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韩战系列第三讲:釜山防御圈


2020-11-18
Share
1 重新整编的韩军开赴釜山防御圈前线。(维基百科)

1、血红的洛东江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将带给大家韩战系列的第三讲《釜山防御圈》。

在前两讲中,我们回顾了韩战的起源,以及韩战最初的战况。我们了解到,韩战的爆发源于以斯大林为首的共产极权阵营精心策划的入侵。美国及联合国军卷入韩战,事实上也与苏联对国际政治的操纵有关。通过了解韩战的最初岁月,我们得知战争初期的美军事实上只能用血肉之躯抵抗北韩的坦克部队。到1950年8月初,联合国军所控制的大韩民国领土只有东南一隅约一成的土地,构筑了联合国军最后的阵地“釜山防御圈”。今天,我们将继续回顾韩战的历史,讲述1950年夏天围绕釜山防御圈发生的残酷战役,带您了解韩战初期自由世界最艰难的时刻。

我们首先从两个历史场景说起。第一个场景,发生在1950年7月27日上午。当时,刚刚从日本冲绳抵达韩国的美军第29团第3营,在朝鲜半岛南端的晋州附近遭到了北韩军的伏击。该营中的大量人员都是刚刚从美国本土招募的新兵,从没上过战场,却要面对已经席卷了朝鲜半岛西南部、正在向东快速进攻、身经百战的北韩第6师——这一个北韩师,原本是中共军队的第166师,曾隶属于中共第四野战军,参加过国共战争,并在1949年7月被毛泽东交给金日成,改编为北韩军队。在北韩军的第一波射击下,跟随美29团3营行动的韩军总参谋长蔡秉德将军就中弹殉职。不久,该营阵地崩溃。慌乱的士兵们向后撤退时,却被困在一条宽仅7米的小河边,在机枪的扫射下成片倒下。一瞬之间,约300名美国军人的尸体倒在河边和稻田中。在此后近两个月内,他们将静静地躺在那里,在韩国南部炎热的夏季中逐渐腐烂、并化为白骨。(罗伊·E·阿普尔曼:《南至洛东江北至鸭绿江》第十三章《第8集团军西翼受敌》)

第二个场景,发生在1950年8月9日凌晨。当时在朝鲜半岛东南部的洛东江畔,一处名叫锦舞峰的高地下一片漆黑,只有江水静静流淌的声音。凌晨3时半,江东岸阵地上的美军骑兵第1师官兵突然发射了照明弹,将江面照得亮如白昼。呈现在美军官兵眼前的,是河面上正在泅渡的北韩第3师主力,兵力多达两个团。霎时间,美军的坦克、炮兵和步兵一齐开火,坦克炮、榴弹炮、迫击炮、机枪、步枪构成的绵密火网笼罩了江面。在明亮的曳光弹网下,正在渡河的北韩军队遭到了一场残酷无情的屠杀,无数北韩士兵被枪炮变为支离破碎的尸体。在美军猛烈的射击下,洛东江江水化为流淌的血水,北韩军的泅渡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关于此战,见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二卷第四章)。整个战场上的场景,宛如修罗地狱一般。而类似残酷的场景,在1950年7月末至9月中旬的洛东江附近不止发生过一次。在围绕釜山防御圈进行的残酷战役中,北韩军和联合国军都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2、“坚守或战死”:联合国军死守釜山防御圈


美军在釜山源源不断地登陆。(维基百科)
美军在釜山源源不断地登陆。(维基百科)

这样惨烈的战役,究竟是如何进行的?要谈这一点,首先要对此前的战况进行一点回顾。如上一讲所说,从1950年6月25日战争爆发到7月末之间,北韩军队在苏联的支持下横扫了韩国的大部分国土。原本驻扎在日本九州岛、仓促上阵的美24师虽然浴血抗敌,却只能以血肉之躯阻挡北韩坦克部队,难以阻挡北韩军的侵略。然而,美24师和韩军残余部队的抵抗,为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后续部队在韩国登陆争取了时间。到8月4日,集结在洛东江边丘陵地带的联合国军战斗部队被划入美国第8集团军的编制,人数已经超过7万人,围绕釜山的西、北两面构筑了南北宽约160公里、东西长约80公里的绵密防线。这道防线将是联合国军在朝鲜半岛上的最后阵地,它就是著名的“釜山防御圈”。而在釜山防御圈之后,则是大韩民国仅存的约一成国土。

尽管联合国军快速增兵,但北韩军的侵略势头依然凶猛。在这背后,有两点原因。第一点,是苏联对北韩政权的大力支援。在战争爆发后不久的7月1日,斯大林就曾以电报指示苏联驻北韩大使什特科夫,称“决定于7月10日前完全满足朝鲜人关于供应弹药和其他军需品的申请”。其后,斯大林多次在电报中对什特科夫指示对北韩提供军事装备,并对战局进行军事指导。此外,苏联顾问也在斯大林的允许下冒充为《真理报》记者,跟随北韩军行动。斯大林的指示有时颇为详细。例如,在8月28日致什特科夫的电报中,斯大林就表示“建议金日成同志在前线不要分散使用而要集中使用空军。要使人民军的每次进攻开始时都有强击机对敌人军队的有力打击与之相配合,歼击机则尽可能保护人民军不受敌机的攻击。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再向朝鲜空军提供强击机和歼击机。”(沈志华:《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第四章第一节)凡此种种,都表明若没有苏联的支援,北韩的侵略难以为继。而斯大林本人,更是这场侵略的实际指挥者。第二点,是北韩作为共产极权国家,对其统治下的民众进行了竭泽而渔的动员。7月中旬,北韩政权开始征兵。首次征兵实行了志愿制,征募对象为16-25岁的劳动党党员及正在服刑的政治犯。然而,到7月末,随着北韩军队伤亡增多,征兵方式转变为强征。在此时进行的第二次征兵中,北韩政权在其统治地区以“群众誓师大会”的名义将青壮年强制集中起来,强迫16-30岁的青年“全场一致”同意“志愿”入伍。这一手段,与中共军队在国共战争时期使用的方式一样,都是共产极权阵营常见的征兵手法。很快,民众便识破了北韩政权的伎俩,开始逃避所谓的“群众誓师大会”。于是,北韩政权便转变手法,“以村庄、车间及学校为单位”,以所谓的‘义勇军应募者欢送会’等名义召开集会,强迫16-35岁的青壮年“志愿”入伍,进行了第三、第四次征兵。在第四次征兵结束时,北韩政权曾表示“招募已经结束”,却很快又进行了第五次征兵。在五次征兵中,共有47万青壮年被征为士兵及劳役人员。除此之外,北韩政权还利用深入到社会最基层的党组织,要求各地按比例提供民工,用于“打扫战场、架桥、构筑阵地、运输、防疫和水道修理”等任务。由于青壮年大量逃避劳役,他们就大量强征妇女、老人服役。在这样疯狂的体制下,至少100万人被动员了起来,被迫为这场疯狂的侵略战争服务。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了北韩政权的炮灰,或在前线葬身于联合国军的枪炮下,或在后方身亡于美军的空袭中。由于受到共产极权阵营强加的秘密警察网、告密网及基层组织的强力控制,韩国民众难以组织起有效反抗,所能做的唯有大量逃难。仅仅在首尔沦陷时,就有40万市民南逃。而当时,首尔的人口一共也只有100万左右。这一情形,最直观地展现了共产极权阵营的残暴、恐怖与不得人心。(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二卷第三章)

面对北韩军的疯狂进攻,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下定了死守釜山防御圈的决心。7月27日,麦克阿瑟飞抵美第8集团军司令部驻地大邱,要求朝鲜半岛上的联合国军最高指挥官、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死守防线。7月29日,沃克下达命令,其中展现的坚守决心震惊了联合国军的所有将士。在讲话中,他说:

“我们进行的是一场争取时间的战争,不能再后退、后撤或调整阵地以及可以想象出来的任何措施。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各部队必须反击,使北朝鲜人陷入混乱失衡状态。不能再有敦刻尔克的翻版,也不能有巴丹的翻版;退守釜山会使那里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屠场之一。我们必须战斗到底。被北朝鲜人俘虏比战死更糟糕,我们将同生死共患难。如果我们当中必须有人去死,我们将一起血染疆场。”(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十七章《退守洛东江》)

沃克的这道命令,成为了美国军事史上的名篇。它被称为“坚守或战死”命令(“Stand or Die” order)流传于世,表明了自由世界为捍卫大韩民国、抵抗共产极权势力侵略所下的决心。在这样的决心下,釜山防御圈的守卫者们开始迎接北韩军队的进攻。

3、北韩军的两次总攻


1950年6月25日—9月15日的战线变化,展现了北韩军步步南侵的情况。(Public Domain)
1950年6月25日—9月15日的战线变化,展现了北韩军步步南侵的情况。(Public Domain)

8月5日,北韩军对釜山防御圈的第一次总攻开始。根据攻势前夕金日成的命令,北韩军队“必须不停顿地继续进攻,突破美军和南朝鲜军的洛东江防线,夺取战争的最后胜利”(中国“军事科学院”编:《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一卷第六章,中国“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并在“8月15日以前,必须夺取釜山。”(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二卷第三章)然而,面对联合国军依托天险的顽强抵抗,北韩军进展不利。到8月15日,北韩军不但没有攻下釜山,反而只取得了非常有限的战果。因此,金日成又在这一天下达新的命令,表示“要使8月成为完全‘解放’朝鲜的月份”,北韩军随后不顾伤亡地进行了更为疯狂的进攻,在有的战斗中甚至使用了持续不断的人海冲锋。然而,他们取得的战果实在非常有限。8月24日,在承受了惨重的伤亡后,北韩军的攻势被迫停止。

在这样的情况下,斯大林继续通过苏联驻北韩大使什特科夫向金日成发布指示,表示“金日成同志不要因为和外国干涉者的战争中没有取得连续的胜利而不安,胜利有时也会伴随着一些挫折,甚至局部的失利”,“联共(布)中央毫不怀疑,外国干涉者将很快地可被赶出朝鲜。”(沈志华:《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第四章第一节)因此,金日成不顾部队伤亡惨重的事实,于8月31日再次发起了对釜山防御圈的全线总攻。然而,到此时,北韩政权在前线仅能投入9.8万军队,而包括韩军在内的联合国军人数已达17.6万人之多,双方兵力对比为1:2。此外,随着联合国军渐渐完全掌握了制空权,以及美军坦克部队大量抵韩,北韩坦克部队的优势也已荡然无存。然而,已成强弩之末的北韩军却展现了最后的疯狂。在总攻开始后,北韩军突破了洛东江防线,在数日内推进了10—15公里,并逼近釜山以北的重镇大邱,炮击大邱市区。大邱是美第8集团军司令部所在地。在北韩军的炮击之下,美第8集团军司令部被迫撤往釜山。(中国“军事科学院”编:《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一卷第六章)。不过,这已经是北韩军队的极限了。9月13日,北韩军对大邱的最后一次进攻被打退。14日,联合国军发现了北韩军开始退却的征兆。15日,一场惊世骇俗的军事奇迹突然在朝鲜半岛西半部的仁川发生,扭转了战争的走向。这一军事奇迹,就是由麦克阿瑟精心策划,在世界军事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著名军事行动——仁川登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