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十一講 社會改革·下

2021-06-09
Share
專欄 | 縱橫大歷史:香港的故事第十一講 社會改革·下 1975年5月,伊麗莎白女王首次訪問香港,與街市商販交談。
維基百科

大家好,歡迎大家收聽《縱橫大歷史》,我是主持人孫誠。今天,我們將進行香港歷史系列節目的第十一講《社會改革·下》,帶您繼續回顧香港的過去。

一、公共房屋:被港共漠視的麥理浩時代遺產

在上一講中,我們講述了1970年代前期香港警隊和政府部門中存在的集團式貪腐現象以及香港民衆爲此發動的抗爭運動,介紹了第二十五任港督麥理浩對公民抗爭運動作出的良性迴應,以及廉政公署的設立。我們也曾提到,作爲歷史上最受民衆歡迎的港督之一,麥理浩曾進行過一系列社會改革政策,徹底改變了香港的面貌。今天,我們將講述在設立廉政公署之外,麥理浩作出的其它改革措施。

我們還是先從最近發生的一件事開始說起吧。

今年6月2日,媒體“香港01”刊發了一篇題爲《港公屋數字再創新低  港府預測建屋持續失準》的評論文章。這篇文章表示,根據香港房屋委員會在今年5月中旬公佈的數據,2020/21年度香港的公共租住房屋及資助出售單位總數爲11261夥,“僅高於2014/15年度的9,938夥及2011/12年度的11186夥。如果只看公共租住房屋部分的話,2020/21年度甚至只增加了6261夥,比較2018/19年度的17658夥跌了接近三分之二,並且是近十年內最低的一個年度。”(《港公屋數字再創新低  港府預測建屋持續失準》,香港01,2021年6月2日)

香港政府自1954年起便在實行爲民衆營建公共房屋的政策。不過,在此後的十餘年中,公共房屋的建設比較緩慢。1972年,麥理浩在就任港督後提出了著名的“十年建屋計劃”,表示希望在1982年前的十年中大量建屋。在這一政策指導下,到1982年時,香港政府已建成了相當數量的公共房屋。在1973/74年度和1977/78年度,香港的公共房屋落成量分別爲9378和13000。到1981/82年度,香港的公共房屋落成量已達到了31346之多。然而,到了港共政府執政時期的2020/21年度,香港的公共房屋落成量卻僅僅只有12152,甚至還不如1977/78年度的數字。

從以上數據所反映的事實來看,在所謂的“香港迴歸”二十四年後,港共政府在民生方面日益無所作爲。另一方面,他們卻又非常善於鎮壓人民。這樣一個統治無方、殘民有術的惡劣政權,不愧是他們的中共主子最好的馬前卒。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大舉建設公共房屋和建設廉政公署一樣,都僅僅是麥理浩時期的香港政府所進行的諸多改革政策的一部分。在1971—1982年之間的麥理浩時代,香港政府還進行了許多項至關重要的改革。在這一講中,我們便要對這些大刀闊斧的改革進行一次回顧。


麥理浩改革的產物:沙田新市鎮。(維基百科)
麥理浩改革的產物:沙田新市鎮。(維基百科)

二、建立福利社會:規模宏大的麥理浩改革

如前所述,麥理浩在就任港督之後,提出了“十年建屋計劃”。自1973年起,香港政府便成立了房屋委員會,並由此建設了大量公共房屋。在整個1970年代,香港的人口進一步增長。在1970年時,香港的人口爲400萬。到1980年時,香港人口則已增長到了515萬。然而,人口的不斷膨脹並沒有使香港面臨更爲嚴重的社會壓力,人們的生活水平反而變得日益提高。在1970—1980年間,香港的人均GDP從960美元提升到了5700美元,其增長幅度和速度均爲前所未有。隨着經濟的繁榮和市民生活水準的提高,香港成爲了與韓國、臺灣、新加坡並稱的“亞洲四小龍”,香港市民對住房環境的需求也變得更高了。在這樣的背景下,麥理浩政府於1976年12月推出了與公共房屋政策相關的“居者有其屋計劃”。

“居者有其屋計劃”的核心目的,在於使公共房屋居民中較爲富有、但又無力購置私人住宅的人們能夠購買一些由政府興建的、廉價而又具有一定水準、被稱爲“居屋”的住宅。從1978年起,大量居者有其屋屋苑高樓出現在香港各地,此後吸引了相當數量的公屋居民置業入住。這樣的做法,又使相當一部分較爲富有的公共房屋住戶離開公屋,將公共房屋讓給更加貧窮、更有需要的人們。在“十年建屋計劃”和“居者有其屋計劃”的配合下,數量龐大的市民住進了現代化樓房,受惠於兩項計劃的民衆多達96萬人。

麥理浩的房屋建設,一方面爲近百萬市民提供了現代化的住房,另一方面也促成了新界地區的高速發展。由於大量公共屋邨和居屋屋苑被建設在新界地區,新界地區出現了快速城市化和人口膨脹的現象。在1970年時,新界的人口只有50萬。而到了1982年,新界人口已經增加到了150萬。與這一現象相伴隨的,是麥理浩政府自1973年起開始實行的“新市鎮計劃”。根據這一計劃,香港政府在位於港島和九龍的香港市區以北建立了一批被稱爲“新市鎮”的衛星城,爲新界的各處居民住宅區建立學校、商店、餐館、休閒區域、工業區等一系列配套設施和區域,使新市鎮成爲功能齊全的社區。首批興起的新市鎮,爲荃灣、沙田、屯門三座。1970年代後期,又有大埔、粉嶺/上水、元朗三座新市鎮得到建設。而到了1980年代,再有將軍澳、天水圍兩座新市鎮興起。到了1990年代,隨着東湧新市鎮的興起,香港市區之外的九座新市鎮就全部落成了。至此,新界地區成長爲了高度城市化的區域,新界與港島和九龍之間的差異也得以日益縮小。

麥理浩時代另一項著名的改革計劃,則是推廣免費的九年義務教育。香港推行強制義務教育的時間點較晚。直到1971年,香港政府纔在第二十四任港督戴麟趾任職末期頒佈《入學令》,要求兒童必須接受六年小學義務教育,並表示將對不送子女入學的父母進行處罰。麥理浩上任後,在積極推行《入學令》的同時,又於1978年將強制義務教育從六年擴展爲九年,並在1979年將《入學令》的適用範圍擴展至14歲的未成年人。在麥理浩擔任港督時期,由於香港政府大力推行強制義務教育,香港長期存在的童工現象得以最終根除。


麥理浩改革的產物:紅磡火車站。(維基百科)
麥理浩改革的產物:紅磡火車站。(維基百科)

在高等教育方面,麥理浩也作出過很大的貢獻。在麥理浩任內,香港建成了一批理工學院,其中以1973年由香港工業專門學院改組而成的香港理工學院最爲著名。這座香港理工學院,又在1994年成爲著名的香港理工大學,並在2019年11月上演了一場壯烈的攻防戰。

香港全面的社會福利體系,也是在麥理浩時期建立起來的。麥理浩在上任後,大力推行他的前任戴麟趾創立的“公共援助計劃”,顯著提高了對貧困人口的救助金。在麥理浩上任前夕的1970—1971年間,香港政府的社會福利開支僅有4000萬港元。而到了麥理浩離任後幾年的1986—1987年間,這一開支已經增長到了25億港元。此外,麥理浩又在1973年推出了“傷殘老弱津貼計劃”,使傷殘人士及75歲以上的老者都能領取到政府津貼。而爲了推行福利政策,香港政府積極地推動專業社工的培訓與社區工作,使得福利不再侷限於金錢補貼,而是擴展到社區、家庭當中。除此之外,廉價乃至免費的公營醫療服務在麥理浩時代得到了長足發展,一批與勞工權益有關的立法也在麥理浩時代推出,使香港的普通民衆得以享受到相當水準的醫療保障,勞動者的待遇也得到了非常明顯的提高。總而言之,經過麥理浩時代的改革後,香港變成了一個福利社會。

麥理浩的又一項重要政績,是他對香港交通設施的大規模建設。1972年,港島和九龍之間的跨海隧道建成。1979年,香港地鐵開通。隨着港九跨海隧道和地鐵的建立與通車,港島、九龍、新界之間被公路和鐵路連爲一體,整個香港都被納入了一個龐大而便捷的交通網絡中。

三、與政府良性互動:麥理浩改革中的香港民衆

需要指出的是,在麥理浩治理香港時期,香港政府的許多改革政策與香港市民持續進行的街頭抗爭運動是分不開的。隨着經濟的發展和教育的普及,香港人民的公民意識在麥理浩時期持續增長,許多公民社會團體在此期間不斷出現,接連進行着街頭抗爭活動。這些團體在1976年發動了反對公屋加租的示威、1980年又發動了反對公交車加價的示威。麥理浩政府在制定政策時,亦能考慮到公民在街頭抗爭中提出的訴求,從而與公民抗爭者形成良性互動,在此過程中一同改善香港社會。爲了能和民衆更有效地溝通,香港政府在1970年代設立了民政處和民政主任的官職,負責爲政府蒐集、向政府報告基層民衆的意見,併爲民衆切實解決社區問題,從而使政府的改革能夠與民意形成有效的互動。這樣一種官民互動的機制,被稱爲“諮詢式民主”,可以說是香港政治改革的重要一步。


香港九座新市鎮的分佈圖。(香港規劃署官方網站)
香港九座新市鎮的分佈圖。(香港規劃署官方網站)

總的來說,麥理浩的十一年統治完全改變了香港的社會面貌,使香港從一箇中等收入的工業社會轉變爲了一個高收入的、服務業發達的社會,形成了今天的我們所熟悉的香港社會面貌。香港民衆住進了樓房,變得日漸富裕,也能享受到越來越多的社會福利,擁有更高的文化水平和素質。至於連通港島、九龍、新界的龐大交通網的建設,則使香港差異明顯的各地逐漸連爲一體,更促進了香港各地民衆對於“香港人”這一共同身份的認同與想象。廉政公署和“諮詢式民主”的建立,又進一步推動了香港民衆的政治參與度和政治責任感,使香港的公民社會變得更加成熟。

1975年5月4日,英國女王維多利亞到訪香港,視察了這座已被大英帝國統治133年的城市。在市民的夾道歡迎下,女王在港島中環的皇后碼頭上岸,發表演講說:

“香港獨具其特殊環境及因素,經港人歷年奮鬥,乃發展爲一現代名城,其過程可謂舉世無雙。港人所遭遇之困難愈甚,則其鬥志益堅、百折不撓,力爭上游於罕見之逆境之中,不苟安於圖存,尋且自力更生、銳意進取,其經濟日臻繁榮,民生日趨改善。香港之在今日得以蜚聲國際,馳譽世界者,其來有自。至於其生活則多采多姿、燦爛輝煌;其精神則蓬勃活躍、自強不息;其景色則山明水秀、風光綺麗、美譽天下。”

維多利亞女王此行,共在香港停留了三天。在訪港的第二天,維多利亞女王來到九龍紅磡,爲嶄新的、現代化的紅磡火車站主持揭幕儀式。女王的這一舉動,正是香港在麥理浩統治時期高速發展的一個剪影。正如女王所說,此時的香港蜚聲國際、馳譽世界,乃是一座多采多姿、燦爛輝煌的城市。而這些成就的達成,與香港人在經歷種種困難和考驗的情況下,仍然百折不撓、銳意進取是分不開的。那麼,到這時爲止,香港社會中究竟瀰漫着一股怎樣的精神,又存在着哪些思潮呢?普通的香港民衆,又是如何看待香港這片土地、怎樣思考香港的過去與未來的呢?在下一講中,我們就將回顧從二戰結束到麥理浩時代之間,香港社會中出現的種種思潮演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sunny
sunny 說:
2021-06-09 19:47

應該是伊麗莎白女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