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中共強化對民營企業的管控和攫取


2020-09-23
Share
000_1U88YB.jpg 中央辦公庁向各級政府機構下發文件,要求各級官員做統戰工作時,要求民營企業家,包括在內地投資的港澳人士,堅定不移聽黨話、跟黨走,從人才培訓、選拔,到業務方向,都要在黨的引導下進行。(法新社資料圖片)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馮崇義先生,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研究教授

一、                    中共推出《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

1)    文件出臺時機和背景

《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9月15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推出,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出臺的第一份有關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文件。時值美、日等國家逐漸與中共脫鉤而北京實施內循環爲主的經濟戰略的敏感階段,饒有意味。

2)  內容梗概:

文件中的“民營經濟人士”,包括民營企業出資人、控制人、持股人、民營中介結構合夥人,以及在內地投資的港澳工商界人士和個體工商戶

黨領導民企,民企要認同黨,跟黨走

堅持“黨管人才”,擴大民營企業家入黨,要建立民營經濟代表人士數據庫和人才庫,“培養堅定不移跟黨走”的民營經濟人士。

鼓勵民營企業參與國家重大戰略和“一帶一路”,自覺維護國家利益。("要求或者鼓勵民營企業參加這樣的政治項目,一方面不利於這些企業按照市場原則調配資源;另一方面,更是會損害中國企業在海外的形象,坐實外國對中國'政企不分'的指控。")

民營企業家未經社團登記註冊不得從事包括論壇、研討、講堂、沙龍等活動

做明白人。這是黨給你的發財機會,目前該如何做,你自己掂量。

二、                    統戰——混合經濟——公私合營——國進民退


公私合營的歷史照片。(Public Domain)
公私合營的歷史照片。(Public Domain)

1)改開40多年後,中共重蹈毛式覆轍:1951年,剛剛建政的中共曾發出加強統一戰線工作的指示,爲1954年推出的公私合營政策打下了基礎。

2)歷史的災難性足跡

發生在1950-1956年間的“公私合營”則是對私有財產發動的翻天覆地的革命。

從1953年起,中國共產黨“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了大規模的社會主義改造”。公私合營帶來的根本變化是:企業由資本家所有變爲公私共有,公方代表居於領導地位;資方開始喪失企業經營管理權。

1956年2月3日,時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陶鑄在資改工作座談會上這樣總結道:“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資本家的全部財產拿過來,約計全省私營工商業的資金有1億9000多萬,現在被我們拿過來了,國家發了一筆洋財。1億9000多萬元相當於19多億斤大米。廣東年產大米是18億斤,即幾天時間被我們共了一大筆財產。”

3)重演歷史?

今天,中國民營企業有“五六七八九”的說法,即民營企業貢獻了全國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創新、80%以上的城鎮就業和90%以上的企業數量。

但長期以來,中國民營企業家自嘲是“共和國的養子”,而國有企業纔是“親生兒子”。

目前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中國國家資本入股民營上市企業。

今年以來,包括國資委、地方國資委、中央事業單位在內的“國資系”正在參與或已經完成了20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制權交易。“在國資作爲受讓方的股權轉讓中,近六成轉讓方式爲無償轉讓或行政劃撥。”

“私企退場論”: 國進民退加劇 中國民企惶恐情緒蔓延。

習近平爲安撫民營企業,在2018年11月表示:民營企業家是自己人。

今天,中共經濟內外均陷入困境,出臺統戰民企文件,人們才明白,此言之意是:民企是自己的。

文件的後果必定是災難性的。

受政策歧視、融資困難、經營不利甚至不白之冤困擾的民營企業家們,特別是可能遭遇第二次公私合營的民營企業家,很多已經選擇移民海外。有的在成功獲得外國身份後,將子女留在海外自己繼續回國打拼。但此爲窮途末路,日益狹窄。

中國總理李克強去年曾說過要對民企、國企和外資企業一視同仁的話,這些話今天還算數嗎?

三、                    民營企業:抱團的必要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法新社)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法新社)

1) 面對中共併吞,民企的先天困境:民營企業與政府聯繫過於緊密

2) 以阿里巴巴爲例:

A對內:

2019年9月,馬雲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

政治困境:“我可以隨時把支付寶獻給國家”:違背商業規則,竊取股東利益,換來國內第三方支付的牌照。

馬雲或者中國其他新一批互聯網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爲政府在國家層面上阻止了外國的競爭者,通過防火牆讓他們做成“獨市生意”,國家稱爲遊戲規則的制定者——政府想誰發達,誰就發達。

( 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國上市後,股價一路高歌猛進,但2015年初中國工商總局發文點名批評阿里系網購平臺,短短四天阿里付出了市值縮水370億美元的代價。阿里因此承受更大的爭議是支付寶的所屬權之爭。)
面對強勢政府,草創的民營企業幾乎都選擇“合謀”。

B 對外:

在馬雲的堅持下,阿里巴巴帶着“合夥人制度”舍港取美,赴紐交所上市,成爲該所史上最大的IPO。四年後,港交所修改上市規則,宣佈啓動 20 年來最大變革,正式放開“同股同權”的股權設置限制。阿里巴巴亦將不得不適應國際大勢,“舍美返港”以終。

3) 民企:聯盟的必要
正和島,中國一個企業傢俱樂部

正和島究竟是什麼?可能沒人能夠準確說出它的屬性,有的人說它是一個商業聯盟,有的人說它是一個社交平臺,有的人說它是祕密會社,有的人說它是政黨雛形,有的人說它是億萬富翁俱樂部。其實,這些說法都只能描述正和島多面形象中的一個屬性。正和島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究竟想往什麼方向去走,設計者和參與者應該都是心知肚明。從公開得到的信息來看,正和島越來越不像一個商業組織,而是越來越像一個政黨。

基本的問題是,作爲一個企業家鬆散的聯盟,它能夠長久存在並維護企業家的利益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