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四講:仁川登陸


2020-11-25
Share
1 1950年9月15日,麥克阿瑟在“麥金萊山”號戰艦上觀察登陸部隊的作戰情況。(維基百科)

1、“最糟糕”的登陸地點:仁川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韓戰系列節目。

在之前的三講中,我們回顧了韓戰的起源、北韓軍在戰爭初期的南侵與圍繞釜山防禦圈的戰鬥情況。今天,我們將進行第四講《仁川登陸》,帶您回顧韓戰的第一個轉折點。

我們首先從一個宏大的歷史場景開始說起。1950年9月15日早上,來自美國、英國、荷蘭、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的各類艦艇230艘雲集在朝鮮半島西海岸港口仁川附近的海域。其中,僅航空母艦就有6艘之多。而這些航母上停放的飛機加上前來支援的美國遠東空軍飛機,總數更是達到了驚人的1500架之多,足以遮蔽仁川的天空。在如此之多的艦艇及飛機的掩護下,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及第7步兵師爲基幹編成的美國第10軍共6.9萬多人陸續乘坐登陸艇,對北韓軍隊控制的灘頭髮起了聲勢浩大的登陸作戰。這是1944年諾曼底登陸之後,世界上出現的最大規模的登陸戰役。而這一被稱爲“仁川登陸”的軍事奇蹟,也將永遠載入人類戰爭史的史冊。

在理解仁川登陸爲什麼會發生之前,我們首先要看一看當時韓戰的戰爭局勢。如上一講所說,在1950年9月上半月,北韓軍的前線兵力盡管已經不足,卻依然保持着攻勢。聯合國軍則堅守着“釜山防禦圈”,保衛着大韓民國僅剩的東南一隅約一成國土。從地面戰的戰局來看,聯合國軍的東、南兩面是汪洋大海,西、北兩面則是北韓軍隊,已經陷入了被包圍的戰略絕地。然而,如果我們轉換視角,就會發現,事實上北韓本身才是被包圍的一方。


1950年9月16日,在已被聯合國軍控制的灘頭,四艘坦克登陸艇正在卸下人員及裝備。(維基百科)
1950年9月16日,在已被聯合國軍控制的灘頭,四艘坦克登陸艇正在卸下人員及裝備。(維基百科)

朝鮮半島三面環海,僅在北面與蘇聯的西伯利亞及中共控制的滿洲相連。在朝鮮半島的東、南、西三面,由於北韓海軍與聯合國軍各國海軍相比弱小得不值一提,以美國海軍爲主的、強大的聯合國軍艦隊在戰爭初期就掌握了制海權。聯合國軍如果願意的話,可以在朝鮮半島的各個方向上發動炮擊、艦載機攻擊和登陸攻擊,而蘇聯和北韓只能被動應對,無法主動選擇反登陸戰戰場。因此,可以說從美國介入戰爭開始,共產極權陣營事實上就處在極端不利的戰略態勢下。

在這樣的背景下,善於捕捉戰機、充滿冒險精神的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早在韓戰爆發後的第六天,也就是1950年6月30日,就提出了在仁川進行登陸作戰、扭轉戰局的設想。

仁川位於韓國首都首爾以西約30公里處,是位於朝鮮半島西海岸中部的重要港口。然而,從軍事學的角度來說,在仁川進行登陸作戰是非常困難的。仁川港水域低潮時水深只有12—14英尺。但是,普通登陸艇及坦克登陸艇靠近海岸,則分別需要至少23英尺及29英尺的潮高。幸運的是,仁川港擁有全世界第二大的潮差,漲潮時潮高可以達到31—33英尺。不幸的是,“這樣的有利條件一個月中只有一次,持續時間僅爲三四天。”(羅伊·E·阿普爾曼:《南到洛東江北到鴨綠江》第二十五章《仁川登陸》)而就算在這三四天內,潮高達到23英尺以上的時間也不是連續的,而是每次間隔十二小時、一次持續三小時(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二十二章《戰略之爭》)。因此,在仁川進行登陸作戰的戰機可謂是稍縱即逝。

然而,大膽的麥克阿瑟卻在韓戰剛剛爆發時,就下定了在仁川進行登陸戰的決心。在美國軍隊的歷史上,麥克阿瑟以果決大膽的作戰風格著稱。1903年,麥克阿瑟在西點軍校畢業時,曾經以98.14分的總平均成績榮獲該校一百年來最好的成績。在二戰時期,麥克阿瑟在太平洋戰場曾十一次迂迴到日軍側翼及後方,進行果斷的登陸戰,每次都取得了勝利。因此,在1950年6月30日,臨危受命的麥克阿瑟立即提出了在仁川實施登陸作戰,從側翼打擊北韓軍的設想。

但是,隨着北韓軍在7月快速向南侵略,麥克阿瑟不得不暫時將兵力投放在阻擊北韓軍南侵的正面防線上。不過,他並沒有放棄在仁川進行登陸作戰的信念。7月13日,美國陸軍參謀長柯林斯將軍和空軍參謀長范登堡將軍從華盛頓飛赴東京,聽取了麥克阿瑟關於仁川登陸作戰設想的報告。然而,麥克阿瑟的設想無法打消華盛頓方面的疑慮。在華盛頓方面看來,仁川實在不是一個適合進行登陸戰的地方。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佈雷德利將軍甚至認爲,“仁川很可能是進行兩棲登陸的最糟糕的地方”。(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二十二章《戰略之爭》)

2、麥克阿瑟的豪賭


1950年9月15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員正在奮勇進攻仁川灘頭。(維基百科)
1950年9月15日,美國海軍陸戰隊員正在奮勇進攻仁川灘頭。(維基百科)

在這樣的情況下,麥克阿瑟繼續向華盛頓施壓。7月19日,麥克阿瑟致電華盛頓,要求齊裝滿員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必須在9月10日前到達韓國。海軍陸戰隊是主要進行兩棲登陸作戰的部隊。這意味着,麥克阿瑟很可能將在9月中旬發動仁川登陸。21日,麥克阿瑟致電華盛頓,概述了他發動仁川登陸的理由:“我堅信,在敵人後方儘早實施有力的行動將會切斷敵人的主要交通線,從而使我們得以對敵人發起決定性的、毀滅性的打擊。在這樣的行動中,任何物質上的延誤都將使我們失去這一機會。另一選擇是,在正面發起進攻,其必然結果是緩慢地把敵人驅逐到三八線以北,進程緩慢,代價慘重。”

值得注意的是,此時美軍剛剛在大田慘敗,聯合國軍能否守住韓國已經成爲一個未知數。然而此時,麥克阿瑟卻在向華盛頓極力主張進行仁川登陸。這樣,華盛頓方面就陷入了尷尬的境地。事實上,儘管麥克阿瑟僅是駐日盟軍總司令和聯合國軍總司令,但他擁有五星上將的軍銜,而這一軍銜甚至比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四星上將佈雷德利還要高。另一方面,麥克阿瑟直到這時爲止仍沒有透露仁川登陸的詳細作戰計劃,華盛頓方面甚至無法與他進行有效討論,而是隻能表示同意或反對。23日,參謀長聯席會議與麥克阿瑟進行了電信會議,質疑麥克阿瑟是否真的有必要在前線喫緊的情況下抽調兵力進行仁川登陸,麥克阿瑟則強硬而簡短地回答說“是的。”(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二十二章《戰略之爭》)無奈之下,杜魯門總統只得在8月6日派出總統特使哈里曼前往東京。隨同哈里曼一同前往的人員中,有一位名叫馬修·李奇微、時任美國陸軍副參謀長的將軍。而他,將在不久的將來成爲韓戰中共產極權軍隊的剋星。

根據李奇微將軍的韓戰回憶錄,總統特使與麥克阿瑟的會談從8月6日一直進行到8月8日。李奇微的回憶錄說,當時,麥克阿瑟表示“唯有在仁川登陸纔是可行的,因爲,只有實施仁川登陸才能給敵人以必要的沉重打擊,從而在冬季到來之前將其殲滅——通過這種打擊,可以切斷敵主要補給線和交通線,並能獲得同由釜山防禦圈出擊的部隊會合的機會,消滅夾在登陸部隊和由防禦圈出擊的部隊之間的敵軍。”(馬修·李奇微:《朝鮮戰爭(李奇微回憶錄)》第三章)而麥克阿瑟之所以希望在冬天結束前儘快消滅北韓軍隊,一是認爲朝鮮半島寒冷的冬天將給聯合國軍帶去巨大的非戰鬥減員;二是如果戰事拖延下去,北韓軍將在蘇聯和中國的補給下變得越來越強,使局勢不可收拾。(參看詹姆斯·F.施納貝爾:《戰爭爆發前後》第八章《烙鐵行動:醞釀與計劃》)

麥克阿瑟用他出色的雄辯才能和縝密的思維能力,贏得了總統特使的認同。會後,哈里曼特使認爲“應當把政治問題和個人考慮撇在一邊”,並且要“把麥克阿瑟將軍作爲一大國寶加以器重。”(馬修·李奇微:《朝鮮戰爭(李奇微回憶錄)》第三章)隨後,總統特使一行返回華盛頓,開始爲麥克阿瑟的仁川登陸計劃進行說服工作。8月12日,聯合國軍司令部在麥克阿瑟的指示下制定了仁川登陸的作戰計劃。此次作戰被稱爲“鉻鐵行動”,將於9月15日實施登陸。根據計劃,登陸部隊將收復仁川及首爾,從而切斷洛東江前線北韓軍主力的退路。釜山防禦圈內的美第8集團軍則將向北出擊,與登陸部隊會合。8月23日,參謀長聯席會議的代表柯林斯將軍和謝爾曼海軍上將來到東京,最後一次試圖說服麥克阿瑟放棄仁川登陸計劃。他們提出了一個替代方案,認爲可以在仁川以南約160公里的羣山實施登陸。然而,麥克阿瑟卻用一次時長45分鐘的演講使他們無話可說。在演講中,麥克阿瑟指出,從北韓向南延伸的幾乎所有鐵路、公路都會經過首爾、仁川地區。因此,只有佔領首爾和仁川,才能真正切斷北韓軍主力的退路,“迅速取得對敵人的決定性勝利。”此外,從北韓侵略軍手中重新奪回大韓民國首都首爾,“可以取得極大的政治和心理優勢。”(《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戰爭爆發前後》第八章《烙鐵行動:醞釀與計劃》)對於自己的計劃,麥克阿瑟將其比喻爲一場賭博。他表示:“下5個美元的賭注,我就有機會贏得5萬美元。”(於濱、談鋒、蔣偉民譯、約瑟夫·古爾登著:《朝鮮戰爭:未曾透露的真相》第十章《仁川賭勝》,中國北京聯合出版有限責任公司,2014年)

到這個時候,華盛頓方面已經無法再說服麥克阿瑟了。對於仁川登陸的計劃,杜魯門總統也表達了讚許。8月26日,負責仁川登陸作戰的美國第10軍編成。28日,參謀長聯席會議批准了仁川登陸作戰計劃。至此,韓戰的第一個轉折點,就這樣迎來了倒計時。

3、仁川登陸作戰


1950年9月15日至10月24日的戰線變化,顯示聯合國軍逐漸收復韓國國土、攻入北韓。(維基百科)
1950年9月15日至10月24日的戰線變化,顯示聯合國軍逐漸收復韓國國土、攻入北韓。(維基百科)

事實上,麥克阿瑟之所以敢於在仁川進行敵後登陸,也與聯合國軍對北韓軍在首爾、仁川地區的兵力估計有關。根據聯合國軍在1950年8月底掌握的情報,北韓軍隊在首爾駐紮了約5000人、在仁川駐紮了約2000人。爲何北韓軍在這一重要地區的兵力會如此之少呢?共產極權陣營方面,又是否對即將發生的仁川登陸有所察覺呢?

早在戰爭爆發後不久,中共就曾通過蘇聯對北韓進行過警告。1950年7月,蘇聯駐華大使羅申向莫斯科報告稱,周恩來向他轉達了毛澤東對北韓的建議,表示“美國軍隊可能在仁川登陸,要在仁川后方建立一條堅強的防線。”(沈志華:《毛澤東、斯大林與朝鮮戰爭》第四章第一節)當戰局在洛東江邊陷入僵局後,北韓方面也組建了“西海岸防禦司令部”,“計劃在每個較大的港口各配備1個步兵團、1個炮兵團、1個坦克團”,並對仁川、首爾地區進行重點設防(中國“軍事科學院”編:《抗美援朝戰爭史》第一卷第八章)。然而,由於北韓軍主力正集結在洛東江前線,金日成無法分出足夠的兵力進行後方防禦。這些後方防禦部隊戰鬥力低下,“大都是沒有受過訓練的新兵組織的部隊”(劉統:《真實與謊言:是誰預測了美軍仁川登陸》,《同舟共進》2016年第10期)。因此,儘管共產極權陣營事實上已對聯合國軍的仁川登陸有所預判,卻仍然無力進行防備。

1950年9月13日,麥克阿瑟在日本佐世保港登上他的旗艦巡洋艦“麥金萊山”號,駛向仁川海域,他的豪賭開始了。9月15日早上6時27分,在經過聯合國軍艦隊和飛機的多日轟炸和炮擊後,第一批登陸艇搭載着美國海軍陸戰隊員駛向灘頭。戰鬥進行得相當順利。到第二天,陸戰隊已經攻下仁川市區。而在兩天的戰鬥中,陸戰隊的傷亡僅僅是24人戰死、1人失蹤、195人負傷。至此,仁川登陸已經成功,北韓軍即將迎來一場極其慘烈的大潰敗,大韓民國則即將重獲自由。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