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重整旗鼓七旬後 — "聯合國軍"七十年後聚會首爾

2023.11.21
專欄 | 中國透視:重整旗鼓七旬後 — "聯合國軍"七十年後聚會首爾 2023年11月17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右五)與韓國國防部長申元植(左四)參加在首爾的韓國國防部舉行的韓國-聯合國司令部成員國防長會議之前出席歡迎儀式。
路透社圖片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李恆青先生,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

 

一、聯合國軍,集體亮相

11月14日,聯合國軍司令部成員、來自17個國家的國防部長和代表應韓國國防部的邀請在首爾舉行了一次歷史性的會議。這次會議標誌着聯合國軍司令部70年前建立以來,來自非洲、歐洲、中東、北美和南美的成員國首次齊聚一堂。

這裏有一個背景,近4個月前,7月27日,是朝鮮戰爭停戰協定簽署70週年,在平壤的金正恩迎來了俄國和中國的代表團,俄國由國防部長紹伊古率領,中國由李鴻忠率領並轉達了習近平給金正恩的信件。這是當年韓戰的一方。

而實際上,另一方,聯合國軍司令部是一直存在並運作的,其成員國多年來一直在參加美國和韓國的聯合軍事演練。

17個國家發表聲明,重申致力於幫助韓國抵禦來自朝鮮的任何攻擊。

這些國家是聯合國軍司令部(UNC)成員,這是一支多國軍事部隊,維持朝鮮半島南北方之間的停火。如果朝鮮半島爆發衝突,其成員國將協調部署武器和部隊,支持南方的韓國。

70年後,這裏就展現了當年朝鮮戰爭對陣雙方的陣勢,一方是聯合國軍,另一方是侵略者北朝鮮軍隊、中國人民志願軍和背後的支持者蘇聯軍隊。

在共產黨北朝鮮1950年6月25日悍然出兵大舉進攻大韓民國後,當時聯合國安理會有三個重要決議,82、84和85號決議,並組建了聯合國軍,抗擊北韓侵略。

82號決議

聯合國安理會第82號決議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於1950年6月25日通過的一項決議,其中要求北朝鮮立即停止侵略大韓民國以避免朝鮮戰爭的全面爆發。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以9票贊成、無反對票及一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此項決議。

84號決議

7月7日當天,聯合國安理會84號決議獲得通過。8日,杜魯門任命美國遠東軍司令麥克阿瑟爲聯合國軍總司令,“聯合國軍”正式建立。參加聯合國軍的國家有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希臘、土耳其、哥倫比亞、泰國、菲律賓、南非、埃塞俄比亞共16個國家的作戰部隊,以及意大利、挪威、瑞典、丹麥、印度5個國家的醫療隊。當時的韓國部隊也受聯合國軍指揮,而中華民國亦參與了部分聯合國軍戰俘營的管理工作。

85號決議

聯合國安理會85號決議是1950年7月30日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第479次會議通過的。這項決議授權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帶領的聯合國軍支援韓國平民,並請求各國政府、各聯合國專門機關及非政府組織支持聯合國司令部進行上述任務。該決議以9票對0票通過,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棄權及蘇聯缺席(蘇聯在1950年初曾因中國在聯合國的席位抵制出席),該國於隔月重新出席,另外因爲否決之故此後安理會討論持續遭到杯葛,美國遂引入了聯合國大會第377號決議。

1950年9月15日,聯合國軍自韓國仁川登陸,隨後揮師北上,一路勢如破竹,把北韓侵略軍趕出南越並乘勝追擊越過三八線拿下平壤。1950年10月19日晚,中共以彭德懷爲司令,中國人民志願軍祕密渡過界河鴨綠江。於1950年10月25日對聯合國軍發起突襲,聯合國軍並未料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未宣戰在聯合國軍越過38度線後就祕密出兵,措手不及,不得不向南撤退。此後,聯合國軍與大韓民國軍隊對中國志願軍與北朝鮮軍進行了長達近三年的時戰時停浴血苦戰。

聯合國第498號決議

聯合國大會在1951年2月1日以44票贊成,7票反對,8票棄權,通過第一委員會草案,成爲第498號決議,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介入朝鮮是侵略行爲,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停止對抗聯合國軍,退出朝鮮半島。但聯合國的呼籲並未獲得毛澤東統治的中國響應,殘酷的戰爭仍在繼續。

只是在斯大林死後,於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朝鮮停戰協定》,根據停戰時實際控制線在三八線附近建立了朝韓非軍事區作爲緩衝地帶,北朝鮮的實際控制領土比戰前還有所減少。目前,朝鮮半島南北雙方仍有外交衝突和軍事對峙,並且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方面的差異巨大。北朝鮮的極權專制、家族世襲和飢餓貧窮與韓國的民主自由、經濟發達、民生富庶形成了鮮明對比。

正如經歷過第五次戰役的中國志願軍老兵、軍事史作家劉家駒結合自身經歷和研究後所指出的:朝鮮戰爭是“在斯大林的指導下,毛澤東的參與下,滿足金日成吞併韓國的野心發動的戰爭”,是“一場爲了金日成‘火中取栗’的‘侵略戰爭’”,“我們中國人給他挽救了半壁河山,也留下了禍根。”同時,中國軍隊侵入朝鮮也使中國成爲聯合國的敵人,二十多年被排斥在聯合國之外,被主流國際社會孤立。甚至2017年5月年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官方網絡媒體俠客島也表示,因爲金日成要統一半島,朝鮮半島才爆發戰爭。中國捲入付出幾十萬生命,引發中美長期對抗,中國承擔了朝鮮“任性與妄動”的大部分成本。

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習近平信誓旦旦承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幾天前11月15日週三在舊金山舉行的歡迎晚宴上發表講話時表示,中國“將堅定維護以聯合國爲核心的國際體系,維護以國際法爲基礎的國際秩序,維護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爲基礎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

毛寧言之鑿鑿反駁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11月14日週二在北京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批評了聯合國軍司令部。她說:“衆所周知,所謂’聯合國軍’是冷戰產物,於法無據,早已不合時宜。有關國家打着‘聯合國軍’幌子舉行會議,挑動對抗,製造緊張,是在爲半島局勢火上澆油。中方敦促有關國家停止盜用聯合國之名謀取私利,以實際行動維護半島和平穩定。” 

毛習打架 各說各話

國際社會看不懂,究竟應當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自己的外交部發言人糾錯呢,還是應當由外交部發言人違抗上意,挑戰國家主席意志呢?

須知,一個基本的事實是:聯合國安理會第82號、84號和85號決議至今“仍然有效”,“從未被廢除”,這三個決議爲聯合國軍司令部的成立和運作提供了合法性。既然習近平聲稱中國“將堅定維護以聯合國爲核心的國際體系”,中國當然就必須維護“聯合國軍”,那麼聯合國軍怎麼會是中國外交部毛寧女士說的“於法無據,早已不合時宜”了呢?毛女士如此反對習主席,難道想爭當“絕對不忠誠”的樣板?

中國外交部,或者中國國家主席,理應站出來說明一下,以正視聽。這不是過分的要求。

三、一箭多雕  亂世砥柱

當下背景

聯合國軍與會各國代表在會議結束後發表的聯合聲明中宣佈,“如果朝鮮半島重新發生敵對行動或武裝進攻並挑戰聯合國和大韓民國安全”,各國將團結在一起。

當今世界,一片亂象,兩場戰爭——俄烏戰爭和哈以戰爭——正酣戰不已。值此歐洲與中東戰火紛飛時刻,倘若在東亞和印太地區引發戰火,世界將可能陷入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深淵之中。

事實上,確實有些軸心國政權企圖渾水摸魚,在東北亞和臺海地區搞事,挑起戰火,想趁國際警察手忙腳亂首尾難顧之機,趁火打劫,獲取軍事政治利益。

聯合國軍的意義

值此關鍵時刻,17國組成的聯合國軍站出來了,並發表聲明,這對渾水摸魚者是一記重拳。它的重要意義在於:

聯合國軍,師出有名,堂堂正正,合理合法。它在東亞的亮相,將具有震懾的作用,將使那些蠢蠢欲動者不敢輕舉妄動。

震懾北朝鮮

首先,聯合國軍的亮相直接是對最近趁亂日益張狂的北朝鮮政權一記實實在在的棒擊。

警戒習政權

其次,聯合國軍出臺正發生在習近平剛剛聲稱“將堅定維護以聯合國爲核心的國際體系的 “之時,而習政權,正是國際社會所謂的“既有實力,又有意願挑戰國際主流秩序”的唯一力量。聯合國軍此時的亮相和表態,在軟硬實力這兩個方向上,都無疑是對昔日敵人中共政權的強力遏制。

在軟實力方面,習因爲中國經濟迅速下墜,國內民怨四起,國際遭受孤立,正在求和於美國與主流國際。它難於立即變臉。

在硬實力方面,面對17國組成的聯合國軍,軸心國並無勝算。過去社會主義國家的大部分(如原東歐國家)已經皈依了主流國際,力量對比發生了重大變化。聯合國軍的亮相,正是提醒當下的蠢蠢欲動者,它們的實力地位已經有了根本改變,不要玩火纔是明智之道。

因此,70年之後,聯合國軍的再次出臺,是一箭多雕,具有穩定和澄清當下亂局的巨大功能。

更何況,現在與70年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當年還有一個以蘇聯爲首的社會主義陣營與西方主流世界對抗,如今的社會主義陣營安在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