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六講 光怪陸離·下

2021-04-21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六講 光怪陸離·下 1922年香港海員大罷工的情形。
維基百科

一、耐人尋味:中共對兩次香港罷工的不同態度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的第六講《光怪陸離·下》,帶您繼續回顧香港的過去。

在此前的五講中,我們從香港古代漫長的自由傳統開始說起,一直講述到了20世紀前期的香港歷史。在上一講中,我們進入了香港歷史上一段光怪陸離、各種勢力與政治思潮紛紛興起的的時期。自辛亥革命爆發以來,由中國民族主義引發的仇視西方浪潮一度衝擊了香港。此後,在英國進步主義思潮和基督教倫理的作用下,20世紀20—30年代的香港出現了一系列社會改革運動,確保了香港社會中勞工的基本權益,並打擊了使用童工及蓄婢的現象。在這一過程中,香港的公民社會運動在與政府的良性互動中初步成熟起來。然而,就在1920年代,隨着共產極權惡魔的身影出現在廣東,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降臨了香港。而我們今天的歷史故事,就要從這次危機開始說起。

在講述歷史故事之前,我們還是先談一談近期發生的一件事。

2020年8月8日,在中共悍然通過香港“國安法”後不久,一則新聞出現在中國媒體《廣州日報》上。位於廣州越秀區的“省港大罷工紀念館”宣佈,將對其建築物、室內裝修、展覽工程、室外環境進行“升級改造”,從而“給予市民和遊客更好的體驗感”。至於改造後的“省港大罷工紀念館”,也將成爲廣州市越秀區所謂“經典紅色旅遊線路”的一部分,用於繼續對人民進行洗腦。(《省港大罷工紀念館要改造提升啦:將成東園核心區》,《廣州日報》2020年8月8日)
值得注意的是,在波瀾壯闊的反送中抗爭中,香港人民也多次發動過罷工運動。然而,對於這些正義的罷工活動,中國當局從來沒有說過什麼好話,而是將參加罷工的香港民衆一律稱爲“暴徒”。這一點,與他們對1925—1926年間發生在香港的“省港大罷工”進行高調的紀念,正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麼,中國當局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呢?要明白這個問題,我們就要進入歷史的世界中了。

二、香港海員大罷工:共產極權勢力的初次滲透嘗試

1920年代初期,香港社會中仍存在着嚴重的勞工待遇問題。那時,各種社會改革運動剛剛起步,香港政府也還沒有制定在此後十餘年中連續推出的勞動保障法案。在不少行業中,工人薪水過低。因此,社會中便出現了一些因合理的訴求而引發的工人運動。1920年3月,香港的機械工人首先發動了大規模罷工運動,要求加薪四成。經過約一個月的罷工運動,勞資雙方進行了談判,在同年4月18日簽署協議,將機械工人的薪水提升了32.5%,這場罷工也因爲基本滿足了勞工訴求而停止下來。

在這樣的情況下,受到鼓舞的香港海員躍躍欲試。海員本就是一項相當辛苦的職業,隨船出海的海員往往長時間奔波於世界各地,出海數個月甚至數年才能回到家中。而在出海過程中,華人海員與西方海員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令華人海員頗爲不滿。此外,當時的海員上船工作前,還需向介紹工作的中介人繳納一筆不低的費用。而在1921年,這筆中介費還上漲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華人海員們向資方提出了加薪訴求,卻遭到拒絕。

如此前所述,在20世紀的最初十年,清末革命派曾通過抵制美貨運動在香港進行了廣泛的社會動員,並通過這次運動進入了香港的勞工階層,開始發展工會組織。因此,在20世紀20年代初期,香港的不少勞工與由清末革命派演變而成的中國國民黨有很深的關係。1920年,隨着陳炯明的粵軍驅逐了盤踞廣東的滇系、桂系軍隊,國民黨總理孫文來到了廣州。其後,孫文於1921年在廣州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與北京的北洋政府對立。這樣,控制了廣東的國民黨便能夠對香港海員的工人運動進行支援。同一年,由國民黨黨員領導的“中華海員工業聯合總會”在香港註冊成立。隨後,在1922年1月22日,由“中華海員工業聯合總會”發起的“香港海員大罷工”拉開了序幕。

第十六任港督司徒拔。(來自“維基百科”)
第十六任港督司徒拔。(來自“維基百科”)

對於此次與中國方面聯繫緊密的罷工,香港政府採取了強硬態度。1922年2月2日,第十六任港督司徒拔(Reginald Stubbs)派兵關閉了位於港島德輔道中的“中華海員工業聯合總會”,宣佈該海員工會爲非法組織。到2月7日,罷工愈演愈烈,已有168艘船隻因罷工停泊在香港。在這樣的情況下,剛剛成立不久的中共也試圖火中取栗,其廣東支部負責人譚平山發表了煽動性言論,要求香港海員“殺開血路,死地求生,與資本家進行殊死鬥爭”。3月3日,兩千多名被煽動起來的親中海員步行北上,希望前往廣東。當他們行進到新界的沙田時,與在此阻攔的英國、印度裔軍警產生了肢體衝突。在衝突中,軍警開槍,導致海員3死8傷。

沙田的流血事件,使香港的社會輿論更加洶湧。多個行業的工人都發表聲明,要求政府在48小時內解決問題,否則就發動罷工。在壓力之下,香港政府便出面調停勞資雙方的矛盾,達成了資方爲海員加薪15%—30%的協議,並宣佈取消對海員工會的“非法組織”定性、允許海員工會繼續活動。這樣,海員大罷工就在3月8日結束了。
“香港海員大罷工”的“成功經驗”,使共產極權勢力嚐到了甜頭。不久後,他們就將在香港煽動起更大規模的社會動盪。

三、“省港大罷工”:香港人民與共產極權勢力鬥爭的第一回合

1922年,粵軍領袖陳炯明與國民黨總理孫文的政見衝突達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孫文堅持以廣東爲基地,發動統一中國的北伐。陳炯明則希望推行“粵人治粵”和廣東本土的經濟建設,反對孫文將廣東的社會資源投入大規模戰爭。因此,粵軍在1922年6月16日以武力驅逐了孫文。此後,孫文流亡上海,在1923年1月與蘇聯外交部副部長越飛會談,發佈了《孫越宣言》,宣佈蘇聯將援助國民黨進行統一中國的事業。而在這之後,國民黨便開始實行“聯俄容共”的政策,使作爲共產國際支部的中共能在國民黨的保護下不斷髮展。

另一方面,一部分與孫文合作的滇軍和桂軍也在這時向廣東發起攻勢,在1923年1月擊敗粵軍、佔領廣州,粵軍退守粵東地區。2月,孫文重返廣州,此後在蘇聯的指導下對國民黨進行了改組。1924年6月,受到蘇聯大力援助的黃埔軍校在廣州成立,國民黨由此建立起了一支黨軍。爲了維護龐大的政府和軍事開支,國民黨開始在廣州加徵各種雜稅,引發了廣州商人武裝組織商團的抵抗,雙方衝突不斷。1924年10月,國民黨與商團開戰,造成了黨軍攻入廣州商業區西關,西關大片街市遭到火焚,超過兩千人死亡的慘劇。

商團事件之後,一個星期之內便有五萬人從廣東流亡至香港,其中包括許多商人與反對國共兩黨的平民。在廣東革命政府日趨激進的情況下,香港的粵籍商人也失去了對北鄰政局的影響力,只能與流亡商人一道將香港作爲他們的避難所。而這時,共產極權勢力也即將向香港猛撲而來。

1925年3月,孫文病死,國民黨則繼續執行“聯俄容共”的政治路線。同年5月,上海發生工潮。在5月30日,大批由國共兩黨發動的工人、學生與租界的英國警察發生衝突,造成十餘人死亡,這就是“五卅事件”。“五卅事件”發生後,中共藉機在香港煽動仇英情緒,通過滲透的方式在香港發動起工人、學生的共產黨、共青團組織及親共工會,於6月19日起以“中華全國總工會”的名義在香港發動大規模的罷工、罷課,對本來擁有合理經濟訴求的香港勞工進行了騎劫,這就是震動港粵的“省港大罷工”的序幕。

“省港大罷工”時的親共集會情形。(來自“中工網”)
“省港大罷工”時的親共集會情形。(來自“中工網”)

“省港大罷工”開始後,國共兩黨在廣東多地設立了招待站,用於接待離開香港、進入廣東的工人。6月23日,國共兩黨在廣州組織起大規模的軍人、羣衆遊行,在廣州英法租界沙面附近與英法軍隊交火,造成了50餘人死亡的“沙基事件”。在高漲的仇英情緒中,廣州革命政府在7月8日成立了“省港罷工委員會”,並開始封鎖香港,停止了港粵之間的船運和貿易,使香港因不能從廣東進口糧食而遭遇了缺糧的困境。在國共兩黨的煽動下,到7月上旬,已有超過13萬人離開香港進入廣東。許多參加罷工的工人受到了暴力恐嚇與人身威脅,被迫與罷工者一同行動。另一方面,由於廣州革命政府在香港散播謠言,稱香港即將斷水斷糧,由此引發了大規模的銀行擠兌和糧食搶購潮,許多人是出於恐懼而離開香港的。香港,面臨着開埠以來前所未有的社會危機。

在動盪的局勢下,一批支持陳炯明的商人在香港成立了“工業維持會”,爲拒絕參加罷工的工人提供人身保護,並與親共的工人糾察展開了暴力衝突。香港的各族裔居民則在危難中組織起自衛團和後備警察隊,並向貧民出售低價糧食,從而維持了社會秩序。此外,英國政府也向香港借出三百萬英鎊,以解燃眉之急。在各種社會團體的組織與保護下,不少義工和復工者填補了罷工者的崗位,使香港社會得以維持正常運轉。到7月下旬,香港的公共服務行業已經大致恢復,不少受到煽動或被強迫前往廣東的工人也陸續返回了政治空氣更爲自由的香港。至此,這場由共產極權勢力煽動起的“省港大罷工”,已經在香港公民社會的抵制下變得難以爲繼了。

儘管此次“省港大罷工”引起的動盪時間不長,但依然給香港社會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受此次衝擊影響,香港在1925年的進出口總值僅僅是1924年的一半,不少商戶也因此次罷工而倒閉。但無論如何,在香港公民社會的抵制下,這次由共產極權勢力煽動起的大罷工遭遇了失敗。1925年11月,陳炯明的粵軍在粵東被廣州革命政府徹底擊敗。到1926年,由於廣州革命政府忙於開展北伐戰爭,不願在南面的香港再起事端。經過與英國政府的談判,廣州革命政府於1926年10月10日宣佈停止封鎖香港、結束罷工。而事實上,這次罷工在當時已經過去很久了。

“省港大罷工”是共產極權勢力對香港發動的首次大規模攻擊。在這次鬥爭中,香港人民依靠初現規模的公民社會勇敢地抗擊了共產極權勢力的威脅,取得了與共產極權勢力戰鬥第一回合的勝利。而在這之後,隨着歷史的不斷進展,香港人民還將繼續面臨更爲嚴酷的考驗,迎接更多的挑戰。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