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韩战系列第二十讲 血红的山岭

2021-05-05
Share
专栏 | 纵横大历史:韩战系列第二十讲 血红的山岭 美军在“血染岭”上战斗的情形。
(来自沃尔特·G.赫姆斯:《停战谈判的帐篷与战斗前线》第五章《新的战争》)

一、“真是捅了马蜂窝”:山地血战中的残酷一幕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韩战系列节目。

在之前的十九讲中,我们讲述了韩战的起源及韩战停战谈判开始前的战况,也回顾了韩战在1951年7月开启时的情况。今天,我们将进行第二十讲《血红的山岭》,带您回顾韩战停战谈判开始后,双方进行的首次大规模交战。

我们还是先从一个历史场景开始说起吧。

1951年9月13日上午7时,在三八线北面的群山中,美国第10军第2师第23团两个营的官兵对两处名为851高地和931高地的陡峭山头发起了进攻。这一天,战场上空铅云低垂,美军战机无法为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支援。而这两个美国营所要面对的,则是已将山头变成了要塞的北韩第5军团精锐部队。尽管美国炮兵在事先已对目标山头进行了半小时的炮火轰击,但当美军步兵开始冲击山头时,还是正面遭遇到了北韩军的火力网。根据战史记载,北韩军的机枪和轻武器在“一系列隐蔽的、互相支援的掩体内射击”,各种口径的炮弹也射向了美军。由于北韩军的火力点实在太多,美方战史在描述当时的情景时说:“真是捅了马蜂窝”。(沃尔特·G.赫姆斯:《停战谈判的帐篷与战斗前线》第五章《新的战争》)面对这样的射击,两个美军营只能退到两座高地间的山谷中避开敌人的直射火力,在炮火的不断轰击下掘壕防身,度过了这场漫长山地战中惨烈的第一天。(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九卷第四章)这时候,美国第2师的官兵还不知道,为了夺取这片名叫“伤心岭”的山地,他们将在这里苦战整整一个月,付出数以千计的伤亡代价。而这样一场山地战,只是此后两年中交战双方许多次山地战中的一次而已。

为什么在停战谈判已经展开了的情况下,联合国军和共产极权军队依然会进行这样惨烈的山地战呢?要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就要从上一讲结束的地方开始说起了。

二、停战谈判的首次中断

“血染岭”、“伤心岭”、“大钵”盆地一带地图。(来自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岭》,此处“大钵”盆地被翻译为“钵状山坳”)
“血染岭”、“伤心岭”、“大钵”盆地一带地图。(来自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岭》,此处“大钵”盆地被翻译为“钵状山坳”)

如上一讲所述, 1951年7月26日,在韩战停战谈判举行地点开城郊外的来凤庄,以美国乔伊将军为首的五名联合国军停战谈判代表和以北韩将领南日为首的五名北韩、中共停战谈判代表经过16天的唇枪舌战,好不容易通过了谈判的五项议程,它们分别是:

1、通过(会议)议程;

2、确定一条军事分界线,并建立非军事区;

3、为实现停火与休战作出具体安排,包括成立一个监督停火休战的机构;

4、关于战俘的安排问题;

5、向双方有关国家政府建议事项,即对外国军队的撤出及政治上解决的各个问题提出建议。(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岭》;日本陆战史普及会:《朝鲜战争》第九卷第二章)

在这五项议程中,第一项已经自动通过。双方接下来的谈判,就将围绕其余四点进行。而围绕着第二项议程,即“确定一条军事分界线,并建立非军事区”这一点,双方在达成五项议程共识之前就已经在进行着激烈的争论。当时,由于共产极权阵营的百万大军在1951年5月—6月间的战役中惨败,丢掉了三八线以北大片土地的他们无理地要求双方以三八线为界停火。对此,联合国军代表针锋相对地主张以当前两军的实际战线为界停火,双方因此争得不可开交,互不让步。到8月10日,经过连日无休无止又毫无结果的争吵,双方已经无话可说了。在这一天,双方代表一言不发地隔桌对坐,竟然就这样在沉默中度过了2小时又11分钟的时间。(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我们第一次战败》第五十六章《边谈边打》)

就在谈判陷入僵局之际,一连串出人意料的事件发生了。早在谈判开始后不久的7月14日,双方便将以开城为中心半径5英里的圆形区域划为中立区,在其中只能部署少量担任军事警察的中共、北韩士兵。然而,仍然有一些反共的韩国平民组成的游击队在当地活动着。8月19日这天,一队中共军警在中立区巡逻时遭到了韩国游击队的袭击,1死1伤。共产极权阵营立即抓住这点大做文章,对联合国军代表大加指责,并于8月22日夜晚在中立区内伪造了一处爆炸现场,称联合国军的飞机无端轰炸了谈判会场。由于那处爆炸现场伪造得过于拙劣,联合国军方面很快就识破了这起阴谋,并拒绝为这次子虚乌有的“轰炸”承担责任。不过,共产极权阵营还是以这次事件为借口,在同一天宣布中止停战谈判。(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56章《边谈边打》)双方好不容易才开始进行的停战谈判,就这样在共产极权阵营的无理取闹下陷入了完全的停顿。

如此前所述,韩战停战谈判的开启,明明是因为共产极权阵营在他们的“第五次战役”中遭遇了惨败,不得已向早已有心谈判的联合国军进行求和。为什么在这时,他们又不惜制造事端,单方面中止了谈判呢?从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往来电文中,我们可以看出其中的一些端倪。1951年8月27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表示“敌人在朝鲜停战谈判中因军事分界线问题相持不下,便采取了连续的挑衅行动”,并说8月19日中共军警遇袭事件的起因是“敌人换上了伪装,袭击了我们在开城中立地区的军事警察部队”,8月22日的所谓“轰炸”事件则是“敌机对开城中立地区投掷了9枚炸弹,向我代表团居住的房屋射击”。因此,中共、北韩方面“宣布暂时停止谈判”,且在“得到满意的答覆以前”不准备恢复谈判。毛泽东还在电报中说,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在停会期间与敌人进行宣传战”,进而“揭露敌人厚颜无耻的挑衅行为”,从而迫使联合国军方面主动要求恢复谈判,将主动权掌握到共产极权阵营的手中。(《毛泽东关于敌人在中立区进行破坏问题致史达林电(1951年8月27日)》)对于毛泽东的电文,斯大林代表苏共高层在两天后进行了回复,说“我们同意您对目前开城谈判情况的评价和你们的立场”。(《史达林关于同意中朝方面谈判立场致毛泽东电(1951年8月29日)》)

这样一来,在意外事件和共产极权阵营的胡搅蛮缠下,陷入僵局的停战谈判首次中断了。随着这次中断而来的,则是两场异常惨烈的山地战役。

三、鲜血覆盖的荒山:“血染岭”与“伤心岭”

“伤心岭”照片,显示了其险峻的山势。(来自沃尔特·G.赫姆斯:《停战谈判的帐篷与战斗前线》第五章《新的战争》)
“伤心岭”照片,显示了其险峻的山势。(来自沃尔特·G.赫姆斯:《停战谈判的帐篷与战斗前线》第五章《新的战争》)

在停战谈判陷入僵局、即将中止之时,联合国军便已在战场上回复了攻势,力图用战场上的进展迫使共产极权阵营在谈判桌上让步。由于此次攻势是与停战谈判配合进行的,因此它的攻击目标十分有限,被限定在战线东部的北韩军队。8月18日,在西起朝鲜半岛中部山岳地带、东至海边宽达80公里的战线上,处在联合国军右翼的美国第10军和韩国第1军一西一东地齐头并进,向前方由西向东一字排开的北韩第5、第2、第3军团发起了攻势。根据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的计划,此次攻势,联合国军的右翼战线计划向前推进12公里。
在这次攻势中,联合国军最主要的攻击目标,是位于美10军右翼部队正面的一处名为“大钵”的盆地。这座盆地的西面耸立着几座陡峭的山头,使人望而生畏。其中,在盆地西南侧的一组相连的山头被联合国军命名为“血染岭”,盆地西北侧的另一组相连的山头则被联合国军称为“伤心岭”——当然,这两个名字都是不久后联合国军经历了血腥的山地战之后起的。从这两个名字,也能看出联合国军将面临何等残酷的战斗了。在这两片山岭上,由韩战中北韩第一名将方虎山担任军团长的北韩第5军团依托险要山势,构筑了连绵不绝的坚固工事,构筑了不计其数的火力点。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大批士兵的生命将消失在这里。

8月18日,美第10军第2师首先对“血染岭”发起了进攻。在进攻中,美军首先运用了著名的“范佛里特弹药量”,对目标山头进行了饱和式炮火轰击和飞机轰炸,将山头打得“寸草不生,只剩下横七竖八的树干和一片灰黄的景象”。在接下来的五天里,配属给美2师的一个韩国团进行了一次又一次正面突击,但都被北韩军的火力赶了下去。接着,美2师的三个美国团相继投入战斗,对“血染岭”进行了更大规模的连续进攻。位于美2师右翼的美陆战1师也进行随之向北推进,穿越“大钵”盆地,攻占了盆地北面的一些山头。围绕“血染岭”的争夺持续了半个多月。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将军在他的回忆录中,透露了这次战斗的一些细节:“(第2师)常常是刚刚夺取一个山头就又被赶了下来,接着几小时之后,又被迫重新再打回去。第2师在连续二十四小时之内曾先后向一个山头发起过整整十一次冲击,但是仍不能肃清那里的敌人。”(李奇微:《朝鲜战争》第七章)到9月5日,美2师勇敢的官兵们在付出了伤亡近2800人的代价后,终于完全攻克了“血染岭”。北韩守军残部向北退去,在“血染岭”山顶遗弃了500具尸体。(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岭》)而在“血染岭”北面不远处,更为险峻的“伤心岭”作为下一个攻击目标,正耸立在美2师面前。仅仅经过8天休整,美2师就向这个新目标发起了攻势。

9月13日,美2师以两个营的部队对“伤心岭”发起的第一次进攻,便遭遇了北韩军密集火力的沉重杀伤,这就是我们在本讲开头所说的那一幕。在“伤心岭”上,北韩军构筑了坚固的永备工事,各种掩体也都进行了精密的伪装。每当美军以猛烈的炮火正面轰击北韩军防守的山头时,北韩军便隐藏在山的背面,也就是军事地形学中所说的“反斜面”上。等到炮击结束,美军步兵发起冲击,北韩军便登上山头,居高临下地开枪、投掷手榴弹,将美军赶下去。(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九卷第四章)经过两周的苦战,美2师虽然死伤了接近2000人,却没有获得任何进展。该师第9团团长亚当斯上校因此告诉师长扬格,按照这样的打法,再打下去就是自杀。美2师的攻势只得停了下来。

经过几天的休整,美2师再次发起了进攻。这一次,该师组织起一支坦克部队,从西面的河谷绕过“伤心岭”,重创了在那里进行协防的中共第68军一部,并成功切段了“伤心岭”后方的补给线。10月13日,配属给美2师的法国营终于肃清了“伤心岭”的最后一个山头。在这次战斗的最后阶段,防守山头的北韩守军进行了堪比太平洋战争中守岛日军的困兽之斗,“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伤,没有一个投降的”。在付出了伤亡3700多人的代价后,美2师终于攻克了“伤心岭”。在整场战斗中,北韩、中共军队单是遗弃在战场上的尸体就有1473具。(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

在为期近两个月的山地血战中,美2师勇敢的官兵们尽管相继攻克了“血染岭”和“伤心岭”两座天险,却付出了战死及失踪1421人、负伤5096,总计损失6517人的沉重代价。北韩、中共联军单是遗弃在战场上的尸体便有约2000具。由此可以推测,北韩、中共军队在这两场山地战中的死伤还在美2师之上。

在1951年9月—10月间,联合国军在东线的其余各部也经历了规模相对较小的战斗,总体成功地向前推进了12公里。在同一时期的西线,联合国军也攻下了敌人据守的多处高地。这样,到1951年10月中旬,联合国军的攻势便以惨胜落下了帷幕。然而,这样的战斗虽说是胜利,但联合国军在付出了数以千计的死伤后,却仅仅得到了一些被鲜血染红的荒凉山头。在这其中,又以“血染岭”和“伤心岭”两次惨烈的战斗尤其使人印象深刻。另一方面,对共产极权阵营来说,残酷的山地消耗战和联合国军的进攻决心令他们感受到了恐惧。这样,在10月25日,流够了一轮鲜血的交战双方又回到了谈判桌前。双方在这一次新选定的谈判地点,拥有一个至今都闻名世界的地名——板门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