有一大票。假如習近平在通盤考慮二十大高層人事時,仍然打不破副國級的公安部長職務都是被用來給封疆大吏進行政治犒賞的政治迷思,那麼屆時的王小洪雖然也有可能晉升副國級,但下屆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的寶座還是輪不上他坐。

正如筆者在過去文章中已經分析過的,雖然現任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在未來二十大上或者二十大之後的後年兩會上,被習近平犒賞一屆副國級職務幾乎是可以肯定的,只是具體去向不明。但是,如果下屆公安部長還是會依照“慣例”從地方省級黨委書記中產生的話,幾乎肯定會落實到應勇頭上。

不過,正如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分析過的那樣,從年齡角度分析,現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和公安部長趙克志勢必雙雙退休。所以,從周永康以來的上屆公安部長遞升下屆政法委書記的“慣例”已經無法繼續,而時事評論人士唐靖遠更是把王小洪看好爲下屆中央政法委負責人。他表示,“王小洪以公安副部長接任黨委書記,很有可能是爲20大接任政法委作鋪墊的,這意味着習近平決心要把刀把子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

照理說,安排一個已經是正部長級的幹部晉升副國級都屬於“逐級提拔”,但是,如果在未來二十大上安排王小洪晉升政治局委員和書記處書記同時,兼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那就會給黨內、黨外以“越級晉升”的印象。因爲他目前的職務和中央政委書記之間,畢竟還隔着一層公安部長兼政法委副書記。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