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紀念百年中共見證人—司馬璐先生

2021-04-15
Share
專欄 | 中國透視:紀念百年中共見證人—司馬璐先生 司馬璐
(Public Domain)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王丹博士,1989年中國學運領袖,“中華學人聯誼會”會長

一、司馬璐先生逝世,各界華人深切哀悼

著名中共黨史專家司馬璐先生3月28日在紐約辭世,享年102歲。

高壽的司馬璐老先生一生豐富多彩,跌宕起伏,充滿傳奇,是當代中國的國共兩黨,特別是中國共產黨的一部活字典。可以斷言,放眼中國內外,沒有一個人對中共的歷史及人物有像司馬先生那樣的親身親歷,那樣知根知底,如數家珍,而且證據確鑿。就連中共自己,現在號稱9千多萬黨員,有哪一位能與司馬老先生匹敵對壘?能親見過、交談過如此之多中共領袖及其重要人物?能對中共歷史娓娓道來,侃侃而談並瞭解得如此豐富細緻深廣?沒有了,再也沒有了。

傳奇生涯

司馬璐(1919年8月23日-2021年3月28日),原名馬義,曾用名馬元福,男,江蘇海安人。

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底到延安;後在延安遭到政治迫害,離開延安,1941年被開除出黨;後一直從事自由、民主活動;曾在重慶辦《自由東方》、《人民週報》,組織中國人民黨。

1949年定居香港,出版《展望》雜誌;1983年移居美國,主持《探索》雜誌。

2002年9月,在紐約與戈揚結婚。二人原是同鄉,年青時共同參加革命,一個去了當時被稱爲革命聖地的延安,一個留在江蘇,成爲新四軍和《新華日報》記者;晚年在大洋彼岸的紐約重新聚首。戈揚在北京任《觀察》主編,1957年被劃右派,雜誌被停刊的同時,司馬璐在香港辦起了《展望》。一名《觀察》、一名《展望》,連刊名都珠連壁合,堪稱遠隔數千裏守望相助的一場“接力賽”。

二、中共人物活字典

司馬璐(右)生前與王丹的合影。王丹提供
司馬璐(右)生前與王丹的合影。王丹提供

1)司馬璐被人稱爲“當代中國政治人物的活詞典”

他說:“我這一生中,一個特別的經歷是,我可能是見過當代中國政治人物最多的人。

”共產黨人中我見過毛澤東、張國燾、王明、博古、劉少奇、張聞天、朱德、彭德懷、周恩來、林彪、陳雲、鄧小平、江青、康生、高崗、潘漢年、王稼祥、柯慶施、董必武等。

民主黨派中見過章伯鈞、羅隆基、張瀾、沈鈞儒、張申府、張君勱、梁漱溟等。

國民黨人中見過蔣介石、蔣經國、陳誠,還結識過徐復觀、雷震。

中共黨內的幾個著名的知識份子,王實味、鄧拓、田家英,都是司馬璐在延安時期的好朋友。他與中共創始人之一張國燾有較多交往,並且強調中共官方黨史中,醜化張國燾,每多違反事實真相。

2004年司馬璐在85歲高齡時,完成了近四十萬字的回憶錄《中共歷史的見證》。

一部現代中國的歷史,在司馬先生眼皮底下流過,在他的筆頭底下沉澱。

2)以一人揭一黨

中共從毛澤東始,就迷信“愚民主義”,把中共歷史繪製成 “偉光正” 的花團錦簇圖畫,封鎖其見不得人的罪惡歷史,爲其長期壟斷中國的政治權力做輿論鋪墊。

司馬璐先生最早深入虎穴,洞悉其奸,然後舉旗反叛,回馬一槍,直指中共咽喉,舉世驚豔。從此數十年一以貫之,義無反顧,他是早期極少數勇士中堅守一生的佼佼者。

早在1952年的香港,他就出版了一部《鬥爭十八年》,寫出自己從投奔共產黨到醒悟,到選擇自由的曲折歷程,轟動一時。五十年後,余英時教授在寫給司馬璐的詩裏還提到“曾讀鬥爭十八年,香江反共萬人傳。”當時,在香港,他主編的《展望》雜誌,以過來人身份痛揭中共黑幕,引起強烈反響,堪稱以一人揭一黨,以一人敵一國。

司馬璐主編的一套《中共黨史暨文獻精粹》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此外,他還對若干中共領導人物,如瞿秋白、張國燾等寫有專著,極具洞見。

他的回憶錄《中共歷史的見證》按內容分爲三篇,第一篇是寫個人經歷,第二篇寫中共第一代人物,第三篇專論毛澤東與周恩來的鬥爭。最後司馬先生坦言,將以蔡元培爲典範,挑戰舊教條。

三、老年人的童話:司馬璐與戈陽

司馬璐與戈揚(左)。(本臺資料照片)
司馬璐與戈揚(左)。(本臺資料照片)

傳奇伉儷,舉世罕見

1984年司馬璐移民美國。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後,他偶遇50多年前一起投身抗日,也在紐約的戈揚女士。當年,馬先生曾稱戈陽爲“紅衣女郎”。

“我生過兩次大病,當時經常照顧我的是戈揚,”司馬璐後來在紐約說。

戈揚是中共的老幹部,1950年起任《新觀察》雜誌總編。1957年被打成右派,下放勞動22年。“四人幫”垮臺後獲平反覆職,八九民運期間應邀訪美,六四屠殺後與中共決裂,開始流亡美國生活。

上世紀90年代末,兩位老人在紐約法拉盛合購一個單元,決定生活在一起互相照顧扶持。2002年,83歲的司馬璐和85歲的戈揚在紐約宣佈結婚。

“這一段充滿傳奇與浪漫的因緣,正像著名學者周策縱在賀詩裏說的那樣:‘找遍古今中外,也找不到你們的樣。’” 胡平說。

生日當天,司馬璐宣佈將壽禮用於成立一個爲兩岸三地文化人的交流論壇——中華學人聯誼會,並指定八九學運領袖王丹任會長。

戈揚女士2009年1月18日在法拉盛的養老院中逝世,享年94歲。司馬璐過世前,也在法拉盛的養老院住了超過10年。

四、司馬璐一生的意義

中共現在正在大事張羅其建黨一百年紀念,又重修黨史,稱中共簡史。在那裏,中共歷史上罄竹難書的禍國殃民罪行都隱匿到黑幕之後去了。他們在大批所謂歷史虛無主義,實際上,中共對其100年曆史隱瞞、歪曲和篡改,才正是如假包換的歷史虛無主義。

中共集全黨之力,巧言僞飾,抹殺真相,虛構歷史,遮蓋其100年來強加於中國人頭上的血淋淋的苦難,但它經不起像司馬先生這樣火眼金睛洞悉真相嚴謹縝密的拷問。他們的大外宣、大內宣經得起在自由言論環境下的大舉證、大辯論嗎?他們目前在世界輿論中的日益孤立,彰顯了司馬先生等一系列先驅者超凡脫俗的卓絕功勳。

凜然正氣的司馬璐先生,其一生最重要的功勳正是揭破了中共的畫皮,使其真面目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他一生的奮鬥,他對中共真相的揭露,無論對中國還是對世界都是功在千秋的盛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