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講:北韓軍南侵


2020-11-11
Share
1 1950年7月2日,美軍史密斯特遣隊抵達大田火車站。三天後,他們將以血肉之軀直面北韓坦克部隊。(Public Domain)

1、血肉之軀迎戰坦克洪流:美軍的首戰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

在上一講中,我們回顧了韓戰的起源,瞭解到了韓戰的爆發,實際上源於以蘇聯爲首的共產極權陣營對大韓民國精心策劃的入侵。我們也明白了,在韓戰爆發時,北韓軍遠比韓軍強大,而且擁有難以抵擋的蘇式T-34坦克部隊。今天,我們將帶您回顧韓戰最初期的歷史,給您講述戰爭初期北韓軍的南侵情況,以及自由世界對此作出的反應。

那是1950年7月5日,在韓國首都首爾以南約40公里的小城烏山附近,540名美國步兵和炮兵被部署在城北的阻擊陣地上,迎接着北韓大軍的進攻。這支美軍小部隊由查爾斯•史密斯中校率領,被命名爲“史密斯特遣隊”(Task Force Smith)。他們的任務,則是阻擊正在南下的北韓精銳部隊第4師兩個團的5000名步兵以及第105裝甲師一個團的36輛T-34坦克。這是一場兵力對比接近一比十的較量,而史密斯特遣隊的手中甚至沒有有效的反坦克武器。他們的105毫米口徑榴彈炮炮彈打在T-34坦克上時,“只是使坦克震動一下,或者乾脆跳飛到了一邊。”就算如此,史密斯特遣隊依然從早上8點堅守到了下午2點,才向後撤退。在超過六小時的戰鬥中,他們付出了163人傷亡、被俘的沉重代價。這是韓戰中美軍和共產極權軍隊的第一次地面交戰。美國軍事歷史專家貝文•亞歷山大在評價這次戰鬥時,曾動情地表示,參戰的美國軍人“大部分還是些十幾歲的孩子,而且只是在五天之前從他們舒適的和平時期的部隊宿舍裏被召喚出來,又剛剛被戰爭中最可怕的一種武器——幾乎完全可以抵禦炮火攻擊的坦克——所蹂躪和阻斷,但他們並沒有逃跑”,“在整個美國曆史中,沒有哪一批士兵比史密斯特遣隊中這些大多未曾經受過考驗的年輕人表現出更大的勇氣和獻身精神。”(郭維敬、劉榜離等譯、貝文·亞歷山大著:《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十章《第一場阻擊戰》,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年)

然而,使人不得不感到奇怪的是,在北韓軍南侵的初期,爲什麼就算是美國軍隊也只能用血肉之軀抗擊北韓的坦克洪流呢?要明白這一問題,還是要從戰爭爆發時說起。

2、斯大林的權謀與聯合國軍成立


1950年7月20日,美24師師長迪安少將在大田親自參加戰鬥,率一個反坦克小組擊毀了一輛T-34坦克。圖爲被迪安少將擊毀的北韓坦克殘骸。(Public Domain)
1950年7月20日,美24師師長迪安少將在大田親自參加戰鬥,率一個反坦克小組擊毀了一輛T-34坦克。圖爲被迪安少將擊毀的北韓坦克殘骸。(Public Domain)

1950年6月25日,北韓軍隊對大韓民國發動了準備已久的突然侵略。當時,韓軍超過三分之一的官兵正在享受週末假期,難以組織有效的抵抗。在戰爭的最初幾天裏,韓軍無力抵擋人數、裝備、準備方面都佔絕對優勢的北韓大軍,戰線迅速崩潰。6月28日,韓國首都首爾陷落。在開戰一星期後,原有9.8萬人的韓國軍隊已經只剩下5.4萬人,北韓軍正以難以阻擋之勢瘋狂南侵。

在這樣的緊要關頭,美國迅速作出了反應。在美東時間的6月24日傍晚,也就是北韓入侵發生後不久,杜魯門總統就得知了入侵發生的消息。第二天,在美國政府的請求下,聯合國安理會召開會議。在會議上,美國代表提出北韓的入侵是“毫無理由的”,並提出了旨在促使北韓軍隊退回三八線以北的議案。該議案還號召聯合國“所有成員國爲這個議案的執行提供任何一種幫助,同時停止向北朝鮮政權提供援助。”在沒有遭到反對的情況下,這一議案獲得通過。6月27日,安理會對北韓的侵略行爲進行了譴責,並號召聯合國成員國“向大韓民國提供援助。”(王琪、顧剛等譯、詹姆斯·F.施納貝爾著:《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戰爭爆發前後》第四章《共產黨的挑戰》,中國“國防大學出版社”,1990年)這樣,聯合國迅速介入到了抵抗北韓侵略的事態當中。

值得注意的是,領導共產極權陣營的蘇聯正是聯合國安理會的成員,對安理會議案擁有一票否決權。然而,蘇聯代表不但沒有否決安理會的上述決議,甚至還缺席了上述會議,從而使得安理會抵抗北韓侵略的決議能迅速通過。對於這段歷史,共產極權陣營在他們編造的歷史中,對以美國爲首的自由世界進行了謾罵,稱安理會的決議是在美國“操縱”下“非法”通過的。從表面上看,蘇聯之所以缺席6月25日的安理會會議,是因爲在1950年1月,安理會拒絕了蘇聯代表以共產中國代表替換國民黨中國代表的議案,由此導致蘇聯代表退出安理會以示抗議。因此,在安理會於6月25日召集會議時,蘇聯代表未能與會。然而,在6月26日,聯合國祕書長賴伊曾在紐約向蘇聯駐聯合國代表馬立克發出參會邀請,被馬立克一口回絕。這樣看來,蘇聯無疑是故意不出席6月27日的安理會會議的。斯大林明明是一手策劃韓戰的元兇,卻爲何不願意蘇聯代表抵制安理會對北韓的譴責和對韓國的援助呢?近年來,隨着一份蘇聯解密檔案的公佈,歷史真相逐漸露出端倪。

2007年,俄羅斯學者公佈了一份檔案。該檔案的署名是斯大林的化名“菲利波夫”,內容爲1950年8月27日斯大林向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總書記哥特瓦爾德發送的電報。在電報中,斯大林解釋了蘇聯代表缺席6月27日安理會會議的原因,他說:“我們退出安理會後,美國陷進了對朝鮮的軍事幹涉……很明顯,美國的注意力從歐洲被引向了遠東。從國際力量對比的觀點來看,這一切是不是對我們有利呢?當然是。假設美國政府還繼續被牽制在遠東,並使中國加入‘解放’朝鮮和爭取本國獨立的鬥爭,那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呢?”(電報內容轉引自沈志華:《蘇聯未否決聯合國出兵朝鮮議案真相》,愛思想網沈志華專欄,2011年11月29日)

由這封電報可見,斯大林事實上在“下一盤大棋”。由於蘇聯代表缺席安理會會議,安理會得以在沒有遇到反對的情況下開展對韓國的軍事援助。這樣,以美國爲首的自由世界就能深陷韓戰泥潭,在遠東投入更多軍事資源,從而減輕蘇聯在東歐方面的軍事壓力。除此之外,斯大林也希望隨着韓戰規模進一步擴大,毛澤東也能夠出兵朝鮮半島,成爲蘇聯的又一個戰爭代理人。通過這封電報,我們得以對斯大林及共產極權陣營的陰狠毒辣產生更深刻的認識。在玩弄陰謀、操縱國際政治方面,共產極權陣營無疑是老手了。
隨着安理會作出阻止、譴責北韓侵略及援助韓國的決議,美國的軍事機器開始啓動。6月27日,杜魯門總統命令美國海軍和空軍對韓國軍隊提供支援。同時,爲了防止中共軍隊趁機進攻臺灣,美國第七艦隊也被部署到了臺灣海峽。29日,駐日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飛臨朝鮮半島視察前線,目睹了首爾淪陷後韓軍大潰敗的慘狀。隨後,麥克阿瑟回到日本,表示美國海空軍已經不能阻止韓軍的敗局,並向杜魯門總統請求授權他派遣駐日美軍赴韓國作戰。30日,杜魯門總統同意了麥克阿瑟的請求。7月1日,麥克阿瑟從駐紮日本的美軍第24步兵師中抽調出的第一支參戰美軍部隊在韓國東南端的釜山登陸,隨後日夜兼程北上迎敵。這支部隊,就是在7月5日在烏山與十倍於己的北韓軍進行血戰的“史密斯特遣隊”。7日,聯合國安理會授權組建了由美國指揮、負責支援韓國擊退北韓侵略的聯合國軍。隨後,麥克阿瑟被任命爲聯合國軍總司令,在東京設立了聯合國軍司令部,韓國軍隊也被置於這一司令部的指揮下。

3、北韓軍南侵與美24師浴血抗敵


1950年6月25日—9月15日的戰線變化,展現了北韓軍步步南侵的情況。(Public Domain)
1950年6月25日—9月15日的戰線變化,展現了北韓軍步步南侵的情況。(Public Domain)

然而,這支倉促之間組建的聯合國軍,究竟能否快速阻止北韓軍的南侵呢?事實上,聯合國軍的主體援韓兵力來自美軍,而美軍能夠迅速投入朝鮮半島的兵力是距離戰場最近的駐日美軍。遺憾的是,在經過幾年的和平生活後,駐日美軍的戰鬥力和裝備水平已經遠不如二戰時期了。當時,在二戰後裁軍政策的影響下,駐日美軍的四個師中,幾乎每個師的“三個建制團都只有兩個普通步兵營,而不是三個步兵營”,“由於兵力短缺,四個師的平均作戰能力僅僅達到百分之七十左右。”(郭維敬、劉榜離等譯、貝文·亞歷山大著:《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九章《告別美好時光》)在這其中,還有大量二戰後入伍的新兵,沒有任何實戰經驗。在這樣不利的情況下,爲了阻止北韓軍的瘋狂推進,駐日美軍也不得不立即動員起來。由於軍情危急,駐日本九州島、距朝鮮半島最近的美24師來不及補充兵員和裝備,甚至來不及集結,就被分批次投入了戰場。史密斯特遣隊在極端劣勢下的悲壯戰鬥,就是在這一情況下發生的。

使局勢雪上加霜的是,在戰爭初期,蘇聯顧問跟隨北韓軍隊一起進行了侵略作戰。在蘇聯顧問的指導下,北韓軍的戰鬥力更爲兇悍。戰爭爆發之初,斯大林曾禁止北韓軍中的3000餘名蘇聯顧問隨軍南侵,以免落人以蘇聯參戰的口實。然而,1950年7月,在金日成的請求下,斯大林最終同意蘇聯顧問直接參戰。在致蘇聯駐北韓大使什特科夫的電報中,斯大林命令蘇聯顧問將“作爲《真理報》記者而不是作爲軍人”隨同北韓軍隊。在電報中,他還特別強調,稱不能讓蘇聯顧問“成爲俘虜”。(沈志華:《毛澤東、斯大林與朝鮮戰爭》第四章第一節,廣東人民出版社,2003年)共產極權陣營以軍事顧問僞裝爲記者參加侵略戰爭的行爲,足以證明他們無視戰爭道德的陰毒本質。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24師官兵依然在極端不利的條件下,對北韓軍進行了頑強的阻擊。在烏山首戰失利後,美24師後續部隊又築起多道防線,節節抵抗,用他們的血肉之軀阻擋着T-34坦克的履帶。在有的戰鬥中,甚至美軍的師長和團長都親自拿起火箭筒與北韓坦克搏鬥。7月20日,兩個北韓精銳師和五十輛蘇制T-34坦克攻向韓國地理中心位置的重鎮大田,與鎮守在此的美24師主力展開了逐街、逐屋的巷戰。儘管美24師各部傷亡、缺編嚴重,卻仍進行了壯烈的戰鬥。經過兩天的殘酷戰鬥,大田陷落,美24師師長迪安少將也在稍後被俘,成爲韓戰中被俘的美國最高軍階軍官。不過,在慘烈的巷戰中,北韓裝甲部隊也損失了至少15輛T-34坦克,遭遇了開戰以來的首次重創(羅伊·E·阿普爾曼:《南至洛東江北至鴨綠江》第十一章《大田》,中國“國防大學出版社”翻譯本,1994年)。至此,美24師被派往韓國參戰的12200名士兵中,“已有四分之三的人傷亡或當了俘虜。”(郭維敬、劉榜離等譯、貝文·亞歷山大著:《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十五章《大田之戰》)

儘管美24師傷亡如此巨大,但他們的犧牲並不是沒有意義的。他們和韓軍殘部的阻擊作戰,已經成功地給聯合國軍其餘部隊的集結與登陸爭取了時間。7月31日,朝鮮半島南端距釜山不足90公里的重鎮晉州淪陷。然而,這也將是北韓軍在這個夏天侵奪的最後一座韓國重要城市。在北韓軍面前,流淌着韓國最南端的大河洛東江。而在洛東江之後,韓國軍隊正在重新集結、補充、構築防線;成千上萬以美軍爲主的聯合國軍則在釜山港日以繼夜地登陸,開赴前線。到8月4日,集結在洛東江邊丘陵地帶的聯合國軍戰鬥部隊已經超過7萬人,圍繞釜山的西、北兩面構築了南北寬約160公里、東西長約80公里的綿密防線。這道防線將是聯合國軍在朝鮮半島上的最後陣地,它就是著名的“釜山防禦圈”。在聯合國軍身後,被釜山防禦圈守護的,是大韓民國僅存的約一成土地,而氣勢洶洶的北韓軍正準備發起最後的進攻、侵佔整個韓國。一場堅守絕地的血腥戰役,就此拉開了帷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