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第二十一講 談判重開

2021-06-02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韓戰系列第第二十一講 談判重開 板門店的停戰談判帳篷。
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六章《恢復談判》

一、板門店:新的談判地點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繼續進行韓戰系列節目。

在之前的二十講中,我們講述了韓戰的起源及韓戰停戰談判開始前的戰況,回顧了停戰談判的開啓和首次破裂的情形,以及隨之發生的以爭奪“血染嶺”和“傷心嶺”的戰鬥爲代表的殘酷山地戰。如上一講所述,到1951年10月25日,在因談判破裂而引發的山地戰中傷亡慘重的雙方,再一次坐回了談判桌前。這一次,雙方談判的地點,從此前的開城來鳳莊改到了一座名叫板門店的村莊。今天,我們將進行第二十一講《談判重開》,帶您回顧1951年10月—1952年春韓戰停戰談判第二階段的歷史。

我們還是先從一個歷史場景開始說起吧。

1951年10月24日,在深秋的寒風中,九輛載重10噸半的聯合國軍卡車轟鳴着駛到了三八線附近一處不起眼的村莊板門店,在一羣土房前停了下來。隨後,四十個人從車上卸下了裝載着的帳篷和石油爐,並快速地建起了一處由幾座帳篷構成,配有地板、照明設施和保暖設備的營地。這處顯得有些簡陋的營地,就將是此後近兩年裏韓戰交戰雙方代表進行停戰談判的地方。

板門店位於開城東南面,距離此前的停戰談判地點開城只有8公里。與位於中共、北韓聯軍控制區內的開城不同的是,板門店剛好處於兩軍戰線之間的間隙中,距離兩軍戰線的距離相等。那麼,爲什麼交戰雙方會更換地點,將板門店選定爲新的停戰談判地點呢?在雙方恢復停戰談判後,談判又將如何演進下去呢?要明白這些問題,我們就需要回到歷史中了。

二、此前談判進程的回顧

如上一講所述,在1951年8月22日,剛剛進行了一個多月的韓戰停戰談判宣告破裂。在此之前,共產極權陣營代表在談判桌上不顧他們已經丟失了三八線以北大片土地的事實、毫無理由地提出雙方應該以北緯三十八度線爲邊界停戰,遭到了聯合國軍代表強硬的拒絕。當時,儘管雙方已將以談判地點開城爲中心、半徑爲5英里的圓形區域劃爲中立區,但由於這一中立區處在中共、北韓軍隊的控制區裏,共產極權陣營就能很方便地不斷在中立區內製造事端,從而干擾談判的進行、對聯合國軍進行要挾。在1951年8月22日這天,由於在談判桌上得不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共產極權陣營代表在中立區內僞造了一起子虛烏有的聯合國軍飛機轟炸事件,並以此爲藉口中斷談判。

另一方面,爲了給共產極權陣營施加壓力,聯合國軍在1951年8月18日發動了一場攻勢,並陷入了艱苦的山地戰中。此後兩個月內,雙方在整條戰線上進行了多次山地戰,其中東線戰場上的“血染嶺”、“傷心嶺”兩次作戰尤其血腥。到10月中旬,儘管聯合國軍在此次攻勢中取得勝利,並在東線推進了12公里,但雙方都付出了非常沉重的代價,其中中共、北韓聯軍的傷亡更高。就在山地戰進行期間,雙方再次恢復了接觸,開始商定恢復停戰談判的事宜。

1951年9月6日,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將軍向中共、北韓方面首先發出了提議,表示希望雙方能夠更換談判地點、繼續進行談判。李奇微之所以希望更換談判地點,是因爲此前共產極權陣營在他們控制區內的開城中立區製造了大量事端。(李奇微:《朝鮮戰爭》第七章)對此,中共、北韓方面一開始是採取抵制態度的。9月13日,毛澤東致電金日成、彭德懷,表示中共、北韓方面“應掌握主動,提議或同意在開城復會”。在9月24日—26日之間,交戰雙方的聯絡官舉行了爲期三天的會議,但對於在何處重開談判的問題沒有達成任何共識。

9月27日,李奇微致函彭德懷和金日成,提出將處在雙方戰線之間的板門店作爲新的停戰談判地點。此後,儘管彭德懷和金日成曾在10月3日覆電李奇微,仍然堅持在開城進行談判,但由於中共、北韓聯軍在戰場上的傷亡過大,共方最終決定妥協。10月7日,周恩來以彭德懷、金日成的名義起草了致李奇微的電文,表示同意在板門店復會。從10月10日起,雙方的聯絡官在板門店以北搭起的一頂帳篷中開始磋商。十二天後,聯絡官們終於達成了一項復會協議,決定將以板門店談判地點爲中心、半徑爲1000米的圓形區域劃爲中立的“會場區”,由雙方數量相等的官兵共同組成軍事警察隊。此外,在板門店附近,分別由雙方控制的開城和汶山裏也被各自作爲圓心,劃出了兩個半徑爲3英里的圓形區域。在這兩個圓形區域內,連同開城—板門店—汶山裏之間的通道兩側200米的區域中,禁止雙方武裝人員的一切敵對活動。(中國“軍事科學院”編:《抗美援朝戰爭史》第三卷第九章)

在這樣的背景下,聯合國軍便如本講開頭所說的那一幕一樣,在10月24日這天建成了供雙方談判的營地。10月25日,在板門店的停戰談判帳篷內,雙方代表再次隔桌而坐,恢復了談判。此次談判,儘管部分代表的人選有所變動,但雙方的首席代表仍然分別爲美國遠東海軍司令特納·喬伊與北韓軍將領南日。

三、第二項議程的解決:劃定軍事分界線

雙方參謀人員在地圖上劃定軍事分界線。(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六章《恢復談判》)
雙方參謀人員在地圖上劃定軍事分界線。(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六章《恢復談判》)

如此前所述,早在1951年7月26日,雙方曾達成過五項停戰談判會議議程,分別是:

1、通過(會議)議程;

2、確定一條軍事分界線,並建立非軍事區;

3、爲實現停火與休戰作出具體安排,包括成立一個監督停火休戰的機構;

4、關於戰俘的安排問題;

5、向雙方有關國家政府建議事項,即對外國軍隊的撤出及政治上解決的各個問題提出建議。(貝文·亞歷山大:《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第五十七章《喋血山嶺》;日本陸戰史普及會:《朝鮮戰爭》第九卷第二章)

在五項議程中,第一項因爲議程的確立已獲自動通過。而在圍繞第二項議程的爭論中,共產極權陣營一直沒有理由地希望以北緯38度線爲雙方軍事分界線,導致了此前談判的破裂。此次重開談判,雙方立即展開了圍繞着第二項議程的交鋒。在重開談判首日的下午,雙方的副代表,即美第8集團軍副參謀長霍迪斯少將和北韓將領李相朝就爆發了一次激烈爭吵,兩人都試圖讓對方首先拿出關於軍事分界線的主張。這次冗長而缺乏意義的爭吵持續了近一小時。以下,讓我們回顧兩人爭吵中的一個片段,看一看當時雙方互不相讓的立場:
李相朝:將軍閣下對軍事分界線有什麼意見?

霍迪斯:我方在休會前的最後一次會談結束時曾徵求過貴方的意見。貴方能夠提出什麼意見來呢?

李相朝:我們願意先聽聽您的意見。

霍迪斯:我方已多次闡明瞭我們的意見,並且徵求過貴方對我方意見的看法。這次是貴方提出舉行副代表會談的,因此期望貴方拿出意見。請吧!

李相朝:閣下曾經講過,貴方提出過新的意見,但我們聽不出裏面有任何可以打破僵局的新內容。

霍迪斯:您說對了。但貴方也是如此嘛。

李相朝:我方爲了打破僵局,已經成立了一個小組委員會。只有當我們拿出一個雙方都滿意的意見時,纔有可能打破這種僵局。

霍迪斯:不錯。貴方有何建議可以打破這種僵局呢?

(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六章《恢復談判》)

最終,聯合國軍代表首先提出了自己的提案,結束了這次愚蠢的爭吵。此時,聯合國軍關於軍事分界線的看法與之前相比有了變化。在李奇微的要求下,聯合國軍代表在提出雙方大致以實際戰線爲分界線的同時,應將戰線最西側、處在共產極權陣營手中、位於三八線以南不遠處的開城劃給聯合國軍。作爲交換,聯合國軍可以讓出戰線中部和東部的兩塊突出部。第二天,共產陣營代表就此進行了激烈的反對,反而要求聯合國軍退出在1951年8月—10月間奪取的土地,而這又理所當然地遭到了聯合國軍代表的拒絕。

在此後的十幾天裏,雙方一直圍繞第二項議程進行着反覆的爭論和討價還價。不過,此時北韓和中共代表的態度卻比此前在開城時相對軟化了一些。儘管他們仍然拒絕聯合國軍以雙方實際戰線爲軍事分界線的提議,卻不再堅持以三八線爲分界線了。另一方面,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也在11月6日認爲李奇微索要開城的提案不利於雙方達成協議,並提醒李奇微,指出“公衆的情緒並不贊成因開城而中斷談判”,使李奇微只得放棄了索要開城的主張。11月7日,共方代表終於同意了聯合國軍以實際戰線爲軍事分界線的提案,並認爲雙方應各自後撤兩公里。不過,強硬的李奇微又提出應當以停戰協定正式簽訂時的戰線、而非以當時的戰線作爲雙方的分界線,由此引發了雙方代表的又一輪爭吵。在11月14日的談判中,共方代表情緒激動,擔任談判代表的中共將領解方曾對聯合國軍副代表霍迪斯進行辱罵,稱他爲“王八蛋”。最終,參謀長聯席會議在有杜魯門總統和艾奇遜國務卿支持的情況下進行干預,要求李奇微接受共方的新提案,李奇微只得再一次妥協。11月27日,經過雙方參謀人員連續四天的地圖作業,雙方終於劃定了軍事分界線。令雙方爭吵不休、一度談判破裂的第二項議程,即軍事分界線問題,至此總算有了結果。

四、第三、第五項議程的解決

雙方於1951年11月27日劃定的軍事分界線。(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六章《恢復談判》)
雙方於1951年11月27日劃定的軍事分界線。(來自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六章《恢復談判》)

接下來,雙方開始就第三項議程,也就是“爲實現停火與休戰作出具體安排,包括成立一個監督停火休戰的機構”這一問題展開了下一輪談判。在圍繞第三項議程的談判中,雙方就各種細節問題進行了細緻而瑣碎的爭論。其中,最激烈的爭論發生在兩個方面,也就是飛機場問題和中立國監察停戰問題。

聯合國軍代表認爲,停戰後雙方應維持各自保有的飛機場現狀,以保障停戰能夠順利進行,防止雙方利用機場增強空襲對方的能力。共方代表則反對聯合國軍代表的提案,認爲“限制恢復和重建飛機場,是嚴重地干涉內政”。由於共方在其它問題上都能妥協,只有在飛機場這一點上一步不讓,雙方只得將飛機場問題擱置。

此外,雙方也在選擇哪些中立國對停戰進行監察的問題上產生了難以調和的矛盾。共方極力主張將韓戰的策劃國和操縱者蘇聯選入中立國監察機構中。而對於這一無理的荒謬要求,聯合國軍方面自然無法妥協。在這一問題上,由於聯合國軍代表態度強硬,雙方一度陷入了無話可說的窘境。在1952年4月14日這天,雙方的會談甚至只有短短的15秒鐘。以下全文抄錄雙方代表的對話:

中共代表解方:貴官方面有什麼想說的話吧?

聯合國軍代表哈里遜:沒有。

中共代表解方:由於貴官方面沒有意見,本代表提議在明天的規定時間以前休會。

聯合國軍代表哈里遜:OK!

(日本陸戰史普機會:《朝鮮戰爭》第十卷第四章)

最終,直到1952年5月2日,雙方纔就第三項議程達成妥協,相關爭論以共方不再堅持將蘇聯選入中立國監察機構、聯合國軍不再幹涉北韓機場建設而告終。

此外,在關於第三項議程的討論開始後不久,雙方於1951年12月11日和1952年2月6日分別開始了關於第四、第五項議程的談判。其中,第五項議程,即“向雙方有關國家政府建議事項,即對外國軍隊的撤出及政治上解決的各個問題提出建議”這一項進行得特別順利,雙方在2月16日就達成了協議,決定“在簽定停戰協定並開始生效後的三個月內,由雙方分別指派代表舉行較高級的政治會議,通過談判解決從朝鮮撤出全部外國軍隊的問題和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等。”(沃爾特·G.赫姆斯:《停戰談判的帳篷與戰鬥前線》第八章《一攬子建議》)至此,停戰談判似乎就只剩下不怎麼起眼的第四項議程,也就是“關於戰俘的安排問題”了。

然而,當時的聯合國軍代表還沒有想到,恰恰就是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問題,使得雙方爭論了足足一年多的時間,成爲了最棘手的問題,而共方則將在這一問題上進行一系列無恥得令人咂舌的無下限操作。這一令人瞠目結舌的情況,也將導致更多生命消失在朝鮮半島中部的山地之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