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講 血紅的山嶺

2021-05-05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二十講 血紅的山嶺 美軍在“血染嶺”上戰鬥的情形。
(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五章《新的戰爭》)

一、“真是捅了馬蜂窩”:山地血戰中的殘酷一幕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韓戰系列節目。

在之前的十九講中,我們講述了韓戰的起源及韓戰停戰談判開始前的戰況,也回顧了韓戰在1951年7月開啓時的情況。今天,我們將進行第二十講《血紅的山嶺》,帶您回顧韓戰停戰談判開始後,雙方進行的首次大規模交戰。

我們還是先從一個歷史場景開始說起吧。

1951年9月13日上午7時,在三八線北面的羣山中,美國第10軍第2師第23團兩個營的官兵對兩處名爲851高地和931高地的陡峭山頭髮起了進攻。這一天,戰場上空鉛雲低垂,美軍戰機無法爲地面部隊提供空中支援。而這兩個美國營所要面對的,則是已將山頭變成了要塞的北韓第5軍團精銳部隊。儘管美國炮兵在事先已對目標山頭進行了半小時的炮火轟擊,但當美軍步兵開始衝擊山頭時,還是正面遭遇到了北韓軍的火力網。根據戰史記載,北韓軍的機槍和輕武器在“一系列隱蔽的、互相支援的掩體內射擊”,各種口徑的炮彈也射向了美軍。由於北韓軍的火力點實在太多,美方戰史在描述當時的情景時說:“真是捅了馬蜂窩”。(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五章《新的戰爭》)面對這樣的射擊,兩個美軍營只能退到兩座高地間的山谷中避開敵人的直射火力,在炮火的不斷轟擊下掘壕防身,度過了這場漫長山地戰中慘烈的第一天。(日本陸戰史普及會編:《朝鮮戰爭》第九卷第四章)這時候,美國第2師的官兵還不知道,爲了奪取這片名叫“傷心嶺”的山地,他們將在這裏苦戰整整一個月,付出數以千計的傷亡代價。而這樣一場山地戰,只是此後兩年中交戰雙方許多次山地戰中的一次而已。

爲什麼在停戰談判已經展開了的情況下,聯合國軍和共產極權軍隊依然會進行這樣慘烈的山地戰呢?要明白這個問題,我們就要從上一講結束的地方開始說起了。

二、停戰談判的首次中斷

“血染嶺”、“傷心嶺”、“大鉢”盆地一帶地圖。(來自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嶺》,此處“大鉢”盆地被翻譯爲“鉢狀山坳”)
“血染嶺”、“傷心嶺”、“大鉢”盆地一帶地圖。(來自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嶺》,此處“大鉢”盆地被翻譯爲“鉢狀山坳”)

如上一講所述, 1951年7月26日,在韓戰停戰談判舉行地點開城郊外的來鳳莊,以美國喬伊將軍爲首的五名聯合國軍停戰談判代表和以北韓將領南日爲首的五名北韓、中共停戰談判代表經過16天的脣槍舌戰,好不容易通過了談判的五項議程,它們分別是:

1、通過(會議)議程;

2、確定一條軍事分界線,並建立非軍事區;

3、爲實現停火與休戰作出具體安排,包括成立一個監督停火休戰的機構;

4、關於戰俘的安排問題;

5、向雙方有關國家政府建議事項,即對外國軍隊的撤出及政治上解決的各個問題提出建議。(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嶺》;日本陸戰史普及會:《朝鮮戰爭》第九卷第二章)

在這五項議程中,第一項已經自動通過。雙方接下來的談判,就將圍繞其餘四點進行。而圍繞着第二項議程,即“確定一條軍事分界線,並建立非軍事區”這一點,雙方在達成五項議程共識之前就已經在進行着激烈的爭論。當時,由於共產極權陣營的百萬大軍在1951年5月—6月間的戰役中慘敗,丟掉了三八線以北大片土地的他們無理地要求雙方以三八線爲界停火。對此,聯合國軍代表針鋒相對地主張以當前兩軍的實際戰線爲界停火,雙方因此爭得不可開交,互不讓步。到8月10日,經過連日無休無止又毫無結果的爭吵,雙方已經無話可說了。在這一天,雙方代表一言不發地隔桌對坐,竟然就這樣在沉默中度過了2小時又11分鐘的時間。(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六章《邊談邊打》)

就在談判陷入僵局之際,一連串出人意料的事件發生了。早在談判開始後不久的7月14日,雙方便將以開城爲中心半徑5英里的圓形區域劃爲中立區,在其中只能部署少量擔任軍事警察的中共、北韓士兵。然而,仍然有一些反共的韓國平民組成的游擊隊在當地活動着。8月19日這天,一隊中共軍警在中立區巡邏時遭到了韓國游擊隊的襲擊,1死1傷。共產極權陣營立即抓住這點大做文章,對聯合國軍代表大加指責,並於8月22日夜晚在中立區內僞造了一處爆炸現場,稱聯合國軍的飛機無端轟炸了談判會場。由於那處爆炸現場僞造得過於拙劣,聯合國軍方面很快就識破了這起陰謀,並拒絕爲這次子虛烏有的“轟炸”承擔責任。不過,共產極權陣營還是以這次事件爲藉口,在同一天宣佈中止停戰談判。(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56章《邊談邊打》)雙方好不容易纔開始進行的停戰談判,就這樣在共產極權陣營的無理取鬧下陷入了完全的停頓。

如此前所述,韓戰停戰談判的開啓,明明是因爲共產極權陣營在他們的“第五次戰役”中遭遇了慘敗,不得已向早已有心談判的聯合國軍進行求和。爲什麼在這時,他們又不惜製造事端,單方面中止了談判呢?從斯大林和毛澤東的往來電文中,我們可以看出其中的一些端倪。1951年8月27日,毛澤東致電斯大林,表示“敵人在朝鮮停戰談判中因軍事分界線問題相持不下,便採取了連續的挑釁行動”,並說8月19日中共軍警遇襲事件的起因是“敵人換上了僞裝,襲擊了我們在開城中立地區的軍事警察部隊”,8月22日的所謂“轟炸”事件則是“敵機對開城中立地區投擲了9枚炸彈,向我代表團居住的房屋射擊”。因此,中共、北韓方面“宣佈暫時停止談判”,且在“得到滿意的答覆以前”不準備恢復談判。毛澤東還在電報中說,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在停會期間與敵人進行宣傳戰”,進而“揭露敵人厚顏無恥的挑釁行爲”,從而迫使聯合國軍方面主動要求恢復談判,將主動權掌握到共產極權陣營的手中。(《毛澤東關於敵人在中立區進行破壞問題致史達林電(1951年8月27日)》)對於毛澤東的電文,斯大林代表蘇共高層在兩天後進行了回覆,說“我們同意您對目前開城談判情況的評價和你們的立場”。(《史達林關於同意中朝方面談判立場致毛澤東電(1951年8月29日)》)

這樣一來,在意外事件和共產極權陣營的胡攪蠻纏下,陷入僵局的停戰談判首次中斷了。隨着這次中斷而來的,則是兩場異常慘烈的山地戰役。

三、鮮血覆蓋的荒山:“血染嶺”與“傷心嶺”

“傷心嶺”照片,顯示了其險峻的山勢。(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五章《新的戰爭》)
“傷心嶺”照片,顯示了其險峻的山勢。(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五章《新的戰爭》)

在停戰談判陷入僵局、即將中止之時,聯合國軍便已在戰場上回復了攻勢,力圖用戰場上的進展迫使共產極權陣營在談判桌上讓步。由於此次攻勢是與停戰談判配合進行的,因此它的攻擊目標十分有限,被限定在戰線東部的北韓軍隊。8月18日,在西起朝鮮半島中部山嶽地帶、東至海邊寬達80公里的戰線上,處在聯合國軍右翼的美國第10軍和韓國第1軍一西一東地齊頭並進,向前方由西向東一字排開的北韓第5、第2、第3軍團發起了攻勢。根據美第8集團軍司令範佛里特的計劃,此次攻勢,聯合國軍的右翼戰線計劃向前推進12公里。
在這次攻勢中,聯合國軍最主要的攻擊目標,是位於美10軍右翼部隊正面的一處名爲“大鉢”的盆地。這座盆地的西面聳立着幾座陡峭的山頭,使人望而生畏。其中,在盆地西南側的一組相連的山頭被聯合國軍命名爲“血染嶺”,盆地西北側的另一組相連的山頭則被聯合國軍稱爲“傷心嶺”——當然,這兩個名字都是不久後聯合國軍經歷了血腥的山地戰之後起的。從這兩個名字,也能看出聯合國軍將面臨何等殘酷的戰鬥了。在這兩片山嶺上,由韓戰中北韓第一名將方虎山擔任軍團長的北韓第5軍團依託險要山勢,構築了連綿不絕的堅固工事,構築了不計其數的火力點。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大批士兵的生命將消失在這裏。

8月18日,美第10軍第2師首先對“血染嶺”發起了進攻。在進攻中,美軍首先運用了著名的“範佛里特彈藥量”,對目標山頭進行了飽和式炮火轟擊和飛機轟炸,將山頭打得“寸草不生,只剩下橫七豎八的樹幹和一片灰黃的景象”。在接下來的五天裏,配屬給美2師的一個韓國團進行了一次又一次正面突擊,但都被北韓軍的火力趕了下去。接着,美2師的三個美國團相繼投入戰鬥,對“血染嶺”進行了更大規模的連續進攻。位於美2師右翼的美陸戰1師也進行隨之向北推進,穿越“大鉢”盆地,攻佔了盆地北面的一些山頭。圍繞“血染嶺”的爭奪持續了半個多月。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將軍在他的回憶錄中,透露了這次戰鬥的一些細節:“(第2師)常常是剛剛奪取一個山頭就又被趕了下來,接着幾小時之後,又被迫重新再打回去。第2師在連續二十四小時之內曾先後向一個山頭髮起過整整十一次衝擊,但是仍不能肅清那裏的敵人。”(李奇微:《朝鮮戰爭》第七章)到9月5日,美2師勇敢的官兵們在付出了傷亡近2800人的代價後,終於完全攻克了“血染嶺”。北韓守軍殘部向北退去,在“血染嶺”山頂遺棄了500具屍體。(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嶺》)而在“血染嶺”北面不遠處,更爲險峻的“傷心嶺”作爲下一個攻擊目標,正聳立在美2師面前。僅僅經過8天休整,美2師就向這個新目標發起了攻勢。

9月13日,美2師以兩個營的部隊對“傷心嶺”發起的第一次進攻,便遭遇了北韓軍密集火力的沉重殺傷,這就是我們在本講開頭所說的那一幕。在“傷心嶺”上,北韓軍構築了堅固的永備工事,各種掩體也都進行了精密的僞裝。每當美軍以猛烈的炮火正面轟擊北韓軍防守的山頭時,北韓軍便隱藏在山的背面,也就是軍事地形學中所說的“反斜面”上。等到炮擊結束,美軍步兵發起衝擊,北韓軍便登上山頭,居高臨下地開槍、投擲手榴彈,將美軍趕下去。(日本陸戰史普及會編:《朝鮮戰爭》第九卷第四章)經過兩週的苦戰,美2師雖然死傷了接近2000人,卻沒有獲得任何進展。該師第9團團長亞當斯上校因此告訴師長揚格,按照這樣的打法,再打下去就是自殺。美2師的攻勢只得停了下來。

經過幾天的休整,美2師再次發起了進攻。這一次,該師組織起一支坦克部隊,從西面的河谷繞過“傷心嶺”,重創了在那裏進行協防的中共第68軍一部,併成功切段了“傷心嶺”後方的補給線。10月13日,配屬給美2師的法國營終於肅清了“傷心嶺”的最後一個山頭。在這次戰鬥的最後階段,防守山頭的北韓守軍進行了堪比太平洋戰爭中守島日軍的困獸之鬥,“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傷,沒有一個投降的”。在付出了傷亡3700多人的代價後,美2師終於攻克了“傷心嶺”。在整場戰鬥中,北韓、中共軍隊單是遺棄在戰場上的屍體就有1473具。(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

在爲期近兩個月的山地血戰中,美2師勇敢的官兵們儘管相繼攻克了“血染嶺”和“傷心嶺”兩座天險,卻付出了戰死及失蹤1421人、負傷5096,總計損失6517人的沉重代價。北韓、中共聯軍單是遺棄在戰場上的屍體便有約2000具。由此可以推測,北韓、中共軍隊在這兩場山地戰中的死傷還在美2師之上。

在1951年9月—10月間,聯合國軍在東線的其餘各部也經歷了規模相對較小的戰鬥,總體成功地向前推進了12公里。在同一時期的西線,聯合國軍也攻下了敵人據守的多處高地。這樣,到1951年10月中旬,聯合國軍的攻勢便以慘勝落下了帷幕。然而,這樣的戰鬥雖說是勝利,但聯合國軍在付出了數以千計的死傷後,卻僅僅得到了一些被鮮血染紅的荒涼山頭。在這其中,又以“血染嶺”和“傷心嶺”兩次慘烈的戰鬥尤其使人印象深刻。另一方面,對共產極權陣營來說,殘酷的山地消耗戰和聯合國軍的進攻決心令他們感受到了恐懼。這樣,在10月25日,流夠了一輪鮮血的交戰雙方又回到了談判桌前。雙方在這一次新選定的談判地點,擁有一個至今都聞名世界的地名——板門店。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