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三十三講 金氏王朝·上

2022.03.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三十三講 金氏王朝·上 金日成(右二)與樸憲永(右一)的合影。
(Public Domain)

一、北韓政權建立初期的四大政治派系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韓戰系列節目,講述第三十三講《金氏王朝·上》。

在此前的兩講中,我們回顧了韓戰給中共和蘇聯帶來的收穫。通過作爲斯大林的棋子加入韓戰,中共獲得了蘇聯援助下的初步工業化,併爲維持這套工業化體系對農民發動“糧食戰爭”,從而鋪平了通往大饑荒的道路。另一方面,蘇聯通過韓戰將美國的軍事資源吸引到了遠東,減輕了蘇聯在歐洲的壓力,又通過將中共拉上自己的戰車,打通了從亞熱帶和熱帶地區獲取戰略資源橡膠的道路,並將共產極權陣營的觸角更深地伸入東南亞。

可以說,共產極權陣營通過韓戰獲得的這一整套體系,是出自發動韓戰的元兇斯大林。然而,隨着大獨裁者斯大林在1953年死去,這套體系究竟還能維持多長時間呢?毛澤東以及我們在此前兩講中還沒有提及的金日成,又是否會在斯大林身後繼續對蘇聯言聽計從呢?事實上,蘇聯、中共和北韓三方在此後的關係,是一段充滿了交惡與背刺的歷史。在這一講中,我們就將開始講述這些問題。

從理論上來說,正是因爲中共大舉出兵朝鮮半島,一度瀕臨滅亡的北韓政權才得以存活下去。那麼,北韓政權是否因此對中共感恩戴德,真的和中共成了所謂的“同志加兄弟”呢?事實當然沒有這麼簡單。要講清楚中共和北韓的關係,我們還是要先從北韓政權內部的政治派系劃分說起。

如本系列開頭所說的,北韓政權在二戰後的建立是蘇聯扶持的結果。北韓政權在形成之時,則囊括了朝鮮的各路共產主義人馬。總的來說,他們可以分爲四大派系:在中國對日戰爭及國共戰爭期間參加過中共軍隊的朝鮮人,即“延安派”;擁有蘇聯國籍、隨蘇軍進入朝鮮半島的朝鮮人,即“蘇聯派”;在朝鮮半島長期從事地下抗日活動的人,即“國內派”,或稱“南方派”;在滿洲和蘇聯遠東地區長期從事對日遊擊戰,曾加入中共“東北抗聯”的人,即“抗聯派”,或稱“滿洲派”,金日成本人就屬於這一派系。

總的來說,除了“國內派”外,其它三個派系都有相當強的外來性質。事實上,在二戰剛剛結束的1945年9月,“國內派”領袖樸憲永就在首爾恢復了此前在日本統治者壓力下解散的朝鮮共產黨,出任朝共中央責任書記,金日成最初的黨內職務則僅僅是朝共北朝鮮分局的領導者。之後,在蘇聯的支持下,金日成的北方分局於1946年6月獨立,並在同年7月建立了北朝鮮勞動黨。樸憲永在三八線以南的黨組織,則在同年11月成爲南朝鮮勞動黨。在這之後,隨着韓國政府強力打擊共產黨,樸憲永等南方勞動黨的領導被迫出走北韓,南北兩個勞動黨則在1949年6月合併成爲由金日成擔任委員長的朝鮮勞動黨。

二、韓戰爆發與金日成的初步政治清洗

1946年8月,北朝鮮勞動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上的金日成(中)。(來自維基百科)
1946年8月,北朝鮮勞動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上的金日成(中)。(來自維基百科)

韓戰爆發後,金日成與樸憲永之間的矛盾逐漸激化了起來。如此前所述,當戰爭進行到1952年時,金日成迫切地希望停戰,毛澤東則主張將戰爭繼續進行下去。最終,毛澤東的主張得到了斯大林的支持。而在北韓政權內部,樸憲永爲代表的“國內派”則與斯大林和毛澤東的主張一致。這是因爲他們的家鄉和根基大都在三八線以南的地區,比金日成更加希望看到朝鮮半島的統一。

1952年11月,樸憲永發表了支持斯大林、毛澤東立場,與金日成針鋒相對的報告,表示“同美帝國主義的鬥爭要長期地激烈地進行下去”。與此同時,金日成則開始加緊蒐集和製造“國內派”的罪證,試圖尋找機會向他們發難。隨着斯大林在1953年3月5日病死,以及蘇聯新一屆領導人對韓戰的態度轉變成了希望迅速停戰,金日成也隨之在同年3月至4月間對“國內派”展開了大逮捕。在隨後的幾年內,“國內派”的十餘名領導遭到處決,其中樸憲永被處決的日期是1956年12月5日,罪名包括“美國間諜”和“顛覆分子”。這樣,“國內派”就宣告覆沒了。(“國內派”被清洗的過程,見沈志華:《金日成走上權力巔峯:在黨內排除異己》,愛思想網,2015年11月10日)

下一個遭到清洗的派別是“延安派”。諷刺的是,儘管中共派出大軍拯救了北韓政權,卻不能保住與中共淵源深厚的“延安派”。事實上,隨着1950年10月中共軍隊來到北韓後,金日成就加深了對“延安派”的戒心,將多名“延安派”將領調離了重要崗位。在1953年7月韓戰停戰協定簽署後,中共軍隊繼續在北韓駐紮,金日成對“延安派”的戒心也因此變得更大。1955年4月,金日成展開了對“延安派”要人、中共七大的與會者樸一禹的批判,稱他以“來自中國的代表自居”,說他是“反黨宗派分子”。在這之後,樸一禹與北韓軍在韓戰中的重要將領金雄和方虎山都遭到了清洗,其中樸一禹遭到祕密處死,金雄和方虎山下落不明,應該是遭遇了和樸一禹相同的命運。

接下來,金日成又開始向“蘇聯派”開火。這件事的背景,是斯大林死後蘇聯的領導體制由一人獨裁轉向了集體領導。1955年2月,蘇共最高領導人馬林科夫辭去了部長會議主席一職,其中的一個理由便是貫徹集體領導方針。隨後,部分“蘇聯派”要員開始向金日成的個人崇拜問題發難。此外,對於金日成在農業集體化和向農民徵糧方面的嚴酷,“蘇聯派”也有不同看法。1955年12月,在經過一系列準備和鋪墊後,勞動黨召開中央全會擴大會議,對“蘇聯派”進行了大規模批判。而進行批判的藉口,則是“蘇聯派”在文學路線上“貶低和排擠北方無產階級文學家”,吹捧與“國內派”有聯繫的“南方派作家”。會後,樸昌玉、樸永彬等一批“蘇聯派”要員被開除出了中央。

三、八月宗派事件與大清洗:“蘇聯派”和“延安派”的毀滅

朝鮮政治宣傳壁畫中的金日成形象。(來自維基百科)
朝鮮政治宣傳壁畫中的金日成形象。(來自維基百科)

金日成對“延安派”和“蘇聯派”要員的接連動手,使得兩派開始聯手反擊。1956年2月,時任蘇共第一書記的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進行了祕密講話,對斯大林的個人崇拜和獨裁統治問題進行了指責。在北韓內部,“延安派”和“蘇聯派”也隨之展開了行動。同年6—7月,金日成出訪蘇聯、波蘭和東德。趁此機會,兩派也積極展開了策劃政變的活動,曾試圖拉攏曾任韓戰期間共產陣營停戰談判首席代表、同時也是金日成親信的外交部長南日,遭到了拒絕。此外,“延安派”也與蘇聯、中國駐平壤大使館進行了接觸,得知了蘇聯對實行個人崇拜的金日成不滿的消息,並得知了中方高層的態度——出於對“延安派”遭到打壓的不滿,毛澤東與彭德懷都對政變持支持的態度。這樣,受到蘇聯和中國鼓舞的政變策劃者在8月初做好了準備。1956年8月9日,政變策劃者之一、曾任韓戰期間共產陣營次席停戰談判代表的“延安派”人物李相朝向蘇聯方面透露,一旦政變成功,金日成將被流放到海外。

然而,這場政變早在7月就已經走漏了風聲。在那時,南日就已經向金日成告密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金日成在7月19日祕密回到北韓,隨後與蘇聯大使館會面,表示完全接受莫斯科方面對他的批評,獲取了蘇聯的信任。此外,爲了爭取時間,金日成將原定在8月2日—4日舉行的勞動黨中央全會延期到了30日—31日。利用這樣的時間差,金日成在會前用賄賂和綁架等恩威並施的手段,使立場不明的中央委員至少能夠保持中立。此外,對於政變策劃者,金日成也進行了監視。然而,自認爲得到蘇聯和中國支持的政變策劃者們卻仍然保持着自信,不知道自己的危險已經在逼近了。

1956年8月30日上午,勞動黨中央全會在平壤召開了。在這次會議上,“延安派”和“蘇聯派”的成員接連發言,向金日成的個人崇拜問題、過度發展重工業且漠視民生、以黨凌駕於工會之上等問題發出了尖銳的質疑,試圖由此在會上形成倒金的浪潮。其中,“延安派”成員、商業相尹公欽表示金日成的個人崇拜問題已經達到了無可救藥的程度,因此他不再適合擔任勞動黨委員長了。不過,由於金日成的事先安排,參與此次政變的“蘇聯派”和“延安派”的座位都被分散了開來,且他們身邊都被安插了金日成的親信。因此,他們的發言被罵聲和噓聲一次次打斷,這次政變隨之流產。當天中午午餐期間,尹公欽、徐輝、李弼奎等“延安派”人物逃離會場,在金日成來得及對他們動手之前驅車北上,一路逃過鴨綠江進入了中國境內,從此再也沒有回到北韓。第二天,金日成在中央全會上表示,前一天會議上反對他的人都是“反革命”和“反黨分子”,撤銷了他們的職務,並將逃亡中國的三人的黨籍開除。這次流產的政變,就是北韓政治史上著名的“八月宗派事件”。

多名“延安派”成員逃入中國,使蘇聯和中國意識到這場政變已經失敗了。9月19日,由蘇聯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米高揚以及彭德懷率領的蘇中兩國代表團在平壤與金日成進行會談,要求金日成不得對“蘇聯派”和“延安派”進行大規模政治清洗。在蘇中兩國的壓力下,金日成在9月23日再次召開中央全會,表示會恢復逃亡中國的三人的黨籍以及部分“蘇聯派”和“延安派”的官職,並說策劃政變的人們犯了嚴重錯誤,但黨對他們的處分也是“有些簡單”的。金日成這種順從的態度,使得蘇中兩國的代表團對他相當滿意。

然而,在蘇中代表團離開平壤之後,金日成就迅速違背了他此前的承諾。1956年10月,匈牙利爆發反共起義。在蘇聯和中共忙於關注、鎮壓這次起義時,金日成重新將一批“延安派”人士開除出黨,並將一些人關押了起來。接着,從1957年夏天開始,金日成發動了一場殘酷的大清洗,在一年的時間內處決了6000人、並對4000人進行了開除黨籍和監禁的處罰,遭到清洗的人士遍及政界、軍界和文化界。經過這樣一場大清洗,“蘇聯派”和“延安派”全軍覆沒。至此,圍繞在金日成身邊的只有他的親信和“抗聯派”成員,金日成成爲了一名真正意義上的獨裁者。(有關八月宗派事件,可參看沈志華:《朝鮮勞動黨內權力鬥爭與中朝蘇三角關係》,愛思想網,2013年10月29日)

那麼,在通過多輪政治清洗登上了獨裁者的“寶座”之後,金日成將會如何處理他和蘇、中兩國的關係呢?北韓這個因爲韓戰得以延續的政權,又將在這之後如何演變呢?這些問題,我們在下一講中進行解答。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