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終於徹底剿滅了中央政法委裏的“孫立軍政治團伙”

2022.11.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終於徹底剿滅了中央政法委裏的“孫立軍政治團伙” 2022年9月23日,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公安部前副部長孫力軍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CCTV via AP

隨着陳文清以二十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央書記處書記身份出任新一屆中央政法委書記,王小洪以中央書記處書記身份成爲唯一的副書記,有嚴重“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之嫌疑的原第一副祕書長白少康的名字也和趙克志的名字一起消失。至此,中央政法委的副祕書長們也全是習近平和王小洪的政治親信了。

 一個月前,就在中共二十屆一中閉幕的次日,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及時發表了《陳文清的"入局"與習近平的"警察治黨"》一文,提醒讀者和聽衆們關注二十屆一中全會上出臺的“新一屆黨中央領導機構”的重要看點之一,就是習近平不但要“警察治國”,甚至還要“警察治黨”,居然在二十屆中央書記處裏同時安排進去了三名職業警察。除了時任國家安全部部長、便衣警察頭子陳文新,還有公安部部長兼黨委書記、制服警察頭子王小洪和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劉金國。

在此之前,中共歷屆中央書記處的書記羣裏,如果有,也只有一個警察頭子。而且當時無論是在中央書記處,還是在中央政治局,或者國務委員裏的這些個“警察頭子”們,還都不是職業警察出身。各位看官和聽衆不妨回顧一下,無論是周永康、孟建柱,還是郭聲琨、趙克志,哪個不是“半路出家”?全部都是此前從未穿過半天警服,從省委書記位置上調任了公安部長,直接掛銜總警監。而現如今的二十屆中央書記裏的三名“警察書記”,個個都是警齡幾十年,而且全部都是從基層派出所的普通警員或者基層公安局負責人一步步爬升上來的。

就在我們如上內容發表後的第二天,央政法委官網中國長安網對外發表消息,宣佈由新“當選”爲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的陳文清接任中央政法委書記。

此消息發表的次日,該網站更新了中央政法委“領導機構”欄目。除了原政法委委員陳文清成了政法委書記,取代了郭聲琨。在把公安部黨委書記和公安部長職務陸續交給王小洪之後,到二十大召開時仍然還是以國務院國務委員身份兼任中央政法委第一副書記的的趙克志的名字去掉了,王小洪成了僅有的一名副書記。也就是說,如今的新一屆中央政法委的書記和副書記,均是中央書記處書記。

而王小洪的名字之下的所有中央政法委委員的排名則是二十大上繼任中央委員,二十大開過之後,仍然需要留任最高法院院長和最高檢察長到明年三月全國“兩會”召開的周強和張軍,繼而是在二十大上由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晉級爲中央委員,已經擔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職務近五年的陳一新。不過其中央政法委祕書長職務後面註明了一個“兼“字,因爲他此時也已經被對外宣佈了接替陳文清升職後空出的國家安全部部長職務。

陳一新的名字之後,依序是司法部部長唐一軍,中央軍委政法委書記王仁華,武警部隊司令員王春寧。

如上人等,只有唐一軍一個未能在二十大上名列中央委員名單。箇中原因,留待本專欄下篇文章再做詳細的介紹和分析。本文着重介紹和分析新一屆中央政法委三個副祕書長。排名順序是誾柏、王洪祥和林銳。

我們在本專欄11月1日發表的文章《習近平借二十大換屆完成了對孟建柱餘黨的清洗》一文中已經向讀者和聽衆們分析過,現如今的陳一新,二十大前在中央政法委委員中排名在他之下的陳文清成了他的頂着上司,他本人則是在被宣佈接替陳文清國安部長職務之後,政法委祕書長成了他的兼職。至於這個政法委祕書長和國家安全部長由一個人擔任的情況是否會長期持續,可能性不大。

已經有中共內部人士在二十大召開之前,即已經把未來陳一新政法委祕書長職務的最可能接班人選放在了新任副祕書長誾柏身上。

二十大召開之前的七月中旬,中國長安網“領導·機構”一欄更新顯示,誾柏任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景漢朝不再擔任。

此番被去職的景漢朝已經在這個職務上坐了五年多,擔任這個中央政法委祕書長職務之前是平級的最高法院副院長。

從表面上看這是一次正常的人事更替,1960年出生的景漢朝已經62歲,按照副省部級60歲封頂的年齡規定,已經是“超齡服役”兩年整了,不進則退。其實不然。

事實上景漢朝此前是在孟建柱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時被從最高法院系統提升爲政法委副祕書長的。日後雖然沒有在孟建柱退位的十九大上進入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委檢查委員會,但卻是在2018年3月召開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上被安排爲全國人大常委和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社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官至正省部級。同時還繼續擔任着2017年3月上任的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官遴選委員會副主任。

所以,如果是正常情況下的按部就班的話,這個景漢朝即使不被進一步提拔重用,退休年齡也應該是65歲。62歲上被宣佈免去已經擔任了5年多時間的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職務之後便再未公開露面,據信應該也是被列爲“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嫌疑成員”之一處於被內部審查階段。

而當時接替景漢潮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的誾柏是目前的中央政法委系統中最年輕的一個。他1969年生,雲南省納西族人,此前是從雲南省跨省交流到青海的,到青海之前的最高職務是正廳級的雲南省政法委副書記省維穩辦主任,以及迪慶藏族自治州州委書記。2016年1月調任青海之初即被宣佈爲爲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候選人和黨組書記,從此官至副省部級。

此後的誾柏先後擔任了青海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黨組書記,青海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青海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海西州委書記、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黨工委書記,青海省委常委兼省委組織部部長和政法委書記,青海省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書記和省行政學院院長,青海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等職務。

筆者第一次注意到誾柏這個名字,是去年年中習近平到青海省考察之後不久的事情。一位在當地任職的幹部對外透露習近平在這次考察期間對誾柏的評價頗高,考察行程中還專門抽出十幾分鍾聽誾柏講他本人所屬的納西族和雲南境內藏區的情況。聽誾柏說自己是1969年生人,習近平還鼓勵了他一句:“年輕有爲,好好幹!”

2022年5月26日下午,中共青海省第十四次代表大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在西寧召開,誾柏“當選”爲省委專職副書記。

從跨省“交流”到青海之後在青海省委內被頻繁更換重要職務的情況說明,當時的誾柏是被當成就地晉升爲省長的方向培養的,但在剛剛被宣佈爲青海省委專職副書記不再兼任政法委書記之後,又因爲其在雲南和青海兩省的長期政法工作經歷,被認爲是留在政法系統內更爲合適,這纔有了調升中央政法委的機會。

說起來,如果是繼續留在青海省委專職副書記位置上的話,那麼他誾柏在二十大上會進入中央候補委員序列。而調升中央政法委後,雖然暫時還是副省部級待遇,但卻在二十大上被安排成了中紀委常委,二十大閉幕後,又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陳一新爲國安部長的同時, 被任命爲國家監察委員會委員。正式晉升正省部級;

10月19日,中共二十大開幕的次日,大會新聞中心舉行的記者招待會是由誾柏以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身份,率領最高法院黨組副書記、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院長、一級大法官賀榮,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分管日常工作的副檢察長、一級大檢察官童建明,以及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國家移民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許甘露和司法部黨組成員、副部長左力等人,向記者宣佈所謂圍繞“黨的十八大以來,在習近平法治思想的指引下,我們在法治中國建設領域取得了五項重要的成就”。

這裏的賀榮和童建明都已經在二十大上被安排爲中央委員。而誾柏同時被任命的中紀委常委待遇,說起來是相當於中央委員,但最高法和最高檢無疑是被置於中央政法絕對領導之下的。

到二十大和二十屆一中全會閉幕爲止,此前於2017年初與景漢朝一起被孟建柱任命爲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的白少康仍然還是第一副祕書長,新來者誾柏排名在他之後。

我們在過去的節目中也已經介紹過這個白少康。說起來他還還是李克強以及如今已經在二十大上高就政治局委員和書記處書記兼中央統戰部長的石泰峯的北京大學法律系的學弟,比如上二人晚兩年入學。

北京大學法律系畢業後,據這個白少康當年的一位同班同學介紹,當年的白少康畢業時居然選擇了同校同系同學們大都看不起的警察職業,主動要求“從哪裏來,回哪裏去“,到家鄉陝西省公安廳刑偵處當了一名普通刑警。但也因爲他的北京大學法律系的亮眼學歷,所以省廳領導對他很器重,令他很快就從副主任科員、副科長、科長、副處長,省廳刑警總隊副總隊長、省廳刑警總隊政委、省公廳刑事偵查局副局長、政委等職務上一路遞升,2006年即已經升任陝西省公安廳副廳長、黨委委員。同學們日後聚會時,都感慨“還是白少康聰明”。

2010年3月,白少康獲得了時任公安部部長孟建柱的器重,從副廳級的省公安廳副廳長升任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局長,但在這個位置上只停留了一年半時間,即又被孟建柱安排爲公安部局級崗位中最重要的一局(國內安全保衛局)局長,同時兼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長。當時的頂頭上司是部領導中分管國保,原本就是一局局長出生身的陳智敏,以及公安部裏當時號稱周永康第一親信的是部黨委副書記、副部長兼中央601辦公室主任李東生

日後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李東生被判15年,陳智敏也被免職,但在周永康倒臺之後公安部的第一輪大清洗過程中,白少康不但全身而退,而且還被孟建柱向中組部提名爲上海市市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兼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不久後又依被慣例被安排爲上海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和黨委書記。而接替他白少康公安部一局局長兼二十六局局長職務的不是別人,正是孫力軍。

接下來,趕在十九大上退位並交出中央政法委書記職務的孟建柱搶在十九大召開之前的2017年4月把白少康召回京城,委以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職務,同時兼任政法委機關黨委書記。

中共十九大上,孟建柱被宣佈退休,白少康被安排爲十九屆中紀委常委。但是在次年3月召開的全國兩會上把時任政法委祕書長汪永清安排爲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同時,習近平卻沒有依照孟建柱的“遺願”行事,沒有安排把在十九大上已經被安排爲中紀委常務委員的白少康遞升,而是把時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陳一新調升政法委祕書長。

此後的白少康甘居“後來者”之下,一路配合過來,表面上看是相安無事,但就像我們過去文章中所分析的那樣:隨着孫力軍被查,此前每個曾被孟建柱和孫力軍看好並提拔上去的幹部都成了被逐一重點審查的可疑對像,每個人都有可能被打入“孫力軍政治團伙”。

果不其然,1962年出生,今年才滿60的白少康未能在二十大上連任中紀委委員和常委。在決定二十大人事名單過程中,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出身的劉金國出生於1955年,不但留任中紀委常委,而且還晉升爲中央書記處書記和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與白少康同齡或者還比他年長的張升民肖培喻紅秋傅奎都連任了常委和副書記,新當選的副部長級的中紀委委員中也有好幾個都是和他白少康同齡。比如王愛文、許羅德、侯凱。

接下來,隨着陳文清被對外宣佈接替中央政法委書記職務,新一屆中央政法委領導機構名單上,白少康的名字已經不見,頂替了他中紀委常委席次的誾柏也頂替了他中央政法委第一副祕書長的排名。

到此爲止,習近平算是徹底剿滅了中央政法委系統裏的“孫立軍政治團伙”。

與此同時,繼續留任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的王洪祥和林銳則都是福建背景。王洪祥是今年4月從福建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位置上平調到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的。而今年5月才從公安部副部長改任中央政法委副祕書和的林銳則是從福建省的基層警員起家,日後追隨王小洪一路晉升上去的。詳細的內容,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介紹。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