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四講 戰俘難題·下

2021-09-08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四講 戰俘難題·下 聯合國軍在戰俘營中繳獲的武器。
(來自《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一、現代戰爭史上的奇特一幕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進行韓戰系列節目第二十四講《戰俘難題·下》,帶您繼續回顧韓戰交戰雙方圍繞戰俘問題進行的談判過程。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共產極權陣營在1952年春天,對聯合國軍進行的虛假“細菌戰”指控,以及共產主義者在聯合國軍的戰俘營裏建立組織、謀劃暴動的情況。1952年5月7日,發生了一件在世界戰爭史上匪夷所思的事:聯合國軍的戰俘營司令、美軍准將杜德,突然被巨濟島上的一羣共產主義戰俘俘虜,並被關進了聯合國軍自己的戰俘營。那麼,這樣奇特的一幕是怎麼發生的呢?在這一講中,我們就將從這一幕的起因開始說起。

如上一講所述,從1951年1月起,聯合國軍開始將他們抓獲的北韓和中共戰俘轉移到韓國南海岸的小島巨濟島上。到這一年年底,巨濟島上已經有11萬餘名北韓戰俘和2萬餘名中共戰俘。另一方面,在板門店的停戰談判桌上,雙方談判代表因爲戰俘問題正在進行着長時間的爭執。按照共產極權國家的慣例,在戰場上被俘的人員往往被視爲“變節分子”。這些人員在獲釋回到母國後,時常會遭到殘酷的政治迫害。爲了避免發生這樣的悲劇,聯合國軍代表一直堅持按照自願原則遣返北韓和中共戰俘。

但是,在這一問題上,共產陣營代表卻一直持有強烈的反對態度,甚至不惜爲此製造事端,編造了子虛烏有的謠言,稱聯合國軍發動了“細菌戰”。另一方面,聯合國軍的戰俘營則成了共產極權陣營進行“敵後作戰”的戰場。受北韓首席談判代表南日和副代表李相朝指揮的一批北韓特工,通過主動被俘的方式潛入了戰俘營。他們在戰俘營中組織北韓、中國戰俘中的親共分子,建立起所謂的“人民法庭”濫殺反共戰俘,並控制了多個戰俘營地。這些親共戰俘還積極地利用聯合國軍爲戰俘開設的職業培訓課,紛紛學習金屬加工技術,從而製造出了大量武器。當時,聯合國軍正在戰俘營中進行着甄別活動,試圖將在戰爭中誤捉的韓國平民和被北韓軍強徵入伍的韓國百姓釋放。而這樣一來,共產極權陣營精心編織的神話,也就是所有戰俘都願意回到所謂“社會主義祖國”的說法就會不攻自破。因此,武裝起來的親共戰俘,就在1952年2月18日和3月13日進行了兩次暴動,意圖阻止聯合國軍的甄別活動。雖然這兩次暴動都被聯合國軍成功平息,但在1952年春天,巨濟島上的戰俘營中瀰漫着相當緊張的空氣,一場更大規模的衝突已經一觸即發。而這場衝突的地點,就是已經被共產分子控制的第76號戰俘營。

二、杜德將軍被俘:第76號戰俘營的暴動

在解散被共產戰俘控制的戰俘營地後,聯合國軍在巨濟島上設置的新戰俘營。(來自《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在解散被共產戰俘控制的戰俘營地後,聯合國軍在巨濟島上設置的新戰俘營。(來自《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1952年5月6日,這場大規模的衝突拉開了序幕。這天傍晚,在關押着6000名北韓戰俘的第76號戰俘營,有一批戰俘在結束了一天的勞動之後拒絕回到營房,說他們要見戰俘營的指揮官、美軍中校雷文。在雷文趕到後,這些戰俘表示他們遭到了衛兵的毆打和強制搜身,還說他們希望和戰俘營司令杜德准將會面。這些戰俘告訴雷文,如果杜德將軍同意見面,那麼他們就會配合聯合國軍正在進行的戰俘姓名登記工作。缺乏戒心的杜德將軍在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就在5月7日下午2時來到第76號戰俘營大門門口和戰俘們進行交談。就在雙方進行談話的時候,一批戰俘突然衝出門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了杜德將軍,把他拖進了戰俘營,並塞進了一頂帳篷裏。在混亂當中,陪同杜德將軍的雷文中校也險些被俘,最後在趕來的衛兵保護下才好不容易脫險。這樣,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在剎那間發生了:聯合國軍的戰俘營司令官,竟然成了自己管理的戰俘們的俘虜。(參見《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隨後,戰俘們在營地中豎起了一塊告示牌,表示如果聯合國軍用武力進攻戰俘營的話,他們就將殺死杜德。(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九章《戰俘營風雲》)

美國第8集團軍司令範弗裏特迅速得知了杜德被俘的消息,隨後下達了嚴格的命令,要求部隊在沒有允許的情況下,不得以武力營救杜德,並委任科爾森准將代替杜德的職務。在戰俘們的要挾下,杜德也表示同意作爲中間人,通過電話向聯合國軍司令部傳達戰俘們的訴求。這樣,當天晚上,儘管聯合國軍的部隊包圍了第76號戰俘營,但雙方沒有發生武力衝突。

5月8日,杜德傳達了親共戰俘們的第一項訴求,表示共產戰俘們希望建立一個名叫戰俘聯合會的協會組織。聯合國軍方面立即回絕了這個要求,並要求共產戰俘立即釋放杜德。同一天,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對範弗裏特進行了授權,允許他在必要時採用武力行動攻打第76號戰俘營。新上任的戰俘營司令科爾森則向戰俘們表示,杜德目前已不再是戰俘營司令。如果戰俘們不釋放杜德,那麼聯合國軍就將發起武力營救行動。但是,戰俘們沒有對科爾森進行迴應。

5月9日,科爾森繼續兩次要求共產戰俘們釋放杜德,但仍然沒有得到迴應。同一天,美軍一個團和20輛坦克開到了第76號戰俘營外,做好了進攻的準備。5月10日,共產戰俘們終於圖窮匕見,向科爾森提交了一份英文宣言,表明他們的真實目的是反對聯合國軍在戰俘中進行甄別工作、要求聯合國軍停止對北韓和中共戰俘進行自願遣返,以及希望聯合國軍同意共產戰俘成立一個與聯合國軍方面接洽的代表團。此外,這份宣言還對聯合國軍威脅說“立即停止你們軍隊的野蠻暴行,侮辱、拷打、強迫寫血書聲明的做法,威脅,監禁,大規模屠殺,槍殺和機槍掃射,使用毒氣和細菌武器、對戰俘進行原子彈實驗,你們應根據國際法保證戰俘的人權和個人生活。”收到這份宣言後,科爾森表示自願遣返問題是板門店談判桌上討論的內容,他無法作出決定,但聯合國軍將不會繼續在第76號戰俘營進行甄別工作。對於共產戰俘們成立代表團的要求,科爾森表示聯合國軍並不反對。對於共產戰俘們在宣言中進行的荒誕、不實的指控,科爾森則進行了駁斥,表示“我必須告訴貴方,我們現在沒有,也從來沒有犯過任何你們捏造的過錯。我可以向貴方保證,我們將繼續執行這項政策,戰俘在這個戰俘營裏可以期望得到人道主義的待遇。”(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九章《戰俘營風雲》)

然而,對於科爾森的答覆,共產戰俘們仍不滿意。爲了保護杜德的生命安全,科爾森只得作出讓步,表示聯合國軍同意戰俘們成立代表團的訴求,並表示戰俘營中確實發生過戰俘被打死打傷的情況,而此後戰俘們“將根據國際法原則”,在戰俘營中“受到人道主義的對待。”經過這樣一番討價還價後,杜德終於在1952年5月10日晚上8時許獲釋。這場危機,總算告一段落了。(《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儘管杜德獲釋了,但到這時爲止,第76號戰俘營已經完全落入了共產分子的手中。此外,共產極權陣營的談判代表也利用這一事件,在板門店的談判桌上咄咄逼人。例如,南日就在談判桌上向聯合國軍代表稱,“你方所謂的甄別只不過是強迫扣留我方被俘人員的一種手段”,並在杜德獲釋當天污衊聯合國軍爲了扣留共產陣營被俘人員,“系統地採取了一系列野蠻措施。”(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九章《戰俘營風雲》)

三、強硬的克拉克將軍:收復第76號戰俘營之戰

第三任聯合國軍總司令馬克·克拉克將軍。(來自維基百科)
第三任聯合國軍總司令馬克·克拉克將軍。(來自維基百科)

1952年5月12日,在杜德獲釋後兩天,聯合國軍更換了總司令。在此前立下了赫赫戰功,扭轉了韓戰戰局的李奇微將軍被調往歐洲出任盟軍最高司令官,聯合國軍總司令一職則由被視爲鷹派的四星上將馬克·克拉克接任。在二戰時期,克拉克曾在意大利戰場指揮盟軍,與德軍進行過長時間的山地鏖戰,併成功解放了意大利首都羅馬。剛一就任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就訓斥了科爾森在處理戰俘營危機中展現出的綏靖態度,表示共產戰俘所說的戰俘被打死打傷的情況,實際上是因爲共產戰俘進行了暴動。美國總統杜魯門也向參謀長聯席會議下達指示,要求命令克拉克宣佈科爾森對戰俘的答覆“完全無效”。接着,克拉克免除了科爾森的職務,由更爲強硬的美2師副師長波特納准將接任戰俘營司令一職,並向戰俘營增派了第187空降團和一個坦克營。(《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完成了調兵遣將之後,聯合國軍便開始了收復第76號戰俘營的行動。1952年6月10日清晨,波特納將軍下令第76號戰俘營內的戰俘應以150人爲一組集中起來,並離開這間戰俘營。第76號戰俘營內的共產戰俘們拒絕從命,而是發起了又一場暴動,手持刀具、長矛和燃燒瓶等武器,據守在他們挖好的壕溝內。波特納隨即下令,要求第187空降團向第76號戰俘營發動進攻。現代戰爭中的奇觀出現了——一支軍隊居然出動了精銳部隊,去攻打自己設立的戰俘營。激戰進行了兩個半小時。美軍沒有開槍,而是使用手榴彈、催淚彈和刺刀步步推進,將暴亂的俘虜們擊敗和重新俘虜。最終,美軍控制了第76號戰俘營,共有21名暴動者死亡、139名暴動者負傷。而美軍方面,也有1人死於長矛之下、14人負傷。在這次行動中,美軍在第76號戰俘營裏繳獲了3000支長矛、4500把刀和1000枚汽油彈。經過這次戰鬥,附近同樣被共產分子控制的第77、第78號戰俘營立即表示了屈服,任由聯合國軍和平地開進了他們的營地。令人髮指的是,聯合國軍在第77號戰俘營中發現了16具戰俘的遺體——他們應該是被共產分子用私刑殘殺的無辜人員。(《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一章《巨濟島》)

四、談判再次走向破裂

在這之後,克拉克也對北韓方面採取了十分強硬的立場,下令對北韓展開大規模空襲。1952年6月23日—26日,聯合國軍大規模轟炸了北韓設在鴨綠江邊的發電廠——這裏的發電廠提供了北韓的大部分電力能源。這次轟炸的效果相當之大,致使北韓有兩個月的時間陷入嚴重的電力短缺,城市陷入黑暗。接着,聯合國軍又在7月11日出動1254架次飛機,對北韓首都平壤進行了大規模空襲,將大批軍事設施和工廠夷爲平地。8月4日和8月23日,聯合國軍又分別出動273架次和1403架次飛機,對平壤進行了兩輪轟炸。經過這些轟炸行動,平壤有價值的軍事目標已被完全摧毀,這座城市甚至失去了被繼續轟炸的價值。(《停戰談判的帳篷和戰鬥前線》第十四章《1952年中期的海戰和空戰》)

面對聯合國軍突如其來的強大空中攻勢,金日成陷入了恐慌。然而,毛澤東卻仍然沉迷於繼續進行血腥的戰爭,並向金日成表示不能因此停戰。1952年7月15日,毛澤東致電金日成,表示“目前正當敵方對我們狂轟濫炸之際,接受敵方實際上沒有任何讓步的、具有挑撥性和欺騙性的建議,對我們來說是極不利的。”(《毛澤東關於不接受美方建議問題致斯大林電》,1952年7月18日)對於毛澤東的態度,金日成非常不滿。1952年7月16日,金日成致電斯大林,表示“我們必須堅決力爭儘快簽訂停戰協定、實現停火和根據日內瓦公約交換所有戰俘,這些要求會得到所有愛好和平的人民支持。”(《拉祖瓦耶夫專呈金日成對停戰談判看法致華西列夫斯基電》,1952年7月17日)面對毛澤東和金日成相左的意見,斯大林在7月17日一錘定音,表示毛澤東“在停戰談判上的立場完全正確。”(《史達林關於同意中方停戰談判立場致毛澤東電》,1952年7月17日)

這樣,在斯大林和毛澤東拒絕和平、一意孤行地決定繼續進行戰爭、不在談判桌上妥協的態度下,停戰談判實際上已經走到了盡頭。新的大規模山地戰,即將拉開序幕。而在這即將到來的大規模戰役中,兩處高地的名字將在此後幾十年的歷史書寫中反覆出現,那就是著名的白馬山和上甘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