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被習近平委以“閒差”的汪永清能否“鹹魚翻生”?

2021.12.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被習近平委以“閒差”的汪永清能否“鹹魚翻生”? 中國政協副主席汪永清。
全國政協網

我們本專欄的上一篇文章《國安部長陳文清比政法委祕書長陳一新更有晉升前途》中,分析了在中共中央政法系統內被習近平所信任和依重,到明年二十大召開時仍還具備年齡優勢的現任正部級或者已經是副國級的待晉升或者待留用的官員有好幾位。

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網》曾在今年7月4日發表文章《中共二十大後的“刀把子”握在誰手》。文章作者推舉出了多個下屆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人選,出場次序是王小洪、應勇、周強、陳一新。

去年初,習近平下令對湖北省委改組的同時,在已經派去兩個職業警察出身的正省和副省級幹部應勇和王忠林分別接任湖北省委書記和武漢市委書記的同時,還特別安排了中央政法委祕書長,曾經擔任過武漢市委書記的陳一新以“欽差大臣”身份坐鎮武漢,與應勇和王忠林共同依“法”治省。

這位陳一新本來是被時任浙江省委書記張德江看好的幹部。2002年中共十六大開過後,在與習近平交接工作過程中,張德江特別向習近平強調了陳一新的“刀筆”功底,說咱們浙江省委裏有“兩枝筆”,一枝是省委宣傳部長陳敏爾,另一枝是省委辦公廳副主任陳一新。

日後在陪同習近平到浙江各地視察工作時,交談中知道陳一新是師範專科學校物理系畢業生,習近平好奇地問他,一個理工男怎麼練出了這麼好的文筆?陳一新表示,這得益於自己酷愛讀書,下鄉插隊時也樂此不疲。由此一下就接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從那以後,習近平把陳一新視爲“知音”,時常向他回顧一番自己的梁家河知青經歷。

接下來,習近平便把陳一新就地提升了正廳局級的省委副祕書長,繼而又讓他兼任了省委政策研究室(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和省委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日後習近平被“定於一尊”,又將當時已經是浙江省委常委兼溫州市委書記的陳一新調到自己身邊,足見對這個陳一新是器重和信任有加。

不過,相比於同樣是當年在習近平身邊工作過的陳敏爾和蔡奇,陳一新的被提拔並不算快。2014年,蔡奇被從浙江省委常委、副省長位置上調赴北京,在習近平身邊擔任了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暫時還是副省部級;但幾個月後,即被宣佈爲該辦公室“主持常務工作的副主任”,並被中組部同時宣佈“明確爲正部長級”。

而比蔡奇晚一年從浙江省委奉調進京的陳一新,入京之始,即被任命爲“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但卻仍然還是副省部級。而在此之前擔任這個辦公室專職副主任的穆虹卻是正部長級。深改辦的職務只擔任了一年,陳一新即於2016年底被習近平外放至湖北,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並在此職務上被安排爲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而和他一樣在十八上連個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的蔡奇,卻能夠直接跳升爲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

2018年3月,時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已經連任十八和十九兩屆中央委員的汪永清被意外地安排爲全國政協副主席。只在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位置上坐了15個月的陳一新二次進京,接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職務。

說起來,這個陳一新在此之前從未有過政法系統的工作經歷,甚至連與之密切關係的紀檢部門的工作經歷都沒有過。在他陳一新之前的汪永清,雖然是從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 主任位置上平調至中央政法委祕書長的,但這個汪永清當年是正牌的吉林大學法學院本科畢業生和北京大學法律系的在校研究生;研究生畢業即長期在國務院法制辦任職;在擔任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期間,還在職攻讀了吉林大學的法學博士研究生;獲得博士學位後,在擔任國務院副祕書長期間的主要分工就是協調國務院相關部門與中央政法委之間的工作和業務關係。在擔任了中央政法委祕書長之後,他的國務院副祕書長職務也是同時兼任。

2018年3月的中共十三屆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換屆會議召開之前,雖然中共黨內黨外都無人預測到陳一新會入主中央政法委,但當時已經有很多媒體都預測汪永清在這次兩會上會官升一級,出任新一屆最高檢察長。最終,他被安排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二線職務”,委實出人預料。

當時一篇爲《汪永清曾傳是接班系官員 意外轉入政協閒職》的外界評論文章中說:汪永清還不足60歲,這麼快進入被認爲是養老閒職地的政協,比較令人意外。而汪還曾被傳出,屬於中共之前確定的預定接班人羣體成員之一。

該評論文章引述了一家港媒2016年4月號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居然把汪永清列爲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所謂“建議名單”。這當然是無稽之談,因爲像中共十七大上,習近平和李克強由上屆普通中央委員躍升政治局常委的情況畢竟特殊。習近平當政時間,顯然是再無任何必要令一個十八屆普通中央委員直升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國政協副主席汪永清。(Public Domain)
中國政協副主席汪永清。(Public Domain)


如上文章還認爲,汪永清最終失勢於習近平是因爲他被習近平認定,“從根本上說是周永康、令計劃的人”。說是當年周永康下臺前,安排周本順到河北省當封疆大吏後,又選中時任中直機關工委副書記的汪永清接替周本順,出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而當時大權在握的令計劃是推薦者之一。

該文章還詳細介紹說:2014年1月,正當周永康的心腹、公安部副部長、610辦主任李東生落馬之後,以及周永康已被祕密控制期間,公安部長郭聲琨和政法委祕書長汪永清均公開與周永康進行切割。汪則高調發聲,“效忠習近平”。當年7月29日,周永康正式被通報落馬……。

不過僅從邏輯角度分析,這個汪永清肯定是已經被證明了與周永康和令計劃之間絕無半點“非組織關係”,不然怎麼可能會讓他在離開中央政法委的同時還官升副國級。雖然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職務是個“閒差”,但從任何一個正省部級崗位上晉升到這一職務,至少從政治和生活待遇上都是上了一個臺階。

而筆者當年曾經聽到的與汪永清和當時的中央政法委換屆有關的內幕情況是,在薄熙來出事之前,時任總書記胡錦濤和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軍委副主席和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以及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等人,都是傾向於十八大上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換屆“人數照舊”,即維持十六大和十七大上的九人制。

但是,2012年初發生的薄熙來事件的整個過程,特別是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和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周永康的公然挺薄,引起了習近平對整個中央政法委系統的高度擔憂,想出來的解決辦法就是,不能再讓中央政法委與中央軍委和中央書記處還有中紀委“平起平坐”。意思就是,要把中央政法委降爲副國級,如此即可以順理成章地把下屆中央政法委置於總書記的直接領導之下。而在胡錦濤主政的十年時間裏,因爲中央政法委書記是政治局常委,決定了胡錦濤無法對政法工作直接發號施令。

衆所周知,從習近平擔任中共總書記開始,政治局常委會便從胡錦濤時代的九人制改爲七人制。改變之後,政治局常委裏一是沒有政法委書記,二是沒有了中央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主任。

本來,無論是九人制還是七人制,都少不了一個在總書記領導之下具體分工中央黨務工作,也就是同時兼任中央書記處書記的那個相當於副總書記的常委。九人制改七人制之後,九人制時期的那個兼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主任的常委的工作由這個“副總書記”同時兼顧就是了。而政治局常委會改爲七人制之後,中央政法委的一把手僅僅只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央書記處書記了。那麼他的頂頭上司,也就是政治局七常委內的工作分工是誰來主抓政法委?當然是習近平本人!

具體到汪永清本人,筆者比較傾向於相信的局內人的分析是,在中央政法委降格爲副國級,習近平本人在政治局常委層面實現了與此前的胡錦濤所不同的、親自分管主抓整個政法系統工作之後,政法委祕書長必然會換人。而汪永清被換上去,完全是因爲他長期的國務院法制工作的背景和他的專業出身。從中共成立中央政法委至今,其歷屆正副書記和正副祕書長中,只有一個學歷背景爲從法學本科至法學博士一通到底的,那就是汪永清。

至於在中央政法委工作五年之後沒有就地晉升一個副國級的實權職位,而只是被安慰性地給了一個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副國級職務,無論是什麼外界無法猜測到的原因,也應該和周永康及令計劃無關。不然,他的最好下場也只能是平調至一個有職無權的正部級崗位。

今年六月,筆者曾在本專欄連續發表了《最有可能晉升副國級的幾位女性中央委員》和《何立峯已經貴爲習近平第一寵臣》兩篇文章,回顧了中共上屆國務院的女性副總理劉延東當年由全國政協副主席晉級政治局,進而又在國務院裏先任一屆國務委員,又任一屆副總理的被提拔過程。以此佐證,如果習近平讓何立峯在目前的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基礎上,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晉升政治局委員,進而出任一屆國務院副總理,是有先例可循的。

此兩篇文章發表之後,即有讀者來電與筆者討論汪永清的未來。說是與何立峯同樣貴爲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比何立峯還年輕四歲的汪永清,是否有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入局,或者在後年三月的“兩會”上被委以政法系統的副國級實職的可能?

所謂“入局”,應該是指進入中央政治局,同時出任下屆中央政法委書記。而非政治局委員的政法系統的副國級實職,依照截止目前的“慣例”,只有三個:那就是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以及最高檢察長和最高法院院長。

筆者收到此問題後,追蹤了一下汪永清進入全國政協之後的動向,確定他本人在進入全國政協之後便得到了一個明確的分工,那就是分管社會和法制委員會,還有提案委員會。而何立峯的全國政協副主席不過是個掛名,從未在全國政協系統裏分管任何一項具體工作。

對中共政治和組織體制稍有常識的人士都看得明白,國務院發改委主任纔是何立峯的實責,或者說實權職務;而在被安排在這個崗位上之後,又被“奇怪”地安排爲全國政協副主席,完全是爲讓他享受副國級的待遇,而不是需要他在全國政協內具體分工某項或某幾項“政協事務”。

如此說來,當年安排汪永清爲全國政協副主席和安排何立峯爲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其後考量截然不同,兩人之間沒有可比性。未來二十大上,何立峯是否能夠官升一級是一回事,汪永清能否“鹹魚翻生”,回任一項政法系統的副國級實職是另一回事。但筆者相信,汪永清未來被“鹹魚翻生”的可能性比何立峯明年晉升政治局委員,繼而在後年三月出任一屆國務院副總理的可能性要小。更詳細的分析內容,留待下篇文章繼續向聽衆們介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