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锐实力(一)孔子学院

2018-09-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2010年6月20日,习近平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为澳大利亚的第一所中医孔子学院揭牌。(AFP图片)
图为2010年6月20日,习近平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为澳大利亚的第一所中医孔子学院揭牌。(AFP图片)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从2012年主政以来,摒弃了其前任长期奉行的“韬光养晦”策略,提出“中国梦”,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还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共不断增强在海外的锐实力,为其政治目的服务,也引发了人们的警惕和反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制作了《揭秘中国锐实力》系列特别节目,将以世界不同地域为关注焦点,邀请知名专家学者讨论分析中国在当地的影响和渗透。这是本节目的第一集,探讨中国通过孔子学院在美国的影响和渗透。

“今天我看到在这里,有这么多的年轻的面孔。我感到非常高兴,首先我想代表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也代表我们教育组的全体老师,向各位国家汉办志愿者教师表示热烈的欢迎,同时也表达我们的良好祝愿和亲切的问候。” (掌声)

中国驻纽约总领馆教育组参赞徐永吉2015年10月30日在美国麻州大学波士顿学院孔子学院举办的“汉办志愿者教师岗中培训”开幕式上致词说,汉办志愿者们从事的事业神圣崇高,希望他们能在美国的两年时间里倾注心血,为中美友好做出贡献。

中国从2004年开始广泛在海外设立孔子学院,目前已在美国各高校设立了100多所孔子学院,并在美国中小学开设了500多个孔子课堂。其教师配备以及教学经费大部分都是中国教育部的下属机构──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汉办”)直接提供。

 

利用孔子学院对美国人洗脑,美国大学老师自我审查

“孔子学院过来说我们给你一百万或者我们把老师也带过来,教材也带过来免费。一般的校长说好啊有便宜的东西有免费的,设立一个中国语言的一个班不是很好吗?他不知道,他不理解,他看不到那个共产党的潜在的目标和他的成功。”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荣誉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认为,中共已经成功的利用孔子学院,对学中文的美国人进行洗脑,开设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里的老师,也开始自我审查。

“你开个语言班是一回事。你开一个中文历史班,你提提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杀呀,你能不能提法轮功、台湾问题、西藏问题,提中国高层的大赚钱阔得不得了的现象?这些都是禁区。”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认为,孔子学院对美国高校的影响力不尽相同。

“这个看你学校是哪一种学校。那个名牌的学校有钱的学校像哥大的话,我们哥大有一个孔子学院,但是我们的孔子学院的影响不是特别强。因为我们自己有自己的东亚文化语言系,这个系是非常庞大,它自己教中国话,所以他可以完全自主的,就是说我们的系我们的东亚语言系可以自己用自己设计的标准来教中文。

黎安友认为,在缺乏资金的、较小的美国学校,孔子学院的影响更大。

“比较没有钱的更小的学校他可能比较依赖于孔子学院来给他教中国话,这样的话孔子学院可以用大陆的教课本,用一些中共的提法来教基本中国话。这个影响应该是又微妙又比较深入。所以要看情况。而且他也会影响一些更小的学校避免一些所谓的敏感问题,像台湾人权西藏。”

 

用教育事业来做伪装的宣传机器、歧视性招聘

关注“孔子学院”问题的纽约“全美学者协会”研究项目主任雷切尔.皮特森(Rachelle Peterson),曾花费长达1年半的时间走访了12所美国大学的孔子学院,并于今年2月在《国会山报》(The Hill)上发表文章,揭露中共如何利用孔子学院进行宣传渗透,呼吁美国政府对孔子学院采取行动。雷切尔.皮特森认为,孔子学院实际上就是用教育事业来做伪装的宣传机器。孔子学院在教授中国历史时误导学生,同时也向美国学者施压,让他们对中共的不良政策保持缄默。雷切尔.皮特森说,

“已经有证据表明,孔子学院现在从事的活动,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应该登记,但他们没有登记,已经违法。但是美国司法部没有对此进行调查。美国司法部应该进行调查,对孔子学院现在是否违法做出结论。除此之外,国会明确‘善意’(Bona Fide)学术活动的定义也很重要。这会弥补法律漏洞,不仅适用于对孔子学院的管理,也给其他机构划出明确界限。”

雷切尔.皮特森向本台记者表示,孔子学院还经常从事带有歧视性的招聘活动。美国大学通常同意从一群已经经过中共政府审查和筛选过的候选人中聘请孔子学院的工作人员。中共挑选的这群人都是迎合其政治和宗教政策的,而这个筛选是对其它群体的歧视。

孔子学院的问题已经引发多位美国国会议员的关注。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多次发声批评孔子学院危胁学术自由和国家安全,今年2月他致信佛罗里达4所大学和1所高中,敦促他们结束与中国合办的孔子学院、孔子课堂项目。今年3月,来自麻萨诸塞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塞思·莫尔顿(Seth Moulton),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和民主党籍众议员亨利·库艾勒(Henry Cuellar)也给所在州的多所高校致信,敦促它们关闭孔子学院。在收到美国国会议员的呼吁信后,西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West Florida)、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北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Florida)先后宣布停办孔子学院。

 

有必要让孔子学院更透明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认为,不必关停所有的孔子学院,但有必要让其更透明。

“例如并非所有合同都是公开的,它们应该是公开的。我认为公众有权知道中国支付了什么,以及这些孔子学院所在的美国大学同意做什么。”

 

接受中国资金的孔院能讨论六四等敏感话题吗?

今年7月,本台记者向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多所仍开办孔子学院的美国高校发送电邮,询问他们每年从中国获得多少资金用于开办孔子学院,孔子学院的课程设置是否需要经过汉办批准才能获得中方资金,孔子学院内是否能讨论天安门民主运动、法轮功等议题。

大多数电邮石沉大海,只有南佛罗里达大学做了简短回复。不过,该校没有具体回答本台记者的提问,只是附上了以前他们就孔子学院问题给鲁比奥议员的回信,说孔子学院的课程、教师受到大学的自主监管,孔子学院不教授政治、历史问题。

八九学运领袖王丹今年6月发起挑战孔子学院的活动,他担任所长的民间智库“对话中国”向全美所有孔子学院发出公开信,要求到孔子学院讲“六四”。

“明年是中国的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和中共制造的六四屠杀的30周年纪念日。那场历史事件不仅深刻影响了中国,也影响了世界历史的发展。同时,也与今天中国的现状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我们认为,孔子学院如果真的希望美国大学的学生全面了解中国,就不应该回避‘六四’这个敏感的政治话题。相反,相反更应该通过这样的议题的讨论,让学生对中国的发展,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林培瑞认为,汉办在跟美国大学合办孔子学院的时候,合同中不会写明哪些话题是禁区,但双方心领神会。

“不。他不那么写。可是在交涉的过程中那就很明白,你不提这些问题人家给你钱,那你怎么提法轮功,你怎么提台独了。太多例子。所以很多人,包括有名的学校有名的教授他自我审查。他也许说中国的历史知道一半,比知道零还好,我们教的那个一半,免费教也不是个收获吗?但是我个人不以为然。我觉得你把中国的历史、共产党的历史洗白了,把一个洗白了的一种历史教给美国年轻人,这比没有教还要坏。因为他不知道那一面,他只知道这一面。任何情况你只反映它的绝对好的一面,不反应别的,那是一种假的形象,所以代价在这儿。”

今年6月,美国国会两党6名众议员推出《反制中国政府及共产党政治影响力运作法案》草案,其中要求美国大学接受中共资助成立的孔子学院,应注册为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8月签署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也限制国防部对设立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的中文项目提供资金。

雷切尔.皮特森认为,美国国会还应该通过法案,让设立孔子学院、接受中国政府资金的美国大学,失去接受美国联邦资金的资格。葛来仪认为,美国政府和其他机构也应提供别的学习语言的机会,以便让人们可以选择在孔子学院之外的地方学习中文。孔子学院使用的教材不应只来自大陆,以确保孔子学院不是在教授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这个特别节目下一集将讨论中国对美国智库的影响和渗透。

 

(记者:林坪 编辑: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