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三講:釜山防禦圈


2020-11-18
Share
1 重新整編的韓軍開赴釜山防禦圈前線。(維基百科)

1、血紅的洛東江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將帶給大家韓戰系列的第三講《釜山防禦圈》。

在前兩講中,我們回顧了韓戰的起源,以及韓戰最初的戰況。我們瞭解到,韓戰的爆發源於以斯大林爲首的共產極權陣營精心策劃的入侵。美國及聯合國軍捲入韓戰,事實上也與蘇聯對國際政治的操縱有關。通過了解韓戰的最初歲月,我們得知戰爭初期的美軍事實上只能用血肉之軀抵抗北韓的坦克部隊。到1950年8月初,聯合國軍所控制的大韓民國領土只有東南一隅約一成的土地,構築了聯合國軍最後的陣地“釜山防禦圈”。今天,我們將繼續回顧韓戰的歷史,講述1950年夏天圍繞釜山防禦圈發生的殘酷戰役,帶您瞭解韓戰初期自由世界最艱難的時刻。

我們首先從兩個歷史場景說起。第一個場景,發生在1950年7月27日上午。當時,剛剛從日本沖繩抵達韓國的美軍第29團第3營,在朝鮮半島南端的晉州附近遭到了北韓軍的伏擊。該營中的大量人員都是剛剛從美國本土招募的新兵,從沒上過戰場,卻要面對已經席捲了朝鮮半島西南部、正在向東快速進攻、身經百戰的北韓第6師——這一個北韓師,原本是中共軍隊的第166師,曾隸屬於中共第四野戰軍,參加過國共戰爭,並在1949年7月被毛澤東交給金日成,改編爲北韓軍隊。在北韓軍的第一波射擊下,跟隨美29團3營行動的韓軍總參謀長蔡秉德將軍就中彈殉職。不久,該營陣地崩潰。慌亂的士兵們向後撤退時,卻被困在一條寬僅7米的小河邊,在機槍的掃射下成片倒下。一瞬之間,約300名美國軍人的屍體倒在河邊和稻田中。在此後近兩個月內,他們將靜靜地躺在那裏,在韓國南部炎熱的夏季中逐漸腐爛、並化爲白骨。(羅伊·E·阿普爾曼:《南至洛東江北至鴨綠江》第十三章《第8集團軍西翼受敵》)

第二個場景,發生在1950年8月9日凌晨。當時在朝鮮半島東南部的洛東江畔,一處名叫錦舞峯的高地下一片漆黑,只有江水靜靜流淌的聲音。凌晨3時半,江東岸陣地上的美軍騎兵第1師官兵突然發射了照明彈,將江面照得亮如白晝。呈現在美軍官兵眼前的,是河面上正在泅渡的北韓第3師主力,兵力多達兩個團。霎時間,美軍的坦克、炮兵和步兵一齊開火,坦克炮、榴彈炮、迫擊炮、機槍、步槍構成的綿密火網籠罩了江面。在明亮的曳光彈網下,正在渡河的北韓軍隊遭到了一場殘酷無情的屠殺,無數北韓士兵被槍炮變爲支離破碎的屍體。在美軍猛烈的射擊下,洛東江江水化爲流淌的血水,北韓軍的泅渡遭到了毀滅性打擊(關於此戰,見日本陸戰史研究普及會編:《朝鮮戰爭》第二卷第四章)。整個戰場上的場景,宛如修羅地獄一般。而類似殘酷的場景,在1950年7月末至9月中旬的洛東江附近不止發生過一次。在圍繞釜山防禦圈進行的殘酷戰役中,北韓軍和聯合國軍都付出了慘烈的代價。

2、“堅守或戰死”:聯合國軍死守釜山防禦圈


美軍在釜山源源不斷地登陸。(維基百科)
美軍在釜山源源不斷地登陸。(維基百科)

這樣慘烈的戰役,究竟是如何進行的?要談這一點,首先要對此前的戰況進行一點回顧。如上一講所說,從1950年6月25日戰爭爆發到7月末之間,北韓軍隊在蘇聯的支持下橫掃了韓國的大部分國土。原本駐紮在日本九州島、倉促上陣的美24師雖然浴血抗敵,卻只能以血肉之軀阻擋北韓坦克部隊,難以阻擋北韓軍的侵略。然而,美24師和韓軍殘餘部隊的抵抗,爲以美軍爲主的聯合國軍後續部隊在韓國登陸爭取了時間。到8月4日,集結在洛東江邊丘陵地帶的聯合國軍戰鬥部隊被劃入美國第8集團軍的編制,人數已經超過7萬人,圍繞釜山的西、北兩面構築了南北寬約160公里、東西長約80公里的綿密防線。這道防線將是聯合國軍在朝鮮半島上的最後陣地,它就是著名的“釜山防禦圈”。而在釜山防禦圈之後,則是大韓民國僅存的約一成國土。

儘管聯合國軍快速增兵,但北韓軍的侵略勢頭依然兇猛。在這背後,有兩點原因。第一點,是蘇聯對北韓政權的大力支援。在戰爭爆發後不久的7月1日,斯大林就曾以電報指示蘇聯駐北韓大使什特科夫,稱“決定於7月10日前完全滿足朝鮮人關於供應彈藥和其他軍需品的申請”。其後,斯大林多次在電報中對什特科夫指示對北韓提供軍事裝備,並對戰局進行軍事指導。此外,蘇聯顧問也在斯大林的允許下冒充爲《真理報》記者,跟隨北韓軍行動。斯大林的指示有時頗爲詳細。例如,在8月28日致什特科夫的電報中,斯大林就表示“建議金日成同志在前線不要分散使用而要集中使用空軍。要使人民軍的每次進攻開始時都有強擊機對敵人軍隊的有力打擊與之相配合,殲擊機則儘可能保護人民軍不受敵機的攻擊。如果需要,我們可以再向朝鮮空軍提供強擊機和殲擊機。”(沈志華:《毛澤東、斯大林與朝鮮戰爭》第四章第一節)凡此種種,都表明若沒有蘇聯的支援,北韓的侵略難以爲繼。而斯大林本人,更是這場侵略的實際指揮者。第二點,是北韓作爲共產極權國家,對其統治下的民衆進行了竭澤而漁的動員。7月中旬,北韓政權開始徵兵。首次徵兵實行了志願制,徵募對象爲16-25歲的勞動黨黨員及正在服刑的政治犯。然而,到7月末,隨着北韓軍隊傷亡增多,徵兵方式轉變爲強徵。在此時進行的第二次徵兵中,北韓政權在其統治地區以“羣衆誓師大會”的名義將青壯年強制集中起來,強迫16-30歲的青年“全場一致”同意“志願”入伍。這一手段,與中共軍隊在國共戰爭時期使用的方式一樣,都是共產極權陣營常見的徵兵手法。很快,民衆便識破了北韓政權的伎倆,開始逃避所謂的“羣衆誓師大會”。於是,北韓政權便轉變手法,“以村莊、車間及學校爲單位”,以所謂的‘義勇軍應募者歡送會’等名義召開集會,強迫16-35歲的青壯年“志願”入伍,進行了第三、第四次徵兵。在第四次徵兵結束時,北韓政權曾表示“招募已經結束”,卻很快又進行了第五次徵兵。在五次徵兵中,共有47萬青壯年被徵爲士兵及勞役人員。除此之外,北韓政權還利用深入到社會最基層的黨組織,要求各地按比例提供民工,用於“打掃戰場、架橋、構築陣地、運輸、防疫和水道修理”等任務。由於青壯年大量逃避勞役,他們就大量強徵婦女、老人服役。在這樣瘋狂的體制下,至少100萬人被動員了起來,被迫爲這場瘋狂的侵略戰爭服務。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成了北韓政權的炮灰,或在前線葬身於聯合國軍的槍炮下,或在後方身亡於美軍的空襲中。由於受到共產極權陣營強加的祕密警察網、告密網及基層組織的強力控制,韓國民衆難以組織起有效反抗,所能做的唯有大量逃難。僅僅在首爾淪陷時,就有40萬市民南逃。而當時,首爾的人口一共也只有100萬左右。這一情形,最直觀地展現了共產極權陣營的殘暴、恐怖與不得人心。(日本陸戰史普及會編:《朝鮮戰爭》第二卷第三章)

面對北韓軍的瘋狂進攻,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下定了死守釜山防禦圈的決心。7月27日,麥克阿瑟飛抵美第8集團軍司令部駐地大邱,要求朝鮮半島上的聯合國軍最高指揮官、第8集團軍司令沃克中將死守防線。7月29日,沃克下達命令,其中展現的堅守決心震驚了聯合國軍的所有將士。在講話中,他說:

“我們進行的是一場爭取時間的戰爭,不能再後退、後撤或調整陣地以及可以想象出來的任何措施。我們已經無路可退。各部隊必須反擊,使北朝鮮人陷入混亂失衡狀態。不能再有敦刻爾克的翻版,也不能有巴丹的翻版;退守釜山會使那裏成爲歷史上最大的屠場之一。我們必須戰鬥到底。被北朝鮮人俘虜比戰死更糟糕,我們將同生死共患難。如果我們當中必須有人去死,我們將一起血染疆場。”(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十七章《退守洛東江》)

沃克的這道命令,成爲了美國軍事史上的名篇。它被稱爲“堅守或戰死”命令(“Stand or Die” order)流傳於世,表明了自由世界爲捍衛大韓民國、抵抗共產極權勢力侵略所下的決心。在這樣的決心下,釜山防禦圈的守衛者們開始迎接北韓軍隊的進攻。

3、北韓軍的兩次總攻


1950年6月25日—9月15日的戰線變化,展現了北韓軍步步南侵的情況。(Public Domain)
1950年6月25日—9月15日的戰線變化,展現了北韓軍步步南侵的情況。(Public Domain)

8月5日,北韓軍對釜山防禦圈的第一次總攻開始。根據攻勢前夕金日成的命令,北韓軍隊“必須不停頓地繼續進攻,突破美軍和南朝鮮軍的洛東江防線,奪取戰爭的最後勝利”(中國“軍事科學院”編:《抗美援朝戰爭史》第一卷第六章,中國“軍事科學出版社”,2000年),並在“8月15日以前,必須奪取釜山。”(日本陸戰史普及會編:《朝鮮戰爭》第二卷第三章)然而,面對聯合國軍依託天險的頑強抵抗,北韓軍進展不利。到8月15日,北韓軍不但沒有攻下釜山,反而只取得了非常有限的戰果。因此,金日成又在這一天下達新的命令,表示“要使8月成爲完全‘解放’朝鮮的月份”,北韓軍隨後不顧傷亡地進行了更爲瘋狂的進攻,在有的戰鬥中甚至使用了持續不斷的人海衝鋒。然而,他們取得的戰果實在非常有限。8月24日,在承受了慘重的傷亡後,北韓軍的攻勢被迫停止。

在這樣的情況下,斯大林繼續通過蘇聯駐北韓大使什特科夫向金日成發佈指示,表示“金日成同志不要因爲和外國干涉者的戰爭中沒有取得連續的勝利而不安,勝利有時也會伴隨着一些挫折,甚至局部的失利”,“聯共(布)中央毫不懷疑,外國干涉者將很快地可被趕出朝鮮。”(沈志華:《毛澤東、斯大林與朝鮮戰爭》第四章第一節)因此,金日成不顧部隊傷亡慘重的事實,於8月31日再次發起了對釜山防禦圈的全線總攻。然而,到此時,北韓政權在前線僅能投入9.8萬軍隊,而包括韓軍在內的聯合國軍人數已達17.6萬人之多,雙方兵力對比爲1:2。此外,隨着聯合國軍漸漸完全掌握了制空權,以及美軍坦克部隊大量抵韓,北韓坦克部隊的優勢也已蕩然無存。然而,已成強弩之末的北韓軍卻展現了最後的瘋狂。在總攻開始後,北韓軍突破了洛東江防線,在數日內推進了10—15公里,並逼近釜山以北的重鎮大邱,炮擊大邱市區。大邱是美第8集團軍司令部所在地。在北韓軍的炮擊之下,美第8集團軍司令部被迫撤往釜山。(中國“軍事科學院”編:《抗美援朝戰爭史》第一卷第六章)。不過,這已經是北韓軍隊的極限了。9月13日,北韓軍對大邱的最後一次進攻被打退。14日,聯合國軍發現了北韓軍開始退卻的徵兆。15日,一場驚世駭俗的軍事奇蹟突然在朝鮮半島西半部的仁川發生,扭轉了戰爭的走向。這一軍事奇蹟,就是由麥克阿瑟精心策劃,在世界軍事史上留下濃重一筆的著名軍事行動——仁川登陸。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