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周(2017年12月23日-12月29日)

2017-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厦门网络活动人士“屠夫”吴淦。
资料图片:厦门网络活动人士“屠夫”吴淦。
Photo: RFA

中国军改 武警部队从元旦起由中央军委统一领导,用意何在?

中共中央星期三(12月27日)发文决定,中国武警部队将于2018年1月1日凌晨起,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领导,归入中央军委建制,不再列入国务院序列。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说,这项名为“中共中央关于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的决定”的文件还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以及解放军和武警部队要坚决贯彻中共中央决策部署,确保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有序转换、稳定运行”。

台湾的中央社报道说,中共中央展开军改后,武警成为重点改革目标的消息始终不断。目前中国武警部队人数超过150万人,先前接受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双重领导。外界认为,这是的中共党内的政法委系统得以透过隶属国务院的公安部的名义,参与指挥武警部队,对巩固最高领导人掌控武装力量不利,于是才有现今的这项归于一元化的改变。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屠夫”吴淦被以颠覆罪判刑八年,广受批评,但吴淦本人以罪为荣。请评论中共对他判重刑的做法,以及吴淦的言行和影响。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屠夫”吴淦被以颠覆罪判刑八年的消息传出后,网上舆论一片哗然,国际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中国民间的民生观察网的消息说,随着网友愤怒的声讨浪潮,网上也不断爆出,许多准备到天津中院围观旁听“屠夫宣判”的人士,或是被当地政府稳控在家,或是到达天津后就“被失踪”、“遣返”,其中包括:四川成都佩利(程爱华)、湖南何家维、广西谭爱军、北京的野靖春等三人、以及福建潘佃细、陆祚钰、何宗旺等。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淦星期二(12月26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8年后,一份据称是出自吴淦本人的声明在网上传出。声明表示,在专制国度,能被专制政权授予“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这个荣誉,是对一个公民最大的肯定,证明了这个公民没有做专制的帮凶,没有做奴民,起码他去捍卫争取了权利。

吴淦在声明中说,梁启超说他与专制势不两立,我说不反对专制,我还是人吗?虽然他们想让我认罪和配合宣传来换取他们对我轻判,他们甚至答应只要我认罪,就可以判三缓三,都被我拒绝。我被判八年,我并没有悲愤与绝望,这是我自己主动选择的,因为反对专制就意味着在监狱的路上。我被判我依然乐观的,因为有了互联网,觉醒的人越来越多,为专制独裁送终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企图想用监狱来恐吓追求自由民主的人,阻挡人类文明进程的人将不得善终。暴政是因为缺乏自信心,心虚恐惧的表现,是穷途末路、图穷匕见的表现。民众觉醒了,专制结束的时期还会远吗?

左派知识分子张云帆被拘留,截至本周三,已有350人连署声援。政府打压,左右开弓?

数百名中国学者、学生和新闻工作者最近联署一份要求当局释放前不久被拘留的 “左派“知识分子张云帆的公开信。截至本周三,公开信已有350人签名。

有海外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当局现在也开始打压左派人士,是因为中国 “低端人口”的不满情绪在增长,而左派人士对他们更具号召力。

据法新社星期三报道,联署公开信的数百名中国学者和新闻工作者表示,他们对张云帆上月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广州市公安当局限制人身自由至今感到深切关注。

报道说,张云帆被刑事拘留似乎与他在广州一所大学主持讨论会时所谈及的关于政府对左派言论态度的议题有关。当时,一批警察抵达会场并抓走了几位与会人士。

张云帆被拘捕之时,正值中国当局对各种形式的所谓“颠覆”活动加强打压之际,导致数百名活动人士和律师被监禁。中国当局多年来打压和抓捕的对象通常是推动人权和民主的“右派”人士。对张云帆的拘捕显示,中国当局对公民社会的打压涵盖了整个政治领域。

习近平肚子痛,长期精神紧张,高处不胜寒?

据海外的“博闻社”12月26日独家报道,针对习近平因“腹痛”入住北京301医院的消息,博闻社从该院知情者获悉:习近平确实到301医院就医,但不是急救,他因长期精神紧张导致消化道功能紊乱,引发腹疼进行检查治疗。报道说,此前有网友杨明玉在12月24日发布推特:平安夜对习近平来说不平安。北京301医院很多武警、特警,据在医院病房高干家属向外界透露说,习近平腹部疼痛来到301医院,门诊戒严15分钟,部分楼层不准外人出入,医护人员神情高度紧张。

中国一年回顾

网编:安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