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四講 英中之間

2021-03-31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四講 英中之間 第十二任港督卜力。
(來自維基百科)

一、中國民族主義與香港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進行香港歷史系列講座的第四講《英中之間》,帶您繼續回顧香港的過去。

在之前的三講中,我們回顧了香港漫長古代史上的自由傳統,探究了香港開埠後建立的英式政體,以及香港英治時代最初半個世紀的歷史,明白了香港多族雜居的面貌是如何形成的。今天,我們將與您一同進入香港歷史上一段動盪的時期。在這一時期,香港將在英國和中國之間面臨艱難的抉擇,步入20世紀。

我們還是從近期的一個新聞開始講起吧。

今年2月22日,此前曾強力迫害浙江基督徒的中共酷吏、現任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的夏寶龍發表講話,提出了臭名昭著的“愛國者治港”原則。夏寶龍說,所謂“愛國”,就是必須愛中共締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所謂的“愛國者”,“絕不能允許做損害國家的根本制度,也就是損害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事情”。隨後的一個多月裏,中國當局又對這一“愛國者治港”的原則進行落實,悍然修改香港的選舉制度,將香港立法會變爲幾乎完全被北京操控的“香港人大”。在中共藉助中國民族主義掀起的反民主狂潮中,香港的民主制度事實上已經死亡了。

可以說,中共目前定義的“愛國者”,即是“熱愛中共所統治的中國”的人。近幾十年來,中共不斷強化着中國民族主義宣傳,並利用這一點滲透、破壞着香港的民主制度。他們的如意算盤,事實上便是打起“愛國”這個“大義名分”,試圖將香港收入他們的囊中。如果回顧歷史就會發現,中共實際上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勢力。事實上,大清帝國和民國的各種政治派系都曾多次使用過這個手法。而面對中國民族主義的衝擊,英治時期的香港人便不得不在英國與中國之間作出政治選擇。
現在,讓我們將目光轉回歷史。

如上一講所述,在1880—1890年代,香港發展成爲了一座多族雜居,擁有20餘萬人口的國際化都市。這時,作爲大英帝國在遠東的自由港,香港已經發展成全球貿易網絡中的重要節點。隨着匯豐、渣打等銀行在香港相繼開設營業點,穩定的鈔票體系與金融業務也在香港建立起來。而煤氣、電力的普及,則將工業革命帶來的近代化成果帶進了香港。然而,在一片欣欣向榮的背後,卻是這座城市仍然存在的不少隱憂。

二、中國民族主義何以能衝擊香港

1899年4月,英國代表在新界大埔舉行接管新界的儀式。(來自維基百科)
1899年4月,英國代表在新界大埔舉行接管新界的儀式。(來自維基百科)

首先,在19世紀末,香港政治制度的民主程度依然是非常不足的。如此前所述,在香港開埠初期,香港立法局中只有總督任命的三名官守議員。經過英裔香港居民發起的民主運動,立法局在1850年增設了兩名非官守議員。此後,立法局的人數又有兩次擴大。到1884年時,立法局共有十二人,包括七名官守議員和五名非官守議員。其中,非官守議員的人選雖然是由太平紳士推舉的,但最終任命權卻掌握在總督手裏。也就是說,此時的香港還並不存在我們所熟知的現代民主制度。

與民主程度不足互爲表裏的,則是各種族間政治權利的不平等。在十二名立法局議員中,有十一人是英裔,僅有一名華裔非官守議員。此後,儘管立法局議員在1894年發起了一場議會民主運動,迫使第十一任港督羅便臣(William Robinson)在1896年將官守議員和非官守議員各增設了一個席位,並以一位華商出任新設的非官守議員,但立法局的席位仍基本由英裔控制。種族間的政治不平等,事實上降低了港英政府在當時香港社會中的認受性,並給中國民族主義伸入香港提供了一定的空間。

1883—1885年間,大清帝國與法國爲爭奪越南,爆發了清法戰爭。這場戰爭,最終以大清帝國的失敗告終。而在戰爭期間,由於法國軍艦利用香港這一自由港進行物資補給,時任清國兩廣總督的張之洞便在香港煽動起華人民族主義情緒,試圖利用香港華人打擊法軍。

張之洞所使用的手法,是一方面聯絡部分持反西方立場的華商蒐集法軍情報,另一方面又向香港華人發佈“諭令”、煽動起反法情緒。1884年10月3日,部分被煽動的華工發起騷亂,佔據了西營盤、上環一帶的街道,到處圍毆西方人,被警察開槍驅散,並有1人死亡。衝突的升級,使張之洞感到不安。對於大清帝國而言,香港是獲得外匯和國際貸款的重要渠道。如果香港徹底混亂,那麼大清帝國的財政將陷入危機。因此,張之洞急忙致電華商表示“適可而止”,這場暴亂也隨之在兩天後平息。這樣的場景,在此後還將反覆上演。中共在日後反覆煽動起香港的親共暴亂,又總是在必要時“適可而止”,對香港採取“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政策。中共的這些做法,正可以從張之洞的這次煽動行爲中找到原型。

1894—1895年間,大清帝國與亞洲新興強國日本之間又發生了甲午戰爭。隨着大清帝國的戰敗,這一老朽帝國的腐敗無能也暴露在世界列強的面前。此後幾年間,列強開始了以武力割佔、租借清國領土的浪潮。1898年,法國佔領了廣東西部距離香港300公里的廣州灣,引發了英國的不安。爲擴大香港的戰略縱深,英國與大清帝國在1898年6月9日簽署了《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向清國租借了深圳河以南、九龍界限街以北的區域及包括大嶼山在內的200多座離島,租期爲99年,至1997年6月30日期滿。從此,延續至今的香港版圖被確定了下來。

新界是一塊遠比港島和九龍廣闊的地域,當地的風俗與處在海濱的港島迥然不同。數百年來,這裏的居民聚族而居,其社會由服膺儒家忠孝倫理的鄉紳統治,修建宗祠、編訂族譜,對於傳統中華帝國的意識形態比較親近。因此,港英政府決定按照大英帝國的慣例,對新界居民採取因俗而治的政策,從而儘量減少接管新界時可能面臨的動盪。然而,由於港英政府未能及時公佈這項政策,加上當地仇視西方的保守鄉紳不斷散佈謠言,稱英國人將強徵各宗族的土地、破壞當地風水,遂導致當地鄉民嚴重不滿。

1899年4月14—19日間,英軍在接收新界的過程中,在多個地方與組織起來的鄉勇爆發了激戰。根據英國方面的記錄,此戰中鄉勇曾構築起專業的工事,背後應有清國軍事人員指導。然而,英軍仍然擊潰了訓練、裝備都相當落後的鄉勇,致使發起抵抗的鄉紳向英軍投降。在這場被稱爲“新界六日戰”的悲劇中,英軍僅有2人負傷,鄉勇則有約500人陣亡。這場武裝衝突,是香港開埠以來最血腥的一幕。經過此戰,第十二任港督卜力(Henry Blake)決定港英政府應堅持原計劃,不干涉新界社會結構,僅在新界維持徵稅權力。而這一決定,將給此後的新界帶去迥異於九龍和港島的面貌。

三、清末保皇派與革命派在香港的活動

“新界六日戰”作戰形勢圖。(來自維基百科)
“新界六日戰”作戰形勢圖。(來自維基百科)

甲午戰爭帶來的另一個後果,是清國的一批知識分子受到清國慘敗於“小國”日本的刺激,認爲需要以西方傳入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思想對中國進行全盤改造。由於政治路線的不同,他們很快便分裂成了水火不容的兩派,也就是保皇派與革命派。

保皇派又被稱爲“立憲派”,開創者是廣東南海人康有爲及他的學生廣東新會人梁啓超。這一派在甲午戰爭後認爲,清國需要效法日本的明治維新,由君主推動改革,並最終建立君主立憲政體。1898年,康、梁二人輔佐清德宗(光緒帝)進行了“百日維新”,最終因西太后(慈禧太后)發動政變而告失敗。其後,康、梁二人流亡海外。在流亡日本期間,梁啓超瞭解到了西方民族主義理論及社會達爾文主義學說,認定需要將清帝國內的漢、滿、蒙、藏、回等族羣建構爲一個擁戴清帝的“中華民族”,才能使中國在弱肉強食的世界中生存下去。在流亡海外後不久,康、梁二人便開始在世界各地設立“保皇會”,並在香港設立了分會以發展會員。

革命派的開創者則是廣東香山人孫文,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孫中山。孫文在青少年時期,曾經在香港接受過西式教育,並從事過醫生職業。後來,他也受到民族主義思潮的影響,認爲應當將清帝國關內十八省的民衆聯合爲一個“漢民族”,進行“排滿革命”、建立共和政體。在革命派的早期活動中,香港是一處重要的地點。孫文曾多次將據點設在香港,利用遠比清帝國寬鬆的政治及貿易環境招兵買馬、購買軍火,並向廣東發動了多次武裝攻擊,全都以失敗告終。1905年,在日本政界部分人士的幫助下,孫文在日本首都東京成立了聯合多個革命派組織而形成的同盟會。第二年,同盟會在香港設立了分會。

儘管保皇派與革命派之間因爲政治路線不可調和,互相展開了一連串惡鬥。但在宣揚中國民族主義這一點上,兩者事實上是一致的。因此,相當數量的香港華人受到了這兩派政治主張的吸引,在互相爭鬥的同時,也對英治香港的社會秩序造成了一連串的衝擊。

1905年7月,一名因曾被美國波士頓移民官逮捕而深感受辱的華人,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前自殺抗議。在此情況下,革命派便在香港發起抵制美國商品的運動,持續了兩個月時間。在抵制美貨運動之後,革命派左翼又轉入香港的工業區和碼頭,建立了工會組織,拉開了香港勞工運動的序幕。

由於革命派在抵制美貨運動中炒作民族情緒、出盡風頭,一時之間在香港華人中取得了巨大的影響力,保皇派遂策劃進行一場反擊。1908年2月,日本商船“二辰丸”在澳門被清國截停,清方人員在這艘船上發現了提供給廣東革命派的軍火。爲了利用民族情緒打擊與日本關係密切的革命派,保皇派便在香港發起了一場仇日運動。從1908年4月開始,香港的保皇派商人開始拒絕售賣日貨。由於傾向保皇派的商人多爲富有紳商,此次抵制日貨行動取得了不小的成功。在數個月之內,以海產品爲首的日本商品在香港難以出售。保皇派爲了確保抵制日貨運動在香港的順利執行,還組織起了一批暴徒恐嚇商鋪,並曾將一名出售日本海產品的店員割耳。革命派儘管反對抵制日貨的行爲,卻無法與保皇派富商的力量相抗衡。在11月1日,保皇派暴徒發起了一場騷亂,開始在西營盤、上環一帶搶掠、破壞傳聞售賣了日貨的商鋪。最終,在警方彈壓下,這場騷亂以2人死亡、上百人被捕告終。

革命派和保皇派在香港發動的抵制美貨、日貨運動,只是中國民族主義勢力在香港激起的早期動盪。到1912年,隨着大清帝國滅亡與中華民國建立,更爲激進的中國民族主義思潮乃至共產主義思潮也開始衝擊香港。在五花八門的意識形態衝擊下,香港將步入一個光怪陸離的時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