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奇言分析:習近平謬讚張謇


2020-11-25
Share
1 習近平稱讚張謇,號召大家學習。(視頻截圖)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馮崇義先生,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研究教授

11月12日下午,正在江蘇考察的習近平來到南通博物苑,參觀張謇生平展覽。習近平指出,張謇在興辦實業的同時,積極興辦教育和社會公益事業,造福鄉梓,幫助羣衆,影響深遠,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先賢和楷模。張謇的事蹟很有教育意義,要把這裏作爲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讓更多人特別是廣大青少年受到教育,堅定“四個自信”。

通過張謇,能讓青年“四個自信”?這彰顯了習近平歷史知識的嚴重匱乏和智力障礙,以致其呼籲變爲滑稽戲。反憲政的習希望一位憲政之父能使中國青年信任反憲政?門都沒有。

瞭解張謇只能使他們相信“憲政夢”,而不是習的共產夢。

一、張謇其人


習近平稱讚張謇,號召大家學習。圖爲張謇雕塑。(Public Domain)
習近平稱讚張謇,號召大家學習。圖爲張謇雕塑。(Public Domain)

張謇(1853年7月1日-1926年7月17日),江蘇海門人,清末狀元。政治家、實業家、“實業救國”思想的代表人物、教育家。

1)政治家張謇——憲政運動領袖

1894年,張謇高中狀元。翁同龢向光緒帝介紹說:“張謇,江南名士,且孝子也。”張謇在41歲的時候得中一甲第一名狀元,授以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官職。

“翁門”弟子中的決策人物: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初,署理兩江總督張之洞奏派張謇舉辦通海團練,同年底,加入康有爲組織的上海強學會。

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初,張之洞奏派張謇、陸潤庠、丁立瀛分別在通州、蘇州、鎮江設立商務局,張謇與陸潤庠分別在南通和蘇州創辦了大生紗廠與蘇綸紗廠。

1909年,張謇被推爲江蘇諮議局議長。作爲立憲運動的領袖和中樞人物,張謇1910年發起三次驚天動地的國會請願活動。

1910年,正處於清廷自1906年肇始的預備立憲階段,光緒、慈禧相繼於前年去世。立憲的熱望如火山一樣在國民中爆發了出來。當年的基本態勢是,向清廷要求立憲的不僅有民衆,還有各省諮議局、地方督撫乃至中央資政院。

海外梁啓超和國內張謇,是引領風潮的核心人物。

第一次,十六省諮議局代表齊集上海開會並組成請願代表團,於1910年1月抵達北京上書,要求速開國會,建立責任內閣。清廷以“憲政必立,議院必開,所慎籌者,緩急先後之序也”爲由搪塞。

第二次,1910年6月,各省議員和代表二度進京請願上書,簽名者達三十多萬人,言辭激烈,意態堅決。面對此形勢,攝政王於5月21日發佈上諭,指目前財政困難,地方遭災,匪徒滋擾,沒有條件提早召開國會,仍以九年爲期,屆時召開國會,不準再請願。

1910年農曆九月初一,資政院召開第一次開院禮,議員二百名,欽選、民選各半。開幕之後,第三次請願運動蜂擁而起,直隸、山西、河南、四川、福建、湖北、湖南、江西貴州等省先後出現數千人集會,而東北三省,尤爲熾烈。奉天各地集會均超越萬人,簽名達30萬。10月7日,奉天在北京的學生牛廣生、趙振清趁請願代表不備,竟各自從自己的腿上與胳臂上割肉一塊,塗抹於請願書上,高呼“中國萬歲”而忍痛趔趄離去,衆代表皆動容流淚。

此次動員之廣,規模之大,來勢之猛,均前所未見。湖北集會倡議“不開國會,不承認新捐”。在聲勢浩大的請願運動壓力下,十八個督撫、將軍、都統由東三省總督錫良領銜聯名奏請立即組織內閣、翌年開設國會。

清廷在國民運動聲勢及實力派官員合力震懾之下,作出讓步,於11月14日(十月初三)宣佈縮短預備立憲期限爲五年,國會開設之前先設責任內閣。

梁啓超得知,立即發表《讀宣統二年十月初三上諭感言》,堅持立即召開國會。農曆十一月,以奉天、直隸青年學生爲主體罷課遊行,第四次立憲請願興起。羣情激憤,發動剪辮子,推舉代表進京請願,數百萬民衆蜂擁簽名。有人當場割指寫血書,要求朝廷還權於民,召開國會,實施憲政;倘能如願,民衆願替朝廷還債。

11月23,第四次請願運動被清廷彈壓下去。

經過這場狂飆突進式的精神日出,憲政主張,已經廣被士林;中國這艘古老巨船,一波三折,開始向世界文明的主航道緩緩地靠近了。一年之後中華民國的誕生,這場國會請願運動是精神上的重要助產士之一。

這就是一個世紀前中國立憲派發動的四次國會請願運動。其時國人無與倫比的熱情及其可歌可泣的態勢,堪比之前695年的英國大憲章運動,堪比之後79年的中國天安門運動。

1911年張謇出任中央教育會長,江蘇議會臨時議會長。

2)中華民國開國元勳之一

1912年,在南方民軍以及朝廷內實力憲政派總理大臣袁世凱的內外壓力下,清朝皇帝退位,由張謇擬清帝退位詔書,宣告中國帝制終結。

奉旨

朕欽奉隆裕皇太后懿旨:前因民軍起事,各省響應,九夏沸騰,生靈塗炭。特命袁世凱遣員與民軍代表討論大局,議開國會、公決政體。兩月以來,尚無確當辦法。南北暌隔,彼此相持。商輟於途,士露於野。徒以國體一日不決,故民生一日不安。今全國人民心理多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議於前,北方諸將,亦主張於後。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榮,拂兆民之好惡。是用外觀大勢,內審輿情,特率皇帝將統治權公諸全國,定爲共和立憲國體。近慰海內厭亂望治之心,遠協古聖天下爲公之義。
袁世凱前經資政院選舉爲總理大臣,當茲新舊代謝之際,宜有南北統一之方。即由袁世凱以全權組織臨時共和政府,與民軍協商統一辦法。總期人民安堵,海宇乂安,親見郅治之告成,豈不懿歟!欽此。

這是一份帶有三方契約的憲章性質的文件,具有開創性的和平轉移國家權力的歷史契約。張謇先生功莫大焉,當之無愧地成爲中華民國的締造者之一,應當被列入中國的先賢祠堂中。

1912年南京臨時政府成立, 1912年5月,張謇聯絡其他立憲派成立了共和黨,隨後又以共和黨爲基礎,聯合梁啓超的民主黨於10月間成立了擁袁的進步黨,與國民黨競爭。

1918年10月23日與熊希齡、蔡元培等人發起組織了“和平期成會”;

後來,曾擔任民國工商部長。

3)實業家張謇

他一生創辦了20多個企業。

從大生紗廠到江蘇大生集團,至今已走過125年。

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初,張之洞奏派張謇、陸潤庠、丁立瀛分別在通州、蘇州、鎮江設立商務局,張謇與陸潤庠分別在南通和蘇州創辦了大生紗廠與蘇綸紗廠。

在唐閘創辦大生紗廠。19世紀末近代經紡工業的出現,使南通的城市功能由交換爲主轉爲生產爲主,南通成爲中國早期的民族資本主義工業基地之一。

反對官辦企業:

在民國任工商部長時,他指出過去的措施在“無導民興業之心”,卒之糜費而乏效果。今後部辦企業,概行停罷,悉聽民辦。

4)教育家張謇

他一生創辦了370多所學校。

張謇堅持“父教育而母實業”理念,在興辦實業的同時,更注重發展教育事業。他共興建師範、紡織、醫學、農業等高等學校和職業、專科學校近400所,並積極籌辦公益慈善事業,使南通被譽爲“中國近代第一城”。

他創辦了中國近代的第一所師範學校南通師範學校(1952年全國院系調整時一部分系科遷入揚州成立揚州師範學院)以及中國第一家民辦博物館南通博物苑;以及中國第一家氣象臺軍山氣象臺和高等學校南通大學;參與籌畫建立中國近代第一所高等師範學堂三江優級師範學堂,並參與南京高等師範學校、國立東南大學(後改名爲國立中央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江南大學)、河海工程專門學校(即現河海大學)、復旦大學、吳淞商船專科學校(現上海海事大學、現大連海事大學)、江蘇省立水產學校(現上海海洋大學)等的籌建。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二月,張謇應兩江總督劉坤一電邀赴江寧討論興學之事,劉坤一讚成,同年7月9日通州師範擇定南通城東南千佛寺爲校址開工建設,翌年正式開學。這是中國第一所師範學校,它的建設標誌着中國師範教育專設機關的開端。

1905年,張謇與馬相伯在吳淞創辦了復旦公學,這就是復旦大學的前身。1907年創辦了農業學校和女子師範學校,1909年倡建通海五屬公立中學(即今南通中學),1912年創辦了醫學專門學校和紡織專門學校、河海工程專門學校(河海大學前身),並陸續興辦一批小學和中學。1909年,張謇創辦郵傳部上海高等實業學堂船政科,因地處吳淞,曾一度稱“吳淞商船專科學校”,1924年合併爲南通大學。 與近代南通大學有着同源血脈關係的高校還有:東華大學、江蘇農學院(後併入揚州大學)、蘇州醫學院(後併入蘇州大學)等;中國的第一所師範學校——南通師範學校(1952年全國院系調整時一部分系科遷入揚州成立揚州師範學院)及中國第一所特殊教育學校——聾啞學校(現爲南通特殊教育中心)。

二、張謇、盧作孚等中國企業家在共產中國的命運


習近平稱讚張謇,號召大家學習。(視頻截圖)
習近平稱讚張謇,號召大家學習。(視頻截圖)

2020年夏天,一場企業家座談會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在發表講話時評價:“從清末民初的張謇,到抗戰時期的盧作孚、陳嘉庚,再到新中國成立後的榮毅仁、王光英,等等,都是愛國企業家的典範。”

但是,這些中共口中的典範企業家在中共治下命運如何呢?

抗戰中主持過中國式“敦刻爾克大撤退”的宜昌著名船王盧作孚,於1952年2月8日在中共“五反”動員會批判鬥爭後的當晚,於重慶家中吞服安眠藥自殺身亡。

1966年8月24日,張謇墓被紅衛兵當做“四舊”砸毀。張謇的孫女張柔武目睹墓中及其簡樸的陪葬品:一頂禮帽、一副眼鏡、一把摺扇和一對金屬小盒,分別裝着一隻盡根牙,一束胎髮。這就是一生創辦了20多個企業,370多所學校的 “狀元實業家”張謇。

三、習近平治下的企業家孫大午、李懷慶、馬雲等在共產中國面臨的命運


孫大午再被抓 企業正被官方接管(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孫大午再被抓 企業正被官方接管(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1)孫大午(及大午集團):中國知名企業家、河北大午農牧集團創辦人孫大午日前被警方帶走,罪名是涉嫌“尋釁滋事、破壞生產經營”。有美媒指,敢言的孫大午疑似因言獲罪;港媒則說,事涉與當地國營農場土地糾紛。這是被稱爲“儒商”的孫大午人生中第二次被拘,上一次是“非法集資罪”。

公司被警方包圍,地方政府全面接管了大午集團,要求除財務部門之外其它所有分公司和服務網點照常營業。有匿名職工表示,參與這次抓捕行動的公安約有幾百人(也有報道說是300多名警察),抓走了很多人,大概有十來個。

大午集團是中國五百大民營企業之一,有員工9000多人,固定資產20億元,年產值超過30億元。

2)李懷慶:重慶民營企業家李懷慶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詐騙、敲詐勒索、非法拘禁案宣判。重慶市第一中級法院11月20日裁定他罪成,判囚二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名下資產全部凍結。同案多人被判處十年以上徒刑。李懷慶的遭遇令人關注,在“掃黑除惡”主旋律下,中國民營企業家生存空間越來越窄。

他說,給他打的這些罪名特別是煽顛罪,是他的榮譽。

3)馬雲(及螞蟻金服事件):螞蟻集團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被突然叫停,引起的國內外輿論如暴風驟雨,被稱爲“原本全球最大規模的IPO演變成全球最大規模的IPO災難”。

內循環起步,民營巨型企業已經失去在國際市場上爲中共競爭的利用價值。在國內,巨型企業已經影響了國企和銀行的壟斷地位。習面臨巨大金融困境,故開始系統性收拾民營企業,特別是金融企業。

所謂違規和保護投資人的藉口是站不住腳的。史上最大IPO”被突然叫停,讓市場和投資者措手不及。

在極權中國,不能容忍在權力中心之外,另有財富中心。

基本可以斷言,在共產中國,其他的巨型民營企業家將一個個逐步喪失存身之地,更不可能再出現馬雲這樣的通天鉅富了。那是一個短暫時代的特殊產物。

四、近代政治家與實業家典範張謇

張謇先生作爲前清狀元、憲政運動領袖、近代著名企業家、清帝退位詔書起草者、江蘇諮議局議長、民國時期共和黨、進步黨領袖、教育家、慈善家、中國士紳的代表,他是中國憲政運動的先驅。

如果以晚清三大商人胡雪巖、盛宣懷與張謇做比較:在盛宣懷和胡雪巖身上,我們看不到商人的獨立性,我們只看到商人對官場的臣服與逢迎。在晚清這個“歷史轉折點”,胡雪巖與盛宣懷顯然只是隨波逐流者。胡與盛對公共事務的關注只能停留在慈善捐獻的層次,張謇則自覺地致力於推動彼時國家的經濟自由、社會自治與憲政轉型。張謇不會標榜“我的錢就是國家的錢”,但他從實業賺來的利潤都投入於教育、慈善、公益。二十多年來,他的公益捐獻“凡二百五十七八萬,仍負債六十萬有奇”,且“對於政府官廳無一金之求助”。在清末轟轟烈烈的國家立憲運動中,張謇是一名積極的推動者與參與者。同樣都是晚清實業家,但張謇的境界是胡雪巖與盛宣懷難以企及的。

同時,張謇是真正的民營企業家孫大午、李懷慶等的先驅,而習近平在精神上是與他們爲敵的,是與憲政爲敵的,他代表的共產夢是這些企業家的噩夢,是一百多年來歷史的逆流。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